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果然是一個很不錯的星球”唐七讚賞道。

Post by zhuangyuan

“你爲什麼不問我爲什麼帶你到這來呢?”刀神見唐七並沒有問自己爲什麼要到這裏,而是讚賞自己的隱居地,奇怪道。

“呵呵,前輩既然是道中之神,又豈能言而無信?我想前輩帶我到這裏來,應該是有事要辦吧”唐七淡然道。

“前輩就不敢當了,你如不嫌棄,就叫我聲老哥吧”刀神豪爽道。

隨後又解釋道“我到這裏來,之是爲了準備幾顆神丹,用來以防萬一。”

“神丹?那是什麼?”唐七奇怪道,畢竟從他接觸修煉以來,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名詞。

“老弟你修爲如此高深,怎麼會連神丹都不知道?”刀神驚訝道,然後隨後一招,拿出了一個淡紫色的神丹遞給了唐七。

“這就是神丹?”唐七好奇的接過神丹端詳了起來,只見那神丹不斷的冒着淡淡的紫氣,內部更是不停的流動着,清香四溢,說不出的神妙。

“恩,這個是紫玄丹,用來療傷是再好不過的了”刀神點頭道,只是唐七那裏知道,這紫玄丹在整個神界也是補課多的的寶丹,刀神之所以能如此輕易的拿出如此寶丹,還只是因爲他認識丹神而已。

“果然是多天之地造化,只不過,這神丹一道,只是外物,多用並無什麼好處”隨後唐七又將神丹遞給了刀神。

“哈哈,老弟果然不是凡人,別人見到這寶丹搶還來不及,哪有像你這樣往外送的”收下神丹,刀神豪爽一笑道。隨後只見他輕揮左手,整個空間瞬間變化,他和唐七同時出現在了一座小屋中間。

這小屋乍一看和普通人的居所沒有什麼兩樣,不過細細看來,才發現其中更是神妙無比,各種功放大陣渾然一體,已經無限的接近天階神陣了。

見唐七發現屋中的神妙,刀神讚賞道“老弟好眼力,想當初言秋到這裏來的時候,也沒能發現啊”

“言秋?不會是南域神王吧?”唐七略顯驚訝道。

“哈哈,我不管他是不是什麼神王,我只知道,他是我東方一的朋友”刀神笑道,隨後拉着唐七進入內堂。

“兄弟你稍等片刻,等我略作安排之後,就帶你去那個地方”說完刀神便離去了。

見刀神離去,唐七值得無所事事的在房中轉了起來,房子的佈置很是普通,正中是一個檀香木做的椅子,旁邊的茶几上放着兩個紫砂壺,四周我牆壁上分別掛着一些不知道從那裏弄來的名畫。

“恩?”唐七皺了下眉,隨後一個瞬移直接消失了。

星球上房屋的構造有些類似與唐七的家鄉,正中間一條寬闊的大道,四周圍都是一些四合院。

此時一個無名的四合院中,若有若無的飄出一些淡淡的血腥味,院中更是慘不忍睹,無數的屍體橫七豎八的躺着,殷紅的鮮血不斷的流出,很顯然還沒有死去多久。

牆角處,一羣蒙面人正圍着一個老人和小孩。

“嘿嘿,老東西,想活命的,就把東西交出來,要不然,那些傢伙就是你們下場”爲首的蒙面人兇指了下旁邊的屍體惡道。

“葉家,從來就沒有出過貪生怕死之輩”老人怒道,一雙眼睛怒瞪着那爲首之人,絲毫不肯屈服。

“不知死活”那首領怒罵了一句,然後轉過頭對着那小孩微笑道,“小弟弟,只要你告訴我,血玲瓏在哪裏,我就放過你和你爺爺,好嗎”

“我要殺光你們”小孩看着那首領,良久才突出了這麼幾個字,眼神中更是冒着仇恨的火花。

噗滋…….

