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源塵也是納悶,他本以爲來到城內會輕鬆一些,結果發現,輕鬆的背後總是揹負着驚嚇。

Post by zhuangyuan

“你是誰?”

“你是誰?”

兩人異口同聲的小聲詢問。

接着兩人都有些愣神,然後兩人齊聲道:“你有什麼目的?”

源塵閉嘴,結果發現對面的人影也閉嘴,有那麼一瞬,源塵還以爲對面的是他的影子呢。

“我不能告訴你,但是你若幫我逃出花神城,我一定感謝你。”

儘管對方把聲音壓得很低,但是源塵還是感覺對方聲音很熟悉。

似乎在哪裏聽過。

然後源塵眼前便浮現了那個表裏不一的女人。

“你是誰?幹嘛管我。”

“我是源塵,你這樣做未免太過分了。”

“哈哈,過分?怎麼你要想被我廢掉?我貴爲花神公主,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你管得着嗎?”

源塵所說的表裏不一,自然是外貌與內心的極大反差。

“沒空。”源塵冷冷迴應,猜到對方就是花神煙後,源塵已經不想再跟對方聊了。

很顯然,花神煙是要逃婚。

重生前,因爲花神煙逃婚,整個花神城都陷入危機之中。

以至於花神之名都被辱沒。

像這樣不負責任的人,源塵纔不會去理會。

“你怎麼說話呢,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花神煙氣急敗壞,她這一次連黑鷹都甩開了,就是想要遠走高飛。

可是還沒出城門,她就遇到了這樣的刺頭。

“我管你是誰,我只知道現在你擋住了我的路,要麼你讓開,要麼我扔出你去。”

源塵不知道對方做沒做過防備,對付寒潮的東西都是寶貝,說實在的,源塵很像有幾件。

可是這東西對現在的源塵來說實在雞肋,所以花神煙就算有,他也不會幫忙。

“你好自爲之吧。”源塵腳踩太蒼步消失了蹤跡,花神煙見到好端端的人驟然間消失,渾身毛髮倒豎,想喊又不敢喊。

誰能想到,父王所謂的自己擇婿就是一個玩笑、一個遊戲。

那個高高在上的男人給了她選擇的權利,但是去沒有給她拒絕的權利。

淚水滴落,少女毅然決然的選擇了離開。

下一站,霧城。

霧城是源塵與洛神冰重生前初次相遇的地點。

霧城也是源塵與洛神冰暫時化掉恩怨的地點。

同樣此刻,源塵再次站在木門前,巷子深處的木門是開着的。

源塵邁過高高的門檻,發現屋內沒有人。

莫名的,源塵竟然有一些小失落。

洛神冰是結束他生命的罪魁禍首,之前他對洛神冰是有一定仇恨的,可是自從他知道自己有可能被控制後,對洛神冰便有了新的認識。

也許洛神冰是在幫他擺脫控制。

可是最終似乎失敗了,源塵死去,跌入輪迴,完成重生。

如果是失敗,源塵並不驚訝,但是如果是成功了,那就說明,平靜的輪迴大河也在洛神冰的算計內。

源塵很想出現的是前者,因爲那樣他不會感覺荒謬,可是種種跡象表明,後者才更符合真相。

直到這時,楓老才鬆了一口氣道:“那傢伙終於消停了,源塵,你趕緊脫掉衣服,我懷疑你身上被下了印記。” “讓我脫衣服?”

源塵知道楓老一定是在開玩笑,什麼烙印需要用眼睛去看才能找到?

只用精神力查看就好了,幹嘛那麼麻煩呢。

“我不是在和你開玩笑,你也不要多想,在我們那個時代,涌現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獨特印記,有些印記隱祕性極高,即便是帝級強者也無法找出,更有一些印記,無論等級多高,都無法用精神力找出,但是適得其反,往往這種印記,便需要眼睛去看。”

“當然,我所說的眼睛並不是單純的肉眼,而是擁有瞳術的眼睛。”

楓老突然話鋒一轉,笑眯眯道:“如果你能夠成爲我的徒弟,我倒可以教你瞳術。”

現在的楓老非常的虛弱,他現在如果想要感知外界情況,必須經過源塵的同意。

源塵楞了一下,然後搖頭道:“不用啊楓老,我已經有師傅了,雖然那老東西不務正業,但是也算是我的老師。”

楓老沉默。

他怎麼感覺做源塵的師傅非常的不好呢,源塵這傢伙似乎不知道尊師啊,怎麼一口一個老東西叫着。

源塵接着道:“而且我已經學會了瞳術,不需要在教我了。”

話音剛落,源塵便張開第三隻眼睛,灰色光束射出,窗臺的花盆轟然破碎。

源塵雙眼也變成了一紅一藍,說不出的詭異。

總裁的限制級寵妻 ,源塵關上了木門,關上了窗戶,然後開始脫衣服。

“你小子用得着這樣嗎?我真是服了你了,難道你還怕被人看到不成!”

