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楊恆搖了搖頭,這疾風之道雖然好但是卻不適合他,而且他的野心也很大,要麼不感悟,要感悟便感悟最強的道。

Post by zhuangyuan

放棄那疾風之道所代表的形成,楊恆盤坐在蒲團之上靜靜的觀察,天空中的星辰不斷飛向楊恆的身邊但是他卻沒有再伸手將之召喚到懷中。

一切就像白衣女子所說的要隨緣,這觀星殿內的形成何止上百?能夠選擇哪顆一切全看緣分,當然楊恆只要隨便感悟一顆便是能夠獲得唯一弟子的名額,但是他卻不想這般草草了事。

「到底哪顆適合我呢。」

楊恆堅信只有最適合自己的道才是最好的,但是看來看去也不知道哪顆星辰適合自己。

突然體內的道靈對著楊恆急促的說道。

「楊恆,握住那顆向你飛來的星辰,快!」

楊恆被道靈的聲音嚇了一跳,但是出於本能上的信任楊恆還是毫不猶豫的握住了那顆向他飛來的星辰。

這星辰比之前的疾風之道的星辰還要小一些,但是身上卻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好似這銀河之中最璀璨的一顆星一般,楊恆抬手將其握在自己手中,那顆星辰的信息也是傳到了自己的腦海之中。

「掌控大道,光明大帝偶得一天外來物后感悟的至強大道,但是因為光明大帝自身道路已成,這感悟大道也只邁出了第一步而已,若是將這第一步感悟完全便是可以在突破到靈級時毫無瓶頸。道法品級無法估量。」

楊恆看著那手中的星辰對著心中的道靈疑惑的問道。

「掌控大道?我記得你就是掌控三千大世界的吧,這大道跟你有關係?」

道靈的聲音興奮了起來,這還是楊恆第一次聽到道靈帶有感情的話語。

「當然有關!這掌控大道天地間只有我一個人擁有,當時我被三道來歷不明的能量襲擊,自身差點毀滅,而我所掌控的這條大道也是破碎成了一塊塊碎片飛向不同的位置,這光明大帝肯定是獲得了我的一塊碎片,用其感悟了掌控大道,當然他因為沒有其他的隨便這掌控大道的第一步都是沒有邁出。」

道靈的話讓楊恆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這掌控大道很強!

強到只有道靈一個人才會。

「那這麼說我修鍊這掌控大道,對於你自身的修復也是有好處了?」

楊恆問道。

「當然!你將這枚星辰感悟,那光明大帝感悟的掌控大道自然就會歸你,其中的掌控碎片我便是能夠重新提煉出來融入自身修復自己,這一枚小小的碎片修復的程度要比你達到靈人境界還要多,我本來想等你達到靈人巔峰的蘊神境界,開始選擇自己的道時才讓你去尋找這掌控大道的碎片,沒想到運氣這麼好,竟然這麼快就找到了一顆。」

道靈的話中充滿著無比的興奮,他現在只能在楊恆的體內寄生,而且每一次傳給楊恆功法時自己的能量都要消耗一空陷入沉睡,若是能夠拿到這掌控大道的隨便,那麼他便可以強化一次,到時候不光是他連楊恆都會獲得巨大的好處。

楊恆聳了聳肩,既然道靈如此需要這大道的碎片,那他就感悟這掌控大道也無妨,畢竟道靈越強他的實力就會越強,兩個人本就屬於互幫互助的模式,對他而已沒有什麼吃虧的。

而楊恆不知道的是這掌控大道乃是天地間最為玄妙的大道之一,可以說當他感悟了這掌控大道后才有資格被稱為絕世天才。 月夜!三道身影快如鬼魅般穿梭一座座房頂,徑直向着洛都西城飛掠——

半個時辰後,徐徐掠至流金閣的大門前,顯出三人,正是易逍遙與狂牛以及劍修!

劍修依舊一臉冷漠地跟在易逍遙身後,而 狂牛則大大咧咧地走上前,剛欲敲門,卻被易逍遙阻止道:“我想豔姬小姐應該不在這裏,我們走另一道門吧!”

小巷內,黑暗中,一道沉悶且沙啞的聲音突然在三人的正前方響起:“何人?!來此有何貴幹?!”