聽到小孩的話,那首領二話不說,回過頭就是一刀,直接將那老人給劈成了兩半,鮮血更是濺了那小孩一身。

“老子可沒有那麼多的耐心”那首領顯然失去的耐心,對着身後的衆人道“把這小鬼帶走,回去留給主子慢慢問”

“這些人都是你們殺的吧?”一個黑衣青年慢慢的從門外走了進來,整個人的身影更是猶如迷霧一樣,讓人無法看清。


“朋友那條道上的,他日我們血魂閣也好登門拜訪”那首領顯然看出了來人的不簡單,橫刀於胸前,並且報出血魂閣的招牌,希望對方可以知難而退。

這青年正是唐七,那壓根就不知道什麼血魂閣,更是沒有將那什麼血魂閣放在眼裏。

“我只問你,這些人是不是你殺的”聲音在響時,唐七已經出現在了那小孩的旁邊,沒有任何人看見他移動。

“小子,別裝神弄鬼,這些人就是本大爺殺的”一個蒙面人不屑道。

轟……

那人話音剛落,就見他的身體突然從中間爆炸開來,漫天的血雨飄散開來,飛濺在那些蒙面人的身上。

收回目光,唐七抱起那個小孩,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小孩眉清目秀,身穿一件絲綢做成的大紅外衣,點點的鮮血濺在上面,散發出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葉羽”小孩回答道“叔叔,你交我武功好嗎?我家裏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我要報仇”小孩雙拳緊握,本來十分可愛的大眼中充滿了仇恨。

不知道爲什麼,唐七在看見這小孩的瞬間,就覺得他和自己很像,小小年紀,就失去了所有的親人。

唐七輕輕的摸了下那小孩的頭,然後輕嘆一聲,道“有叔叔在,誰也傷不了你”然後唐七悄悄運功,讓小孩沉沉的睡過去了。

見來人揮手間就殺了自己的一個同黨,衆人怒吼一聲,紛紛抽出那仍然沾滿鮮血的配刀,慢慢的將唐七給圍了起來,不過沒有任何人敢先動手。

抱起小孩,唐七連看都沒看那些人一眼,就那麼直直的向着門外走去,那些原本圍住他的人彷彿被一直無形的大手給掐住了一樣,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裏。

出了大門,唐七長嘆一聲,然後帶着葉羽直接瞬移離去了。隨着唐七的離去,院中那些蒙面人突然一個個的倒了下去,神王的氣勢,又怎麼是他們能夠承受的呢?

回到刀神的居所。唐七隨便找了個廂房將小孩放在了牀上。還沒來得及坐下,刀神的身影就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想不到我在出去一會,小兄弟就帶回了一個小孩”看着正在熟睡中的小孩,刀神笑道,並沒有問唐七這孩子究竟是從何而來。

“東方大哥,我想將這孩子託付於你,不知如何?”唐七道,畢竟他是一個四處飄落的人,要是帶着一個孩子的話,那樣太不方便了。

“哦”刀神有些以外的看着唐七,等着他繼續說下去。

“這孩子的全家的死完了,而我又是一個居無定所的人,實在不能好好照顧他”唐七道。

“既然如此我就收下這小子吧”刀神也不猶豫,直接一口答應了下來。然後慎重道“現在我就帶你去那個地方吧,記住,如果有危險就直接退出來”

“恩”看了眼熟睡中的葉羽以後,唐七便直接隨着刀神離去了。

二人都是神王境界的高手,全力瞬移起來,不出片刻就到了刀神口中所說的那個混亂的地方了。

那是一個深紫色的漩渦,漩渦的周圍無色的閃電翻滾着,整個星系都彷彿一個死域一樣,一條條空間裂縫不停的扭曲着。

唐七閉上雙眼,感應了下週圍的空間能量,他發現這裏的能量,無論是空間還是時間,都是處在一種原始的混沌狀態,根本就不停他的指揮,無奈之下,他只得運用起了空間與時間的法則,纔算是勉強的調動了部分能量。

