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毒王歩蛇見到如此的威勢,尾巴狠狠的一抽。

Post by zhuangyuan

頓時一陣‘哐哐噹噹’的鱗片震響聲響起。

毒王歩蛇的尾翼如同一把鋼鞭一般,直直的抽中那巨大的泛着黑色的手掌,頓時轟的一聲響起。

那巨大的泛着黑氣的手掌竟然被毒王歩蛇的尾翼給震得消散了。

一縷縷的黑氣不停地漂浮着,看着如此樣子,情韻臉上豁然變色,毒王歩蛇的攻擊竟然如斯厲害。

倒抽了一口涼氣,情韻看見那尾翼竟然還朝着自己抽來,立馬翻身閃避。

一個騰空翻越,情韻險之又險的從毒王歩蛇的尾翼上空翻了過去。

而此時王子涵也知道了自己上了毒王歩蛇的當了,臉色頓時一陣紅,一陣青。他沒有想到,斬殺無數妖獸的他,今天竟然讓的一隻妖獸給耍了,而且還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前耍了,這不是活生生的打他的臉嗎?

王子涵甚至可以想到,下一本九州異志之中肯定會記載王子涵大戰妖獸,被妖**計所耍,名聲歸於一旦之類的故事報道了。

想到此處,王子涵更是一陣憤怒,看向那隻毒王歩蛇更是泛出一陣陣的殺意。

毒王歩蛇可能也是感應到了王子涵那彷彿殺人一般的眼光,輕輕的轉頭一眼,輕蔑的看了王子涵一眼,再次衝向了情韻。

輕蔑,赤*裸裸的輕蔑!

王子涵自從成名以來,何曾受過如此的侮辱。臉色紅的如同被潑了豬血一般。

腳尖輕輕一點地面,王子涵便向着毒王歩蛇的方向衝了上去。

“浩然造化氣•••••”

王子涵一聲力喝叫道。

只見王子涵雙手推向之處,丹田之中武元灌輸而出,形成了兩道白色晶柱氣體,直直的朝着正在攻擊情韻的毒王歩蛇攻擊了過去。


毒王歩蛇眼光一轉,便是看到了那瞬間而至的白色晶柱。只見它猙獰的大嘴瞬間張開,一陣劇烈的毒霧猛然的噴出。

“刺•••刺•••”

白色晶柱與惡毒毒霧猛然撞到了一起,頓時好像起了什麼猛烈的反應一般。白色晶柱那凡是碰到了毒霧的地方,均是響起一種古怪聲音。

王子涵臉色瞬間一遍,推向手中的晶柱氣體便向着毒王歩蛇的身體上撞了下去。王子涵發現浩然造化氣遇到了毒王歩蛇的毒霧竟然開始了溶解,只不過毒霧也慢慢溶解了,只不過毒霧溶解的速度實在太慢了而起。

看到王子涵來幫助自己,情韻臉上頓時一陣羞紅。也不知道是羞愧,還是什麼。

王子涵輕輕落在情韻的身邊,面無表情的說道:“我可不是爲了救你,這隻死蛇竟敢小看我,我王子涵今日定取你的性命。”

情韻聽到王子涵的話,又是一陣生氣。不過這次他也沒有向王子涵說什麼,他們兩個人都是冤家對頭好多年了,誰都想殺了對方,但是誰也沒有能殺了對方。

破風之聲再次傳來,毒王歩蛇的身影再次閃了過來。毒王歩蛇尾翼一抽,再次向着情韻抽了過去,而那猙的蛇頭卻是朝向了李子涵。

李子涵神情一動,卻是不動聲色。

“浩然造化氣••••••”

不過,顯然李子涵的浩然造化氣有點失準,沒有攻擊到那毒王歩蛇的猙獰蛇頭上,反而打在了毒霧上。

李子涵腳尖一點地面,凌空竄起。

手中的晶柱浩然造化氣更是不停的施放,一道道浩然造化氣不停的攻擊着那個毒王歩蛇的周身四處。

情韻看到李子涵的所作所爲,臉上閃出一抹怪異,不過現在顯然不是思索李子涵的怪異的時候。


保住性命纔是王道!

看着那滿是鐵甲鱗片的尾翼再次朝着自己衝了過來,情韻也不再留手。

被毒王歩蛇這般逼着打,就是泥人也打出了三分火氣,何況是魔道小公主情韻。

眼中閃過了一絲戾氣,情韻雙目之中頓時發出了一絲紅光。

忽然,情韻張開櫻脣,一陣音波之聲從情韻的檀口中吐了出來。

“天魔殺音•••••”

好似動人的音樂,又好似殺人的樂章。

那一波波如同湖面上的波紋一般的音波從情韻的嘴中噴出,朝着毒王歩蛇的尾翼打了過去。


“轟•••轟•••轟••••”

