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氣息鬼?你作惡多端,老子問你,周叔是不是你派鬼吃了!!”看到氣息鬼,我就想到周叔,便極其的惱怒的指着氣息鬼叫吼了起來。

Post by zhuangyuan

“周叔?哦,你是說那個保安部的那個老保安?誰讓他多嘴的?既然犯錯了,那就應該收到懲罰!”氣息鬼毫不在乎的說道,似乎周叔罪有應得的樣子。

我咬牙切齒的死盯着氣息鬼說道:“那周叔的魂魄呢!”

“魂魄?既然是犯了這麼大的錯誤,魂魄還得留着嗎?早已經打的魂飛魄散了。”氣息鬼頓了頓,接着傲氣的說道。

其實氣息鬼自己沒有把握和我全拼,但是身邊有一個正在蓄力的李偉就不一樣了,形勢就完全不一樣了。

“可惡!老子先滅了你!”我雖然知道氣息鬼是在激怒我,讓我攻擊他,好讓李偉能夠成功蓄力完成,但是怒火衝心,也不顧這些,向着氣息鬼的方向就衝了過去。

依舊沒有用黑劍,而是用的小黑,小黑有真靈,並且小黑相對要小,更加的方便近身,由於氣息鬼的身形都是比較靈敏的,所以,小黑是絕好的選擇。

我沉了沉氣,握緊小黑,左手暗地打了一個手決,緊接着雙腿彎曲,猛地彈射了出去,氣息鬼依舊沒有擺脫那副皮囊,甚至還露出了極其諷刺的笑容。

我知道這個笑容是什麼,但是我要保證,我的心智不會被影響。

我蹭的一下,來回蹦跳,找到了氣息鬼的一個破綻,緊接着,風雷咒一出,正中氣息鬼的本體,然而這些並沒有傷害到氣息鬼的本體。

手決是我早已經準備好了的,甚至可以說,風雷咒其實只是我的一個幌子,而這時候,我早已經將小黑換成了黑劍了。

氣息鬼脫離了皮囊,露出了他的本體,而我早已經準備好了,雙手緊握黑劍,對準了氣息鬼的頭頂,就是一個下劈。

“哼!”氣息鬼似乎很不在乎我的動作,甚至是有點嗤之以鼻。

我看着這一切的發生,似笑非笑了起來。

氣息鬼看見我的表情,卻是一陣疑惑,爲什麼失敗了,卻還能夠笑得出來?不!不對!他一定是還有後招!

就在氣息鬼猜疑之時,氣息鬼的背後突然竄了一把黑色的匕首出來,沒錯,這把匕首不是其他之物,而就是我的寶貝武器,唯一一個擁有真靈的小黑!

因爲小黑是有真靈存在的,所以,根本就不用擔心控制,我只需要稍稍的心裏操作,那便可以達到我所想要的地步,甚至就像是我的雙臂一般,操作入流。

“什麼!”氣息鬼感覺到了背後的危險,頓時大驚,但是爲時已晚,只是一時間,氣息鬼便被我給刺穿了身子,我也沒有閒着,那一刻,我衝了上去,猛地咬破了大拇指,在空中用最短的時間寫下了一個符咒。

“罪有應得,風雷咒!”我並沒有觸碰到氣息鬼,但是空中寫畫出來的符咒馬上就起了作用,此時的氣息鬼原本就被我的小黑的真靈所傷,簡簡單單的一個風雷咒就可以收拾。

“不!”氣息鬼鼓大了雙眼,一臉驚異的怒吼了起來。

無論氣息鬼叫吼聲有多麼的大,但是我的手上動作卻沒沒有一絲一刻的停緩,緊接着,我將風雷咒打在了氣息鬼的身上。

爲何我只用一個較爲簡單的風雷咒,那就是因爲,我只是要傷及氣息鬼,然而他的三魂七魄都要留着,另有作用!

