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十二月 2020

正是因爲它給的提示不多,才導致了最後死了那麼多的任務參與者,真的是又可惜又可憐,一條條活生生的生命,就這樣的沒有了,哎,感慨萬千,有的人想死,又死不掉,有的人不想死,卻又早早的就死去了,定數,都是定數。

Post by zhuangyuan

冥冥之中,必有定數,就看你信不信了,但不管你是信也好,不信也好,定數都是存在的,都是不變的,這個時候,根本就不用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提示,空無物他就已經開始和大家“討論”了,“昨晚離瀟死了,那也就是。”

“那也就是證明離瀟他不是鬼魂,大家聽我說,朱子清他,他一定是鬼魂,大家相信我,等下一起把票都投給他”,空無物彷彿是覺得自己一下子抓住了朱子清他的把柄,所以,他趕緊對大家說道,要大家到時候一起把票投給朱子清,到底,朱子清他是不是鬼魂呢,如果他是,那爲什麼他要把離瀟殺死呢,殺死離瀟對他來說,又有什麼好處呢。

現在已經死了三個任務參與者了,留給其他的活人任務參與者們的時間已經不是很多了,只希望到時候別連累到李肅了,不然的話,李肅他這次就真的是陰溝裏翻船了,死得太不值了,死得太冤枉了,一句話都沒說啊,就要。

就要這麼的死了嗎,那對李肅來說,不公平,真的不公平,魔王它這也是算玩賴了,明顯的李肅是被害死的嘛,根本都沒有給李肅他找尋生路的機會,其他的活人任務參與者,都給了,就是不給李肅他機會,還說李肅他是什麼。

他是什麼先知,先知是不能說話的,那如果是不能說話的話,先知還不如一個普通的任務參與者了,這次魔王它給李肅的限制也太大了一點,不能說話,不能以任何的方式告訴其他人,其他任務參與者誰是鬼魂,限制真的是。

真的是太大了一些,往常的任務,也就是之前的任務,限制從來沒有這麼大過,哎,看來魔王它是早早的就想讓李肅他死了,它可能是有點等不及了吧,畢竟只有李肅才能對它構成威脅,所以,儘量在保持任務的難度同時。

是應該將李肅除去了,畢竟,李肅他這也是第九次任務,過了這次任務,只要再過一次任務,也許李肅他就不用再進入到任務世界裏,本來李肅如果不進入到任務世界裏的話,那李肅他也是不能夠將魔王消滅掉的,但,但魔王它。

它並不想就這樣的放李肅回去,就這樣的放過李肅,斬草不僅要除根,還要斬得早,不然的話,等草長得很高很大的時候,到那時候,要想再來斬草的話,就沒有那麼的容易了,所以,魔王它也就是看到這一點,纔想儘快的將。

將李肅他坑死,但想就這樣的將李肅坑死,那還是有點牽強,李肅他是不會這麼容易就死的,雖然說,他現在不能說話,也不能提示大家誰是真正的鬼魂,但是,李肅他相信蘇姍一定可以找出誰是真正的鬼魂的,一定可以的。

蘇姍她的智慧不低,只要將她的智慧用到推理上面來,就應該能很快的將鬼魂找出,並通過投票將它票死,加油吧,蘇姍,現在只能靠你了,也就真的只能靠你了,希望你早點吧,希望你早點把真正的鬼魂找出來吧,也可以。

也可以少死幾個活人任務參與者,到了現在這一步,也不求能夠救下所有的人,但希望能夠多救兩個人,這樣也就足夠了,也就心滿意足了,李肅是這樣想的,不知道蘇姍她是不是也是這樣想的,但願她是吧,也但願她真的可以。

真的可以快點,時間不多了,是要快一點了,空無物說完之後,蕭文他還是老樣子,他還是選擇沉默,沉默是金嘛,有時候真的是,此時無聲勝有聲,嘛,好了,就不說他了,但要說蕭文他不說話也就算了,就連朱子清他。

就連朱子清他本人,他本人竟然也沒有反駁,真是奇了個怪,難道說,他,朱子清他真的就是鬼魂嗎,如果他是。 一場大火,熊熊燃起,很快,整個天龍幫都淹沒在烈焰之中。

大火足足燒了十幾分鐘后,秦穆然便是撥打了消防的電話。

「收隊!」

秦穆然命令了一聲,頓時,整個炎黃特種部隊的人員便是齊刷刷原路返回。

路上,秦穆然還是拿出了手機,撥打了龍天正的電話。

「滅掉天龍幫了?」

龍天正接通電話后,直接問道。

「嗯!」

「你們回去休息吧,剩下的,我來吧!」

龍天正聽到天龍幫被滅掉以後,也是長舒一口氣,雖然之前一直說秦穆然是因為天龍幫得罪了他才滅掉的,但是在龍天正的心裡,一直想要端掉天龍幫這個禍害。

現在這個禍害一除,一顆懸著的大石總算是塵埃落定了。

「好!」

秦穆然也沒有想到龍天正會這麼主動,不過片刻后他也是回過神來了,何著自己又被當做槍給使了啊!

