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楚菡目瞪着陸清瀟轉過身,朝門口走去“你們給我走!”

Post by zhuangyuan

“是不是我們陸家將那個小子擊殺你才願意?”

陸清瀟突然變臉,一臉憤怒的說道:“我知道你喜歡那個小子,若是你不願意,我會不惜一切代價殺了他!我相信我們陸家還是有能耐的,到時候,你們楚家,哼!我倒要看看你們的輝煌怎麼依舊!”

楚菡走到了門口猛然轉身“你!卑鄙無恥!”

“對,我就是卑鄙無恥,並且我還是有仇必報!”

陸清瀟直接與楚菡對視“放心,我真的會殺了他,也會毀了你們楚家現在的榮耀!”

楚天和楚雲這會兒也終於明白了,陸家的人還是來興師問罪來了!

不過,作爲楚家家主,楚天還是壓制住心裏怒火“我們楚菡已經有婚約,還請你們回去吧!還有,請陸家公子說話注意點!”

“我已經很客氣了!”

陸清瀟憤恨的說道:“你以爲殺了我一個鬼王,就這麼一了百了?做夢!我一定會讓那小子不得好死!”

陸清瀟的六叔和八叔站在一邊沒有開口說話

,但卻是冷笑着一直注視這楚天和楚雲!

“把你東西拿走,滾出楚家!”

楚天突然憤怒起來握緊輪椅的扶手大罵:“滾!”

突然,就在這時,陸清瀟的兩個叔叔朝楚天和楚雲攻了過去,在他們觸不及防的情況卡着他們脖子,往他們嘴裏塞了一團靈符裹着的東西,隨後用力一扭讓他們嚥了下去。

“咳咳!”

楚天和楚雲捂着脖子咳嗽起來,臉色通紅的看着陸清瀟他們幾人“你們陸家真陰很!”

“爺爺!三爺爺!”

楚菡迅速的跑過來,但卻被陸清瀟迅速的抓着了胳膊“他們沒事兒,不過是吃了一些失心咒符!聽話了,就不會發作!當然,這得看他們配合不。若不想你爺爺痛苦的死去,若不想你們楚家兵臨城下,若不想那個小子粉身碎骨,你最好給我好好想想!”隨後將楚菡摔在地上,幾人跨步而去!

“我從今天開始,將會對那小子全面擊殺,直到你同意爲止!”

陸清瀟的聲音冷冷的傳來“殺死我一個鬼王,在擂臺上操控我,這仇不共戴天!”

“還有,這片山地,我們陸家已經出錢在購置,若不想楚家祠堂和墓穴裏那些老骨頭見光,你們隨便看着怎麼辦!”

“楚菡,一切主動權都在你手中!”

山下,陸清瀟的六叔有些擔心的說道:“我們這麼做,若是被你爺爺知道,怕是不會輕饒我們!”

“放心,爺爺正在閉關,六叔難道不想替我報仇?”

陸清瀟看着兩位叔叔,激動的說道:“那混蛋,殺了我的鬼王,像控屍一樣操控我,我不把他千刀萬剮難消此恨!這讓我們陸家名譽掃地!”

“難道你真的想娶楚家的那個女人?”

陸清瀟的八叔質問道。

“哼,怎麼可能!”

陸清瀟露出了與他英俊臉龐一點也不相稱的殘酷笑容“這些都是爲了那個龍空,他喜歡這個女人,我就給他毀了! 甜愛鮮妻:帝少別太猛 我就是讓他看他喜歡的女人怎麼在我手裏被折磨致死!他幫楚家,我就讓他看着楚家再次消亡;我不但要在肉體上摧殘他,更要在精神上往死裏折磨!然後再讓其千刀萬剮,下油鍋!”

(本章完) 楚家的山路上貿然的出現了一些黃紙人,一陣刺骨的寒風吹過,這些紙人就像是活了一般,朝楚家大山裏跑去。

而,山下陸家一行人的背影卻越來越遠!

山上的楚家,處於了一片悲痛之中。

楚菡有些手無足措,她看着兩位爺爺悲苦和憤恨的說道:“失心咒符能不能破解?沒想到陸家這麼卑鄙!”

楚天手臂上的青筋畢露,顯然是在用力的抑制自己的憤怒情緒“沒事兒,陸家不是一般的卑鄙無恥!”

楚雲也顯得有些頹廢,他看着依舊在忙碌的建築工人,聽着電動工具在作業的聲音,不出意外的話,一個多月楚家大院將會修葺完成,恢復到曾經亭臺樓閣、鳥語花香的古香古色的樣子。但,事事卻不盡人意,他昂頭看天,這來的太快,去的也突然,心裏悲恨之苦更加的濃厚,或許這就是命運!

