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此時的醉酒男可謂是哭得昏天黑地,“不,碧池,你不會死的,我不會讓你死的!”

Post by zhuangyuan

讓劉茫最爲無語的,是旁邊的警察竟然紛紛呆在一旁默哀。

“額,各位。”劉茫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說道:“我覺得吧,是不是應該叫救護車呢,或許這人還有救呢?”

劉茫的話彷彿刺激到了醉酒男,當下罵道:“叫什麼救護車!?我的碧池都快死了,你還讓我叫救護車?你這人有沒有公德心啊?!”

劉茫徹底服了醉酒男的智商,看來真的是殺人不喝酒,喝酒不殺人。

醉酒男傻,但別人不傻,周圍的羣衆紛紛掏出電話撥打10010叫救護車。

然而,因爲撥打人數過多,導致10010被打爆,沒人撥打得通。

託了將近五分鐘,失去了最佳時機,救護車還未到,碧池就嗝屁了。

“這下好了,可以直接送去太平間了,倒也省。。。”劉茫說到一半,腦子靈光一閃。

太平間!怎麼就沒想到去太平間找輪迴道,就算找不到輪迴道,也一定會有鬼差去太平間收魂。

劉茫想通後,看向碧池屍體的眼神變了,變得十分悲傷,彷彿真是至親之人離開一般。 只見劉茫悲痛欲絕的撲到了碧池身旁,一把奪過碧池的屍體,淚水在眼眶中打轉着,嘴脣更是咬得發紫。

下一秒,淚水終於突破了最後一道防線,“三姨,三姨,三姨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怎麼辦啊?!”

劉茫悲天憫人的哭聲中更是講述着二人的曾經,“你我二人自幼相依爲命,同牀共枕,呸,同甘共苦,一直把我當做小情人,呸,小弟來教我養我,我還沒以身相許你就走了。”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劉茫哭得那叫一個驚天地,泣鬼神,豆大的淚珠落在了碧池的衣服上。

最後,劉茫的嗓子已經啞了,“想不到今天,白髮人送黑髮人,啊! 重生之喵生逆襲 。。。”

剛哀嚎一半的劉茫想起自己頭髮還是黑色的,便站起身來,屍體往地上一扔,頭部率先着地,摔了個頭破血流。

隨後劉茫從兜裏掏出一頂飄逸的白色假髮,一本正經的戴在了頭上。

還不忘掏出鏡子,鄭重其事的抹上髮膠,更是設計出了一個自以爲很帥的髮型。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做完這一切,劉茫蹲下身來,繼續抱着血肉模糊的碧池。

“想不到今天,白髮人送黑髮人,啊!上天你爲何如此不公?非要我英俊瀟灑,才高八斗,你有種就衝我來啊!”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圍觀羣衆:“。。。”

好死不死,外邊突然降下了一道閃電,爲這天愁地哀的場面渲染了悲涼的氣氛。

整個機場彷彿被一片濃霧所籠罩,全世界的哀傷似乎在此刻壓在了這個瘦小的身軀裏,世間的一切都成了黑白。

“嗚嗚,嗚嗚,老公,他們好可憐啊。”在劉茫牛逼的演技下,一小女生一頭扎進了男友的懷抱,哭得淚流滿面。

伴隨的小女生的哭聲,整個機場的人都被這畫面所感動,也紛紛潸然淚下。

就連醉酒男都懵逼了,被眼前的一幕感動得懊悔不已,如果沒有自己,或許就不會導致這種局面了吧?

然而等醉酒男清醒後,就知道劉茫完全就是在瞎編,碧池根本就沒劉茫這號親人。

就在劉茫痛哭流涕的時候,救護車也隨之而到,從車上下來四人,擡着一個擔架。

“病人在哪,病人在哪?”醫生跑進機場急聲吼道。

劉茫不禁懷疑,小說裏的龍套有那麼弱智嗎?這麼大一個死人躺在這,如此之多的圍觀羣衆,難道還不足以說明問題?

