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沒一會的功夫,楊佳慧從裏面走了出來,她看見張軍果然老老實實的站在那裏,老老實實的看着外面,這才放下心,她悄悄的來到他的後面用雙手捂住了他的眼睛,她咯咯的笑着說:“知道我是誰嗎?”

Post by zhuangyuan

張軍開玩笑的說:“一聞手就知道了。”

“你煩人!”楊佳慧說着放開雙手,生氣的徑直朝公園外面走,張軍只好追了過去,摟住她的細腰說:“我知道錯了,下次改正。”

他們說笑着來到離公園門口很近的一條長椅上,坐了下來,雖然這個地方不算僻靜,但是在這裏應該說比較的安全,公園深處雖然很僻靜但是過於的黑了,他們不太敢去。


張軍指着天上的圓月說:“佳慧,你看那月亮多黃,四周還有那麼大的一圈月暈。”

“嗯,真是好看。”

楊佳慧接着說:“哎,咱倆數數星星,正好今天的星星少,數錯的要罰他揹我。”

張軍立時的無語了。

天上的星星離着月亮很遠,初看時只有幾顆,然而細細的數數,卻發現很多的星被雲所遮蓋,當一塊雲飄走後,它才露出臉來,雲在此時又遮蓋住了另外的一些星。他們仰着臉一遍一遍的數着,每一次的結果都和前面的大不一樣。

楊佳慧索性躺在張軍的腿上,她用手指着天上的星一顆顆的數,張軍一隻手撫摸着她的臉蛋,一隻手也指着星星認真的數。

半晌,楊佳慧問:“哎,你查是多少個星星?”

張軍說:“308個,你呢?”

“428個。”

張軍說:“我查了好幾遍,是308個星星。”

“428!”楊佳慧說着用手狠狠的打了他一下。

“好好好,那就428個星星。”張軍也只能順着她說,否則又要捱打了。

楊佳慧撲哧一聲樂了出來:“哎,明天上午9點左右,你在你家小區的門口等着我。”

“幹啥去?”

“我開車接你呀!”


楊佳慧接着說:“你星星數錯了,必須揹着我走。”

“我… …哭!” 張軍只有老老實實的背起楊佳慧,他一邊走一邊說:“多虧你身子輕,否則還不壓死我呀!”

也就走了十幾步,楊佳慧在他的後面輕輕的說:“好了,意思一下就可以了,看你怪可憐的。”

楊佳慧在一路上歡快的蹦跳,像一隻梅花鹿,她時而跑到張軍的前面、時而又來到他的身後,張軍的一隻手緊緊的拉着她,看着她歡快的神情,心裏也是充滿了幸福感,就這樣,兩個人說笑着來到那個豪華小區的外面,在一個僻靜的角落裏,他們停住了腳步,楊佳慧輕輕的摟着張軍,然後將臉蛋遞了過去說:“親我一下。”

他們摟在一起一頓狂吻,半晌,楊佳慧才掙脫了出來說:“明天上午別忘了等我。”說完,歡快的跑進了小區不見了。

回到家中的楊佳慧,一進門就看見自己的父母還在忙碌就問:“爸媽,還沒睡?”

“還有些事情沒做完,你來的正好,幫我把這幾個數字做出來吧。”媽媽說。

楊佳慧來到她的身邊,翻看着幾個賬本說:“這是臺賬?”

“是的,你幫我把這幾個數沖掉。”

楊佳慧在大學學的就是金融,對於臺賬並不陌生,並且在這幾年裏一直在業餘的時間幫着父母打理公司一些財務方面的業務,所以做起來輕車熟路,她坐在椅子上認真的看了一遍,然後用計算器仔細的核算,沒有多大的功夫她說:“媽,將這筆衝到壞賬吧!”

然後接着說:“還有一筆利潤可以衝到計提上。”

看着女兒非常快的做好了臺賬,她的父親也感覺非常的高興說:“佳慧,以後就到公司來吧,也可以幫着你媽把財務做好。”

“不去。”楊佳慧說。

父親笑着說:“我給你高薪,怎麼樣?”