曾經大姐就卜算過:若救龍空,楚家將會面臨大劫;若不救,楚家老祖宗或許就沒希望!

這是一個雙面而又交雜的問題:龍空是一個受到過高人逆天改命的活死人,這樣的人必遭天譴,所有與他親近的人都將死無葬身之地!

這也是起初自己爲何要殺死龍空的想法,爲了老祖宗他們楚家又不得不留下這個年輕的趕屍人,楚雲內心感慨萬千,原本以爲楚家因爲龍空的存在會輝煌再現,但,貿然出來一個古老的玄門家族陸家來找事,他內心有股沖天怒火!但,又不知該如何排解。

他回頭看着楚菡“失心咒符破不了,解鈴還需繫鈴人,不過憑你爺爺和我的道行還能抗拒一些時日。小菡,你跟龍空走!永遠離開這裏!必須走!”

楚天內心想的和楚雲一樣,他們儘管憤怒但也得想法子,龍空雖然是災星,但,能爲他逆天改命,移魂續命的人必當是通曉陰陽,超級恐怖的存在,興許還在人世,就算是路家人追殺,在玄門大會期間救龍空的人一定不會袖手旁觀,這樣楚菡跟着他應該不會再生事端。

楚天咬緊牙關從輪椅上站起來“小菡,聽你三爺爺的話,離開這裏!”

“不行!”

楚菡猛烈的搖頭“我不

會離開的,這陸家分明是來報仇,龍空在玄門大會折損了他們的面子,他們這是來報復的,我們可以向玄門那些高層舉報他們,我就不信,他們會坐視不管。”

楚雲搖搖頭“他們以提親的名義,怕是沒人管,估計也沒人敢管。”

楚菡從小都是一種不服輸的性格“他們不管,我們繼續向上告,現在是新社會,再不成,我就直接去最高法院,我就不信執法人員不查辦他們。”

楚雲嘆息一聲“小菡,你終究還是個孩子,任何事還是想的很簡單。”

楚菡有些抓狂了“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怎麼辦?難道要我們離開楚家?”

“這個更是不可能!”

楚天握緊雙拳“我們楚家的數百年基業不能毀於一旦!”他最擔心的就是陸家出錢來購置這裏,那麼楚家祠堂裏的先輩們的靈位將會不得安寧,他們楚家老祖宗估計早晚都會被發現,楚家人一直在遵循着古訓:守護老祖宗!

這是一份責任,就算是楚家人面臨這死亡,也要守護老祖宗最後一刻。

現在楚天陷入了困境,他知道陸家這麼做,主要原因還是針對龍空,但,如果小菡跟着龍空走了,他們楚家一定會遭到陸家的血腥的滅頂報復,而在這之前他們要做到就是設法轉移老祖宗!

現在要做的就是穩住陸家,爭取時日,陸家也是古武家族,那麼定親這事兒一定不能草率而行,第一步就是將陸家跟楚家提親的消息快速的散發出去,讓所有玄門中人都知道這件事兒,這樣陸家鐵定的不敢在短時間內對楚家進行報復。

思想過後,楚天冷靜下來,坐到輪椅上,對楚菡吩咐道:“小菡,你先出去吧,這事兒你還是不要告訴龍空爲好!我和你三爺爺自有定奪,絕對不會讓你嫁給陸家那個混蛋!”

楚菡天資聰慧,她怎能不知道楚雲心裏所掛念的事兒?但她自己心裏也有個小算盤在打的飛快,那就是她走了爺爺和三爺爺、還有怎個楚家大院怎麼辦?世代守護的老祖宗怎麼辦?

在楚菡走了之後,楚天將自己所想告訴了楚雲,商量了片刻。楚雲推着楚天前往楚家祠堂,在那裏他

們將試圖化解體內的失心咒符。

楚家密室裏。

薛博福心情很好的收拾了一些東西,隨後坐下來跟我聊天,自從得知楚家又重拾昔日輝煌之後,薛博福心情也是大好,準備就此離開去辦自己的事兒。

“龍小弟,你有何打算?”

薛博福嘿嘿笑着:“要留在楚家麼?不如趁這段時間,和小菡一起出去走走,看看祖國大好河山,也算是一種人生閱歷!”

“還不知道呢。”

我開口說了句,這也確實是我心裏所想,現在楚家正在重新修建,要不了多久這裏將會再是客人滿堂,歡聲笑語,我心裏也算是輕鬆了一些,這也算是報了楚家的恩情。

經過薛博福這麼一說,更加堅定了我的江南之行,也算是早些完成歐陽老前輩的遺願。

楚家重新修建應該不會有什麼事兒,我也幫不上什麼忙,再說趁着一兩個月我還可以放鬆心境研習一下古書。

楚菡回來之後,我將這個想法告訴她之後,她先是一怔,隨後笑着毫不避諱的摟着我脖子“嗯,好的,江南,我也很想去,大學我寢室的一個姐妹就是那裏的,我也很想去看看江南水景!”

