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清雲閣和無影閣的人瞬間一顆心提了起來。

Post by zhuangyuan

他們雖然知道夜冰依的實力不凡,但是此刻也不由得擔心了起來。

這一巴掌下去,夜冰依就算不會有生命危險,也絕對受重傷。

對方的人卻是一個個戲虐的看著夜冰依,等著看她怎麼出醜,是怎麼死的。

對於找死的人,夜冰依向來不會客氣。

修長的玉腿向前一邁,清冷的聲音霸氣響起,「哪裡來的野狗,也敢在老娘面前亂叫!」

話音一落,她便狠狠拍出一巴掌,霎時有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直接將那些人給掀翻了出去。

那些人面色大驚,眼中閃過一抹恐懼,但是他們連叫都沒有叫得出來,身體便重重地掀了出去。

夜冰依冷冷的望著他們,心中對那個素未謀面的第一美人夜幽雨,印象全部幻滅了。

看著那些人被打趴在地上,其他的人也是大驚失色,但隨即便是狂怒道:「可惡!你敢傷我們的人!去死吧!」

他們繼續對夜冰依出手,如果不打敗這個女人,他們如何還在學院混下去?

隨即又有十幾名男子全部圍攻夜冰依自己。

向她一個人圍攻了過來。

恨不得將她給粉身碎骨。

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敢惹他們女神,簡直該死!

這些傻逼還真是不撞南牆不回頭。

夜冰依邪惡的勾了勾唇,憐憫的看了他們一眼。

隨即砰砰砰——

十幾道狂爆的聲音響起,那些人皆是倒在地上,口吐鮮血,連一句話都不能說了,直接變成了高級殘廢。

夜冰依搖了搖頭,感嘆道,蠢,並不是你們的錯,但錯的是,你們知道自己蠢還專門出來賣弄,那便是大傻逼,記住,裝逼是要付出代價的!

丟下一句話,夜冰依等人揚長而去。 隨着時間的不斷流逝,滾滾濃煙,亦漸漸變成了嫋嫋輕煙。霧氣飄蕩中,衆人無不神情驚懼的紛紛聚攏在了一起。

甚至就連見慣了世面、曾經在非洲大陸腹地,被一羣飢腸轆轆的母獅子圍在了一起,都面色絲毫不變的夜刃,在見到那一道道在霧氣裏若影若現、仿若鬼魅般的高道暗影,也不禁呼吸急促、神經緊繃不已。

與此同時,距離衆人直線距離有一公里左右的地方,隨着霧氣漸漸朝着內部飛快收縮,一個表面平靜的水池迅速顯露了出來。

忽然,平靜宛如一面鏡子的水面上,倏地蕩起了層層的漣漪。隔了沒一會兒,一隻通體漆黑、大概有成人巴掌大的小烏龜從水底下浮出了水面。

漣漪陣陣中,黑色的小烏龜將自己的腦袋從龜殼裏伸出,高高仰起,對着天上就吐出了一口長長的氣。

如果此時有人站在水池邊上看烏龜的話,會非常清楚的看到,從它的眼睛裏,竟然流露出好似人類般鬆了一口氣的表情來。

對着池面吞吐呼吸了一會兒空氣後,黑色的小烏龜扭頭朝着迅速退去的霧氣,心有餘悸的縮了縮腦袋,然後嘴裏吧嗒一聲,噴出了一縷細細的淺灰色的煙氣來。

噴出了這一縷細細的淺灰色煙氣後,小烏龜精神倏地就是一振。

浮在水面上扒拉了一下四肢後,它調轉身體,將頭對準天上的太陽,兩顆小眼珠子忽然閃爍着絲絲亮光的將脖子伸出老長,“呼哧”一聲,就長吸了一口空氣。

霎時間,一根頭髮絲般粗,長不過火柴棍的明亮光線,陡地從天上直射了下來,然後徑直射入到了小烏龜的小小嘴巴里。

那根金紅交雜的明亮光線消失在了小烏龜的體內後,它的龜殼驀地就散發出了一團灼熱的氣息。片刻後,水池表面竟然開始飄逸出嫋嫋的細細輕煙來。

吸了一絲遊離的陽和之氣後,小烏龜微眯雙眼將頭和四肢縮進了自己的龜殼裏,然後就好似一塊黑色的石頭般,徑直沉入到了水底。

很快,隨着層層漣漪漸漸消失在了水面上,水池復又恢復了平靜。

煙雲深處,陳志凡看着周圍漸漸變得稀疏了起來的煙霧,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大鄉武夫對於天罡地煞大陣的陣勢運轉情況明顯還顯得有點生疏,如果僅憑他自己的能力,要想讓濃霧散盡的話,恐怕對於大川龍七的震懾,會有點不夠完美。

畢竟,震撼是一瞬間的時間。如果等到霧氣慢慢散盡,108僵一點一點將身形顯露出來的話,衆人感受到的震撼,就不會那麼強烈了。

“嗯,看來還得我出手才行。”嘴裏輕聲低語了一句後,陳志凡將眉頭鬆開,然後趁着衆人的注意力都在周圍霧氣裏,手上迅速掐出了一個訣印。

訣印在手的他,忽地輕輕跺了一下右腳。與此同時,訣印突然化作一團無形氣流,瞬息之間就遁入到了地面。

片刻後,衆人就覺圍繞在周圍的霧氣,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飛速消散着。於是很快,108道高大的身影,逐一顯露在了衆人的面前。

“嘶……”

當看清了那一個個高大好似古時神話傳說中的巨人們出現在自己眼前時,衆人不禁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

在這其中,尤以大川龍七的表情最爲駭異。

因爲他驚恐的發現,那一道道周身表面依舊縈繞着團團霧氣的高大身影所散發出的氣息,竟是比之黑龍會耗費了莫大代價才培養出的血衛氣息還要顯得強大、深邃!

