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沒問題隊長!”伊森的左手化作了一把機槍,右手變成可以短程放電的高壓電裝置,跟着葉塵一塊衝擊了混亂的敵陣之中。

Post by zhuangyuan

在光學迷彩的加持下,葉塵拿着改造的熱能刀斬斷敵人,就如同切開砧板上的魚肉片一般,刀法奇快,將所有拿槍準備到關口守備的敵軍全部斬切成了碎片。

伊森則是更加直接,他用左手的機槍,大搖大擺一邊掃射一邊走進了廢棄工廠,那些還沒有來得及拿武器的傢伙,就被這大口徑的機槍瞬間打成了馬蜂窩,而一些以爲自己跑得快,想要利用伊森的空檔逃跑的,都被伊森右手的強力電流打翻在地,渾身冒着燒焦的濃煙。

就在兩個人都已經殺光了能看見的守衛時,一枚小型***忽然猛衝而上,在伊森的身上炸開了花,伊森根本來不及躲閃,由於裝甲沒有升級防止***轟炸的強度,頓時就被這一下炸碎了胸甲,翻倒在地上。

葉塵順着***的路經往上看去,發現原來這個打出***的傢伙,就是老鷹。

“魂淡!你居然摧毀了我的兵團,我要毀滅你!”說着,他又扛起一發火箭筒,對着倒地的伊森準備再一次發起攻擊。

他沒有猶豫,直接扣下扳機,***躲着一條火焰,徑直飛向了伊森。


“隊長…”伊森用已經出現故障的通訊器艱難地呼叫了一聲。


這時,空中飛行的***,頓時被什麼東西迎頭切成了兩半,那速度,快到簡直連撞針都沒有來得及感應,各自散開掉落到兩邊,剛好在伊森周圍爆炸。


“什麼?”老鷹驚訝得看着眼前的場景,他轉過身再一次拿起一把更厲害的火箭筒,將電子屏幕的目標牢牢鎖定住伊森。

就在他準備扣下扳機的時候,“唰”的一道銀光閃爍,老鷹的雙手一下就掉落在了地上,就連剛纔準備發射的那個火箭筒,此時也斷成了兩半!

這時,葉塵緩緩在他的身前顯化出形,一隻腳狠狠踩在他的胸口上,手裏拿着一把已經發紅的熱能短苗刀,用一雙微微泛紅的眼睛盯着他。

“大哥!大哥別殺我!”

“想活可以,告訴我你爲什麼要生產這種藥。”葉塵踩着他,用刀指着老鷹的鼻樑說道。

“賺錢!我是爲了賺錢…”

“唰!”又是一刀,老鷹的上臂也被無情斬斷,一整條手臂都沒有了,這一下疼得他哇哇大叫。

“是誰在你背後操控,說!你們究竟想要幹什麼!”

“我身後…我身後沒有人啊…我就是…”

“唰!”又是一刀,老鷹的左手整條多餘的胳膊也全被斬了下來,這回那張毅有些猶豫了,可是這個事情一說自己就要完蛋,不是她不說,而是真的不敢說。

張毅則是笑了笑:“好,不說是吧,我佩服你的膽量,伊森!死夠了沒有?”

伊森從地上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碎開的盔甲說道:“睡一下感覺好多了隊長,您有什麼吩咐?”

“把他的腳趾給我挨個挨個拔下來,直到他說爲止!”

“嘿嘿,包在我身上!”

說着,伊森把手上的槍變回了機械臂,輕輕鉗住了老鷹的大拇指。

“你們…你們要幹什麼?住手,快住手啊!”

葉塵一拳打在他的臉上:“你可以現在說,我放你一條生路,你認識這麼多人,弄回兩條手臂應該沒有什麼難的,但是你要是不說,我不但讓你活不了,我還要一點點把你碎屍萬段!”

“求求你…別這樣…呃啊!”

