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此時看的眼前昏暗的環境,林毅聲音極爲客氣道,駐足不前。

Post by zhuangyuan

“除了那身穿戰甲的小子能夠進入,其餘人等,退出十步之遙!”

正當林毅話音剛落,卻是又聽的自那漆黑的裏屋傳來一聲極爲蒼老的聲音,三人登時大驚,聽着這聲音,竟是有着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又是對那屋中之人增添了幾分疑惑。

“兩位師兄,你等暫且退避吧,林天先進去打探一番情況再說!”

知道那老人所說之人定然是自己無疑,林毅思量片刻,心知救人要緊,最終還是做出了決定,而立於身旁的兩人又是何嘗不知?

只聽的單九成道:“林天門主萬事小心,一旦發現其中有問題,儘管出聲便是!”

雖然心中有些擔憂,但迫於無奈之下,兩人還是退了出去。

不多時,待的林毅再次反應過來,周圍竟是再次顯的安靜下來。

“老前輩,林毅來訪,叨擾之處還望見諒!”

看着周圍各種詭異之物,林毅後背有些發涼,但還是故作鎮靜地說道。

“嗯,將那桌上的鐵錘帶進來吧!”

聽着林毅的聲音,後者又是道。

林毅看向那桌上,果然有着一柄手臂長的鐵錘靜立着,也不遲疑,當即取了過來,朝着裏屋而去。


然而,剛一走進,卻是立馬又是一股股的熱氣鋪面而來,強大的氣浪更是將林毅身上披着的長髮吹將起來。

眼前所見,竟是一座高達兩丈之餘的大竈,其中火焰更是呼嘯而出,好似要將周圍的一切盡數融化一般。

“來的正好,南冥陰火這般稀世的至寶可是極爲少見的,給我這鐵竈之中注入一點南冥陰火吧!”

看着林毅進入,只聽的角落之中一道聲音傳來。

林毅心中登時一驚,身體竟是不自然地朝着後面退了一步,心中不禁問道:“這老頭又是怎麼知道我身懷南冥陰火的?”

一時之間,種種疑惑陡然而生,更是看的眼前這身影有着一種危機感。 “這老頭到底是何來歷?竟是能夠將我體內的南冥陰火看的個透徹!”

此時的林毅滿臉狐疑,一時之間站在門口,真不知是進去好呢,還是不進去。

“小子,小心點,此人實力定然不簡單,氣息強橫的就算本帝在全盛時期恐怕也不是其對手!”

此時看着眼前之人的噬魂也是按耐不住內心的悸動,對着林毅警告道。

霎時之間,聽的此話的林毅更是心中單位震撼,就算是古帝全盛時期也是無法與之匹敵?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一時間,有些不可相信地看着眼前之人!

“老頭,這片大陸之上難道還有人超過你們古帝的存在?”

在林毅的心中,一直是認爲,這古帝已算是站在整個大陸巔峯上的強者,而此時聽着其解釋,心中不禁是駭然。

“若說萬年之前,整個大陸之上超越古帝的人物簡直就是鳳毛麟角,而這萬年的時間過去,很難想象會不會有人再次超越,若當真是如此,此人恐怕已是聖帝的存在,至少是半步聖帝!”

雖然一直以來,噬魂將一些事情對林毅有所隱瞞,但此時的狀況就不得不讓林毅知道一些具體的情況了。

“喲,就連古帝也來了?”

此時看着站在門口遲遲不肯進入的林毅,那身形有些佝僂的老頭又是轉過身來,顯然是,臉上枯槁的沒有一絲的血色,唯獨兩隻眼睛還有着一些生氣。

“放心,老夫縱橫在這片大陸之上的時日也是不少了,現如今只不過是迴光返照罷了,要不了多少年就要作古了,對你這小娃娃還是沒有任何興趣的!”

看着林毅眼神之中的擔憂,那老者好似能夠洞悉一切一般,又是啞然地說道。

至此,林毅心中的擔憂方纔是減去大半,但還是極爲小心地走進屋內,只感覺整個房子之中的熱氣登時增強了不少。

“老前輩,晚輩林毅,多有叨擾,今日進入這裏還望不要見怪!”