易逍遙略一拱手道:“來此自然是要和豔姬小姐做筆買賣,閣下請讓個道吧!”

沉悶的聲音時候遲疑了一下,繼而開口道:“豔姬小姐吩咐過,若與拍賣會的事有關,請等到拍賣會召開後再來,到時公平競價,此時不便見客,請回吧!”

話音中,略顯一絲不耐,似乎此人遇到半夜敲門的事並非一次兩次了。

易逍遙皺了皺眉,朝狂牛略使一個眼色,狂牛頓時會意,大步走上前,片玄!只聽黑暗中接連傳來三道悶雷般的重擊之聲,隨之便傳來狂牛得意的聲音:“大哥,擺平了!”

易逍遙微微一笑,和劍修一道走了進去——

儒雅的廳室裏飄蕩着淡淡的幽香,對於此地易逍遙是再熟悉不過了,但事隔許久,怎知物是人非,況且此刻的確是來做買賣的。

葛地!一道嬌柔悅耳的聲音自內室中幽幽傳來:“幾位打傷我的屬下,硬闖我流金閣禁地,不知所謂何事?”

說話間,一位身着粉紅長裙的妖豔女子蓮步輕移至衆人的眼前,許久不見,豔姬的風采依舊,曼妙的身材被華麗的霓裳勾勒出迷人的嬌媚。

但在看到易逍遙後,豔姬明顯一驚,但稍縱即逝,饒是易逍遙定力十足,也不得不佩服豔姬的媚人之姿對男人有着致命的誘惑,一笑百媚生的絕美臉蛋更是息怒不形於色。


“豔姬小姐,我們又見面了!”易逍遙略一拱手,微笑道。

此言一出,一道灰衣身影閃電般出現在豔姬的身旁,來者正是流金閣的老管家,上次敗給易逍遙的老者。

“易逍遙!你還敢來?!”灰袍老者怒斥一聲,身影一閃掌影如奪命利刃,哧啦!一聲劃破空氣,向着易逍遙閃電般衝來——

豔姬驚愕易逍遙並未出手,倒是一旁的高莽大漢和舊屬下劍修目露兇芒地閃身擋在易逍遙的身前!

“陸伯伯住手!”就在灰袍老者即將與狂牛劍修觸碰的剎那,豔姬突然開口喝止,灰袍老者急急收手,身影一閃,須臾間便又回到豔姬的身旁,憤憤地注視着易逍遙三人。

怒容一斂即逝,豔姬似笑非笑地注視着易逍遙,道:“易公子,你唐突而來,不知所爲何事?難道又是來搭乘神風天羽舟的不成?!”

易逍遙輕輕拍了拍狂牛與劍修的肩膀,繼而淡笑着坐在一旁,道:“豔姬小姐果然還是風采依舊,氣度不凡啊!易某此次來,卻是有事相求,不知豔姬小姐可有商量?”

狂牛與劍修閃身立在易逍遙的身後兩側,靜靜地注視着豔姬身旁的灰袍老者。

豔姬莞爾一笑,道:“我流金閣是做拍賣生意的,既是佔到‘流金’二字,又怎會在意過去的得失,不知易公子此次要和我做什麼生意?”


易逍遙微笑道:“聽聞流金閣最近要舉辦一場拍賣會,易某看中了其中一件東西,只因易某不喜歡喧鬧吵雜之地,故而想提前購取!”

“哦?”豔姬鳳眸微蹙,繼而笑意更濃地道:“但不知易公子想要什麼東西?”

易逍遙端起桌案上的茶杯輕輕抿了一口,微笑道:“茶還是好茶,在下想要一枚五階金系魔核!”

豔姬聞言臉色微微一變,與身旁的灰袍老者相視一眼,繼而尷尬笑道:“若是其他的東西倒還好說,可是這五階魔核乃是一個勢力極強的人所託付,小女子可是不敢得罪,若是四階魔核還有商量!”

深深地鬆了口氣,這麼一問,居然流金閣還真有五階金系魔核,這下易逍遙倒是放心不小。

易逍遙淡然一笑,道:“四階魔核易某倒是不缺,如果豔姬小姐喜歡奉送幾枚也無妨,只是那五階金系魔核易某是一定要得到,況且區區一個傭兵團又能掀起什麼大浪!”