何著上面早就有動天龍幫的心思,就等著自己主動攬活呢!

不過仔細想想也是,炎黃特種部隊那可是國家重器,怎麼能夠被自己拉過來公器私用呢!

都怪當時自己太生氣了,又掉在了龍天正挖好的坑裡!

不得不說,這個老狐狸的演技實在是太好了,自己竟然沒有發覺。

真的是,不去當演員都對不起他那個演技!

一下子,白白乾活了,還尼瑪沒有任何的好處,真的是有點虧大了!

秦穆然心裡那叫一個憋屈啊!

跟他們說話,真的是一個累。

車在黑夜之中開著,消防也在秦穆然打完電話后,迅速地趕到,只不過當他們來到的時候,整個天龍證券都已經付諸一炬,只剩焦土。

第二天,整個京城的都被這個重大的消防事故震撼了。

不過這些都是在官方的把控之中,說是夜裡沒有值班人員,線路老化,導致的大火。

當然,有些混跡地下世界的人都知道,所謂的天龍證券,那哪裡只是一個公司啊,分明就是天龍幫的總部。

天龍幫一夜之間被官方滅掉的消息迅速就在京城的地下世界里傳開了。

一時間,京城地下世界里的勢力們人人自危,急忙吩咐手下的人近期都安分一點,別給朝廷給端了!

秦穆然本人則是昨晚就在炎黃的宿舍里睡著了。

剛剛醒來,秦穆然進行洗漱以後,便是想起了葯林薇。

真不知道葯林薇現在怎麼樣了。

想到這裡,他便是拿起手機撥打了葯林薇的電話。

電話嘟了幾聲后,便是被接通了。

「喂?秦大哥。」

葯林薇有些虛弱的聲音傳來,聽起來好似剛睡醒一般。

「林薇,你沒事吧?」

秦穆然問道。

「當然沒事了,我能有什麼事?秦大哥,昨天我明明記得我跟你在吃飯啊,怎麼在家裡了?你送我回來的?」

葯林薇的記憶還停留在天水雅居的時候,故此問道。

「昨天你喝醉了,然後我問了你的住址就送你回來了。沒事就好!」

秦穆然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

「昂?我喝醉了?」

葯林薇努力回想著昨天的情況,可是她的大腦總是一片空白,要是再想大腦就是嗡嗡的疼痛。

「啊!」

葯林薇叫了一聲,腦袋的疼痛,讓她有些難受。

「怎麼了?林薇?」

秦穆然聽到葯林薇這麼叫,以為她有什麼事情,關心地問道。

「沒……沒什麼,可能昨天喝多了,現在腦袋疼。」

葯林薇揉了揉太陽穴,那種疼痛感這才稍微緩和。

「嗯!沒事就好,喝點蜂蜜水會好很多。」

秦穆然說道。

「知道了!秦大哥,昨天我喝醉了,沒幹啥吧!」

葯林薇現在可是一點記憶都沒有,要是自己酒壯慫人膽,做了什麼丟人的事情,那以後還怎麼見秦穆然啊!

「你能幹什麼?難不成你強吻我還要告訴你?」

秦穆然忍不住和葯林薇開了個玩笑道。

「什麼?我強吻你了?對…對不起!秦大哥,我真的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這樣!對…對不起!」

葯林薇在聽到秦穆然的話以後在第一時間臉就唰的紅了起來。

這可是自己的初吻啊,自己還沒有怎麼體驗過了呢,怎麼就沒了!

葯林薇,你怎麼回事啊!哪怕你喜歡秦穆然可也不能這麼主動啊!丟死人了!以後還怎麼面對秦穆然啊!