此時的林毅心中如同滔滔江水一般,此起彼伏,還真是生怕這老頭一時憤怒,直接將自己打出這一片大陸了。

“哈哈哈,小子倒是拘謹的很,就算老夫對你身上的各種寶物有所窺探,但聖帝之體,這天底下誰人感動?”

此時看着林毅依然是放不下,那老者又是道,旋即便是將眼前的大鐵竈揭開,對着林毅道:“老夫看你身懷陰火,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往這鐵竈之中注入一點?”

那兩隻眼神盯着林毅,反倒是極爲有神般的旋轉幾圈,又是有些渴望。

聽得此話,林毅心中也是一陣啞然,道:“既然老前輩有興趣,那林毅贈送一點又是何嘗不可呢?”

說罷,手中一股魂力陡然而出,便是朝着那熊熊燃燒的火焰之中再次注入一股不弱的陰火!

霎時間,整個大鐵竈之內竟是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撞擊聲四起,又是將這整個小屋震動的酥酥作響。

“哈哈哈,好好,天底下大部分的火焰都差不多聚齊了,老夫說不定還真能練出來神器!”

此時看的眼前不住顫抖的鐵竈,那老者聲音不斷響起,手中又是輕輕一指,原本還在不住抖動的鐵竈竟是瞬間安靜了下來。

看的如此情形的林毅心中更是大驚,自己剛剛揮出的那一股陰火威力不小,再加上和整個鐵竈之中的火焰相融合,恐怕就算是魂王級別的人物前來,也能燒的連灰都不剩,此時沒想到這老頭竟是彈指之間就能將其完全鎮壓下去。但又想到其似乎是聖帝的身份,一切不可思議也是瞬間釋然。

“小子,幫了老夫這麼大的一個忙,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就是了!”

此時從高興之中回味過來的老者,眼神之中充滿精光,又是對着林毅問道。

聽着此言,林毅瞬間心中暗喜,沒想到對於這老者來說,竟是這般好說話。但語氣之中還是極爲誠懇地說道:“聽聞老前輩熟知整個魔都之中的事情,林毅此次前來,只是想要詢問一番那魔宮關押魂者的地方在何處?”

此時看着對方的林毅,心中極爲忐忑,雖然一切都看似走的極爲容易,但還是擔心這老頭突然性情大變的話,那自己豈不是死的連渣都不剩了?

“魔宮東南角,誅魂閣!”

聽着林毅的詢問,那老者反倒好像是有着什麼疑問一般,旋即又是道:“怎麼?你的同伴被抓了?”

看那老者不斷搗鼓着眼前的大鐵竈,林毅還是沒有任何的奇怪,自己身爲魂者的身份在他的面前根本就是一覽無遺。

“哼,說起這魂者,老夫現在也是生氣呢,那小子有事沒事就跟整個大陸相作對,正好,老夫今日就要前往那魔宮一趟,你也跟着一起去吧,順便帶走你的同伴。”

說罷,只見的眼前的古老頭便是朝着門外走去,林毅也是不敢遲疑,緊隨其後。

剛一踏出,一股股的燈火照亮的整個夜市,而此時的衆弟子盡皆等候在門外,不難看出有些焦急之色,而此時看的林毅出現,旋即又是喜笑顏開。

然而,當看着那身邊的老者之時,一個個臉上的表情登時大變,腦海之中竟是有着一股虛幻的感覺,全身甚至是連一絲的力氣都無法提起。

“大家在此等候,林天與老前輩去去就來!”

看着衆弟子煞白的臉色,林毅心中深知其中的氣息有多強勢,連忙對着衆人道。

說罷,還不等林毅有所反應,便是隻覺腦海之中突然一陣眩暈,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而看的眼前之景的衆弟子心中更是駭然。

“空間之力?”

一時之間,唯有那實力相對強橫的葉風凌看着眼前不斷波動的氣浪呆若木雞。

……

一個眨眼之間,剛剛還是處於眩暈狀態的林毅只感覺腳下突然一緊,竟是再次出現在黑夜之中,而此時的眼前卻是隻有一座黑漆漆的大樓,竟是有些深邃。

“這是?”

看着眼前之景,林毅自然是知道已經離開了那夜市,又是看着眼前的古老頭,充滿疑惑地說道。

“誅魂閣!”