砰!的一聲悶響,氣息鬼被打癱在地上,想要逃跑的那一刻,我快速的打了一個手決,將它封印在我的小黑之中,讓兩個罐子鬼的真靈封印住氣息鬼。

啪!啪!啪!

“不錯,不錯!真是精彩,不知道爲什麼你不殺了他?你們不是說,背上命事,那便沒有任何的情面可講嗎?你這是要讓他重生?”不知道何時,李偉已經完成了蓄力,拍着巴掌,笑看着我說道。

我並沒有直接回話,而是低沉的怒吼一聲,開啓了第四解放狀態,身體愈加通紅,強烈的熾熱感居然不斷的化作蒸汽冒了出來。

“呼……”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呼氣,就是帶着燥熱的熱量。

“什麼!你居然能夠達到第四解放狀態?”李偉一驚,因爲我給他的驚喜不斷,讓他都有些嫉妒我了一般。

“你到底是什麼怪物!你用了辦法,居然能夠學習我們食屍鬼的能力!”李偉的確是惱了,畢竟我的表現實在是太過於驚人,就這一下,居然達到了第四解放狀態。

我並沒有搭話,而是收起了小黑,雙手斜抓着黑劍,一臉冷色,但是整個身子卻不斷的冒着蒸汽,彷彿就像是一個冰箱,隨時都要爆炸一般。

“別浪費時間了!來吧!”我並沒有直接用第五解放狀態,因爲我想要試一試,自己在這樣的狀態之下,到底能夠達到什麼地步,能不能夠和李偉打成平手。

因爲,李偉是楊凌身邊的人,所有,想要打敗楊凌,其主要的,那就是用最小的力量,打敗李偉!

“呼,我有真有此意,我現在身體裏面可都是力量啊!”話語之間,李偉居然沒有用血凝固的血刀戰鬥,而是光這兩個大膀子,雙手奪白刃一般,向着我疾跑衝了過來。

我一驚,你不用武器,老子就陪你玩玩!

我絲毫不懼,將黑劍背在後面,甩了甩拳頭,迎着李偉就衝了過去。

一個回合之後,我敗下風來,不得不說,李偉的第五解放狀態和蓄力之後,恐怖了許多,不僅是整個身子都膨大了一個圈,就連力量都是強大了幾個層次!

我還從來沒有試過蓄力,不過自己也是沒有機會,畢竟單打獨鬥的時候太多了。

“小子,老子讓你見識一下,老子真正的力量!哈!”李偉雙臂下垂,極其有力量的吼叫了起來,緊接着李偉身邊的氣場完全變了,變得極其的恐怖,紅色的旋風越旋越快,身邊的一切脆弱物體,瞬間被泯滅了。

“這……這是?”我睜大了雙眼,有些疑惑不解的看着李偉的變化。

不一會兒,李偉身邊的紅色旋風消失了,然而李偉身子並沒有脹大,相反,是變得小了許多,但是,李偉給我的感覺確實極其的危險!

“怎麼樣?害怕了嗎?這就是老子的第六解放狀態!”李偉捶了捶胸口,趾高氣昂的叫吼了起來。

第六解放狀態?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恐怖,和第五解放狀態完完全全是兩個概念了,現在我開始有些覺得自己的底牌有些不足了,儘管我開啓第五解放狀態,加上精血符,還有一些的本領,有可能也不是李偉的對手。

沒辦法了,在霍正沒有趕來之前,我要牽制住他!

“既然你都讓我看見你全部力量了,我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力量到達了什麼地步了!第五解放狀態,開!”我猛地怒吼了起來,緊接着,我身邊的氣場也是改變增強了許多,但是和李偉的第六解放狀態相比,還是遜色不少。

“恩?你居然達到了第五解放狀態!不可思議!一個人類居然能夠達到了第五解放狀態!雖然你的體內,我能夠感覺得到,你有食屍鬼的血液,但根本就不是純粹的,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李偉對我改變,很是吃驚。 我擺了擺手,一臉毫不在乎的說道:“至於我是不是有辦法,但是我目前只有一個想法,就是幹掉你!”

