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江帆望著皇甫如美點頭道:「是的,你只要親我臉蛋一下,我的手就好了!」

Post by zhuangyuan

「好吧,我就補償你吧!」皇甫如美對著江帆臉頰親了過去。

突然江帆一下抱住了皇甫如美,迎上了她的小嘴,吱的一聲,兩人對上火了,江帆吸上了果凍,貪婪地吸了起來。

嗚!皇甫如美喉嚨里發出聲音,她略微掙扎一下,雙手立即摟住了江帆脖子,眼睛閉上,享受著江帆的熱吻。

兩人親熱了片刻,江帆順手把辦公室們關上,他的手伸入皇甫如美懷裡,就要開始探索神秘的高山。皇甫如美急忙按住了江帆的手,「哎呀,你不要胡來了,這可是我奶奶的辦公室,萬一被她看到了,就羞死人了!」皇甫如美嬌羞道。

「嘿嘿,你剛才不是說你奶奶出去有事去了,今天都不會回來么。」江帆壞笑著,他的手見縫就鑽。

「哎呀,不行啊,院長辦公室經常有人來的,我們不能在這裡胡來,萬一被人碰到,我哪有臉見人啊!還是到我家裡去吧,我家沒人!」皇甫如美說到最後幾個字的時候,聲音很小,臉已經通紅了。

江帆立即興奮起來,「哦,那我們就去你家裡吧!」江帆喜悅道,他摟著皇甫如美的腰就去開門。

皇甫如美望著江帆的手,「你的手不疼了?」皇甫如美嬌羞道。

「嘿嘿,和你親熱后,活血化瘀,我的手上的傷自動痊癒了!」江帆笑呵呵道。

「哼,油嘴滑舌的,我的吻有這麼大功效!」皇甫如美羞澀地瞪了江帆一眼。

「嘿嘿,你的吻功效可大呢!已經讓我熱血沸騰了!」江帆的手輕輕地掐了皇甫如美一下。

「哎呀,你不要亂來了啦!這是符咒學院,讓人看到不好啦!」皇甫如美嬌羞道。

江帆點頭道:「好吧,我不亂來,等到了你家裡,我再亂來。」

江帆拉著皇甫如美的手朝著符咒學院門口走去,當他們都在路口的時候,迎面遇到了獨孤文香老師。獨孤文香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江帆了,她看到江帆和皇甫如美手拉著手,「江帆,你最近去了什麼地方?我正好找你有事呢!」獨孤文香臉上露出意識不悅。

看到獨孤文香,皇甫如美急忙鬆開手,微笑道:「文香主任!」

獨孤文香點了點頭,算是對皇甫如美打招呼的回應,她的眼睛的盯著江帆,等待江帆的回答。

「呵呵,文香老師,我最近出去辦事去了,我可是和上官院長請假了,您找我有什麼事嗎?」江帆微笑道地望著獨孤文香。

孤獨文香穿著旗袍,裡面戴著江帆贈送的文胸,顯得身材十分地迷人,加上那高雅的氣質,讓人怦然心動。


「再過兩個月符咒學院就要舉行符咒比賽了,你可要抓緊修鍊,不要整天玩耍哦!」獨孤文香望著江帆笑道。

「嘿嘿,文香老師,我每天都刻苦修鍊呢,兩個月後我會參加比賽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次冠軍就是我了!」江帆望著孤獨文香笑道。

獨孤文香望著江帆,「江帆,你這麼自信啊!我們符咒學院可是高手如雲哦!你可不要盲目自信!這裡是符咒學院比賽的規則還有歷屆符咒學院比賽的影像,你好好看看,研究一下吧。」孤獨文香遞給江帆一塊白色玉石。