“不稀罕,明天把車給我留下,我要用。”楊佳慧說完,轉身上樓。

一夜無話,第二天的清晨,張軍醒的特別早,他在陽臺上活動活動身子,然後回到自己的屋子,放好筆墨、調好墨汁認真的習練起了《蘭亭序》,張軍特別的喜歡這本字帖,他看不出非常高的境界,他只是覺得這本字帖的字寫的飄逸美觀,所以這幾年一直在習練,最近由於忙於股票的事情將書法冷落了,所以他決心利用早上的時間習練書法。

此時的天還沒有全亮,小區也顯得很安靜,張軍心想,這個時候練一練書法真的不錯,一張毛邊紙上慢慢的臨寫《蘭亭序》,一邊臨寫一邊仔細的揣摩,就這樣一張紙寫滿在拿一張,他一口氣寫到日上三竿纔算過足了癮。

因爲是週末,母親已經起來、父親可能因爲昨晚睡的晚現在還沒有起牀,張軍一個人悄悄的離開家門走了出去。小區裏的環境還是那麼的優美,他來到健身器材處,做着各種運動,這個時候兩個人都對話引起了他的注意,張軍扭頭觀看差點勒出聲來,原來是高高胖胖的李大爺和矮矮瘦瘦的張大爺,他倆正在說話。

李大爺說:“老張頭,你最近看沒看電視,好多人都在買股票好多人都發財了。”

張大爺說:“還用看電視?我那女兒、女婿就是頭些日子買的股票。”

李大爺問“‘賺了多少?”

“賺個鬼呀!不過倒是沒虧多少。”張大爺說。

“沒人讓你請客,你怕什麼?”李大爺說。

張大爺一臉的愁雲說:“我倒是真想請客,可是請不得了,哎!”他說完打了一個大大的唉聲!

“怎麼了?”

張大爺說:“女兒從我這拿走幾萬,說是用不了一年給我翻番,現在還虧了。”

李大爺哈哈大笑起來。

說:“我和你說,我自己就買股票了,就在昨天。”

張大爺用懷疑的眼光看着他,然後圍着他又走了幾圈才說:“你明白股票嗎? 億萬寵溺:腹黑老公小萌妻 ?”

李大爺看看四周沒有可疑的人便說:“上午的時候某某電視臺有股票節目,專家就推股票,我昨天就是按照他說的買入了某某股份,當天就賺錢,呵呵!”

張軍聽到這裏就感覺渾身的汗毛孔已經張開、滿身爬滿了雞皮疙瘩,他兩隻眼睛注視着他們,他想走過去說上幾句才安心,便樂呵呵的走了過去:“李大爺、張大爺早!”

“大軍起來的這麼早。”

張軍直接就說:“剛纔我在那邊聽了你們兩位的說話,就想過來說一說。”

快人快語的李大爺說:“好呀!”

張軍說:“我認識一些股票高手,他們都說股票快到頭了,接下來恐怕是非常大的下跌,所以我覺得有機會的時候最好把股票賣掉,然後遠離股市,還有就是買股票千萬不能聽電視臺的,他們推薦的股票只有一天的行情,第二天就沒有賣出的機會了,所以更要小心。”

李大爺顯然不太服氣,他看了看張軍說:“不聽專家聽誰的?我和你說:專家說了這次的行情大極了,有可能直奔12000點。”

張軍只是笑了笑說:“但願如此吧。”

看看無法說通,張軍也只能沮喪的離開了,他沒有了心情繼續運動、也沒有了心情遊玩,一個人溜溜達達的回到家裏,剛進家門就見母親已經準百好了早餐、父親也洗漱完畢。看見兒子一臉的不高興,父親問:“大軍,怎麼不高興了?”

