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氣血在體內不斷翻涌,而且各種血脈刺激和壓制。

Post by zhuangyuan

讓楚天南五臟六腑不斷傳來痛苦。

七位戰神的實力也是北蠻頂尖的,他們一路追殺過去。

楚天南光是爆發那種高速度,一路下來,也已經疲憊不堪,更別說最後還承受了唐金的攻擊。

耶律飛廣扶住他問道:“王座,您沒事吧?”

楚天南搖搖頭,看了看周圍萬人之旅,以及身邊的十大統領,他指了指前方道:“沒事,我們回家。” 北境王朝之中。

楚天南高坐與輝煌王座之上,底下跪着的是十大統領,他大手一揮道:“從此刻開始,我們北境堅壁清野,準備抵禦外敵,所有統領,按照我之前所說的線路,給我潛伏回華夏中原地帶。”

“接下來,你們最重要的任務只有一個,除掉所有北蠻安插在我國內部的間諜。”

“諾!”整座大堂,無一人有異議。

沒有誰敢在楚天南吩咐任務的時候在旁邊多語。

楚天南卸任北境的職位,可他擁有北境人心,哪怕在外界再桀驁不馴的統領,對楚天南都是心服口服。這都是楚天南用血與淚打出來的成績。

當他現在出現在北境的時候,這些人的折服是必然的。

在外面風光無限的十大統領,各自領着手下,一部分去堅壁清野,也就是加固城牆防禦,燒燬城牆外面的一切營地,還有雜草、糧食,讓敵軍攻城的時候,久攻不下的同時,周圍還沒有能夠食用的東西。

耶律飛廣回到楚天南身邊,他要隨意許多,先問他:“王座,你的傷勢怎麼樣了?”

楚天南調整呼吸,用內力正在漸漸地將傷勢壓制下去:“沒什麼大問題,只是一路逃亡,內力頗有消耗。”

耶律飛廣匯聚內力,平緩的將手搭在楚天南肩膀上,呼吸之間,內力從胳膊,灌溉進入楚天南的四肢百骸,兩個戰神的內力用來恢復傷勢。

肉眼可見的速度,楚天南一路走來收到的大小傷勢都恢復的一乾二淨。

耶律飛廣臉色發白,他實力要比楚天南弱一些,動用內力幫助楚天南恢復傷勢,對耶律飛廣來說是一種超負荷的透支。

兩人誰也沒客氣。

對他們兩來說,已經是一種無聲的默契。


是這些年並肩作戰共同培養出來的友情!

耶律飛廣鬆了口氣,緩緩地恢復着內力,邊問道:“我們下一步做什麼?”

楚天南伸手拿來一個軍用的小型筆記本,插入唐金給的人員名單u盤,裏面赫然有着四十多行楷書記載的字體,上面清晰地寫着每一個被洗腦內奸的住址、曾用身份,還有現用身份。

楚天南掃了一眼密密麻麻的人名單和臥底名單,將電腦遞給了耶律飛廣。

“這麼多人?”耶律飛廣驚訝了,北蠻這些年來無聲無息之間,居然偷偷地帶走了這麼多人當內奸,這份名單上可足足有幾百人。最關鍵的是,他們的投放率還這麼驚人。

培養出來幾百位能夠在北境紮根立足的內奸,這耗費出去的生命有多少。要知道培養一個這樣的特務,成功率不足十分之一。現在幾百人,那豈不是說剛開始北滿擄走的人數,達到了恐怖的幾千人。


幾千個孩子,怎麼就不知不覺中在中原眼皮子底下,被運到北蠻去的呢。

他們華夏內部,肯定有間諜。

楚天南說道:“不用查了,這涉及的家族已經很明顯了。”


這份名單上寫滿了孩子們的原籍地址,連運出去的兩條路線都有標註。着兩條路線一直掌握在中原十大家族之中的柳家,還有另外一個金家手上。

這羣人是誰運送出去的已經是擺在紙張上的事情了。

“那我們?”想用軍區的力量來處理十大家族絕非易事,耶律飛廣明白這個執行起來有多困難。

楚天南說道:“拼死拼活的去了北蠻把名單帶回來了,還能風聲大雨點小嗎?對這些臥底,儘量採用懷柔政策,先集中控制,緊接着圈起來停職帶走,加以改造。”