伴隨着一道慘烈的痛哼,老鷹的腳趾就被伊森鋼鐵的手臂硬生生折斷,並拉斷所有肌肉間的連接,硬生生拽了下來!

那種鑽心的劇痛,就連葉塵都感覺自己的腳趾一涼,但是好在被如此用刑的不是自己,他問道:“說不說!”

“我說!我說…”

“伊森,繼續準備,要是他說一句假話,你就再扯下來一根!”

“我招,我招啊求求你們不要再這樣啦…”

原來,這個威斯勒傭兵團其實是在一個叫“黑龍馬歇爾”的組織贊助下成立的,就連研發斯庫瑪的設備還有整個地下實驗室都是他們提供的,這個赫爾郡甚至都是馬歇爾集團專門買下來給威斯勒專門生產斯庫瑪用的地方,可見這個馬歇爾集團的能力到底有多強。

葉塵之前還專門調查過這個世界剩餘的強大組織,可卻從來沒有查到過一家關於馬歇爾這樣強大的戰鬥集團,最多就是現在還存在的幾家軍火生產公司,他們的武器都出口到全世界各個國家的裝備清單中,這種人一般是不可能故意去影響世界的。 並且,老鷹所知道的事也並不多,他只是清楚,馬歇爾集團給自己提供了很高的福利和機會,爲的就是讓斯庫瑪這種產品推向全世界,影響整個世界的藥物經濟,從內部瓦解掉各個國家的意志,所以在他生產斯庫瑪菌的時候,全世界各地還在沒有任何情報的情況下,就已經建立起了藥品加工廠。

這種滲透極其快,就像感染者體內的伊波拉病毒一般,在短短兩個月時間裏,就已經蔓延到了全球接近70%的國家,甚至有一些衛生監管力度不夠嚴格的地方,已經出現了比赫爾郡還要嚴重的斯庫瑪藥物氾濫。

不過好在,如今斯庫瑪菌的生產根源已經被破壞,用不了多久,在沒有原料供應的情況下,這些藥廠就會紛紛關門倒閉,而這個藥物也會消失在世界上,葉塵用簡單的一把刀,把這一切都畫上了句號。

“就這些嗎?”葉塵死死盯着老鷹的雙眼,他能看出來,老鷹的確已經把該說的都說完了,但是始終有一點,一個人要是有事情隱瞞,他的眼神一定是飄忽不定的。

這個老鷹的眼神中,仍舊有那麼一絲絲迷茫,他似乎已經決定接受自己的死亡了,可是仍舊有一個祕密沒有說出來。

葉塵退口了兩步,對着伊森說道:“伊森,夠了。”

“既然這個傢伙不願說,那就讓他帶着他那點自己的祕密下地獄吧,他以爲不告訴我我就永遠查不到。”葉塵走到了老鷹身邊蹲下說道:“如果你聽說過幽冥,我想你應該不會不知道幽冥的情報機構有多準確把。”

說罷,他拿出手槍拉膛上單,對準了老鷹的頭說道:“你本可以有條活路,這是你自己選的,對不起了。”

“不要殺我!我說!我都說!”老鷹下意識叫出了聲,現在他終於體會到什麼是死亡的恐怖了,要是就這麼死在了這個地方,自己好不容易轉來的幾十億美刀沒命享受不說,就連見見外面世界的機會都沒有,他是一個生意人,絕不是什麼忠肝義膽的好兵,因此這個時候,一個情報根本不值得自己爲之付出性命。

葉塵垂下了槍口,點了點頭道:“很好,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我立刻送你離開。”

“好,好,大哥,之前馬歇爾的人在我辦公室裏面留下了一份協議文件,但我看見這個協議文件裏面還有一部分名單,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於是就保存了起來,他們讓我收好,說將來希望我也在他們的這個名單上,我知道的就這麼多了,真的,求求你放了我吧!”

“在什麼地方?”