我沒想到楚菡竟然這麼愉快的答應了,薛博福在一旁打趣道:“你們發展快一點吧,我還等着喝你們的喜酒呢。”

“老師,到時候可是一份大禮呀!”

楚菡握着小拳頭說道。

處在喜悅中的我,始終都沒注意到楚菡微微有些發抖的身子。

隨後,我詢問了楚菡陸家的人來做什麼?

楚菡笑着撒了謊“還能怎麼樣,輸的不甘心,想要看看你這個難得一見的趕屍傳人唄。”

“他們不是來尋仇的?”

薛博福替我問道。

“怎麼可能?”

楚菡很輕鬆的聳聳肩,並且做了一個斜躺在中式沙發上的悠閒動作“爺爺他們聊得很歡暢呢,開始也以爲是來尋仇呢,誰知道,是來打聽事兒呢,龍空現在就是我們楚家的一塊活寶了。”

既然沒什麼事兒,我和薛博福兩人也沒再過多的追問。

(本章完) 隨後,我們收拾了一下東西,前往楚家跟楚天、楚雲告別,而楚菡則是爽快的跑進了自己閨房收拾物品。

“看這丫頭,聽說和你一塊出去,高興勁兒不小哩。”

薛博福看着忙碌的建築工人們,心情大好。

此時,我的心情也是不錯,楚家終於可以再現輝煌了。

我們在楚家前院的大廳裏等了一會兒,見到了楚天和楚雲,看到我們他們臉上都露出了久違的歡笑。

言語交談中,對我們過多的是感謝。

聽到我們要離開,楚雲象徵性的阻攔了下,不過楚天卻笑着開口“現在楚家還正在修葺重建,哪裏都是亂糟糟的,你們出去轉轉也好,特別是龍空,我看你呀早應該帶着我家小菡出去看看風景,散散心了。”隨後是哈哈大笑起來。

楚天的話,弄得我有些微微臉紅,我不知該如何說,好在有薛博福打圓場“楚老前輩,現在還不晚,楚家現在已經是昔日榮耀再現,必將是永久的輝煌!”

楚天和楚雲聽了薛博福的話,則是樂呵的合不上嘴,我們幾人又閒聊了一番,隨後楚菡拉着一個行李箱出來了。

楚天、楚雲把我們送到大門口,免不了對楚菡一陣交代,而楚菡則是嗯嗯的點着頭。

我們微笑着揮手告別,楚天和楚雲兄弟倆看着我們走遠的身影,臉上的笑容慢慢收起來,被一種漠然的感傷代替,他們就那麼靜靜的立在大山之上,我回了三次頭看他們還是靜靜的站在那裏。

此去江南,我決定從鳳凰縣城坐車到長沙,再由長沙坐火車去武漢,然後從武漢坐輪渡漂流東去。

薛博福告訴我江南歐陽家地處紹興,是江南有名的大家族。

提起紹興,我不免響起了魯迅和他筆下的魯鎮。

此次送歐陽老前輩回家也不着急,可以沿江欣賞下江南美妙的風景。

我將我的路線和規劃告訴了楚菡,她則是高興的滿口同意。

薛博福在一旁一直笑“幸好,我這個電燈泡只陪你們到武漢。”他要去那裏辦點事兒。

我們坐大巴一道去了長沙,一路上就這麼愉快的談笑而過,到了長沙火車站,已經是臨近傍晚,然後是買票等車,一切都很順利。

我們坐的是晚上八點鐘的火車,買的是硬座,拎着所有東西上了火車,剛放好,楚菡就嚷嚷着要去看看有沒有臥鋪,我要陪同前去,但被她推了回來。

火車在長沙站停了5分鐘,但,接近火車開動,楚菡還沒過來,我有些着急了,跟薛博福說了下,剛站起身,薛博福也皺着眉頭站起來,突然他彎腰從我坐過的座位上拿了一張摺疊好的信紙給我“不好,楚菡沒上來!”他一下子就明白了怎麼回事兒。

我抓過信紙,就朝前面車廂跑過去,剛跑到火車車廂連接處,車子開動了,而我也看到了楚菡,她也看到了我,正朝我大喊、努力的揮手。

“小菡!”

我趴到玻璃上大喊“你怎麼不上車?”