灰袍老者頓時一驚,冷笑着道:“你小子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人家可是超級傭兵團!”

狂牛登時一怒,張口罵道:“你他孃的在我大哥面前少放狗屁,我大哥說他們區區就是區區,你他孃的害怕少扯上我大哥!”

“你——”灰袍老者老臉一紅,氣急地指着狂牛,卻不知該如何罵回去。

豔姬莞爾一笑,揮手製止灰袍,繼而笑道:“陸伯伯難道忘記了最近在洛都傳的沸沸揚揚的六脈學院第一年輕強者麼?你可知此人是誰?”

灰袍老者疑惑地搖了搖頭,道:“還望小姐提點!”

豔姬直盯着易逍遙,莞爾笑道:“正是我們對面的這位易公子,易逍遙!”

“啊!他,他是六脈學院的學員?!那我們豈不是得罪了六脈學院!”灰袍老者頓時臉色鐵青,再也不敢直視對面的易逍遙,竟是低下頭去。


誰人不知六脈學院的實力,隨便出來的人物在洛都城跺上一腳,就連南隴帝國都要震上三震,正所謂人不怕有頭的,就怕有根的,易逍遙有着六脈學院這個大後臺壓陣,況且他就是最近聲名鵲起的年輕第一強者,恐怕已非他區區一個老管家所能比擬的了!

灰袍老者暗自歎服自己的知聞見識與趁着冷靜還不如年紀輕輕的豔姬小姐,難怪豔姬小姐如此盛情相待,不由得默不着聲地退至一旁。

豔姬小姐笑道:“若是現在就將那枚魔核賣給你倒不難,難就難在我受人所託,總得有個交代不是?”

“就知道你不會善罷甘休!”易逍遙暗自一笑,開口道:“豔姬小姐有什麼條件請說吧,只要合情合理,易某絕不反口!”

PS:今日第二更送到! 白衣女子頗為詫異,她本以為楊恆就算不選擇主人的至強光明大道也會選擇主人第二強的煉丹之道,但是沒想到最後竟然選擇了這樣一個星辰來感悟。

還記得主人在的時候在觀星殿內看的最多的就是這顆星辰,當時的光明大帝看著這掌控大道每一次都是頻頻搖頭,自言自語的說道,若他能夠將這條大道感悟完全,那麼突破至尊境界到達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地步也不是不可能。