幾乎是淡淡的聲音,卻是不見的眼前的老者嘴角有任何的動作。

聽及此言,林毅心中大駭不止,實在是難以想象自己如何一眨眼的功夫便到了這誅魂閣了。一時內心激動,不禁是朝着那閣樓衝去,想要解救衆多的青嵐劍宗弟子。

然而,不知爲何,腳下竟是一時無力,絲毫動彈不得。

“你小子急什麼?老夫還要叫那孤魂小子出來呢!”

說罷,也是不待林毅有所反應,只見的一道強橫的紅芒瞬間朝着四面八方震盪而去,卻又是什麼也沒有。


然而, 就是這紅芒震盪而出不到一息的時間,紋絲不動的林毅卻是又感覺一股極爲強橫的氣息掠來,竟是壓的自己喘不過氣來。

霎時之間,只見的兩者眼前一道身影陡然衍現,那周身散發出來的氣息更是讓的林毅心中不住顫抖,彷彿有着千鈞之力一般。

“哈哈,孤魂小子,倒是來的挺快的嘛,看來實力又是長進了不少啊!”

看着來人,立於林毅身旁的古老頭大笑道,對着來人沒有絲毫的忌憚。

“見過古老!”

更讓的林毅極爲驚奇,這眼前的黑袍者面對古老頭的身影,竟是畢恭畢敬,不敢有任何的動作。

“嗯,這些日子看來你這魔尊的位置坐的實在是太過於舒坦了呀!”

看着眼前之人畢恭畢敬的模樣,古老頭似是諷刺一般說道。

但聽着此話的林毅心中卻是不再淡然,實在是想不到這面前的孤魂就是那讓人聞風喪膽的魔尊,然而此時堂堂魔尊面對一名老者恭敬的模樣若是傳出去,不知道世人該如何想了。

“古老這是何意?”

聽着此話,那魔尊顯然是完全不明白,臉上神色更是有些驚異。

“怎麼?這誅魂閣又有不少的魂者,難道你這作爲魔尊的還能不知道?”

看着眼前詫異的孤魂,古老似有些不悅地說道。

“魔都雖然和整個大陸的魂者有些矛盾,但此時是什麼時刻,你孤魂不是不知道,難道你認爲這天魂大陸還能經歷一場全面戰爭麼?”

那古老一一解釋,在林毅的眼中看來,卻是極爲像是一頓訓斥。

而此時的孤魂聽着,心中登時一顫,臉上神色也變的更爲恭敬,道:“此事確實是孤魂有些欠缺考慮,還行古老息怒,這就將衆多魂者釋放!”

說罷,便是隻見的那孤魂手中一道紫氣瘋狂涌出,朝着眼前的誅魂閣而去。不多時便是隻見的眼前誅魂閣瞬間消失於無形,唯見空弟子上數十名青嵐劍宗弟子不明所以地出現。

“好了,既是如此,老夫也僅僅是來和解此時的!”

看着衆人被釋放,那古老的神色也是緩和了不少。

然而,卻又是立馬正色道:“噬魂古帝,數萬年不見,難道你就不想見見你這徒弟麼?”

聽着此話,林毅心中更是一顫,眼神卻是正好看的那古老盯着自己。 自然,也恰恰是在此刻,還不知所措的林毅只感覺眼前一陣眩暈,卻是噬魂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這是?”

看着突然出現的噬魂,林毅自然心中有些詫異,而此時的林綺珊也是看的眼前一幕,一切盡皆明瞭,眼神之中又是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而就是看的噬魂出現,那孤魂此時也是滿臉的驚恐,顯然是極度不相信眼前之人的出現。

“怎麼?萬年不見,你小子此時倒是不想認本帝了嗎?”

看的孤魂滿臉的疑惑,噬魂語氣之中有些詫異,許久後者方纔是如夢初醒一般。

此時衆人只見,堂堂魔尊竟是直接跪了下來,又是對着噬魂聲帶嘶啞地說道:“弟子孤魂拜見師尊!”

一時之間,在場衆人皆是心生感嘆,誰 能想到,這噬魂竟是和堂堂魔尊爲師徒關係。

而此時的林毅看着眼前一幕,心中卻是更加感慨,心中不禁是想到:“這噬魂乃是魔門的創建者,而這孤魂又是其弟子,那自己又是什麼?”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