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滾滾威能,沖天而起,似是要炸破宮殿樓閣,直衝浩瀚雲海。

Post by zhuangyuan

只看見青龍偃月刀緩緩在武聖關雲長手中轉動,青光似是在整把大刀之上閃耀。

猛然之間,一聲龍吟長嘯響起。

一條青龍,順着刀刃衝出,直朝李若水而來。

這一刻,李若水面色冷峻,神情嚴肅異常,整個人一衝而上。

鬼聖四人在他身後頭看着,這一刻倒吸了一口涼氣,只感覺似是下一秒鐘,李若水便要化爲齏粉一般。

“他……他竟然……想憑一己之力,硬撼青龍之威?”

段天虎嘴脣微微抽搐,這一刻,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青眼怪眉頭微微一皺,說道:“這青龍之威,山嶽一般巍峨浩蕩,李兄弟……根本不可能阻擋住……”

一時之間,幾人都差一點要閉上雙眼,不敢再看。

就在這一剎那,一道金黃色的光芒,璀璨閃爍而起,從李若水的身軀之中發散而出,一股聖潔的力量,猶如鐫刻着天地法則一般,鋪灑而開。

漫天金光閃耀,似是勾連天地日月星辰一般,浩浩蕩蕩,震撼八方。

青龍席捲天地威能而來,未到李若水的身前,便被那浩瀚的金光所吞沒,化作虛無。

這一刻,鬼聖四人,都已經看呆,只感覺渾身微微顫抖,瞠目結舌。

一股冰冷的寒意,似是充盈在了空氣之中,將所有的人,都籠罩在了其中。

如煙火一般絢爛的光芒,七彩飛射而起,瞬間遮擋住衆人的視線。

隱隱約約之中,只看見李若水猶如天人一般,已然逼近武聖關雲長。

“咣噹”

一聲清脆的巨響,直震得衆人耳邊嗡嗡作響,頭昏眼花。

這一刻,詭異的一幕,竟然出現了。

只看見武聖關雲長那雄壯的身軀,“啪”的一聲倒飛出去,彷彿承受了千鈞之力一般,橫飛數丈距離,將手中青龍偃月刀朝地面一劃,才堪堪止住身形。

漫天煙塵席捲而起,瞬間掀起驚濤駭浪。 “這……”

一時之間,鬼聖四兄弟,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

強寵替身前妻 武聖關雲長的一刀之威,足足有千鈞之力,一般人根本抵擋不住,更何況,有青龍加持,莫說是李若水了,就算是鬼聖四兄弟傾盡全力,也根本不能阻擋。

可是……可是……

如今恐怖的一擊,不但被李若水硬撼下來了,反倒還將武聖關雲長擊退數丈。

一力破千鈞,如此可怕的威勢,難道是因爲李若水的法寶不成?

幾人完全不敢相信,這法寶的威力,竟然如此巨大。

武聖關雲長,似是也被驚駭住,禁不住眉頭微微一皺,眸子當中,光芒閃爍,緊緊盯着面前的李若水,像是要將他整個人看穿一般。

李若水冷冷一笑,震聲說道:“你來……”

話音落下,整個人借勢而動,只看見在他身軀周圍的空氣,一陣扭曲,滾滾威能,如同從虛空之中飛旋而來,彙集在他的身體之上一般。

這一幕,竟然如此熟悉。

女匪的復生相公 鬼聖四兄弟看在眼裏,瞪大了眼睛,下巴都要驚得掉在地面之上。

“四品……這是四品的實力……”

“這……李兄弟身上帶着的,到底是什麼法寶?竟然……竟然……如此可怕……”

幾人面面相覷,驚呼出聲。

這種威勢,也就剛纔在武聖關雲長的身上見到過,沒曾想,李若水竟然也能施展出來,簡直驚駭人世。

憑藉着他身上的法寶,竟然能夠讓一名二品到三品實力之間的修煉者,發揮出四品的實力。

難怪……就連六尾狐仙那樣的人物,也不是李若水的對手。

若非親眼見到,幾人完全不敢相信,即便這一幕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幾人也覺得如同身處在夢境之中一般。