話音一落,我似一枝利箭,向着李偉的方向就衝了過去。

李偉冷哼一聲,就像是不在乎我這個人一般,不管我的攻擊是不是有效,“小子,老子不管你這些,但是今天你來了就別想走了!”

說實話,我心裏很沒有底,如果李偉只是單純的第六解放狀態的話,我或許還有可能戰勝,但是現在,李偉的身體蓄力之後,增幅效果可謂是幾個度了,想要戰勝李偉,要麼以死相拼,要麼就是等着霍正等人的來臨救援。

腦海之中,猜想之際,李偉已經衝到了我的面前,我想要快速的從自己的腰間取出小黑,但是爲時已晚,李偉的拳頭就像是導彈一般,對準了我的胸膛猛地衝擊下去。

沒有辦法了,我只要快速的將雙臂交叉於胸前,下一刻,李偉的拳頭和我的雙臂碰撞到了一起,發出了一聲脆響,我能夠深深的感覺到,這是我手臂斷裂的聲音,畢竟強烈的壓力,衝擊力居然透過了我的雙臂,一部分衝撞到我的胸膛。

“唔!”我沉悶的叫了一聲,緊接着快速的倒飛了過去,空中的時候,一個人影追了上來,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李偉!

我擡起頭,能夠看到,李偉舉起拳頭,滿臉喜色的對準我的腹部,又是一拳,對於這一切,我並沒有做什麼反抗。

噗!

這一拳捱得極其的結實,我喉嚨處一甜,紅色的鮮血從嘴裏噴涌而出,一些血液噴灑的時候,居然有一部分流到李偉的嘴裏。

咚……

我倒在地上一處,紅色的血液從嘴裏不斷的溢出。

而李偉自從嚐了一口我的血液,居然變得極其的躁動,身體的熱量不斷的高了起來,我一驚,難道我的血液還可以讓食屍鬼興奮?

“這,你的血液怎麼這麼特別!”李偉就像是吃了興奮劑一般,身體不斷的抖動了起來,我能夠感覺到,我的血液居然使食屍鬼強大起來!

不過我的血液是被高虎那種高等級的食屍鬼改變之後,又被我自己淬體,接着又被我的師祖用生命淬鍊出來的,能不特別嗎?

我躺在地上,嗆了幾口血,接着嘴角露出了一個笑容。

“你笑什麼!”:李偉對我的驚訝大過於殺我的心,有些奇怪的看着我問道。

“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七大陣眼,北斗七星陣,開!”我突然年年有詞,李偉對我的話語極其的疑惑,但是聽到我念到北斗七星陣的時候,頓時慌了手腳。

“哪裏有北斗七星陣?你小子唬我?”李偉見並沒有什麼發生,怒火衝心,惱怒的看着我吼叫了起來。

“怎麼回事?”我也是一陣疑惑,爲什麼北斗七星陣沒有發動?

看了一遍之後,我突然發現,自己的血液少了一滴,接着我快速的咳出來一些血,彈指而去,落到地上一處,緊接着嘴角開始大念“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七大陣眼,北斗七星陣,開!”

隨我話語而出,七個血滴頓時亮了起來,將李偉給包裹在裏面。

其實這一切,我早已經準備好了,就在李偉追擊我第二波的時候,我沒有反抗,而是硬氣扛了一下,而我吐出的血滴,並不是沒有規律的,都是北斗七星陣法的七個點。

然而,爲什麼之前北斗七星陣沒有發動,其實只有一個主要原因,那就是有一部分的血滴進了李偉的嘴裏,所以纔沒有發動。

哐!