最讓劉茫無語的是,原先那個率先哭泣的小女生竟然跑上前去,“醫生,我知道在哪裏!我這就帶你去!”

隨後小女生一本正經的帶着醫生朝劉茫這邊跑來,劉茫算了下,兩人的直線距離不到十五米。

來到劉茫跟前的醫生安慰道:“這位先生,請你控制一下情緒,配合我們的搶救。”

忍耐已久的劉茫終於爆發了,“治療你妹啊!沒看到人已經死了嗎?還搶救個屁啊!”

“哦~!”醫生恍然大悟,大手一揮,“我們撤!”


見醫生如此不負責任,劉茫怒聲指責道:“你們這算哪門子醫生啊!好歹送我,呸,送她去太平間吧?!”

“太平間?”醫生聞言臉色一喜,連忙從兜內掏出了一份菜單一樣的東西。

“你好,這是我們的太平間套餐,目前中心位置是一平二十萬,如果太貴,你也可以選擇靠邊的這一排,一平只要五萬。

隨後醫生將菜單一翻,“我們還推出了至尊太平間套餐,讓您的親人真正享受一對一的服務,同時至尊太平間還放置了葬愛八音骨灰盒,充電五分鐘,放音五十年。”

劉茫忍耐住了內心的悸動,咬了咬牙,“給我來個最便宜的就行了。”

即便劉茫是要最便宜的,醫生還是認真介紹道:“哦,我們這最便宜是太平間的四個角落,價格統一是六十萬一個牀位。”

劉茫原以爲到此結束,只見醫生、護士和兩個擔架手脫下了衣服,露出了賽車服。

“如果您願意加價五萬元,就可以選擇我們其中之一的退役賽車手開車,即可讓您的親人體驗真正的靈車漂移。”

“夠了!”劉茫沉聲吼道,顫巍巍的舉起右手指責道:“我要這個護士開車。”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護士莞爾一笑,“好的,感謝您的使用,現在我們就送您的親人去太平間,隨後我們會有一個電話採訪,記得給五星好評喔。”

“我,我能跟着一起去嗎?”劉茫長嘆一聲,悲聲問道。

醫生搖頭否決了劉茫的想法,“太平間都是死人呆的,醫院一般不允許外人隨便進入。”

“可我只想多陪她一會,請你幫幫我吧!我不想他一個人在太平間,她會害怕的!”劉茫難掩悲傷,語氣哽咽,難忍的淚水差點笑出聲來。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醫生被劉茫的真情所動容,沉聲道:“好吧,難得你如此有情有義,但是太平間都是死人,希望你不會害怕。”

“謝謝!太謝謝你了!”劉茫興奮的抱住了醫生,嘴中連連道謝。

但這開心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

救護車上。

悲痛難了的劉茫以酒洗面,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吃得那叫一個傷心欲絕。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醫生見此大讚道:“小兄弟真是性情中人啊!痛失親人之下,用酒肉來掩蓋內心的悲傷。”

“知我者,醫生也!”劉茫彷彿遇到了知音一般,感慨道。

突然,救護車一個加速,將劉茫的啤酒灑在了地上,一個漂移,肉差點甩出窗戶,嚇得劉茫趕緊收起了東西,享受傳說中的靈車漂移。

賈德醫院。

“這位先生,請你到2口窗口把費用付一下,一共六十五萬,因爲‘58同棺’與‘趕屍網’合併,現如今允許異性合租棺材,您如果同意他人與您親人同棺,可只付一半的費用。”

“你們把我的親人當成什麼了!你們還有良心嗎?!還有公德心嗎?!”劉茫面露猙獰,指責道:“請問在哪籤這個合租合同?”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只見醫生隨手掏出了一份合同,“我們這邊剛好有位客戶也要合租,您可以簽了這份合同,隨後去8號窗口付一半金額就行了,隨後我會帶您去太平間。”