車子轟隆隆的開動,我不知道她能不能聽到我的話,我看到她在一個勁兒的跟着火車跑朝我揮手。

看到這一幕,我眼睛裏突然間閃現出了淚花,我不知道離別爲什麼來的這麼突然,爲何又這麼的感傷。

最終,火車徹底的跑動了起來,將那個熟悉而又孤獨的身影扔在了站臺上。

楚菡跟着火車一直跑到站臺盡頭,看着遠去的車尾,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龍空……”可惜,她的悲傷沒有人能懂,她的哭聲也被淹沒在了轟隆隆火車響動中。

她跪在地上用手撐着地,眼淚連成了一線,像是決了堤的河水,她的哭聲傳出很遠“我多麼想跟你走,可是,我不能,我不能,我走了爺爺、楚家都沒了,嗚嗚……我希望你不要再回來,不要回

來,就讓我爲了楚家,爲了所有人做個了結吧。若是有一天,我成了別人的新娘,那麼,那一天也將會是我的忌日,請你,記得我,龍、空……”

悲傷逆流成河,楚菡,就像是被全世界遺棄的小女孩兒,她一個人在跪着悲傷的大聲哭喊,直到哭的累了,才顫巍巍的站起來。

隨後,攏了下頭髮,不顧旁邊的所有人,流着淚大踏步離去,而空中飄起了小雨,將她扔出的那張沒有坐的火車票打溼墜落在地上。

火車上,我顯得很失落,薛博福擡手拍着我的肩膀“小菡是個要強的女孩兒,他這麼做是有原因的,看看她寫給你的信吧。”

我顫抖着手打開信件,最先引入眼簾的是一行秀娟小字:給親愛的龍空,後面是一個心形的字符。

下面便是楚菡寫的內容:當你看到這張紙,我已經下車了,請原諒我不能跟你一起遊山玩水,我想留下來照顧爺爺,楚家正處在修建的階段,不能全靠三爺爺一個人來扛,我要替她分擔,我想你能懂我,對嘛?好了,玩的開心一點,行李箱裏有照相機,幫我拍一下江南水景,我要很多很多地方的景色,這兩個月盡情的玩吧,回來的時候,一定要給我帶好吃的,給我講講你遇到的人,遇到的事兒,還有你的故事。要照顧好自己!最後我代替楚家,代替爺爺謝謝你龍空,不要怯傷,這是旅行,想想兩個月後,我們站在已經修建好的楚家大院見面,這不是挺好?開心點,就這樣咯,行李箱裏有我給你買的手機,上面有我的電話,你到大城市了辦一張卡就能用。署名:楚菡。

看了信之後,我心裏那種失落感漸漸的消除,薛博福接過信件看了看,忽然笑起來“這丫頭,以後一定顧家,我就說嘛,她是個要強的女孩兒。就像她說的,你就當成一次愉快的旅行!”

我點點頭,不過心裏還是有稍微的不安,我決定去了江南歐陽家之後,我就快速的趕回來。

可是,誰又能懂寫信人,落在桌面上的一行行清淚!

(本章完) 四個小時後的武漢夜空,原來是這般的美好,燈火通明,星光璀璨!

對於這個陌生的城市我一無所知,薛博福帶着我在一條偏街上找到了一家沒有關門的售賣手機卡的小便利店,買了一張卡,插上去我就給楚菡打了過去,但提示無法接通,只好發了一個信息過去。

回到大街上,有專車連夜接薛博福,他讓我一塊上車,我拒絕了,問他要了吳超和他的號碼,隨後揮手告別。

我站在夜晚空曠的武昌街口,有些落寞和孤獨。

我嘗試性的給吳超發了一條短信,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這傢伙的電話就打來了。

電話那端傳來了一陣焦急的喘息聲,並且伴隨着呼呼的風聲、流水聲,沒等我開口,吳超就在那端抖着嗓音說:我靠,正要找你們求救呢!你在武昌最好,快來救我,蘆葦蕩,長江北岸……緊跟着電話變成了一陣忙音。

我心裏猛然一緊,再打回去,電話變成了忙音,我的心立馬懸了起來。

還沒等我放下手機,薛博福的電話就來了,他也是急喘的說道:“長江兇險無比,千萬別去!”而後是匆忙的掛電話。

一個讓我去救他,一個讓我千萬別去,我不知該如何抉擇。

我最後決定還是先去救吳超,攔下一輛午夜出租車,我前往一家大酒店,開了一間房,隨後把東西寄存在大堂前臺,拿着自己包裹,揹着符文劍就匆匆的朝外面等候的出租車跑去。

在車上,我試探性的詢問道:“師傅,你知道長江北岸蘆葦蕩不?”

魔鬼公寓 “你去那裏幹嘛?”

車速明顯的一慢,不過幾秒後又加快了,走了一段距離,司機點開車窗拿着一元錢往地上扔了去“破財消災!”隨後,有些不自然的開口說道:“別見怪,最近這幾天長江上經常淹死人,特別是蘆葦蕩,那片區域要是隔兩天不死人都是奇怪。”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