一陣陣炸響不停地傳來。

那天魔殺音的波紋一碰到那尾翼就開始了瘋狂的大爆炸,一陣陣大爆炸更是瘋狂不止。

音波終於散去,情韻俏臉也是一陣紅潮涌現,甚至嘴邊還有一絲絲的血跡,顯然情韻受傷了,而且還是內傷。

劇烈的爆炸之後,黃塵散盡,毒王歩蛇卻是非常的狼狽,此時的毒王歩蛇哪有當初的威風赫赫。尾翼處的鐵甲鱗片全部都碎裂成了一片片,甚至還流淌了一地的鮮紅鮮血。

“嘶嘶•••••”

毒王歩蛇一陣慘痛的嘶鳴,震得在那看戲的武修們都是一陣失鳴。毒王歩蛇雙目通紅,死死的盯着脣邊沾染着血跡的情韻,眼中泛出一陣陣殺意與怒火。

毒王歩蛇已經記不清楚了,他上一次的受傷實在什麼時候,甚至忘記了痛苦的感覺,但是這一次這個無知的人類竟敢把自己弄痛了,而且還打的受傷了,它不殺這些人情何以堪。

李子涵看到情韻如此的威猛也是閃過了一絲絲的吃驚,然後就是有不間斷的施放浩然造化氣了。

一道道白色晶柱依舊不停的飛舞,朝着毒王歩蛇的四周到處轟擊。

毒王歩蛇理睬都不理睬只是噴出一口毒霧,猙獰頭部邊轉過了方向,向着情韻衝了過去,他要殺情韻,要殺了這個無知的女人。

情韻,危在旦夕! 第176章:夜色幽蘭!夜色幽蘭!

奪命書生李子涵依舊不停的打出一道道的浩然造化氣,向着毒王歩蛇的周身四處不斷的攻擊着,但是效果卻是差強人意。

毒王歩蛇連理會都沒有理會的直接噴出一道毒霧,猙獰的頭部便向着情韻的方向轉了過去,毒王歩蛇要殺情韻,它一定要殺了這個無知的女人。

情韻,此時的情況危在旦夕。

猙獰蛇頭忽的轉向了情韻,情韻的臉上也是忽然變色。

毒王歩蛇猙獰蛇頭‘嗖’的一聲便已經來到了情韻的身邊。

猙獰的大嘴便忽的張開,情韻見機便要轉身遁去。而就在情韻轉身之間,毒王歩蛇卻是沒有嚮往常一樣噴出一陣陣毒霧,反而是一陣猛烈的狂吸,猶如長鯨吸水一般。劇烈大吸引力從毒王歩蛇的喉管之中直竄而出,好像一個深淵洞穴一般,那瘋狂的吸引力雖然還沒有來到情韻的身上,但是情韻的臉上卻是不自禁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恐懼之色。

而就在情韻臉上色恐懼之色還沒有隱藏下去的時候,一股強烈的吸引力便傳到了情韻的身上,情韻的臉上也是驟然變的更加的惶恐。她沒有想到,這個大傢伙竟然還有如此這般厲害的後招。本來情韻還沒有感受到具體的威力,但是情韻具體的感受到了,頓時覺得比想象之中還要威猛、厲害的多。

情韻的身體想要離開都離開不了,她死死的攪動丹田之中的武元,想要衝破這一層吸引力,但卻發現這一切都是無濟於事。

情韻的身體慢慢的不受控制的向着毒王歩蛇的猙獰大嘴裏面移動,毒王歩蛇看着情韻漸漸向着自己靠攏,眼神之中一閃過了一絲得意,如此人性化的表情竟然在一條蛇的眼睛之中表現了出來,頓時讓的情韻感覺到一陣驚奇。

不過情韻現在已經沒有時間驚奇了,她的性命都在這一瞬之間。巨大的吸引力不停地額催動着情韻的身體向着毒王歩蛇靠近。

近了,更近了。

王子涵也是一陣焦急,現在他們三個人同時說得上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誰死了他們其他二人都逃不了好。

頓時,李子涵的浩然造化氣打的更大凶猛了。

一滴滴的冷汗不停的從情韻的額頭上滲出,她似乎已經聞到那毒王歩蛇身上一陣一陣的腥臭。腥臭的味道實在難聞,讓的情韻不自覺間皺了皺自己的小翹鼻。

這個表情實在太誘人了,要是平時整個兒表情肯定會讓一大批武修都流口水,但是此時卻是危及關頭,就連情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麼表情了。

李子涵的背心已經完全溼透了,一道道的浩然造化氣的噴射而出,使得李子涵的丹田已經漸漸的枯涸了,雖然他沒有情韻打的那麼猛烈,但是他卻一刻都沒有停止過,而且攻勢比情韻來的迅猛的多,當然這樣子做他的武元消失量也比情韻快得多。

現在的李子涵就已經感覺到了丹田之處的一陣陣疼痛,不過他不會放棄,放棄就是死。李子涵依舊不停的釋放着浩然造化氣。

看着自己的成果李子涵還不不算太過滿意,不過總算是露出了一絲的微笑。在這種大戰的氣氛之中,李子涵竟然露出了一絲微笑,情韻幸虧沒有看到,要是看到的話,肯定是以爲李子涵在幸災樂禍她的赴死。

