Logo
3 二月 2021

為什麼?

Post by zhuangyuan

「對不對啊?」他現在的笑怎麼看,怎麼有種陰險詭異的味道。

第一局就出師不利,三局兩勝,也就是說接下來兩局都必須贏才行!

簡直壓力山大啊!並且她還沒弄清楚他究竟是為什麼知道她的答案!

歐陽紫玥腦海中簡直糾結成一團亂麻了,堵得大了,額頭上的汗水都緊跟著流了下來!

雲若曦也跟著在一旁著急,看歐陽紫玥的反應,很明顯,通聞公子說對了,這是怎麼回事?

接下來兩局該怎麼辦才好!

歐陽紫玥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這種時候越是慌,越是正中敵人下懷!

她深吸一口氣,抬眸望向通聞公子,在找尋剛才的細節!

剛才他一直盯著她,眼波流轉著……

對了!歐陽紫玥忍不住笑出聲來!

「你笑什麼?」

「沒什麼?」

她一個現代人怎麼可能被古代人的小伎倆給制住?說出去都丟現代人的臉! 她一個現代人怎麼可能被古代人的小伎倆給制住?說出去都丟現代人的臉!

「沒錯,第一局你贏了,沒關係,第二局我再贏回來就是了!」

「說得這麼輕鬆,到時可不要跪著哭著求我放過你哦!」這通聞公子看上去儒雅有加,可有時候說話真有點曾小賤的感覺!


「不會……」歐陽紫玥笑了笑,她決定再賭一把,若是這局贏了,那麼就證明她的猜想是對的!

「通聞公子……第二局,我們比猜東西,你猜猜看我的手心裡是什麼東西,猜到就算你贏!」

「沒問題。」通聞公子仍是很有自信,一甩長發,用飄柔就是這麼自信!

歐陽紫玥伸出左手,左手鼓鼓囊囊的,通聞公子又看向歐陽紫玥,他笑,她也笑,笑得露出一口漂亮的小白牙!

輸人不輸陣!就算玩心理戰,老娘也照樣玩的贏你!

通聞公子看著她的眼神,漸漸有點茫然,眼神就像散亂的煙花,但沒過一會兒,盛放的煙火就凝聚成了焦點!

「我知道了,是一顆珍珠。」

「你確定?」歐陽紫玥故意詐他!

「你放心吧,我是不會錯的!」微風徐徐,他的自信又飄了起來!

雲若曦端起一顆心,緊張兮兮的盯著歐陽紫玥的手,這一局至關重要,若是輸了,那麼就回天乏術了!

歐陽紫玥也說了,若是她輸了,就由她一個人上去,找藥丸!

可是她還是希望歐陽紫玥能夠平安無事,和她一起上去的!

歐陽紫玥緩緩的攤開手,通聞公子伸長了脖子,看到她手心裡的東西,頓時呆住——

居然不是珍珠,而是一顆如同珍珠一般光滑的鵝卵石!

「這,這不可能!」

「怎麼不可能了?事實勝於雄辯!」歐陽紫玥挑眉說道,「再說了,我剛才還給過你一次機會,我說你確定?通聞公子,我已經夠給你面子了!」

「可我……我分明……」

「你分明怎樣?」歐陽紫玥笑眯眯的看著他,他驟然不發話了,然後眼神里飆起怒火,「來,不是還有一局嗎?我們繼續!」

歐陽紫玥倒也不怕了,其實這一局就已經定勝負了!

只是這一局她就已經知道他究竟玩得什麼小伎倆了!不過就是跟變戲法似的,還什麼通聞公子,呸!他愚弄的不只是她,還有那些將他奉為神明的大眾!

這第三局,她要給他一個重重的打擊!

通聞公子此刻也知道歐陽紫玥估計明白他的伎倆了!

沒錯,他根本就不是博學多識,他不過是懂讀心術,所以別人心裡在想什麼,他一清二楚!

所以歐陽紫玥剛才和隨身空間里的花溪來了個兩兩合作,由花溪把她手心裡放了個東西,她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只是隨隨便便在那亂猜!然後……誤導他,最後在想出一個錯誤答案!


從他的神情,她就可以看出他被她迷惑了,從而確認他只是會讀心術而已!

這第三局……

「第三局,我們比石頭剪刀布。」 「第三局,我們比石頭剪刀布。」

「什麼東西?」看著通聞公子一臉渾渾噩噩的樣子,歐陽紫玥就更加確認她的想法,他根本不知道現代那些東西!

「通聞公子,你不是自詡天下事都知曉嗎?看來,還有你不知道的事呢!這是不是說明你第三局已經未比先輸了呢?」歐陽紫玥的話讓通聞公子的臉紅一陣,白一陣!

「你……你胡說什麼!這哪算!」

「好吧,那我就給你講解一下,石頭剪刀布怎麼玩!」

歐陽紫玥大致將石頭剪刀布講了一下,這通聞公子立刻就明白了。

他又注視進歐陽紫玥的眼睛,可這一次他犯了難,這意味著不僅是讀心術還有一場心理戰!

歐陽紫玥此刻心裡想的究竟是不是她要出的!

他算計來,算計去,最後把自己都給折騰死了!

滿目糾結,眼裡再也沒有以往的自信!