金屬一般的碰撞聲音,而李偉則是不斷用着雙臂捶打着北斗七星陣,北斗七星陣站位不同,雖然看似很快就可以出去,但是裏面的人一旦移動了起來,陣眼就會發生改變,從而改變北斗七星陣。

所以,李偉不斷的移動身子,那這個北斗七星陣就會不斷的變化。

“咳咳,沒有想到,這一招居然困住了他。”我捂着胸口,看着陣法裏面的李偉,有些難受的說道。

“小子,老子出來一定乾死你!”李偉捶打了陣法一會兒之後,便開始用血液凝化出一把血刀,不斷的劈砍我的陣法。

可惡,我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我的陣法承受不了多久。

既然如此,那我就全力以赴!也不需要拖延了,好好的打一架!說到這裏,我便開始學着李偉蓄力的模樣,坐在地上。

“什麼!”李偉見我蓄力的樣子,頓時大怒,血刀劈砍的力道加大了起來。

……

這樣的時間持續了沒有一分鐘,就被李偉給直接打破了。

啪!

李偉打破了我的北斗七星陣,雙眼怒火,向着我的方向就衝了過來,我能夠感覺到李偉急速向着我的方向衝擊而來,但是我不能夠停止蓄力,因爲一旦強行停止,就會傷及本根,生命和傷及本根,選擇什麼?

很明白!這tm是一個煞筆都知道的問題,我準備放棄蓄力的時候,一股熟悉的氣息迎着李偉的方向就衝了過去。

砰!

我看不見,但是能夠感覺到兩股力量在對持着,這股力量……是昊天!?昊天怎麼能夠來這裏?我在底層設下的北斗七星陣難道沒有用?我還真是想多了,這個陣法是無法阻止昊天這種半人半妖進入的,何況能夠阻止,昊天只是一刀,便可以破了封印。

“你是誰!”李偉看着霍正的出現,頓時慌了手腳,指着昊天叫吼了起來。

“我最討厭別人用手指着我了。”昊天昂着頭,大刀抗在自己的肩膀之上,雙眼瞪的很大,彷彿要一口將李偉吞下去一樣。

“你!你是那個半夜叉!?”李偉似乎聽過昊天的名分,有些慌張的說道。

昊天冷笑一聲,回頭看了我一眼,接着說道:“你的運氣真不好,遇上了王子良這個小子。”

我聽着昊天的話,頓時黑了臉,我丫的怎麼了?我丫的是撿一分錢沒有交給警察叔叔還是怎麼的啊。

“半夜叉,我告訴你,招惹我們食屍鬼可不是什麼好下場!”李偉也是有點懼怕昊天的,所以只好搬出食屍鬼家族來了。

“什麼?你們食屍鬼?老子就喜歡打食屍鬼,來一個打一個。”昊天佯作沒有聽見,掏了掏耳朵,一臉懶散的說道。

“閣下這麼說,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響了起來,不是別人,正是我痛恨已久的楊凌!

“你?你不就是幾年之前那個被我打來趴下的那個小鬼嗎?”昊天有些戲謔的看着楊凌說道。

但是,楊凌卻沒有任何的怒色,反而是笑臉相迎“多虧了閣下,我才能夠達到這種地步。”說到這裏,楊凌對着昊天抱了抱拳。

昊天眉頭微微一挑,難道這個楊凌被我給打的腦殘了?居然還謝我?或者是天生的受虐狂?

“不用謝,要是喜歡的話,那我就多打你幾次,讓你多成長几次。”昊天有些惡趣味的說道。

“呵呵,半夜叉閣下,我知道你很厲害,久聞大名了,自從上次一戰,我就很想再次挑戰你。”楊凌微微一笑,站在了李偉的面前,伸出右手,手心向上,接着說了一個請字。

“少主。”李偉在楊凌後面,輕聲呼喚了一下。

“給我閉嘴!這是我和半夜叉閣下的戰鬥,你沒有資格插話!”楊凌聽見李偉開口,頓時大怒,想必李偉的事情敗露之後,自己也會受到一定的影響。

李偉被楊凌這麼一訓,只好低着頭,退到一旁去了。

我雖然在蓄力,但是也是暗自大笑了起來,沒有想到這個楊凌當上了護法之後,李偉對待楊凌的態度那可是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啊。