“怎麼可能!” 交往吧,殿下 看着如同鬼魅般突然出現,然後環繞成一圈將自己包圍的那一個個身影,大川龍七忍不住駭然的驚呼了一聲。

“一切,皆有可能!”傲然挺直了腰樑的大鄉武夫,眼裏橙光爆閃的輕揚了一下眉頭。

隨即,他又對着陳志凡一臉恭謹的彎下腰恭聲說道:“這一切的前提,當然是因爲主人的存在!”

伸開雙手,徐徐劃過周圍,大鄉武夫意氣風發的揚聲說道:“大川先生,這就是我赤龍會的底蘊,108赤龍戰將!”

108赤龍戰將?

某青年眉頭迅速顫動了兩下,大鄉武夫這傢伙還真會給自己的手下臉上貼金,之前還把108僵分成了諸如黑卒、黑士、黑將,現在倒好,居然又整出一個勞什子赤龍戰將來。

不過看着周圍一個個身高三米有餘,周身陰氣纏繞,雙瞳黑光閃爍的108僵,他突然覺得,赤龍戰將這個名字安在他們的身上,也不算是辱沒了。

108赤龍戰將?

大川龍七面色暗沉,眼裏瞳孔緊縮。

108個實力比之血衛還要強大幾分的巨人,這樣的情況,讓他以爲自己是不是因爲情緒波動太大,以致於產生了幻覺。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如果擁有了這108個實力比之血衛還要強的巨人,大川龍七覺得光憑自己,就能在短短几年的時間裏,重新建立一個比黑龍會還要強大少許的組織來。

明白了這一點後,雖不願,但他還是微微低下了自己的頭沉聲說道:“大鄉先生,我承認,你赤龍會的底蘊很強!”

承認!

堂堂黑龍會的大首領,曾經自己只能仰望的大人物,如今卻在自己的面前,以一種平等、甚至是恭敬的態度,表達了承認自己組織的意願,這讓大鄉武夫體內原本流動緩慢的鮮血,都在一根根冰冷的血管裏,急速涌動了起來。

輕輕閉上雙眼,靜靜體會了片刻心臟在胸腔裏用一種稍顯快速的頻率跳動着,他的眼裏,些許不知名的液體悄然滲透了出來。

靠,這是哭……哭了?

眨巴了幾下眼睛的陳志凡,看着大鄉武夫眼角的一抹溼潤,不禁咧嘴暗自搖了搖頭。唉,看來堂堂赤龍會的大首領,還是不夠穩重吶!

少頃,他轉身仰頭,看向了天空。而衆人的耳朵裏,已經隱隱聽到了直升機機翼旋轉而發出的嗡嗡聲。

很快,三架直升機飛躍過樹林,逐一出現在了衆人的頭頂上空。

呼呼的勁風颳拂下,衆人紛紛轉身,仰頭望向了天空。

“大人,是血衛來了!”

看着三架機身上印着的猙獰龍頭,晴明雅子的神情,迅速變得振奮了起來。那張俏麗十足的臉蛋上,浮現出幾許如釋重負的表情來。 韓中影等人急忙跟上,一個個拍手叫好。

在夜冰依走後足足有十幾秒鐘,眾人才反應過來。

「天呀,她才不過是一個剛入門的新學生而已,居然這麼厲害,我看,她的實力絕對在神靈之上,甚至還要更高,簡直太了不起了!」

「她竟然一人便打十幾個人,我都沒看清楚她是怎麼出的手,她便就把這十幾個人全部都給撂倒了,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這個女子……真是變態!」

「什麼?你說她不低於神靈,你怕是得了妄想症吧,她才只不過是個剛入門的新生,怎麼會是神靈呢?我不相信。」

一個剛才沒來得及出手的清風閣弟子咬牙看著他躺在地上的兄弟們,狠狠道,「不就是一個神靈境界么,有什麼了不起的,等我們是師兄出來,看不好好教訓教訓她這個娘們兒!」

話音一落,突然,男子的骨骼便傳來碎裂的聲音。

他全身突然不斷的痙攣起來,抽搐的倒在地上。

眾人紛紛倒抽一口氣,不知道是誰出的手,但是他們敢肯定和剛才離開的那個女子少不了關係。

簡直也太可怕了!