“我辦公桌第三個抽屜裏面,就這些了。”老鷹微微顫顫地回答道。

葉塵看了一眼伊森,他點了點頭,立刻衝進了辦公室,拿出文件說道:“找到了,隊長,的確有一份聯合文件。”

“好的,我們撤吧。”說着,葉塵就轉身和伊森準備離開這裏,只是在他剛要離開的時候,忽然轉過身,用槍對準了老鷹的頭,毫不憐憫地扣下了扳機。

“不!”

“砰!”

隨着一道尖銳的槍響在噼裏啪啦的烈焰聲中迴盪而起,兩個黑色的背影消失在了大火之中,只剩下老鷹冰涼的屍體躺在原地,被倒塌的屋脊吞沒。

“伊森,這個文件上面寫着什麼東西?”葉塵有些好奇的問道,他現在心情特別愉悅,剷除掉了一個足以影響全世界的危險組織,葉塵心裏還是挺興奮的,雖然這種事在幾年前簡直司空見慣,但時隔這麼多年再次出來做這種事情,多少還是讓人感覺挺有成就感的。

他掏出煙正準備點上一支,可是下一秒,煙卻掉在了地上。

伊森並沒有說什麼,因爲這個事情他根本沒有辦法通過語言解釋清楚,於是在閱覽資料的時候就開啓了錄像,並將這段錄像資料傳到了葉塵的全息顯示系統上。

當葉塵看見了這份資料之後,整個人都愣住了。

“合作目標:查爾曼俱樂部、威斯勒傭兵團、羅德列夫安保團、布魯斯生物科技、幽冥世界基地…”等等一共有十個在世界上都算很大的力量組織。

其中最令他擔憂的,就是這個叫“幽冥世界基地”的地方,這不就是自己的幽冥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繼續往下看,發現了令他更爲驚訝的內容:“合作目的:機密。分工事宜:機密。近期策劃:由代號‘碧眼魔’控制幽冥世界基地,爲下一步計劃做好充分準備。”

最後,葉塵還看見了一份刺殺名單,其中有一共六十多個名字,不奇怪的是,自己的名字就在名單的第一位,而令他有些擔憂的就在於,追魂,暗影、殺生等自己在幽冥的重要夥伴,還有約翰維克,甚至是老鷹自己的名字都出現在了名單的後續。

這個意思,看樣子這名叫“馬歇爾”的神祕組織是要通過滅絕所有戰鬥的力量,獨自一人坐上世界的咽喉啊。

“緊急報告!隊長,我們被發現了!快隱蔽!”通訊器中,忽然傳來了伊萬的聲音。

“怎麼回事?”

只聽見這個時候,天上忽然閃爍出了一道火光,那是一顆非常大口徑的炮彈,擊穿了自己的飛機,通訊器中再一次傳來伊萬的聲音:“隊長,我已中彈,現在我將強制迫降,並對敵人展開戰術反擊,爲你和伊森撤離迎來時間,伊森和我的備用情報和改良部件已經投放至信號點,請你們在成功撤離之後再回來領取。”

“伊萬!你做什麼?你的身體可以承受高空衝擊,你現在就給我跳下來!我們一起走!”葉塵一聽自己的戰友又要爲了掩護自己選擇犧牲,他瞬間就無法控制了,當場暴跳如雷地叫了起來。

而通訊器那頭,確實伊萬溫和地語氣:“隊長,我真該謝謝你,打開了我的人格系統,讓我出生才三天,就感受到了被關照的溫暖,我是機器人,我沒有生命,也不會遺憾,請你們一定要遵照我的指令離開這裏,再見了隊長,伊森,一定要保護好隊長,不要讓我失望。” “伊萬,伊萬!”說着,葉塵拔腿就想向着伊萬墜落的方向衝過去,可是伊森卻一把拉住了葉塵。