情韻距離毒王歩蛇僅僅只是一點點的距離了,情韻也還在反抗着,這不過這放抗對於這巨大的吸引力而言實在是不值得一提。一個一星武士實力的妖獸的一擊又豈是區區一個八星武者所能抵抗的。

看到被自己吸到嘴邊的情韻,毒王歩蛇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殺氣。尾巴輕輕的一盤,便是將情韻盤住了嬌軀。情韻只感覺身上的吸引力一掃而空,但是一股更爲強大的壓迫力隨之而來,彷彿要將自己的五臟六腑全部碾碎了一般。

情韻的俏臉通紅,她已經感覺到一陣陣的呼吸困難,不錯,就是呼吸苦難。毒王歩蛇的身體之中蘊含的力量又豈是一般一星武士所能比擬的,妖獸所擅長的方面無外乎力而已。

力量,就是他們最爲強大的地方!

猙獰的蛇頭高高的翹起,毒王歩蛇俯視着這個讓它受傷的臭女人更是一陣痛恨。張開大嘴,一股惡臭頓時傳進情韻的鼻孔之中,差點薰得情韻想吐。不過,此時情韻是想吐也吐不出來了。她的身體被毒王歩蛇盤的實在太緊了。

毒王歩蛇蛇頭慢慢的伸下來,張開的猙獰大嘴就想將情韻吞下去了。

情韻雙眼泛紅,慢慢的閉上了雙眼,等待着死神的降臨。

“噗刺••••••”

一聲穿透肌肉的聲音響起,毒王歩蛇一聲慘烈的死後,蛇信更是不停的吐出。

李子涵此時已經有點虛脫,從腰間的空間袋之中取出了一粒丹藥,想都沒想就直接吞服到了肚子裏面。

毒王歩蛇的慘烈死後,當然也震動了情韻。

情韻好看的雙眼輕輕一錚,卻是有點目瞪口呆。

她沒有想到關鍵時刻,他會救她!

咳嗽了一聲,情韻彷彿感覺到了毒王歩蛇盤住身體的力量已經沒有了剛開始一般的巨大,頓時紅着臉咳嗽了起來。

只見楚皓手持一把利刃,狠狠的插在毒王歩蛇的身體之上,而那處的鱗片更是猶如破銅爛鐵一般的四散裂開,露出了裏面染成鮮血的肉體。

原來,本身楚皓被隔絕在了毒霧之外是怎麼也進來不了的,就是他想救助情韻也是不可能的,但是李子涵卻是想到了一個好辦法。其實,李子涵也沒有,只是他第一次打出浩然造化氣的時候便發覺了雖然浩然造化氣早消散,但是同時毒霧也在消散,也不過毒霧消散的濃度實在太低,低的根本就無法察覺罷了。

而也就是利用這一點,李子涵一刻都沒有停止的催動浩然造化氣攻擊着毒王歩蛇,其實他的真正目的卻是籠罩在外面的濃郁的毒霧。而就在情韻在迫在眉睫的時刻,李子涵也終於打通了一條小小的通道。

楚皓利用如此之機會,也是利用毒王歩蛇根本來不及反應的機會,將烈陽之刃催動了大無生劍術插進了毒王歩蛇的身體之中。

要知道烈陽之刃可不是那些普通刀劍可以比擬的,這可是當初楚皓在武癡孫華那裏搞來的絕好東西,只不過楚皓沒有用過而已,此次倒是用上了。

將烈陽之刃往外一拔,又是一陣鮮血飈射而出,毒王歩蛇也是一陣慘烈的嘶鳴。身體也不由自主的鬆開了情韻。

情韻劍身上的枷鎖沒有了,也來不及幹什麼了,直接脫離了身體向着空闊處閃去。

而楚皓將烈陽之刃拔了出來之後,卻是沒有迅速的逃開,反而從空間袋之中出去了幾個圓形的東西,朝着毒王歩蛇的傷口塞了進去。


李子涵看見楚皓竟然如此之作,頓時嘴巴張成了‘0’形。

“轟•••轟•••”

一陣陣劇烈的爆炸聲頓時響起。

楚皓也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要不是跑得快他也要被那爆炸所波及。原來楚皓塞進去的竟然全部都是陰雷,這些可都是楚皓以前斬殺妖獸的克敵法寶,沒想到這一次全部都光了。

毒王歩蛇一陣接着一陣的慘叫。

它的身體此時已經鮮血淋漓,而且被楚皓斬傷的地方更是一個焦黑的大窟窿,不停的向外滲着血,而且那一圈的鐵甲鱗片都讓楚皓的陰雷炸的粉碎,一點都沒有留下。

毒王歩蛇從來沒有受過如此重的傷勢,頓時響起陣陣的嘶吼。毒霧不停的噴出,毒王歩蛇算是徹底的陷入了瘋狂。

毒霧不停的蔓延,此時毒王歩蛇已經不管是誰了,首先倒黴的就是一個在看戲的武修,他沒有想到毒霧來的竟然如此的突兀,只是身形一動,那毒王歩蛇就出現在了他的身前,噴出了一口毒霧。

那個修士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便在毒霧之中消失了影子,僅僅留下了一副黑色的骨架。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