人都走了,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隨後,眾人趕緊閃開,誰也不敢再多說一句。

「哈哈哈哈!夜老大幹的漂亮,我最喜歡你這種殘暴的方式了!」

這邊,韓中影等人興奮的拍手大笑。

「你錯了,這不叫殘暴,這叫霸氣,夜姐姐好帥!」夏雨一臉崇拜的看著夜冰依,對韓中影糾正道。

聽著他們兩人的談話,夜冰依有些忍俊不禁。

隨後,一行人邁入了後山的考核場地。

此刻,眼前的守衛,還有那些弟子們一個也不攔著她們。

因為他們的實力不凡,早便聽到剛才夜冰依打架那邊的動靜,並且都看到了什麼。

他們看到夜冰依如此暴力,他們哪裡還敢惹她?畢竟他們可不想挨打。

於是一行人大搖大擺的進入了其中。

明月閣的人看到他們,臉色一沉,冷冷的道,「你們來這裡幹什麼?趕緊出去。」

夜冰依望著這些人身上的標記,知道他們來自哪裡的人,不由厭煩的皺了皺眉。

這些明月閣的人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好像蒼蠅一樣,真是到哪裡都有他們這些垃圾?

許君一世安然 冷笑一聲道,「我來了又如何,關你屁事啊。」

「對啊,你們怎麼管的那麼寬,我們想來便來!關你們屁事,這裡是你們家的地盤嗎?」

韓中影和夏雨也跟著夜冰依開始懟他們。

他們之前本來對學院的第一美女夜幽雨還很是恭敬。

可是,從這一路上發生的變化來看,讓他們一個個心中不由對夜幽雨失望,或許夜幽雨並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這麼好。

陌上繁花綻 「吵吵鬧鬧的,你們在做什麼?」

突然有幾名男子走了過來。

其中的一名男子領頭望著夜冰依等人,目光不善。

他身後的一名男子立即走上前來,道:「祝師兄,我記得她,這個女子便是那天在玄魔台上打敗了歐陽晴兒姐妹的人。」 「哦,居然有此事?」祝挺也聽說過這件事情,不過那天他正在閉關,並沒有親眼見到。

他的語氣傲慢,一雙眼睛在夜冰依的身上來回打量。

看得夜冰依厭惡的蹙了蹙眉。

隨後,祝挺又道:「如果你今天要是來參加考核的話,那還是趕緊回去吧,今天是夜幽雨的族妹來,所以不允許任何人來參加。」

「這個人是上官閣的領頭人,名字叫祝挺,上官閣也是他一手創辦的,他是上官師兄的頭號粉絲,而他的實力也已經到了神靈巔峰,找一個契機便可以到達幻夢之境。

夜老大,你可要小心點啊。」韓中影的目光有些擔憂的望著對方。

「上官閣?」夜冰依愣了一下,「他是上官閣的人,難道也可以代表上官師兄不成?

上官師兄那樣一個偉大的人,難道會願意居在夜幽雨之下?

我不信。」

隨即又挑了挑眉道:「還是說,就連上官師兄,也對學院的大美女感興趣,為美人折腰呢?」

聽到夜冰依越說越扯,祝挺的臉色陰沉了下來,「你不要胡說八道,為上官師兄招黑,上官師兄怎麼會是那樣的人?!

只不過,是因為夜幽雨小姐對我們上官師兄有恩情,所以我們上官師兄便決定要罩著她。

嗯?

夜冰依不由揚了揚眉,「你們是說,夜幽雨對上官師兄有恩情?」她瞬間彷彿明白過來了什麼。

難怪上官雲燁一直提及夜居然,原來他是把那天的事情……把自己當做是夜幽雨了。

瞬間,夜冰依的臉色沉了下來。

這個女人也太無恥了吧,她自己沒做過的事情,居然也會承認。

鑒定完畢,看來也是個虛偽的女人。

「那你們怎麼知道夜幽雨對上官師兄有恩情?難道她自己也承認了?」夜冰依的眼神掃過眾人,意味不明。

「那是當然了,夜幽雨小姐親口說的,不過人家品德高尚,卻並不願意居功,只不過說那只是舉手之勞,並不需要我們上官師兄對她保證什麼的。

數風流人物 但是我們上官師兄為人君子,自願叫罩著夜幽雨小姐。

我們也認為,在整個彩翼學院當中,夜幽雨小姐不僅人美,心更美,在這個學院再找不出比她更純潔善良的第二個人了。」

恐怕應該說,在整個學校再也找不出來比你更腦殘的第二個人了。

夜冰依默默的在心中補了一句。

祝挺說完,便也很自豪的道,「那麼,這位姑娘,你聽了這些話,應該怎麼都知道了也理解了吧。

想必你也很敬佩像夜幽雨小姐這種人吧,所以你們女孩子不都是善良的么?那麼,你今天就應該有自知之明,趕緊退出吧,不要來打擾夜幽雨小姐她們。」

這他媽居然還來道德綁架了?

先誇她一番,以退為進?

然而這對她夜冰依來說並沒有卵用。

祝挺卻是一副苦口婆心的勸說。

希望對她有用。

因為他剛才也知道了夜冰依的實力,他想她的實力不凡,所以不願意和她結下樑子。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