“至於這些家族們,金家、柳家。這兩家絕對是其中的大頭,往北蠻運送小孩子的行爲,是在傷害我們華夏的根本,他們爲了一些蠅頭小利將孩子們送出去。”

“我,我們,國家。 最强國防生 。”

“這羣人,該死。”

楚天南話已至此,意思就很明顯了。金柳兩家,做這種傷害本源的事情之前,既然沒想過要尊重自己的國家。那楚天南也不會尊重他們這個所謂的十大家族。

“我們對十大家族採取什麼樣的政策?”耶律飛廣問道。

“斬草除根。”楚天南深知家族文化有多落後。既然金柳兩家已經做了這樣的事情,證明他們家族內部,掌權者的三觀和發展方向已經不端正了,下面的人,做事只會更離譜。

這樣一個家族,只靠殺幾個人、清理幾件事情。

是改正不過來的。

楚天南唯一剩下的路子,就是把他們家族全部斬草除根,一個不留。

“行動吧,你把名單先發給各個統領,特別囑咐一下那些比較容易莽撞的統領,讓他們不要對這些臥底動手,畢竟也是苦命人。圈養起來改造就好,你再和我帶隊人馬,我們去中原。”

“金柳兩家,連夜拔除。不留活口。”楚天南雷厲風行道。

臥底在這個事件裏也是受害者,他們快快樂樂的在溫情的家庭里長大,卻被一羣家裏人還有中原人,共同尊稱十大家族的前輩所謀害,導致他們小小年紀,就被販賣到了異國他鄉,還沒有經歷幾天溫情的日子,就面對地獄式的訓練和洗腦。

他們被強迫性的放棄了一部分人性,腦子開始只有執行任務和聽從命令。他們親眼看着那些訓練不成的小夥伴們,一個個死在自己眼前,他們逐漸變得冰冷、薄涼。

只能無奈的選擇放棄國家、立場。

甚至他們腦海裏,根本就沒有國家與立場。

因爲從小到大,他們都不清楚,不明白。

楚天南對這羣臥底是有容忍性的,卸職和集中圈養是必須的。

但不一定要奪走他們的性命,得給這些臥底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讓他們重新意識到這個世界的美好。

至於金、柳。

兩家,楚天南對他們生不起同情心,破壞了上千個家庭的溫情。

全球盛寵,我與總裁有個約 ,卻做這種齷齪的事情。

若非楚天南因緣巧合下了解到了事情,戰爭一旦開始,這幾千名臥底,就是一股隨時能夠威脅到國家安全的力量。

金柳兩家的行爲。


能不讓人厭惡麼? 蘇州市。

“蘇總,公司上下一切事情還都需要您來負責,現在要是這麼走了,公司該怎麼辦吶?”蘇玲瓏收拾好了行李,將公司一切事情吩咐給了祕書,訂好了下午的飛機準備前往魔都。

祕書火急火燎的勸告着。

現在集團剛剛走到正軌上,陳蒹葭病倒的情況下,蘇玲瓏現在去了魔都,公司沒有一個拍板決定大局的人,萬一十大家族給予他們壓迫,公司該怎麼度過危機。

蘇玲瓏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公司的事情現在你們處理,三天內不要聯繫我。”

未來軍醫 蒹葭是天南的姐姐,現在出了事,我得貼心照顧。蒹葭要有什麼三長兩短,天南迴來,難道他會開心嗎?”

祕書一下子急了,起身還撞到了一瓶水,文件也散了一地;“蘇總,您也得爲我們公司考慮啊,不能全想着楚董事長一個人。公司上下這麼多口人,還指望您吃飯呢。”

啪!

蘇玲瓏哐啷拍桌。

“公司沒有了我蘇玲瓏,就沒辦法生存了嗎?那我養你們這羣人是做什麼的!”

