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此刻,又是掃視了一下週圍,霸天堂弟子死的死,傷的傷,逃的逃,已經沒有多少了,地上死去的弟子傷口上依然流淌着鮮血,與那白色的**融合在一起,盡顯猙獰。

Post by zhuangyuan

這時,於崑崙長劍一揮,怒道:“唐雲龍狗賊,還我徒兒命來。”

頓時,長劍出鞘,甚是兇狠,只見劍芒耀眼,深入骨髓,竟有一陣強大的魄勢壓着唐雲龍有點難受。

“反正都是死,那就要死的壯闊一些。”唐雲龍看到那一劍削來,頓時小了一個偉大的決定。

猙獰一笑,猶如惡魔,萬般可怕浮現出來,嘴角乾裂,猶如干枯的河牀,遠遠看去,盡是一些斑斕。

只見,唐雲龍舉起手,笑了。帶着一絲戲謔,竟是揚天長嘆起來。

“沒想到我今天居然會死在這裏啊,看來老天對我真薄呀,讓我死在我自己的領地裏,這他媽的都是些什麼事啊?”唐雲龍苦笑道。

只見他緩緩舉起的那隻手上竟是波濤洶涌的勁力,猶如火焰灼燒起來,將他猙獰的面孔又是添上了幾分可怕。

於崑崙一愣,對於唐雲龍這般行爲他倒是從來沒有見過,心中不解,可是手中長劍已經刺出,哪有收回道理,就算有埋伏,於崑崙認爲自己也能金蟬脫殼,但是爲了保險起見,他還是增強的少許魂力,因爲與虎戰鬥,必須時刻小心一點。

噗一聲。

奇異的事發生了,於崑崙沒有發現任何奇怪的事,他這一劍很安穩的刺向了唐雲龍,沒有任何阻礙。

寧靜的有些出奇,

就連龍陽也是不解,依他對唐雲龍的瞭解,這傢伙是絕對不肯罷休的,有一丁點希望都會立刻抓緊,然後狠狠不放開,用力的去逃脫,哪裏還會想現在這樣。


只能說一切太過詭異了,詭異的有些太不可思議。

唰一聲,只見唐雲龍的手居然抓向迎面而來的長劍,沒有帶一絲考慮。

不過這也令衆人更加吃驚了,一個傀儡師最看重的無疑就是雙手了,若是使用適當,一個低級傀儡也能戰勝高級傀儡。

而唐雲龍正好是一個德智體全面發展的人,絕對不會傻的去毀掉自己的雙手。可是他居然去做了。

這代表了什麼?


代表着唐雲龍已經下了必死之心了,看來真的要與他們拼個你死我活了。

看到這一幕,劍塵不淡定了, 猛然站了出來,喊道:“於兄,千萬不要讓他使用哪個禁技。”

此話一出,龍陽瞬間明白了, 看來這唐雲龍真的放棄了。不過這樣也好,自己不用動手就能幹掉這麼難纏的敵人,這可是比撿了幾個金幣都好啊。

聽到喊聲,於崑崙一驚,目光看向唐雲龍,奮力使出第二劍,可是,唐雲龍的手死死的禁錮住劍,不給於崑崙機會。

突然,唰一聲,劍影飄動,猶如孔雀開屏一般,青色魂力波動洶涌,頓時,唐雲龍的手就這樣廢了,那肉指頭猛然被剁了下來,進而在魂力的碾壓下,竟是成了絲絲肉末。

可是唐雲龍完全沒有顧這些,臉上依然保持微笑,這種微笑,太他媽的陰森的。

這時,唐雲龍動了,抓着劍的手鬆開了,不過已經少了幾分手指頭,他看了一眼,嘴角上揚,竟是將手指伸入自己的嘴巴,喝起了鮮血,殷紅血液順着喉嚨滾滾而入。

片刻後,唐雲龍纔是低下頭,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脣,道:“真好喝啊。”