“隊長,伊萬發來了敵軍檢測,對方有比我和伊森武裝能力更強的人形機器人,以及移動能量炮塔,他們的戰鬥力在我們十倍以上,就算您有特殊的能力以及過硬的本領,根據計算,我們最多在被包圍的情況下多活兩個小時,伊萬是爲了掩護我們離開才這麼做的,請您尊敬他。”

雖然葉塵也知道,這伊萬隻是一個可以被重新制造的機器人,但是簡單的相處了幾天,三個戰友之間密切的配合也讓葉塵多少對這兩個鐵疙瘩有了情感,現在這個狀況,伊森分析得完全沒有錯,自己也收到了伊萬最後發來的地方偵查情報。

這些敵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身上的武器裝備還有攜帶的戰術機械非常高科技,這種科技水品完全不落後於幽冥,甚至是更強,現在自己過去,要說殺死所有的人類,葉塵並非做不到,但是同行的還有六十幾個炒高科技的機械人,以及重型移動火力設備,這種等級的東西絕對不是自己隨便能搞定的。

“草!”葉塵大罵了一聲,這一種感覺,就想當初自己沒能救下姬戰一樣,明知道還有機會,卻因爲自己的能力不夠強悍而無法中拯救兄弟。

伊森的遠程感應裝置察覺到敵方越來越近,情急之下只好作出臨場判斷,他用手強行捆住了葉塵,開啓背後的推進揹包拔腿就跑。

“伊森!你幹什麼?現在你的動力核心有問題,不要超頻運行!”葉塵掙扎道。

而伊森則是用輕鬆的語氣說道:“沒事兒,我現在雖然不能戰鬥,但是帶着隊長你私奔一下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放心吧我強着呢。”

葉塵也不知道伊森說的是真是假,但是就現在而言,的確有伊森的幫助,撤離的速度變得更快了,兩個人沒過幾個小時,就已經撤離到了距離赫爾郡四百多公里以外的山區裏。

伊森建立起了一道信號屏蔽區,用自己僅剩的能量維持並隔絕着葉塵與外部的一些聯繫。

“伊森,你別再消耗能量了,48小時之後,敵人應該會撤離赫爾郡,到時候我去幫你把備用部件拿回來。”葉塵看着伊森這個樣子,心裏特別不是滋味,要說這兩個機器人在開機之後第一眼見到的就是自己,也許就像是小一般,把自己當成了最重要的父母。

而作爲主人的葉塵,連保護自己隊員的能力都沒有,這讓他感到異常羞愧。

這個時候,葉塵的通訊器忽然響了起來,打開一看,是追魂的暗罵,他連忙按下了接聽。

“老大,不好了,碧眼魔叛變了,他切斷了咱們所有的通訊系統,不知道現在從那裏跑來了很多冥火戰鬥成員,他們身上的標誌已經不是咱們幽冥的了,而是一個叫什麼黑龍馬歇爾的集團,現在咱們幽冥所有的人都被抓住了,你千萬不要現在回來,找機會…”

“啪!”只聽通訊中,追魂還沒有說完話,就好像被什麼人給扇了一巴掌,接着一道男人的聲音傳了出來:“踏馬的臭女人,死到臨頭了還想護着你老大?我倒是想當着你的面,把你老大開膛破肚,讓他死在你們面前,但是現在我看沒有必要了,你先給我去死吧!”

“咔嚓!”一道子彈上膛的聲音傳了出來。

葉塵嚇得雙目睜大瞳孔皺縮,剛想開口阻止,另外一道熟悉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庫珀!你給我住手!這個人現在還不能殺,他對冥王而言很重要,你現在殺了他,無異於給咱們添麻煩,要想咱們的復興計劃成功,你就必須給我忍住!”

“切,這娘們交給你了,德克,要是你出什麼岔子,小心元帥要你的命!”