“這些年我一直在活蘇家,活我以爲重要的那些親人,活公司。後來我才知道,公司是死的,親人也是會背叛的。世界上真正能讓自己牽掛的人只有那寥寥幾個,我得抓住這些人。”

“能讓天南在乎的人也不多,他既然不在蘇州,我就得幫他抓住。”

蘇玲瓏奪門而出,祕書頹然蹲在地上。

十大家族何等狼子野心吶,他們抵禦起來本就已費力無比。現在三大董事長,邵華遠在帝都,解不了近渴。陳蒹葭無故暈厥,癱在地上已經送往魔都治療。

唯有蘇玲瓏一人坐鎮蘇州,這幾日她日夜顛倒,才堪堪控制住了大廈將傾的集團。眼看要漸漸好轉了,蘇玲瓏要是離開的話,十大家族那些狼子野心之輩,豈不是要吞併集團。

蘇總一去,集團該當如何。

帝都之中。

十大家族裏。

耶律家族因爲耶律飛廣的原因,戰隊中立。司馬家族因爲楚天南的原因,暗中支持邵華、蘇玲瓏幾人。其他幾家,被楚天南和耶律飛廣殺了兩任家主的宇文家,嚇破了膽子,不敢摻和其中。

十大家族中:金家、柳家、元家、方家。

蘇玲瓏幾人的聯合集團,侵犯了四家族利益。

現在的雅閣之中,環境如人間仙境,煙火嫋嫋升起,茶水在假峯之上流動;四周神祕韻味十足的牆壁上,掛着古老典雅的字畫。

一代小雅閣,香火傳承千百年,皆爲了十大家族會議服務。

金家家主,金郎平方臉大耳,威嚴十足,手盤佛珠,唸唸有詞道:“南無下座蓮臺彌勒尊,四大天王兩邊兩邊排。”

“多少年,沒有人敢進我們的地盤搶食了。”燈火升騰,像是蛇信子吞吐,發出呲呲呲的聲音,有一張臉黑着,不平不淡地念叨。

ωwш¤TTKдN¤¢o

金郎平放下佛珠,食指輕敲兩下桌面,臉色虔誠望天,“阿彌陀佛。”

“擎天,你的性子太急,過剛易折。”

柳家家主柳擎天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水道:“誰能跟你金郎平一樣,家裏三個兒子管事。和泰安平,每日誦唸佛經享清福,我的心可靜不下來,別人都快砸我飯碗了,咱們幾個人還沒什麼反應,出去讓人家把我們十大家族當軟蛋。”

金郎平轉着佛珠,不悲不喜道:“十大家族從古至今便是華夏最高傳承,轉來轉去,無非是左手倒右手罷了。”

啪。

元家元禮開口道:“你是說這背後,有人幫他們撐腰?”

“郎平的話說的很明白了,我讓人調查過,這些人在帝都的分公司,之前是司馬家族掌握的,說什麼外來勢力。其實還是我們內部鬥爭。”

柳擎天懂了,啪一下茶杯頓桌上道:“就說我讓人下去肅清,屢遭波折。原來是有司馬家老小子攔着。”

“關鍵,司馬家族若要爭奪地盤,怕是該和我們正常商量,走規章流程。這羣人可都是野路子,打的是商界那副流氓牌,根本不講道理。”方念說道。

他們幾家也曾找人跟這羣人聊過幾次,可他們油鹽不進。

要是司馬家族在背後控制的,應該走他們帝都的章程,按照老規矩來處理。可這些人,走的是商業路子,行的也是商業那一套的手法,跟他們這些老家族,有一定的觀念衝突。

“想修山,先看山,看完山,就該動了。等晚了,一切就都來不及了。”金郎平的話有一股魅力,讓人覺得十分和善,令人信服。

方念皺眉道:“郎平,按照你的意思,我們現在就動手。可他們這羣人的底子,還沒摸清楚吧。”

金郎平說道:“邵華,從前是司馬家族金手指現在是帝都藥業董事長,蘇玲瓏,玲瓏集團董事長,天南集團副董事長,陳蒹葭,魔都摩爾集團董事長,總負責人。”

“我的人已經去找邵華了,要不了多久,他就得住院。”

“陳蒹葭已經昏迷在魔都醫院七天,蘇玲瓏今天去魔都看望去了,我會派人去解決這兩人,剩下的商業勢力,你們隨便吞併,我和柳家一人佔三成,剩下的四成,你們兩家分,有意見嗎?”金郎平的話,清晰有力。

方念和元禮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神裏看出一股畏懼。

從前他們四家,實力相差不多。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