三界野史第一卷

「主人那麼多至強之道啊不選,非要選這個,這個楊恆還真是讓人看不透。」

白衣女子瞥了撇嘴,看著楊恆的目光流露出一絲異樣的光彩。

[綜英美]墨菲效應

楊恆盤坐在蒲團中央腦海中響起掌控大道的口訣。


「掌控者,天地之主宰,掌控自身為初、掌控萬物為本、掌控天地為尊……」

一道道玄妙的口訣飛入楊恆的腦海中,而他的身體則是產生了鮮明的變化,楊恆驚奇的發現,現在他現在完全可以掌控自身的每一個器官,甚至連讓某一處的血管閉合都不是難事。

從此時起楊恆才邁入了掌控大道的入門。

因為有道靈這個原先掌控大道的持有者在,楊恆想要感悟也不是那麼困難,周圍的星辰正在爭相輝映,楊恆本來緊閉的雙眼也是慢慢張開。

「出!」

楊恆坐在地上,指尖一股靈力冒出,那靈力在楊恆的指尖變換著不同的模樣,一會幻化成夢君的模樣,一會又變成白衣女子,只要楊恆心意一動那靈力便是可以隨時變換。

這便是修鍊掌控大道的好處,僅僅是剛剛邁入掌控大門的楊恆,對於靈力的控制力就提高了十倍不止,若是讓他現在再次使用那千竹陣,那絕對可以得心應手的釋放。

「這掌控大道還真不錯。」

楊恆笑了笑站起身來。

「那是自然,這可是天地間最為玄妙的一條大道,你這還只是剛剛入門,連小成都算不上,等你多收集一下掌控碎片,那時候你便是真正能夠感受到修鍊這條大道的好處。」

道靈得意的在楊恆心中說道。

「丹田內的罡氣也已經填充滿了,現在的我應該是有著罡氣境界大圓滿的實力,這次地下之行收穫還真是不少。」

楊恆的確是收穫了不少,但是他也為之付出了足夠多的努力,生死橋上的幻境十年差點讓他淪陷,黑煞的隱蔽刺殺差點洞穿他的心臟,金羽的傀儡大陣也是讓他險些喪命,而紫風的三招更是讓他整個身體都廢掉了,若不是有光明丹這樣神級的丹藥存在,楊恆現在可能已經是一個廢人了。

「楊恆,我要陷入沉睡一段時間來融合剛剛獲得的掌控碎片,這時間應該不斷,我不在的時候你千萬小心,遇到敵人切記不可莽撞,相信我當我覺醒的時候你的實力也是會有一個質的突破。」

道靈的聲音在楊恆的心中響起,那般語氣竟然是頗為不放心楊恆。

這也難怪他不放心,楊恆的性格太過勇往直前,雖然說這般狀態是修鍊最好的狀態,但是遇到不可力敵的敵人時卻是要吃大虧。

「你就安心沉睡修復自身吧,下次當你覺醒的時候我相信,我也不會就是現在這個楊恆了。」

楊恆笑了笑對著道靈說道。

「楊恆,多保重,遇到不可力敵的對手時可以強行將我喚醒。」

道靈頗為不放心的囑咐道。

「你怎麼婆婆媽媽跟個姑娘似得,讓你睡你就睡,我自己會有打算的。」

楊恆笑罵了一聲,而道靈聽到這般調侃也是不再多話,徹底陷入到了沉睡之中,這掌控大道的碎片對他來說太過重要,現在的他也是不得不沉下心來修復自身,不然的話他以後能夠給楊恆提供的幫助會少之又少。

這觀星殿內又回復到了只有楊恆自己存在,哦不對,還有那白衣女子存在,楊恆回頭看向那白衣女子問道。

「現在的我應該算是唯一弟子了吧。」

白衣少女咬了咬嘴唇,最終還是點了點頭承認了楊恆的身份,說實話她更加看好那個之前突破的絕世天才的。

那傢伙跟楊恆一樣是陣武體三修,而且年紀比楊恆還要小一些,實力卻是更加強橫,甚至自己已經悟出了一點大道痕迹,天賦不可謂不強。

但是沒有辦法規定就是規定,楊恆按照光明大帝的規定一步一步的完成了考驗,最後成為了唯一弟子也是無可厚非,就算她這個殿靈再怎麼不喜歡楊恆都是沒有辦法。

「你完成了考驗當然算是唯一弟子了,走吧跟我去其他大殿看看,現在的你也是時候了解一下這四極寶殿了。」

白衣少女轉頭走出了這觀星殿,而楊恆則是撓了撓頭跟在後面,他不是拿了好處就可以走了嗎,還了解這觀星殿幹什麼。

白衣少女也沒有跟楊恆解釋,帶著他參觀起了這四級寶殿,而這個時候楊恆才知道這四級寶殿有多大。

整個四極寶殿分為六個區域,分別為觀星殿、考驗路、神兵山、丹藥堂、奇物池以及最後的戰神塔。

這六個區域的作用各不相同,觀星殿和考驗路楊恆已經經歷過了,而神兵山則是堆放寶物的地方,丹藥堂內百鳥花香裡面不光有著名貴的藥材還有著光明大帝所煉製的各種丹藥,奇物池內更是寶物繁多,但是多為一些對修鍊沒有直接幫助的奇物,至於戰神塔那便是紫風他們所在的地方,在戰神塔內楊恆可以修鍊也可以進行挑戰,每挑戰一層都是能夠獲得相應的獎勵,當然那裡最少也是要靈人境界才能進入。

「你出去后將這枚戒指煉化,便是可以隨時回到四極寶殿之中,當你達到神人境界的時候這四極寶殿便是會歸你所有,我也會任你為主,不過你現在還差得遠呢,先跟我去看看你應得的獎勵吧。」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