江帆急忙接過玉石,「哦,多謝文香老師,改天有空我請您吃飯。」江帆微笑道,他收起了玉石。

獨孤文香露出一絲微笑,「好了,請我吃飯就不必了,你還是抓緊時間修鍊和研究符咒比賽吧。」她說完從江帆身邊走過去了。

江帆扭頭望著獨孤文香的背影,忍不住吞下口水,一旁的皇甫如美掐了江帆一下,「怎麼了,你是不是想打文香老師的主意呀?」皇甫如美瞪著江帆道。

「嘿嘿,怎麼會呢,我知道符咒學院是反對師生戀的,我對文香老師沒有非分之想,只是感覺十分奇怪而已。」江帆微笑道。

「是嘛,你最好不要對她有想法,你感覺什麼奇怪呢?」皇甫如美驚訝道。

「呵呵,我感覺奇怪,獨孤文香老師長得這麼漂亮,為何還沒結婚呢?」江帆驚訝道。

皇甫如美瞪了江帆一眼,「這有什麼奇怪的,獨孤文香老師要求很高的,一般男人根本看不上眼的。話又說回來,這符咒學院還真沒有男人可以配上孤獨文香老師呢!」皇甫如美搖頭道。

江帆牽著皇甫如美的手,兩人朝著符咒學院大門走去,「如美,那個朱發青老師好像很喜歡文香老師呢。」江帆微笑道。

皇甫如美露出鄙夷之色,「切!朱發青老師怎麼配得上文香老師呢!他是追求文香老師,可是被文香老師拒絕了!」皇甫如美笑道。

江帆點頭道:「是啊,朱發青老師就是一隻癩蛤蟆,他還想吃天鵝肉!」

皇甫如美瞪了江帆一眼,「去你的,朱發青老師也不至於那麼不濟事吧!我看你才是癩蛤蟆呢!」皇甫如美嬌笑道。

「嘿嘿,有我這麼帥氣的癩蛤蟆么!我可是要吃你的天鵝肉哦!」江帆的手掐了一下皇甫如美的屁屁一下。


皇甫如美臉羞紅,「哎呀,你壞死了!這可符咒學院,你要亂來啦!」皇甫如美撒嬌道。

看到皇甫如美臉上的嬌羞,還有她的嬌滴滴的聲音,江帆恨不得馬上把皇甫如美地就地正法了。他的手摟住了皇甫如美的腰肢,「哦,如美,我受不了,我要吃天鵝肉了!」江帆壞笑道。

皇甫如美露出甜甜的笑,「你呀,有這麼上火么,瞧你猴急樣子呢!」皇甫如美抿嘴笑著。

黃昏的時候,江帆離開了皇甫如美的家,他渾身難受。因為他和皇甫如美親熱了大半天,可是皇甫如美始終不讓他雷池半步。

江帆又不願違背她的意思,因為皇甫如美說了,只有江帆娶她的時候,她才能把身子交給江帆,否則她是不會同意的。

江帆回到青龍處大院中,他推門進入屋裡,看到舒敏正在那裡收拾東西,驚訝道:「舒敏,你不是去了塔州城嗎?何時回來了?」

舒敏主要負責採購布料,她來回塔州城和辰州城之間,江帆回來的時候,聽說舒敏去塔州城的採購去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舒敏望著江帆,露出微笑,「我得知你回來了,我就急忙趕回來了!」舒敏微笑道。

江帆一把摟住了舒敏的腰,壞笑道:「哦,我知道了,你是想我了吧!」

舒敏露出嬌羞之色,點了點頭,「是的,我想你啦!這麼多天沒見到你,我真的想你了!」舒敏伸手勾住了江帆的脖子,雙眼望著江帆的眼睛。

乾柴遇到了烈火,砰的一聲,迅速燃燒了!江帆和舒敏兩人嘴吸在了一起…

整個晚上院子里就聽到舒敏的叫聲,院子里所有人幾乎一夜沒睡,就連單純的江小邪也在院子里圍繞著樹轉了一晚上,樹皮都掉落了一大片。

第二天早上,江帆進入符咒世界查看兩千名士兵的訓練情況,閆帥也在加速空間修鍊,他看到江帆出現了,急忙出了加速空間。

「老大,你來了!」閆帥喜悅道,這五百年的修鍊,使得閆帥的符咒境界又提高了,他已經達到符聖境界後期了。

江帆點了點頭,「眾人訓練情況如何?」江帆微笑道,因為外面一天,加速空間就是五百年了,修鍊進展應該是十分驚人的。

「老大,訓練情況很好,兩千名士兵都熟練地掌握了符飛刀、弓弩、擒拿格鬥,就連符咒境界也有很大的提高,現在基本上都是符王境界以上了,有的達到了符聖境界初期呢!」閆帥彙報道。