劉茫聲淚俱下的簽了合同,肝膽欲裂的付了費用,隨後愉快的跟着醫生朝太平間走去。

“如果害怕的話就出來,我先出去了。”因受不了陰冷的環境,將屍體送進太平間後,醫生第一時間選擇開溜。

“好的。”劉茫應了一聲,在太平間開始閒逛起來。 太平間。

劉茫挑了一張空牀坐在上面,雖然整個太平間看起來甚是乾淨,但劉茫還是感受到了濃郁陰氣,總感覺褲襠涼颼颼的。

雖然涼,但是有點爽。

“哦~!”劉茫忍不住叫出聲,聲音響徹整個太平間,世間估計也就劉茫一個人敢在太平間如此了。

“轉輪之眼。”

爽夠的劉茫開啓了轉輪之眼,然而嚇了劉茫一跳,只見近百個靈魂將劉茫圍在了中間,怪不得褲襠涼颼颼的。

而這些靈魂還對劉茫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靈魂A:“這小夥子是不是傻子喲,一個人來這太平間幹什麼?”


靈魂B:“我看像,你說正常人在太平間怎麼會一副享受的模樣。”

靈魂C:“這小夥子該不會要對我們的屍體圖謀不軌吧?”


靈魂D:“你們看他油頭粉面的樣子,該不會是個gay吧?”

見這羣魂都在議論自己,劉茫高聲喊道:“喂!我說,背後議論別人是不是不太好啊?”

靈魂A:“看來真是瘋了,還會自言自語,醫院讓個傻子來。。。”

“我傻你大爺!”劉茫雙手撐起身體,反手就是一腳,將靈魂A踢飛出去。

嚇!全部魂都被劉茫突然的一腳嚇得靈魂出竅,一臉懵逼的看着劉茫。

劉茫雙手再用力一撐,整個人站在了牀上,隨後用大拇指指着自己,“大家好,初來乍到 恕我霸道,以後這裏老子說了算,聽清楚了嗎?”

“憑。。。”靈魂B剛想反駁,僅僅說了一個字,整個人就飛了出去。

沒一魂看得清靈魂B到底是怎麼飛出去的,但傻子都知道動手之人便是眼前的小夥。

“我覺得不用我說第二遍了吧?”劉茫冷眼看着眼前這羣魂,“你們這裏原來的頭頭是誰?”

這時一位婆婆站了出來,“年輕人,我們這裏沒有頭,大家相處都挺和諧的。”

劉茫聞言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這樣啊,那不好意思哈,土匪當慣了,大家當我前面沒說,我就是來逛街而已。”

婆婆和善笑道:“呵呵,小夥子,婆婆這輩子約人,呸,閱人無數,你來這太平間應該有事情吧?”

劉茫倒也沒多隱藏,如實答道:“確實,婆婆,你知道地府的鬼差什麼時候來嗎?”


“你口中的地府鬼差應該就是帶我們走的吧?”婆婆沉默片刻,旋即答道:“婆婆也不知道,但應該不遠了,畢竟這太平間都快滿了。”

“這樣啊,那我就在這裏等吧。”劉茫平淡說道。

話音剛落,從地面冒出一股黑煙,衆魂紛紛擡眼望去,黑煙之中出現了兩位牛頭馬面。

從相貌來看,倒是與劉茫想象中的差別不大,獸頭人身,就是這體型有些出入,就牛頭來說,劉茫估摸着至少三百斤,馬面恰恰相反,瘦骨嶙峋的模樣,拿勾魂索都有些吃力。

“牛頭掃視了太平間一眼,發現了站在牀上的劉茫,不經有些疑惑,“咦?這太平間怎麼會有活人閒逛?”

“你不說我都沒發現。”馬面也注意到了劉茫,卻不耐煩道:“但這關我們屁事?趁天還沒黑趕緊收魂,不然等會輪到夜遊神巡行,遇到就慘咯。”

“對對對,趕緊趕緊。”牛頭也發現天色不早,似乎想起了什麼,拿出勾魂索準備勾魂。

劉茫跳下牀來,來到牛頭馬面面前,“誒,兩位鬼差,能不能也帶我一起下去啊?”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