“既然你要找虐,那我就不客氣了!這次讓你乖一點!”昊天將大刀的刀尖部分鏗鏘一聲碰觸到地面。

“來啊!”昊天對着楊凌招了招手,傲着頭,一臉不屑的看着楊凌說道。

楊凌眯了眯雙眼,沒有說什麼話,直接開啓第三解放狀態。

哇靠!一來就是第三解放狀態?這tm不是直接玩老命嗎?不知道昊天這個小子能不能夠對付。

我怎麼關心起這個傢伙來了,這傢伙整天都纏着我的師妹,真是有夠討厭的。

不過,我能夠深深的感受到,楊凌的實力改變了很多,至少要比李偉強大許多!

“額啊!”楊凌怒吼一聲,衣服瞬間被漲爆了,然而楊凌的解放狀態,居然達到了第五解放狀態。

我靠!這tm是想要跟昊天玩命嗎?直接開啓第三解放狀態,身體情況下是允許的,但是如果直接開啓第五解放狀態的話,會因爲身體沒有預熱能夠達到承受力度,導致整個身體爆炸。

“來吧。”楊凌順利開啓了第五解放狀態,一臉傲然,對着昊天,低沉的說道。

昊天這個人原本就是一個急性子,被楊凌如此挑釁,有些不爽,拿着自己的大刀,衝到了楊凌的面前,快速的一個橫砍,並且帶着強烈的勁風!周圍的東西都被震得咯吱咯吱的發響。 楊凌斜眼一瞟,緊接着加速了起來,目標居然不是昊天,而是衝着我的方向來的。

昊天也是一愣,沒有想到楊凌這個卑鄙的小人,佯作和昊天對戰,卻是藉着這個機會,向着我的方向衝了過來。

一秒之間,楊凌就衝到了我的面前,楊凌急速凝化出一把血刀,緊接着向着我的頭部就是一個突刺進攻。

我的心臟不斷的在跳動,有些過於激烈了,但是我卻無法動彈,這是我第一次嘗試食屍鬼的蓄力,到了最後的關頭,爲了能夠成功的蓄力完成,則身體居然需要無法動彈才行。

看來以後可不能隨便蓄力了,不然隨時小命就沒了。

哐!

昊天咬着牙,嘴角邊的尖牙都露了出來,那尖牙居然刺破了自己的嘴角邊緣,一滴滴的鮮血流了下來,而昊天的大刀也是橫過來,擋住了楊凌的血刀。

楊凌神色之中露出一絲驚異,緊接着快速的後撤了幾步,看着昊天說道:“不愧是夜叉族的人,雖然只是一個半夜叉,但是我覺得你的力量比一些夜叉都要強大的多。”

“你這個卑鄙小人,居然敢玩本大爺!”昊天也是惱了,沒有想到能夠昔日的手下敗將,現在居然強大到了這種地步,心機也是更深了。

“這就是這個世界的規則,想要打敗你們,我必須先要解決掉王子良。”楊凌並沒有因爲昊天的話語而生氣,反而是一本正經的說道。

“老子砍死你!”昊天緊咬着牙根,右手抓穩了大刀,衝着楊凌就去了。

楊凌見此,對着身邊的李偉挑了挑眉,李偉會意的點了點頭,向着一旁走去。

但是,這一切,昊天卻似乎全然不知一樣,腦子裏面只想要劈了楊凌,我雖然看不見,但是能夠感覺到力量所在。

可惡!李偉離我越來越近了,但是昊天的距離又過於遠,難道死定了?但是蓄力只剩下一點了,怎麼辦!動不了了。

“小子,你想找死嗎?”就在這時候,昊天不知道何時返回了,提着大刀,對着李偉的方向就是一個劈斬!

砰!

昊天的這個劈斬是帶着風勁的,寬度又是夠了,李偉想要完完全全擺脫是完全不可能的,只好快速的用血凝結出一把血刀,有些吃力的扛了下來。

昊天並沒有衝過去,而是將大刀一下子cha入了地面,一臉狠色說道:“你們有種就過來試試!”

十足的霸氣!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