張軍就把剛纔碰到李大爺、張大爺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父親聽後哈哈的大笑起來說:“你不是勸了嗎?那就可以了,咱們自己管好自己就行了。”

“爸、媽一會楊佳慧開車接我去海邊中午就不回來了。”張軍說。

母親在一旁問:“就你們倆?”

щщщ ●tt kan ●CO

張軍說:“我們大戶室的幾個人,相約烤牛肉。”

“哦。”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到了8.30分,張軍穿好衣服從家裏走了出去,他來到小區的門口找了歌風涼處站住,看看手機上的時間還很早,他心裏想楊佳慧是不會來這麼早的,自己出來的有些早了。他站着站着又想起來剛纔和李大爺、張大爺的談話,心中不免有些遺憾,哎!都是錢惹的禍!

一陣汽車吊喇叭聲傳了過來,不遠處緩緩的駛來一輛寶馬車,透過車窗張軍看見楊佳慧正在笑着看着自己,他也樂着跑了過去,張軍鑽進車裏就感覺格外的舒服,他嘴裏說:“真是舒服,都說開奔馳坐寶馬,這話一點都不假!”

楊佳慧只是笑笑,她全神貫注的開着車,汽車平穩的前行,張軍轉過身子靜靜的看着她,看着心上人那美麗的樣子。沒一會兒的功夫就來到了農貿市場的大門外,楊佳慧將車停住。張軍這才問:“佳慧,我怎麼發現這個車在哪見過?”

白骨館 :“一樣的車很多呀!不奇怪。”

“也是。”

那不是王俊來和方霞嗎?透過車窗他們看見在遠處走來了兩個人,是方霞和王俊來,只見他們遠遠的就向他們打招呼,張軍和楊佳慧從車上跳了下來,幾個人一起向市場裏走去。

“那不是老曹和張蓉嗎?”方霞說。

楊佳慧說:“芳姐的眼睛就是好使,我才注意到。”

果然,在前面的牛肉區有兩個人,一個是高高大大的老曹、一個是風情萬種的張蓉,他們兩個人在牛肉攤前不知道說着什麼,幾個人快速的走到附近,方霞說:“你們來的真早。”

“也是剛到。”張蓉說,她說完將錢遞給攤主,攤主將一大包切好的牛肉遞了過來,足足有5.6斤,幾個人又買了一些貝類便離開市場,走了出去。

老曹和張蓉在一個車,其他的幾個人在一個車,兩輛汽車飛馳着向海邊駛去,一路之上觀看美麗的風景,這幾年的遼營市在市容市貌上下了很大的功夫,馬路的兩旁都種植了各種植物,無論是高大一些的樹木還是低矮一些的灌木或者草坪、花壇之類,將公路兩側打扮的分外妖嬈,從車窗裏透過樹的間隙可以看到大遼河,大遼河彎彎曲曲的向前延伸,他們的車也向前飛馳,很快就來到了入海口,這有一個奇怪的景象,海河之間有一道天然的分界線,是一條淺綠色的水道,足足有十幾米寬。

汽車繼續向前飛馳,不大的功夫便來到海岸大堤,楊佳慧將車停好,幾個人便走了下來,張蓉的車也緊隨着停在了一旁,他們來到大堤前遙望無盡的大海,只見前面就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海與天連在一起分不出哪裏是天、哪裏是海,一羣羣的海鳥在遠處飛舞着,輪船在遠處遊弋,今天是個大晴天,陽光很客氣的照耀着大地,但是並不算毒辣。

“好大的風。”老曹說。

張蓉說:“市裏幾乎沒有風,到了海邊風就大了起來。”

“這叫無風三尺浪!”王俊來說。

楊佳慧興致很濃,她拉着張軍說:“咱們抓點小螃蟹唄。”

老曹說:“那要晚上用燈照才行,現在很難抓的。”

“反正也是落潮,抓着玩唄!”楊佳慧說。

王俊來說:“現在是落潮,在背陰的地方還是有蟹子的,只是不太好抓,需要拿小棍引。”

