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柳殘心見到在光罩中負隅頑抗的眾人,嘴角隱隱有著一抹冷笑。而那雷指則是毫無阻礙的穿透過雷霆光罩,將的眾人都給籠罩進雷指的攻擊範圍之內。

Post by zhuangyuan

雷指所過之處,所有的玄力匹練都如同紙糊般破碎而去,就連傲天的點星指也未能倖免。

雷指離眾人越來越近,眾人明顯的感覺到自己所處的土地都是微微塌陷。這情景讓的眾人心中更是驚駭遍布,雷指的威力竟是讓的腳下的土地都承受不住從而塌陷,那自己等人還有何資格和人家動手?

而傲天的臉上卻並沒有絲毫絕望的神色。他右手輕輕的撫摸著左邊袖子中的一道符印。

那道符印是炎給予傲天的「魂符」。據說,藏著炎的一道靈魂分身……

就在傲天想捏爆魂符,使用炎的靈魂分身之時,一道蒼老的輕笑聲卻是緩緩響起:


「呵呵,柳殘心,你欺負到我玄天學院的頭上,是否有些過分了?」

說著,那道雷指便是詭異的凝固了下來。隨後,化為了漫天的雷霆光點,飄散在虛空中……

(淚求收藏!!!) 雷指爆碎, 我可能離了個假婚

站在左邊的是一個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男子的面容顯得有些俊逸,一雙手掌孔武有力,似乎在說明著自己的不凡。

站在右邊的是一個身穿白袍,白髮蒼蒼的老者。老者的面孔有著明顯的歲月痕迹,但是從那老者身上,傲天感覺到了一股如大海般的浩瀚與高深。

如果說中年男子是強大,那這白衣老者給傲天的感覺就是莫測高深。

這兩人都不比柳殘心簡單!

傲天眼中有著忌憚之色閃動,無緣無故的出現這麼多修為高深的武者,任誰都不會放心。

況且傲天還身懷魂玄老人的傳承,眾人中就屬他最為擔心了。

不過此刻傲天的實力還非常有限,顯然是沒辦法參合到空中三人之間的事中。因此,他只能靜靜的看著事態的發展。

而這也讓傲天極為憋屈,說到底還是自己實力不夠,要是自己有足夠的實力又哪會有現在這局面?

這也讓的傲天的武道之心越發堅定。除了數年前自己的母親被帶走外,從來沒有一刻,傲天是如此渴望自己擁有著更加強大的實力。

「你們是誰?為何阻攔我柳族行事?」空中,柳殘心望著自己面前的兩人,沉聲問道。


那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並未說話,只是靜靜的站在老者身後,顯然兩人中是以後者為首的。

老者淡淡一笑,答道:

「在這群人中,有我玄天學院的學員,要是我任由他們受到傷害而無動於衷,那我玄天學院的顏面何在?」

「你是玄天學院的人?」柳殘心眉頭微皺,似乎也是感覺到事情有些棘手了起來。

「老夫是玄天學院的大長老程遠山。」老者微微說道。

聽到程遠山的話后,柳殘心頓時有些猶豫了起來。

柳殘心既然來到風雲國,那必定對風雲國內的各方勢力都有所了解。而玄天學院在風雲國內可是執牛耳的存在,學院中肯定是高手如雲。

當然,這所謂的高手在柳族面前肯定是不值一提。但要是和玄天學院硬碰硬,那難免會把事情搞大,要是因此搞得滿城風雨,被柳族中的另外幾個傢伙知道,那自己恐怕就要被凌遲處死了。

而要是不去得罪玄天學院,那麼傲天被自己滅殺的事情也極有可能會傳回族中,那自己也是小命難保。

因此,柳殘心也是陷入了難以抉擇的境地中。

「怎麼,朋友是不想給我玄天學院面子了?」望著陷入沉默的柳殘心,程遠山淡淡道。

柳殘心冷哼一聲,道:

「老傢伙,我族行事你最好別多管閑事,否則,我族定讓你玄天學院在朝夕間覆滅!」

「放肆!」

程遠山還未說話,站在他背後的黑袍中年便是對著柳殘心怒喝道。一股比之柳殘心絲毫不弱的氣勢從黑袍中年體內暴涌而出。旋即,便是鋪天蓋地的向著柳殘心涌去。

柳殘心眼瞳微縮,而後冷喝道:

「不長眼的東西,我和你家長輩說話,哪有你插嘴的份?!」

話音剛落,一股強橫的氣勢便是如火山爆發般從柳殘心體內暴涌而出,並向著黑袍男子所爆發出的氣勢狠狠撞去。

「咚」

兩者相撞,頓時,兩聲悶哼同時從二者喉嚨傳出。顯然,二人的實力也不過是半斤八兩。

就在這時,程遠山輕笑道:

「小黑,不得無禮! 神豪即是正義 ,你也暫時停停手吧!」

說著,程遠山輕輕一揮袖袍。頓時,兩股強大的氣勢便是憑空消散而去。

柳殘心心裡猛的一震。這老者舉手投足間便能輕易化解兩位人靈境武者的氣勢,這實力當真有些強的恐怖。

黑袍男子,也就是小黑對著程遠山躬了躬身,道:

「是,大長老!」

柳殘心面露驚駭, 花都超級兵王 。再加上那舉手投足間便能將自己氣勢所化解,這隻能說明那看似和善的老者,其實實力已經遠超人靈境……

「前輩,你實力高強,我自認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我柳族中高手如雲,希望您不要自誤!」柳殘心那不羈的臉上也是浮現出恭敬之色,但是那語氣中依然有著威脅之意。

程遠山嘆道:

「你這是要消磨我為數不多的耐心啊……」

柳殘心臉色一變,旋即恨恨的瞪了一眼雷霆光罩中的傲天。身體好似化為了一隻大鳥,向著天邊飛掠而去。

顯然,柳殘心也是明白今日斬殺傲天的計劃是徹底失敗了。玄天學院的大長老來干涉,那必定要保下他的學員。

雖然柳殘心不知道誰才是玄天學院的學員,但是他明白今天一旦斬殺了傲天,那傲天的母親調查起來的話,今天的事必然會走漏風聲。所以,他只能先行離去,以後再找機會殺死傲天。

望著消失在天際的柳殘心,光罩中的眾人都不自禁的鬆了一口氣。

「大長老,快放我們出去!」就在這時,雪傾城指著雷霆光罩,對著程遠山喊道。

程遠山聞言苦笑一聲,怎麼說的好像是我把你們關進雷霆光罩一樣。不過程遠山眼中閃爍的寵溺之色卻是把對雪傾城的關愛顯露無疑。

不過這也正常,雪傾城便是玄天學院的學員,而程遠山是玄天學院的大長老,那這兩人肯定是見過面的。以雪傾城的天賦雖不敢說是學院中數一數二的存在,但也必然是頂尖之列,這也肯定會使程遠山極為重視她。

只見程遠山袖袍輕輕一揮,頓時,一道柔和的勁風便是從他的袖中一飛而出。那看似柔弱的勁風卻是將的雷霆光罩給輕鬆破去。

只見勁風在接觸到雷霆光罩的那一刻,兩者並未有絲毫僵持,雷霆光罩就如同遇到烈火的冰塊一般迅速消融而去。

傲天望著那一臉柔和的程遠山,心裡不免有些震動。從後者那舉手投足間所散發出的力量,傲天知道,那看起來一臉柔和的老者,實力卻是極端的恐怖。也許,他突破到了地靈境,甚至天靈境……

「小丫頭,你不在學院里好好待著,跑這裡來幹嘛?」程遠山佯裝怒道。


雪傾城撇了撇嘴,道:

「聽說這裡有遺迹出世,我就過來溜溜了。」

聽到雪傾城的話后,眾多武者嘴角都不禁微微一抽。媽的,你溜的也太厲害了吧?玄靈鎮的霸主就這麼被你溜死了……

程遠山苦笑的搖了搖頭,旋即目光定格向傲天,道:

「你小子名叫傲天是吧?」

傲天心裡微微一稟,貌似自己和這位玄天學院的大長老沒什麼關係吧,他怎麼會問起自己?不過傲天依舊是恭敬的答道:

「是的,晚輩確實名叫傲天。」

程遠山微笑的點了點頭,道:

「傲天,你可想來我玄天學院裡面學習……」 「傲天,你可想來我玄天學院裡面學習……」

當這句話從程遠山口中說出后,周圍明顯安靜了一瞬。旋即,所有武者的目光都是羨慕嫉妒的望著傲天。

玄天學院在風雲國內絕對是最為強大的存在,存在的年月悠久,底蘊極其豐厚。

而能夠進入玄天學院的無不是天賦驚人之輩。在這學院中不僅可以得到最為高深的武學,更有數不盡的法寶丹藥,最為重要的是有著資深導師的引導,完全能夠在修行路上少走許多彎路。

能從玄天學院畢業的學員,在風雲國內無一不是縱橫一方的人物,甚至有的在風雲國外都是響噹噹的存在。

而堂堂玄天學院的大長老竟然主動向傲天拋出橄欖枝,這讓眾人在羨慕的同時,也不無對傲天的天賦有所驚嘆的。

畢竟,能入玄天學院大長老法眼的,在整個風雲國內都是屈指可數。

傲天也被程遠山的話震了一下,似乎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玄天學院的大長老所看中。

雪傾城聞言也是微微一驚。在整個玄天學院,也只有那個妖孽得到過程遠山的讚歎,而且即便是那個妖孽當初也沒能得到程遠山的引薦。

然而現在這個傲天竟然能讓程遠山放下身段,並主動向前者拋出橄欖枝,這可還是第一次。

難不成,這個看起來比自己還小的少年竟然有著足以媲美學院中那個妖孽的天賦?

這麼想著,雪傾城的眼中瀰漫著濃濃的好奇與期待。

「怎麼樣傲天,有沒有興趣加入我玄天學院,我可以破格讓你成為學院中的核心學員。」程遠山再次拋出更大的橄欖枝。

程遠山話音剛落,周圍便是掀起了一陣陣的嘩然之音。就連雪傾城的平淡的臉上都是浮現出了濃濃的驚愕。

如果說讓傲天成為玄天學院的學員讓眾人驚嘆的話,那讓傲天成為核心學員便是驚愕了。

要知道,能成為核心學員的弟子無不是萬中無一的妖孽人物。據說玄天學院的學員有上萬個,但是核心學員卻只有寥寥的七十二個。就算是天賦驚人的雪傾城目前也不是核心學員。

可以想象,要成為玄天學院的核心學員有多麼困難。

而一旦成為核心學員,那麼學院中的所有武學都是為其開放,珍貴的丹藥武器都是任其索取。甚至可以得到學院院長的指點,這每一條都足以讓無數武者打破頭皮的去爭搶。然而現在這機會便是這樣紅果果的擺在了傲天面前。

傲天震驚了一瞬后,便是嘆道:

「大長老都開出了這麼誘人的條件,要是我再拒絕的話,那便是我不識抬舉了。」

傲天的言下之意,大家都很明白,那就是傲天答應加入玄天學院了。

其實傲天下一目標便是打算成為玄天學院的學員。畢竟,玄天學院的名頭可不是蓋出來的。要是自己進了玄天學院那肯定會學到許多東西。而且自己在傲家年會上已經惹了青雲門,現在也只有成為玄天學院的學員才能讓青雲門有所忌憚,不至於對自己或者傲家出手。

聽到傲天答應加入玄天學院后,程遠山頓時大笑的點著頭,似乎將傲天引薦進玄天學院,是他這一生做過最正確的決定似的。

旋即,程遠山左手一攤。頓時,一張白紙便是出現在他的手上。

只見程遠山伸出一隻食指,在白紙上不斷的比劃著。不一會兒,程遠山便是緩緩的收回手指,將白紙遞給傲天,道:

「這封推薦信你交給玄天學院中的管事之人,他自會為你安排一切。」

傲天接過白紙,只見紙上龍飛鳳舞的寫著幾個字體:


「此子天賦異稟,破格成為核心學員,收!」

落款是程遠山三個字。

望著白紙上的字體,傲天眼神不禁微微一凝。

因為他發現這些這些字體竟然都是玄力凝聚而成,好似有著靈性一般,栩栩如生,宛若展翅鳳凰,要飛出白紙翱翔一般。

「這位大長老的實力恐怕已經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啊……」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