這一刻,葯林薇的臉滾燙的。

「呵呵!開玩笑的,你不會當真了吧?」

秦穆然也是感覺到了葯林薇的尷尬,微微一笑,說道。

重生之家族財閥 「秦大哥!你壞死了!」

葯林薇聽到秦穆然這麼說才發現自己上當了,何著秦穆然都是拿自己開玩笑的。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秦穆然理所當然地說道。

「秦大哥,你什麼時候來我的研究室看一下?原本說好今天的,你看我,這記性!明天可以嗎?」

葯林薇試探性地問道。

「明天啊,可以。」

秦穆然說道。

田園醫妃千千歲 「好!那明天我就開車來接你!」

葯林薇還以為秦穆然明天沒空,但是見秦穆然這麼爽快的答應了,整個人很是開心,立刻說道。

「好!」

說完,秦穆然又和葯林薇說了一會兒話后,便是掛斷了電話。

剛剛掛斷電話,秦穆然的手機便是又響了起來。

招牌的鈴聲讓秦穆然本能的身體一震。

這尼瑪!秦霜打電話給自己幹嘛!

秦穆然看著手機上顯示的魔女字樣,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

接,還是不接?

快穿之渣男洗白實錄 秦穆然在猶豫著。

接的話,可能沒什麼好事,是死路一條,可是不接的話,以秦霜的性格,那絕對會把自己的小兄弟給捏爆了,那更加是死路一條。

反正橫豎都是一死,算了吧!接!

秦穆然下定了決心,便是接通了電話。

「喂,小姑!」

秦穆然臉上立刻堆著笑容說道。

「秦穆然!你給誰打電話呢!老娘打了你三個電話都顯示正在通話中!」

秦霜不爽的語氣從電話里傳來。

「剛才處理一些事情,我哪裡知道你會這麼早打電話過來啊!」

秦穆然有些無奈地說道。

「我不聽!臭小子,你是不是在跟哪個小姑娘通電話呢!我跟你說,你腎虛跟小姑說,小姑給你找虎鞭,找虎蛋蛋,給你泡酒喝,給你壯陽補身子,你也結婚這麼久了,你家那個肚子里一點動靜都沒有,而且你外面還有那麼多的女人,一個動靜都沒有!你說,你是不是沒用!」

秦霜一頓妙語連珠,打的秦穆然無法反駁。 那他這個鬼魂也是太失敗了,做得太明顯了一點,這讓大家有可能會真的認爲他是鬼魂的,但事實真的是這麼簡單嗎,大家想想,事情應該沒有這麼簡單,朱子清他不應該是鬼魂啊,如果他是,他還這樣做的話,那對他有什麼。

對他有什麼好處,這不是告訴大家,他自己是鬼魂嗎,事情到了這裏,是有一點蹊蹺了,好像總感覺有哪裏不對一樣,但又說不出是哪裏不對,到底是哪裏不對呢,朱子清他最開始的時候,他就說離瀟是鬼魂,然後又把票。

又把票投給了離瀟,投給離瀟之後,他又要大家也投給離瀟,彷彿他就是認定離瀟是鬼魂一樣,但問題現在離瀟他已經死了,他並不是真正的鬼魂,要是說,現在離瀟他沒有死,那還說得過去,離瀟他是有可能,所以,既然離瀟。

既然離瀟現在死了,那麼唯一可以證明的就是,離瀟他不是鬼魂,朱子清他猜錯了,那麼現在問題來了,爲什麼朱子清他之前那麼一口咬定離瀟他就是鬼魂呢,他有什麼證據證明離瀟他是鬼魂,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就算朱子清。

他有證據,那也只是一個錯誤的想法和猜測,離瀟一死,其實有很多事情就已經確定了,只是不知道蘇姍她能不能夠想得到,能不能夠仔細認真的分析清楚,到底誰是鬼魂,誰纔是真正的鬼魂,李肅現在是全靠蘇姍了,只有。

只有蘇姍纔有可能會真正的想到誰是鬼魂,劉堅、唐一匹、空無物、朱子清、蕭文,他們五人,還是有點不靠住,並且,鬼魂也是在他們五人之中,雖然李肅他自己知道誰是鬼魂,但鬼魂畢竟只有兩隻,其他的人還是活人。

活人任務參與者,一切的一切,是生還是死,就都要靠蘇姍了,蘇姍可以說,是在這次的任務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現在,應該還是沒有一隻鬼魂死掉,那麼,兩隻鬼魂就都在劉堅、空無物、唐一匹、朱子清、蕭文他們五人之中。