這一刻,武聖關雲長也怒了,一聲咆哮,狂衝而來。

只看見他揮舞着手中的青龍偃月刀,在虛空之中劈斬而過,日月之輝,剎那之間綻放出來,縈繞在整把大刀周身,滾滾雄厚的力量,重如泰山一般,直朝李若水壓來。

“轟隆隆”

巨響不斷傳出。

武聖關雲長腳下的地面,不斷碎裂開來,整座宮殿,搖搖晃晃。

勁風橫掃而過,破山嶽江海,星輝耀眼閃爍,鋪天蓋地而來,滾滾聲威震盪而出,如浪潮席捲長空,怒嘯千里。

虛空一陣抖動,璀璨的光束直衝天際而起,只看見環形漩渦驟然出現,化作一個巨大的黑洞,吞噬萬物。

這滾滾的黑洞,吞噬一切,似是氣浪狂涌一般,碎石被席捲進去,剎那之間化作烏有,天地萬物在這樣的力量面前,似是都要被泯滅成齏粉。

衆人心中熱血翻涌,像是被這種強大的力量所震盪,心潮澎湃。

李若水整個人面冷如霜,一聲厲喝,勢不可擋一般衝了上去。

他周身之中,金光泛射,四溢飄散,只看見他的衣袖當中,似是那個玄奇的法寶發出了強大的力量,面前無限的光華交織成紋理的法則,迎上了那巨大的黑洞。

巨響再次傳出,四周空氣陣陣奔涌,蘊含着強大的殺機,似是瞬息之間,就能夠讓人灰飛煙滅。

“當”

一聲巨響。

青龍偃月刀迎空劈斬而下,李若水竟然以雙臂抵擋,硬生生阻擋住那狂暴的威勢,相比之下,不弱分毫。

青眼怪整個人心神一顫,眼睛之中,神芒閃耀。

“這……這……不可能……不可能……血肉之軀,竟能抵擋如此攻勢?”

他簡直懷疑是自己看花了眼,強如他擁有先天的優勢與天賦,一身橫練強大無匹,肉身堅韌如銅牆鐵壁一般,被這青龍偃月刀劈中,都要血肉橫飛,可是……可是……李若水竟然憑藉着那纖細的手臂去抵擋這一刀的威力。

要知道,李若水這手臂的粗細程度,恐怕還不及青眼怪手臂的三分之一。

武聖關雲長只感覺自己手臂一震,似是在這一刻,手中青龍偃月刀都要被震落在地一般。

巨大的威勢,鋪天蓋地,從李若水的身軀之中發散而出,瞬間將武聖關雲長整個人罩住。

李若水怒喝一聲,拳勢打出。

一瞬之間,寒光爆閃,四周仿若天崩地裂一樣,滾滾虛空破碎。

“當……”

一拳之威,擊打在青龍偃月刀的刀柄之上。

武聖關雲長身軀一晃,似是承受不住這樣強大的力量,連退三步。

李若水絲毫不給他任何喘息的空間,再次凝拳打出。

“當……”

“當……”

拳勢接二連三打在刀身之上,玄鐵製造的鋼刀,這一刻,竟然被打得凹陷彎曲。

這拳勢之威,竟然能硬撼神刀。

這一幕,在鬼聖四人眼中,如同天方夜譚一般。

幾人臉色爲之色變,一時之間,驚得不停顫抖起來,完全嚇傻了。

“可怕……太可怕了……”

“這拳勢的力道,完全已經超乎了想象……”

段天虎乍了乍舌,面上露出了驚懼之意。

鬼聖和天機子,也呆愣在那裏,瞳孔情不自禁的收縮,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這怎麼可能?