接着,碧眼魔對上的通訊器:“冥王,或者說,前冥王,抱歉你的幽冥從現在開始,由我接手了,識相的你就不要胡來,你的人我都留着,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動手,希望你明白,自己錯誤的世界觀是永遠無法治好這個病態社會的,從現在起,幽冥將會重出世界,讓世會一下什麼才叫死亡的力量。”

葉塵沒有說話,他坐在原地呆愣了好久,沒想到,這一會出來執行的,竟是自己作爲冥王最後的一次任務。

原來這個碧眼魔早就跟馬歇爾有周密的聯繫,沒想到這一回不止是冥火戰隊叛變這麼簡單,馬歇爾居然派人佔據了整個冥火,並將成員早早就潛伏在了幽冥裏面,難怪當時自己回去的時候感覺總有點不對勁,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兒,原來在自己回去的時候,幽冥早就已經被這些蛀蟲給佔據了。

“草!草!”葉塵氣得用力錘斷了兩顆腦袋粗細的樹幹,然後癱坐在地上,撿起地上的煙點上笑了笑:“伊森,怎麼辦,我現在啊,已經是個光桿司令了呢。”

“隊長,哪怕咱們只有兩個人,幽冥還是幽冥,你還是冥王,這又算什麼呢?不就是幾個搞事的小嘍囉而已嘛,等咱們回去,好好給他們上一課!”

伊森仍舊是保持着輕鬆的氣氛,也許他是個機器人,所以感受不到這種被人揹叛,自己的權利盡失的痛苦,特有可能這傢伙的情商太高,早就已經看見了接下來的不走,總之他只是勁力讓葉塵不要太緊張而已。

葉塵站起身來:“伊森,如果你不介意,我覺得…”

“你覺得伊森我比較適合做你的兄弟是嗎?隊長,我也是這麼認爲的,雖然我是機器人,但是有個大哥,也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情。”

沒有想到,伊森居然連這點都能看出來,可見這貨的智能水平真的有些超越自己的認知了,他淡淡一笑,沒有再說什麼,而是十分安心的躺在了地上,準備好好休息一下,等到醒來,一切再重新開始。 幽冥總部,這個時候所有葉塵的人都被關進了地下牢房,三把電子鎖鎖着接近四百多人,碧眼魔站在他們的對立面,心裏多少有點不好受,畢竟這些人全是自己昔日的戰友。

但是牢房裏面的人,早就沒有把這個傢伙當做什麼戰友來看待了,這個人是幽冥的叛徒,是所有人的敵人。

“碧眼魔,你記住你今天做的好事,如果幽冥葬送在了你的手裏,這一切都是你自取滅亡換來的!”

“你閉嘴!幽冥怎麼可能會葬送在我的手裏,幽冥只會越來越強大,強大到能凌駕整個世界!我是不會讓幽冥滅亡的,我要在我成功的那一天,把你們驅逐,讓你們知道,自己曾經的那個幽冥是多麼的失敗,讓你們連報仇的機會都沒有!放心吧追魂,我不會殺死你們任何一個人,我會好好養着你們,讓你們見證我的成功!”

“變態!”追魂仍舊沒有嘴上留情,只是在心裏,她比誰都清楚,碧眼魔這個傢伙,其實還是很心疼的。

然而這一點,碧眼魔也從追魂的眼神裏看了出來,他沒有再說什麼,轉過身準備離開。

“喂碧眼魔,我想咱們這麼多年的戰友沒有白當吧?你還記不記得,你答應過要跟我來一次決鬥?怎麼樣,現在放我出去,咱們用命來打一場,你一下如何啊?”殺生看不慣碧眼魔的做法,始終都覺得他不夠爺們兒。

“殺生隊長!不要中了敵人的圈套啊!”殺生手下的人一聽他想要決鬥,一下子都嚇得有些慌了陣腳。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惦記着這孫子跟你的決鬥呢,他跟你決鬥啊,我覺得他不配,真的。”而一向樂觀的暗影,此時也是有些自嘲地靠在一邊笑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