只見,陣陣紅光泛起,籠罩在身軀之上,猶如鬼魅一般,陰森至極,這時,缺少指頭的手臂上血液瞬間停止。

劍塵一愣,嚴重帶着驚恐,沒想到唐雲龍居然將這邪技修煉到這種地步,不由大驚。

這時,唐雲龍身軀之上猶如滴血一般詭異之極,陰森一笑,就是舉起手,頓時,一顆紅球涌動而出,滾滾襲來。

龍陽見狀,徐徐向前走來。 這等邪技,太過強悍。

滾滾的血球轉動起來,迅速至極,血腥之味往外綻放。

不少弟子經受不住這股戾氣,腦袋不禁有些眩暈,身子搖搖晃晃,彷彿有倒地的嫌疑。

這時,地上的屍體均是顫抖起來,衆人低頭一看,甚是驚恐,只見那屍體的臉龐正在迅速乾枯,好像被人吸進了身體中的精力似的。

這時,萬道耀眼紅光血腥一般的從屍體身軀向唐雲龍手中血色圓球飛過。

頓時,悽慘之聲響起,猶如鬼哭狼嚎一般,尤是驚人。

唐雲龍手中血球之外,血腥飛濺,正以飛快的速度膨脹起來,而唐雲龍的實力也是開始蛻變了,頭髮和衣物均是飄了起來,強大的魂力向外散發,駭人之極啊。

一股陰森的眼神讓衆人大驚,只見一股黑暗籠罩在唐雲龍身上。

“我死也要拉上你們墊背,哈哈。”唐雲龍揚天狂嘯起來,竟然如同那地獄魔神一般。

聲音遼闊,動破這蒼穹。

此刻,劍塵等人臉上難看之極,沒想到這唐雲龍居然這般難纏,看來這場惡戰是無法避免的了。

魂力涌出,猶如破濤一般滾滾而出。

可是這麼多人竟是沒有唐雲龍的魂力那般有魄勢。

看到這一幕,龍陽也是距離唐雲龍只有幾十米距離了,可是卻有股強大的力量向外衝動着,猶如尖刀一般掠過龍陽的臉龐,很是生疼。

看到這,龍陽目光沉重起來了,此刻,唐雲龍實力已經不在龍陽所能承受的地步了,可是龍陽知道怎麼樣打敗唐雲龍的方法,如果猜得沒錯的話,那斷裂的手指處必定是魂眼。

可是,龍陽目光投射而出,只見唐雲龍手中圓球甚是兇狠,根本近不了身啊,更何談去破壞那魂眼啊。

這時,唐雲龍猙獰一笑,目光掃過衆人,頓時手中的圓球,竟是飛了起來,瞬間身軀向手中流去。

一切太過詭異了,衆人都是窒息起來,撲通撲通的心跳聲越越入耳,動聽十足,這時,那血液凝聚在雙手之中,竟是閃動着極爲耀眼的紅光,一雙血色手套竟是出現在手上,看上去猙獰動人。

唐雲龍笑了,生生咆哮,猶如雷鳴,怒聲吼道:“你們這羣人,都給我去死吧。”

一掌揮出,黯然銷魂,猶如駭人,只見地面上一道龜裂,看起來可怕至極,塵土飛揚,尤是驚人啊。

衆人見狀,迅速躲閃起來。

唐雲龍這般實力恐怕已經到了傳說中圓滿之境了。

楚寒天等人見狀,均是驚恐,不過眼中卻是帶着一絲說不出的炙熱,就彷彿是萬分的渴望。

地面龜裂,陣陣血色紅光從地面泛起,只見,來不及躲避的人都是被紅光反壓碾碎,變成碎末,進而被唐雲龍的血色手套吸收掉了、

頓時,這裏真有地獄海洋,血河,骨山,當真猙獰萬分。

龍陽看到這一幕,不由心驚,沒想到唐雲龍用着禁技竟是比之前那人強上了不知好幾倍啊,頓時,臉色難看起來了,而如今看起來唐雲龍如狼一般,如果這劍塵真有個三長兩短,那諸葛靈珊怎麼辦,那個冰棺怎麼打開啊?

想到這裏,龍陽就一陣熱血沸騰啊,頓時站了出來,他魂力不行,有人可以啊。龍陽心想劍塵真的很想幹掉唐雲龍的。想到這裏,龍陽徐徐向前走去,慢慢的靠近。

而此刻,唐雲龍已經陷入殺戮之中,手中染滿鮮血,目光帶着一絲邪惡,瘋狂大笑從空中發出,龍陽見狀,心想惡魔也許就是這個樣子吧,

這時,唐雲龍一拳攻破一名弟子的胸部,頓時,悽慘聲響起。

哄一聲,這名弟子身軀到底,臉上瀰漫着不甘心的表情,而同時,一顆撲通狂跳的心臟在唐雲龍手中正產生澎湃激情的動力。

“哈哈。哈哈。”唐雲龍猛然笑了起來,突然面色一冷,手中魂力衝去,噗一聲,那顆心臟猛然炸裂起來了,殷虹血液四處飛濺。

於崑崙怒了,怒聲罵道:“你殺我弟子,我要你償命。”頓時,長劍舉起,陣陣虛影洶涌而出,很是驚人。

豪氣沖天,那虛影出現,頓時風起雲涌,電閃雷鳴,空間都開始碎裂起來。

看來這於崑崙真的怒了,怒聲罵道:“唐雲龍,你一次又一次殺我愛徒,我定要你死啊。”