兩人都那麼站著,雲若曦都忍不住了,「我數數,數到三,你們就同時出啊!」

「好!」「好!」兩人都應得好好的!

可是……

「一——」

「二——」

真到臨門一刻,「等等——」

通聞公子氣喘吁吁,又望進歐陽紫玥的眼裡,「容我想想!」

歐陽紫玥自是知道他心中的糾結,她越是笑,他心裡越是發毛!

論心理戰,歐陽紫玥絕不會輸給任何人!

如此反覆幾次,通聞公子自己都有些受不了自己了!


可是,他就是很害怕失敗,害怕到無法自拔的地步!

「通聞公子,還比不比?」歐陽紫玥微笑著說道。


「比,當然比!」胸口哽著一口氣,他是絕對不會輸的!

於是,他眼裡已經看出了她的心裡想的是出剪刀,這麼說來,他就會以石頭制敵,如此一來,只有布才能制裁石頭!

這麼思前想後,他覺得歐陽紫玥生性狡猾,一定會出布,所以——

他端著最後一口氣,出的剪刀,可結果歐陽紫玥卻是出的石頭!

通聞公子嘴唇張張合合,最後還是不知該說些什麼好,只能落寞的說了一句,「我輸了!」

歐陽紫玥摸摸他的腦袋,就像摸個毛頭小孩似的,「承認輸就是成功的第一步!正所謂站得越高,摔得越重,通聞公子,你其實足夠聰明!只是……你聰明反被聰明誤,反倒愧對了你這份聰明!」

「在下受教了。」通聞公子作揖恭敬道,看著歐陽紫玥的眼底有水潤的光澤閃動!

生平第一次輸,可現在心中卻不覺得那麼難受了,相反分外的滿足和充實!

他再也不怕失敗了!

通聞公子一認輸,眼前的水榭樓台就回歸了平常每層的場景!

眼前擺著幾個書架,放著各種寶物,寶物用盒子盛著,是歐陽紫玥和雲若曦所熟知的!

歐陽紫玥決定直接問通聞公子,「不知道通聞公子可知否,這一層有沒有凈化丸?」

「凈化丸?」通聞公子凝眸,在腦海中原來竊取別人思想的記憶里搜尋了一圈,搖頭,「在下不知道有什麼凈化丸!」 「凈化丸?」通聞公子凝眸,在腦海中原來竊取別人思想的記憶里搜尋了一圈,搖頭,「在下不知道有什麼凈化丸!」

歐陽紫玥和雲若曦的臉上倒也沒有什麼失望的表情,畢竟還有五層嘛!

「不過,有人倒是給你們留了一個東西!」通聞公子將一張摺疊得整整齊齊的紙遞給歐陽紫玥和雲若曦,兩人相視一眼,歐陽紫玥展開那張紙條,果真是那熟悉的字跡!

「嘿嘿,很精彩,我等著你們!」

「這是誰留給你的?」歐陽紫玥急忙問道。

通聞公子神秘一笑,「天機不可泄露!」

歐陽紫玥瞪他一眼,人家免費給他講授人生道理,誰知道真要他幫忙,他卻來一句「天機不可泄露」搪塞她們!實在是太不公平了!太可惡了!

通聞公子似乎看出她眼裡的咒怨,也有些羞愧,「無規矩不成方圓,在下也是沒辦法而為之。」


「知道了,知道了……」歐陽紫玥擺擺手,兩人跟通聞公子告了別,便從樓梯繼續往上走。

雲若曦側過臉來,滿臉崇拜的看著歐陽紫玥,「原來我最崇拜的人是通聞公子,現在我最崇拜的人就是你啦!姐姐!」

「別這麼磕磣我!」歐陽紫玥擺擺手,在現代,《最強大腦》里那些人分分鐘就可以秒殺她!

「其實你要知道通聞公子為什麼這麼博學多識,你也可以戰勝他?」

「怎麼可能?可是世人都盛傳他是天下最有才能的人啊!很多王侯將相都想請他過去作為軍師呢!」

歐陽紫玥貼近雲若曦的耳邊,竊竊私語一陣,雲若曦頓時呆住,隨即破口大罵起來,「什麼通聞公子嘛!根本就是個作弊公子!妄我這麼相信他,簡直欺騙我感情!」

歐陽紫玥只是笑,人對人的印象難免有落差。

這個通聞公子其實也是很可憐,在嘗到世人對他的景仰和羨慕之後,每一次想要說出事實,可是都沒有勇氣,所以只能越陷越深!

———————————————————————————————————————————————————

君無邪差點從台階上跌下來時,君無殤快他一步,接住了他,忍不住埋怨道,「你這樣的身體,如何去救玥兒?」

君無邪的臉慘白如紙,卻仍是執著的望著門,「我要去!」

「你這個人固執的時候就像一頭牛,我算敗給你了!」雖然是埋怨的口氣,但君無殤還是扶起了君無邪,回頭朝菁兒叮囑幾句,「菁兒,你就帶著雅兒,在這裡等著我們回來!」

「好!」

烈焰也學著君無殤的口氣,輕輕的擁住花非語,「花花,你就在這裡乖乖等我回來!」

花非語差點一巴掌把他給拍飛,咬牙切齒道,「該說這句話的是我吧?」

她上前一步,一身紅袍大氣得驚為天人,「或許是我上輩子欠她的吧,每次都得我去救她!」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