楊佳慧說:“開抓。” 海灘上的人真的不少,每個人手裏都拿着小棍、小桶這類的物件,原來都是在抓蟹子,他們六個人分成了三組,也拿着塑料袋、小細棍赤着腳挽着褲腿走了下去,他們相約看誰抓的蟹子多,抓的少的恐怕要被灌酒了,呵呵。

楊佳慧和張軍自然在一個小組,他們兩個人走出很遠的地方纔站住,張軍手裏拿着一根小棍,蹲下身子在泥灘上尋找小洞,突然在一塊岩石後他發現一個,就順着小洞慢慢的將細棍伸了進去,他慢慢的感覺裏面是否有蟹子的存在,楊佳慧也光着腳蹲下身子,兩隻大眼睛順着洞口往裏面瞧,直徑不到一寸的小洞卻比較深,裏面黑乎乎的只能靠感覺是否有蟹子的存在。

張軍的動作很慢,因爲動作太快蟹子會因爲害怕而不動彈或者繼續向裏面跑,他輕輕的將小細棍伸了進去,一點一點的試着向前,突然,他感覺前面有一個硬硬的東西,心想:一定是個蟹子。他衝着楊佳慧笑了笑小聲的說:“裏面有一隻,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咬鉤。”

楊佳慧沒敢吱聲,就連喘氣也要慢慢的悄無聲息的進行,只是兩隻大眼睛緊緊的盯着洞口,張軍試了一會兒,裏面的蟹子還是一動不動的,楊佳慧有些着急就小聲的問:“真的有嗎?”

張軍點點頭,然後將手中的細棍輕輕的拔出一點,在輕輕的伸進去,就這樣來回幾次,果然,那蟹子終於忍耐不住向細棍咬去,張軍立刻感覺到棍子一沉,他心中頓時高興了起來,心想:蟹子終於咬鉤了,哈哈。說時遲那時快,張軍將小棍快速的從洞中拔出,果然帶出一隻蟹子,這蟹子不算太大可是也不算小,只見它被帶出來到時候,一隻大鉗子還牢牢的咬住細棍不放。

楊佳慧頓時樂的手舞足蹈起來,她把塑料袋張開將蟹子放進去,可是蟹子的一隻大鉗子還是牢牢的咬住細棍不放,楊佳慧有些着急就問:“哎,你看看它還不鬆口,怎麼辦?”

張軍笑着說:“這好辦,你將手指伸過去就好了。”

“煩人,可恨,欠揍!”楊佳慧說。

張軍說:“你看我的。”他將塑料袋拿了過來,然後將手中的細棍鬆開,蟹子立刻就鬆了口。

楊佳慧說:“蟹子怎麼就鬆口了?”

張軍說:“被蟹子咬住的時候最忌諱使勁拽,只要輕輕放鬆,蟹子就會覺得很安全也就鬆口了,就像股票一樣,不能動不動就割肉的。”

“別提股票,你拿袋子,我抓!”楊佳慧說。因爲她看見抓蟹子這麼的好玩,立刻玩心大增。

張軍告訴她一定要找背陰的地方,只有那裏的蟹子才願意動彈容易上鉤,陽光下的蟹子會鑽的很深不容易上鉤。


張軍跟着楊佳慧在海灘上繼續尋找蟹子洞,他們來到一處,發現有一個比較大的洞口,楊佳慧指了指說:“哎,你看看,這裏要是有蟹子,一定是個大個的。”

張軍趴在洞口向裏看看、有非常認真的聽了聽說:“如果有也一定是個大母子,帶黃的!”

“討厭!”楊佳慧說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楊佳慧按照張軍的方法試着將細棍向洞裏伸,她耐着性子一點一點的將細棍伸了進去,可是整個棍子都伸了進去還是不到底,便有些灰心,她生氣的問:“哎,你說,這個洞爲什麼這麼深,難道沒有蟹子嗎?”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