江帆十分滿意這個訓練成績,掌握弓弩、擒拿格鬥需要的時間並不多最多百年就足夠了,但是掌握符飛刀需要的時間就要好幾百年。

「那個李清的訓練成績如何?」江帆微笑道。

「李清訓練進展很不錯,他很快就掌握了弓弩和擒拿格鬥,只是符咒境界稍微慢了一點,目前才符王境界初期。」閆帥彙報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已經很不錯了,從今天開始我要抽調五百名平衡能力好的士兵,訓練他們做飛翼兵。」江帆微笑道。

閆帥驚訝地望著江帆,「呃,老大,什麼是飛翼兵啊?」閆帥不解道。

「呵呵,飛翼兵就是騎著異獸飛行的士兵,這是專門用來對付黑蠻谷四大勢力之一的青翼族的,她們都是會飛行的異族,必須要飛翼兵對付她們。」江帆解釋道。

「哦,老大,哪裡有五百頭飛行的符獸啊?」閆帥望著江帆搖頭道。

「呵呵,符咒世界豢養了大量的異獸,會飛行的異獸多著呢,就用飛翼銀龍獸來做飛翼兵的飛行異獸。」江帆微笑道。

經過這麼多年後,符咒世界的三十六隻飛翼銀龍獸經過大量繁殖之後,如今已經是幾千頭了,拿出五百頭來算不了什麼。

閆帥露出喜悅之色,「哦,老大,如何訓練他們飛行呢?」閆帥喜悅道。

江帆一揮手,一顆符球飛入閆帥的眉心之中,「所以的訓練方法都在你腦海里了,你就按照這個模式訓練五百名飛翼兵,然後進行對抗比賽,選拔優秀的士兵擔任飛翼軍的隊長。」

「是的,老大!」閆帥點頭道。

隨即江帆一揮手,天空中出現了五百頭飛翼銀龍獸,這些飛翼銀龍獸都是新一代的異獸,它們的飛行速度和兇猛都超過前面的飛翼銀龍獸。


「閆帥,你現在就選拔五百人出來訓練吧!」江帆微笑道,接下來閆帥在符咒世界之中,選拔出五百名士兵,讓他們開始和銀龍飛翼獸溝通。

因為飛翼兵的第一步是就是和這些飛翼銀龍獸成為朋友,這樣飛翼銀龍獸才會任憑他們駕馭,聽從他們的指揮。

閆帥在訓練飛翼軍的時候,江帆去了異獸場,這裡是符咒世界異獸的地盤,航母巨獸就在這裡。當年在仙界收服的航母巨獸,已經變得更加龐大了,如今航母巨獸攜帶的異獸可達三萬多頭,成為真正的異獸航母。

如今江帆手裡有了五百名飛翼軍,一千五百名青龍軍,用來對付黑蠻谷的四大勢力,還顯得單薄了一點。畢竟黑蠻谷的四大勢力有將近二十萬人,就憑這麼點人是不夠的,必須還有厲害的殺招。

這厲害的殺招就是航母巨獸的異獸大軍,關鍵的時候,讓航母巨獸出場,四大勢力肯定受到重創的。想當年在仙界的時候,用航母巨獸重創了魔界的魔人,使得那些魔人看到了異獸就嚇得抱頭逃竄,江帆的航母巨獸因此在仙界一舉成名。

航母巨獸看到主人來了,立即嗚嗚叫著,頭伸了出來,那些異獸也都伸出腦袋,望著江帆,發出親切的叫聲,一時間,萬獸齊鳴,那場面十分壯觀。

江帆微笑擺手,「呵呵,你們不要叫了,我知道你們想出去戰鬥,機會就要來了!」江帆望著那些異獸微笑道。

那些異獸立即歡呼起來,叫聲更加響亮了,如果此時有人看到這種場景,必定十分震驚!