幾人完全不敢接受面前的事實。

說好的,明明是這四人帶着李若水通過招募考試的。

可沒曾想……如今……反倒是李若水拯救了這幾人。

武聖關雲長連連後退,額頭之上都已經冒出了冷汗。

“砰”的一聲。

青龍偃月刀,在這一刻,竟然斷裂開了。

李若水整個人,猶如與拳勢相融合,天地萬物似是都凝聚在了他的拳勢之上,一拳動,則八方雲動。

狂涌的力量,不斷撕扯着虛空,金光絢爛奪目,一瞬之間耀眼璀璨,將整座宮殿都完全遮蔽住。

幾人只感覺眼花繚亂,在這一刻,一片光幕之中,已經看不見李若水與武聖關雲長的身影。

一聲長嘯發出,也不知道是誰。

光幕之中,一個身影一閃而去,化作千萬神芒。

點點星光落下,匯成浩瀚星海,繁谷閃耀。

這一刻,武聖關雲長的身軀,猶如被撕裂一般,陣陣破碎。

“不……”

武聖關雲長的臉上,也露出了驚駭的神色,緩緩地垂下頭顱,看着自己的胸膛。

不知道何時,他的胸口,已經被李若水一拳擊穿,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鬼聖四人一臉驚愕,這一刻,也已經看呆。

李若水贏了,李若水竟然贏了……

強如武聖關雲長這樣的實力,竟然也在李若水的手中落敗。

這簡直……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這一刻,幾人胸口劇烈起伏,喘着粗氣,驚駭之中,竟然莫名地涌現一絲歡喜的情緒。

豪門驚夢:神祕男上司的邀請 滾滾的聲威,浩浩蕩蕩飛揚而起,一片絢爛閃耀之中,武聖關雲長漸漸消散,當場灰飛煙滅。

整座宮殿,劇烈震顫,開始崩塌。 滾滾塵煙,瀰漫而起。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這座巨大的宮殿,轉瞬之間,便要崩塌,化作烏有。

所有的人,此時此刻,心中一驚。

李若水連忙將鬼聖四兄弟扶起,大喝一聲:“走。”

幾人臉色驟然一變,剛纔一戰,已經損耗了他們不少的力氣,如今拖着疲憊的身軀,勉強朝着宮殿外頭跑。

一時之間,地面不斷震動着,發出了“轟隆隆”的巨大聲響。

眼看,外面的世界,就在眼前。

這一剎那,猛然之間,幾人只感覺眼前一陣眼花繚亂,似是被什麼神祕的力量籠罩住一般。

四周景象,驟然一變。

幾人心中驚駭不已,還未回過神來,便見密密麻麻的修煉者,都出現在了自己的視線裏。

“怎麼回事?”

段天虎眉頭微微一皺,開聲說道。

再環顧四周,幾人哪裏還在什麼宮殿當中,分明是在一處寬敞的石洞裏頭。

這石洞,十分巨大,許多修煉者,不斷出現在這個地方。

“這是……”

一時之間,鬼聖微微一怔,擡頭看去。

只看見正當頂上,一個銀白色的洞口,出現在幾人的眼中,無盡的白霧朦朦朧朧,將這個洞口完全遮蔽住。

“怎麼回事?”李若水也微微怔了一下。

此時此刻,看見身旁有幾名修煉者,李若水連忙拉住一人,開口問道:“兄弟,這裏是怎麼回事?”

“喏……”那人怔了一下,指了指那上方被白霧朦朧遮蔽住的洞口,說道:“半個時辰之後,遮擋住這個洞口的玄黃之力便會散去,到那時,只要能從這個洞口出去……前三千名,你便通過了考試……”

幾人面面相覷,瞬間恍然大悟過來。

這光陣之中,無數的多維空間,最後彙集在了一起,不管修煉者身處在哪個空間之中,只要不斷衝陣,最後都會來到這個地方。

石洞之中,聚集的修煉者,至少有四、五萬人,多不勝數。

這麼說來,要想從上方的洞口出去,就至少戰勝這裏頭數萬人。

想明白了這個問題,衆人一時之間,心中一驚。

這……這豈不是要來一場大混戰?

數萬人的大混戰,死傷恐怕難以想象。

不到片刻時間,石洞之中的所有修煉者,都想明白了這個問題,一時之間,每一個人都小心翼翼,謹慎起來,看着周圍的敵人。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