但現在只知道是在他們五人之中,而不知道具體是哪兩個人,蘇姍她現在需要做的是,根據他們五人的背景和最後的經歷以及接下來他們的發言,從這其中去找到正確的定位,然後再找到突破口,就應該能夠準確無誤的找出。

找出誰是鬼魂,誰是真正的鬼魂,還是需要認真仔細的去觀察,觀察他們臉上的表情,少說多看,最後應該一定會成功的,但如果不成功的話,也只能這樣了,團滅,那還有什麼辦法呢,哎,註定只有這麼長的人生,誰也控制不了。

誰也改變不了,如果朱子清他是鬼魂的話,之前他想通過投票來把離瀟殺掉,但由於計劃沒有成功,所以,他在晚上的時候再把離瀟殺死,偶的天啊,估計誰是鬼魂都不會這樣子做吧,都不會這樣子去做吧,因爲真的沒必要。

爲了一個離瀟,就把自己鬼魂的身份給暴露了什麼,這沒有一點好處,對朱子清他來說,是真的沒有一點點好處。

所以,朱子清他應該不是鬼魂纔對,等下,要萬一朱子清他是故意的呢,他就是要弄得這麼明顯,讓大家都以爲他是鬼魂,又都覺得他不是鬼魂,甚至他毫無忌憚的就將離瀟他給殺了,他殺了離瀟之後,反而讓大家覺得他不是。

覺得他不是鬼魂,頂多也就是最開始的時候,懷疑一下他,但大家仔細思考之後,就會覺得他不是鬼魂了,朱子清的這一招其實是高,厲害,這個叫那個什麼來着,一時忘記了,哦,想起了,叫做:故弄玄虛,好一招。

好一招故弄玄虛啊,現在就算朱子清他是兩隻鬼魂中的其中一隻,大家也不會怎麼去懷疑他了,最無語的是,他還殺了離瀟,離瀟在死了之後,不但沒有留下什麼線索,反而是幫了鬼魂一個大忙,哎,離瀟他真的是死得可憐。

但也不怪離瀟他運氣差,而是鬼魂太狡猾了,竟然連這樣的招式都用上了,離瀟他是不死也得死,不死也是不可能的了,因爲鬼魂最開始的時候,就是盯上他了,不過他之所以會死,也有他自己的一半責任,他太仁慈了。

第一次,他沒有投朱子清,那也就算了,可第二次,他還是選擇棄票,這就說明他不是仁慈了,他而是白癡,如果在那個時候,他可以投朱子清一票的話,他可以先投朱子清一票的話,那麼說不定,就可以票死一隻鬼魂,而他。

而他自己之後也就不用死了,雖然說,他還是有可能會死的,但至少他不會死在朱子清的手上了,還給朱子清一個幫助,總而言之,一句話,離瀟他就是死得太不值得了,太沒有意義了,太可惜以及太可憐,甚至是太可恨。

現在只能是希望朱子清他不是鬼魂了,不然的話,只有越想就越不開心,更不想去提離瀟二字了,哎,人生若只如初見,那該是多麼美好,可現在,別說是初見和再見了,就是想見也見不到了,離瀟這個龍套,到此爲止了。

到此結束了,時間在一點點的溜走,十分鐘的時間並不長,現在已經過去一半了,在過去的這一半時間裏,劉堅他沒有怎麼說話,蘇姍她也是一樣,她還在繼續觀察着,希望能夠儘快的找出誰纔是真正的鬼魂,唐一匹,他。

他也是一樣,他也喜歡不說話,一個人在心裏暗自推理着,暗自觀察着,認真觀察着,到底誰會是鬼魂,空無物和朱子清二人,他們二人也沒有之前那麼的針鋒相對了,但兩個人還是你不理我,我不理你,好像有什麼隔閡一樣。

蕭文,他不得罪任何人,所以,任何人也沒有來惹他,這個蕭文,爲什麼在任務世界裏,話都這麼少,話這麼少也就算了,他還他丫的一點都不怎麼害怕,不知道他的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難道說,他已經視死如歸了,這,好像。

這好像也有點可能,因爲他實在是太冷靜了,當然,也不是說,在任務世界裏還可以一直保持着冷靜,是什麼不。 秦穆然怎麼都沒有想到這一大早的,自己這個小姨就這麼生猛。

還能不能再猛一點?

什麼叫我做我腎虛,我不行?我這麼強壯,像是不行的樣子嗎?

「小姑,什麼我不行!我這麼強壯,我怎麼不行了!有你這麼說你親侄子的嘛!」

秦穆然算是賭上男人的尊嚴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