嗚!天空傳來一聲鳴叫,嗖!飛來了幾頭異獸,江帆一眼就認出了是金甲蠻蟲、赤電獨角寒冰獸、綠劍龍獸,它們早已經成為頂級的神獸了。

「主人,小的來了,要出去打仗的話,要帶著小的出去啊!」金甲蠻蟲飛了過來,落在地面。

如今的金甲蠻蟲經過變異之後,它發生了巨大變化,身體變成紫金色,長出了翅膀,身子變短了許多,原來那麼多的腳,變成了六隻腳了。

江帆摸著金甲蠻蟲的腦袋微笑道:「呵呵,小蠻子,你是肯定有機會出去打仗的,只是要遇到強硬的符獸的時候,才讓你出手。」

「嘿嘿,主人,小的就喜歡有挑戰的對手,太垃圾的就留給赤電獨角寒冰獸它們吧!」金甲蠻蟲咧嘴笑道。

「我去,我赤電獨角寒冰獸可不比你差多少呢!憑什麼把垃圾留給我呢!我才不要呢!」赤電獨角寒冰獸不滿道。

江帆笑了,「呵呵,你們都是我的得力助手,垃圾的符獸是不著你們出手的,你們要出手的都是厲害的符獸,讓你們有點挑戰性!」江帆笑道。

其實他知道在符元界,符獸之中能夠打敗金甲蠻蟲、赤電獨角寒冰獸、綠劍龍獸的符獸屈指可數的,目前還沒有遇到。

江帆正和金甲蠻蟲聊天的時候,突然納甲土屍傳音來了,「不好了,主人,妙雅公主被人抓走了!」納甲土屍傳音道。

江帆大吃一驚,他急忙離開了符咒世界回到了青龍處總部大院之中,只見納甲土屍和妙雅公主的女僕小珠。

小珠看到江帆,她急忙道:「駙馬爺,公主被一個男人抓走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江帆吃了一驚,「媽的,誰敢動我的女人,是誰抓了妙雅?」江帆臉上露出殺氣,那樣子十分兇狠,彷彿要吃人似的。

「駙馬爺,是一個個頭很高的男人,他讓您去雞石山找他,如果日上三竿不出現的話,他就殺死公主呢!」女僕小珠焦急道。

江帆十分驚訝,「呃,小珠,你知道那男人是什麼人嗎?」江帆驚訝道,他不知道妙雅公主還是自己得罪了什麼人,但是瑪雅可是公主的身份,誰敢劫持她呢?

女僕小珠搖頭道:「不認識那個男人,公主也不認識他,隨他一起的還有一個女人,公主好像認識她,但是公主說了一聲什麼靈珊姑娘的。」

聽到「靈珊姑娘」四個字,江帆立即想到了駱靈珊,他當即知道那男人是誰了!那男人就是駱靈山的未婚夫!

江帆的臉立即沉了下來,「我靠,這傢伙還是男人么,竟然劫持女人來威脅我!就從這點我就看穿他了!」江帆冷笑道。

「主人,這傢伙竟敢劫持主母,小的爆掉他的菊花!」納甲土屍惡狠狠道。

雞石山在辰州城的西郊二十里處,因為山形狀像符雞,故得名雞石山。江帆、納甲土屍、女僕小珠三人來到了雞石山附近,江帆沒有馬上去雞石山,他隱藏在一塊巨大岩石背後。

江帆觀察雞石山四周,沒有發現那個男人,也沒有看到妙雅公主和駱靈珊,「傻蛋,你聞到妙雅公主的氣味了嗎?」江帆悄聲道。

納甲土屍嗅了幾下空氣,「主人,小的聞到了主母的氣味了,還聞到駱靈珊的氣味,另外還有一個陌生男生的氣味。」納甲土屍悄聲道。

江帆點了點頭,「哦,那男人躲藏在什麼地方?」江帆驚訝道。

納甲土屍手指著遠處的一塊巨大岩石道:「主人,那男人藏在那塊岩石背後,還有主母和駱靈珊、女僕小風也在那塊岩石背後。」

江帆望著那塊巨大岩石,距離自己這塊岩石大約有兩百多米,自己和納甲土屍、小珠來的這裡,那個男應該發現了。

江帆皺眉思索片刻,對著納甲土屍和小珠道:「等會我出去把那男人引出來,你們悄悄地去岩石背後就妙雅公主!」

納甲土屍和小珠一起點頭,「主人,您放心吧,只要您把那男人引出來了,小的就可以制住駱靈珊和小風。」納甲土屍悄聲道。

江帆點了點頭,「我只要出現了,那男人和駱靈珊都會從岩石背後出來的,你只要打暈女僕小風就可以救妙雅公主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