虛影劍脫鞘,氣勢壓人,直入唐雲龍心臟。

可是唐雲龍卻未有任何變化,只是陰森一下, 頓時單手舉起,猶如長虹貫日一般,陣陣血液翻滾,竟是流淌成一條血河,頓時地面猛然炸裂起來。

轟轟轟,

那血河流淌在空中,圍繞着唐雲龍身軀流動,如同翩翩綵帶。

只見這血帶在唐雲龍手中竟是飄然起舞,揮動着向來襲的虛影劍衝去。

龍陽一看,發現了一個極其重要的問題,唐雲龍沒有使用那受傷的手,卻是用了另一隻,也就是說哪隻手是應該沒有任何用的,或許那就是一個紙老虎,一戳就破。

想到這裏,龍陽淡淡一笑。

空中,虛影劍上光芒閃爍,與血帶轟擊在一起,可是出乎意料的事居然發生了,那血帶死死的將劍身捆綁住了。

血色慢慢想那虛影白光劍滲入。

於崑崙一看,竟是大驚,只感覺自己的身軀內彷彿流入一股猙獰。頓時大驚,就是迅速驅動魂力抵抗,待到穩定之後,纔是一臉驚恐看着唐雲龍,緊咬着牙,想要抽回手中的劍。

這時,唐雲龍也是感覺到了於崑崙的掙扎,猙獰一笑,瞳孔之中投射着紅光,惡狠狠的道:“想要劍啊,那好,等一會就送給你啊。”

於崑崙一驚,隱隱約約有種不安的感覺,只見,唐雲龍身形動了,放開的於崑崙的劍,一掌猛然襲來,很是兇狠,看似想要直接殺死於崑崙。

手中長劍脫離禁錮,可是一掌又是突然襲來,於崑崙匆忙用去劍去抵擋。

哄一聲,一掌擊打在劍身上,潔白無瑕的劍身迅速被裝飾上了一股猙獰血色。

哄一聲,於崑崙臉色變了,真的變了,他感覺到手心發麻,低頭一看,頓時驚呆住了,只見自己的劍上突然產生陣陣裂痕,猶如被蜈蚣爬滿似的,尤爲驚駭。

唐雲龍猙獰一笑,道:“去死吧,。”

哄一聲,於崑崙手中的劍碎了,變成碎渣四處飛濺起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劍就這樣碎了,聖堂弟子若是手中失劍,那跟廢人有什麼不一樣啊。

而自己作爲聖堂堂主,如今手中失劍,那聖堂還有什麼希望啊。

劍碎了,碎渣散落一地。於崑崙的心也是暗淡了,這時,唐雲龍一掌襲來,尤是兇狠,眼看一掌就要擊打在於崑崙身上,一道粉色光束猛然飛來。

唐雲龍臉色一般,匆忙轉動攻擊方向。

噗一聲,粉色光芒在一掌之下,迅速湮滅。

而同時,於崑崙一愣,趁着這點空隙,匆忙逃去。

要不是劍塵出手,於崑崙早就滅了,此刻,唐雲龍氣急了,目光中的火舌彷彿要噴射出來似的。

“劍塵,我定要讓你死。”頓時血氣沖天,尤是兇狠啊。

而同時,唐雲龍的身軀也是乾癟了下去,胳膊上可以看得到猶如刀的骨頭。

龍陽一看,心想唐雲龍也是撐不下一段時間的,只要能夠磨到他流光血液就行,說完,目光投向劍塵一方,心中默唸道:“快打啊,”

有時候坐山觀虎鬥是很爽的,就像現在,龍陽一直想要殺掉人在和別人打得你死我活,而龍陽根本不用出手,這感覺爽爆了啊。

這時,唐雲龍也是發現了自己的不對,攻勢更加兇狠起來,掌上陣陣的紅光向四射散射。

頓時,轟隆隆響起,四處地面皆是被砸出大坑,不少弟子皆被砸成粉末。

此刻,劍塵等人也只有四處逃竄,他們可以肯定此刻唐雲龍已經達到了傳說中的圓滿之境。

可是逃根本解決不了問題的,只見石傲天目光一冷,一拳轟擊出去。 此刻,石傲天已經恢復了少許,魂力正盛。

wωw ★тt kán ★¢ ○

一拳轟出,根本沒有沒報多少希望,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那一拳居然是集中了唐雲龍。

雖然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但是卻將唐雲龍擊退了幾步。

唐雲龍大怒了,冒着紅光的眼睛火舌齊射,拳頭捏緊。

“你媽的,給我滾。”


拳勁噼裏啪啦的響了起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