源塵將楓老屏蔽掉,然後開始檢查身體,在他身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朵湛藍色的冰蓮花,除此之外,在冰蓮花之上,還有兩個小人影。

只是小人影被冰封在冰晶石中,無法判斷他們到底是誰。

源塵不傻, 我靠美貌征服世界

這可是關係到他的身世。

原本在源塵的大腿上是有一個印記的,但是被冰蓮花的根鬚吸收掉了。

此刻,源塵才注意到他的皮膚上,竟然有一道道白色的裂痕,這些裂痕像是血管崩裂留下的。

源塵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他竟然感覺這一道道白色裂痕非常的帥氣。


幸好裂痕沒有延伸到他的臉上,不然源塵一定覺得自己又變成了醜八怪。

“水流花背景夠硬,應該不會有事,現在我的處境並不樂觀,我急需要提升實力,不然未來遇到更強大的敵人,我便只能逃跑。”

源塵雖然認爲逃跑並不丟臉,但是逃跑的次數多了,那就顯得太弱。

“去神山吧,那裏應該有好東西。不過在此之前,我要不要回一趟北靈學院?”

想到自己的任務還沒完成,源塵便感覺壓力山大。

再想到塔靈對他的態度,源塵果斷的決定去中土,從中土他還能再回家一趟,去看一看冥靈爺爺。

“回到家, 我就好好睡一覺。”


我給情敵生狐狸 ,果斷踏上了回家之旅。

就在源塵打算離開洛神冰住址時,突然感應到一抹睏意襲來,他竟然抵擋不住,昏倒在洛神冰的牀上。

此時的源塵,衣服都還沒穿好。

夢中,熟悉的感覺出現,源塵睜開眼睛,忍不住想要吐槽。

“這個夢我已經快做吐了……等等,我似乎沒有睡覺的意思,但是我還是來到了這裏,難道是有人在召喚我?”

源塵順着黝黑的甬道前進,沒過多久,就看到了一道青銅門。

青銅門斑駁古樸,陳舊的感覺悠然而生。

源塵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他怎麼感覺這扇青銅門似乎比先前更加老舊。

這一次,源塵可不會進入青銅門,反正女媧已經選好了救世主,跟他沒有關係,他幹嘛還來。

他還有一種直覺,這一次叫他來的並不是女媧,而是另有其人。

一道紅影從源塵身後晃過,源塵迅速轉身,但是什麼也沒有看到。

然後在他轉回身體後,發現他離青銅門更近了。

青銅門中有什麼,源塵實在不清楚,以前他以爲會是女媧,但是在史前經歷中,他聽到的青銅門中卻是輪迴的水流聲。

直到這時,源塵才明白,青銅門並不只有一個,而是有很多,只是門後的人不同罷了。

也有可能青銅門後的並不是人,而是連同其他詭異莫名的地域。

溯源大陸神祕莫測,其中隱藏着的詭異無法言語。

源塵大口喘氣,老實說,他並不想接近青銅門,每次見到青銅門,到最後,門都會打開。

這似乎已經成了一種詛咒。

正在他思考之時,一隻冰涼的手伸了過來,放在了源塵的肩膀上。

“小白,你逃不掉了。”

鬼風在源塵耳邊迴盪,尖銳刺耳的聲音傳入耳內。


一種難以忍受的感覺浮現,源塵覺得胸口很悶,大腦一陣恍惚。

肩頭傳來的壓力不斷變大,源塵張口吐魂血,他回頭去看,此刻他的雙眼已經渾濁,無法視物。

隱約間,源塵看到那是一道紅衣身影的少年。

“你是……噩?”

他是從洛神冰住處被召喚來的,相比對方就是洛神冰口中的噩。

“小白,你恢復記憶了?”

鬼風呼嘯,不見紅衣少年說話,只聞鬼風人語。


噩的的手掌已經抓碎了源塵的魂肩骨,巨大的疼痛讓源塵險些崩潰,他實在難以想象,究竟是多大的力量才能把他傷成這樣。

噩口中的‘小白’究竟與他有什麼仇,竟然讓他下這麼重的手。

源塵如今是靈魂狀態,如今誅仙劍也不再身邊,所以他現在實在沒轍,只能逃跑。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