刀神顯然沒有注意到這些,看着那些閃電,對着唐七道“這裏面兇險之極,而且進去之後,神力完全無法動用,當年我僅僅是在外圍,就被困了整整十萬年”

“十萬年?”唐七實在無法相信,一個人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是怎麼渡過十萬年的。

“有失必有得,我也是從這裏出來以後才一舉突破的隱神,達到了神王境界”刀山感慨道。“對了,兄弟,如果你進去的話,一定要小心那黑色的閃電,如果實在沒有辦法,你就衝向那紫色閃電,因爲他是那裏面威力最弱的了”

聽着刀神的經驗,唐七善意的點了點頭,隨後直接破開外圍的如隔,沒了進去。

唐七進入以後,刀神只是眼中神光一閃,隨後輕輕一嘆,直接離去了。那聲音像是惋惜,又像是有些高興。

進來之後,唐七才發現,這裏的壓力比外面可謂是大上了數十倍,而且隨着他的不斷深入,壓力也在不斷的增加之中。

空間之內,到處都是亂竄的能量,以及一些各色的閃電,偶爾還會憑空出現那麼幾條空間裂縫,不過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這個地方好像並沒有什麼守護神獸。

在自己的身邊佈下一道空間與時間的法則以後,唐七小心翼翼的向前行去。

才走了沒幾步,一條紫色的閃電毫無預兆的向他劈來,來不及反應,唐七隻得硬接了這一擊。

一陣麻痹的感覺瞬間沿着手臂一直延伸到了他的全身,使得他全身一顫。

唐七心中暗苦,道“這就是最弱的閃電?那最強的豈不直接讓我灰飛湮滅了,真不知道刀神那傢伙怎麼在這個地方渡過一萬年的。

唐七那裏知道,刀神本就是一個半武者,身體的強度更是遠比其他的神人要強上不少,手中的黑刀更是雷屬性的,可以將閃電傷害降到最低,繞是如此,刀神也是險些死在了裏面,最後還是別人出手幫忙,他才得以活着出去。

避開一道劈來的閃電以後,唐七再次前進了少許。這時候的閃電早已經越來越密集了,就像是大雨一樣。讓人根本就無法逃避。


祭出混元一氣,唐七再次前進了一步,僅僅這一瞬間,就有數十道閃電同時劈在了唐七的身上,強大的能量透過混元一氣的防護,震的唐七氣血翻騰。

數十道閃電之後,緊接着又是數十道,不過這次唐七顯然早就察覺到了,一個閃身,躲了過去,不過仍然有數到閃電劈在了他的身上,因爲這些閃電完全的無差別的攻擊,根本就沒有任何地方可躲。

這下下去,還沒進入內層就被劈死了。唐七不得不退了出來。思索起了對策。

“既然不能硬抗,何不試着去同化呢”一道聲音在唐七的腦海中響起,正是多日未曾說話的影子。

“同化。”唐七眼中金光一閃,隨後再次衝了進去。

這一次他根本就沒用混元一氣防禦,而是直接迎上了那數十道閃電,同時體內無名殘訣瘋狂運轉,企圖將這些閃電之力給同化掉。


“噗……”強大的力量並不是那麼容易同化的,反而震的唐七噴出了一口鮮血。

然而唐七並沒有放棄,雖然這次的攻擊大部分都是對他造成了傷害,但是已經有少部分被他給同化掉了,這一刻起,唐七終於開始體悟起了無名殘訣真正深意。

就在唐七在混亂星域修煉的時候,刀神星域卻是迎來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太初天尊。 刀神星域外,原本平靜的星空突然扭曲了起來,漸漸的越轉越快,形成了一個淡黑色的漩渦。緊接着一個老人從中緩緩的走了出來,那老人一身白衣,白鬚白髮,額頭的正中有着一個金色的六星芒,一雙眼睛猶如星空一樣,深邃無比。

“這裏就是刀神東方一的居所,呵呵,他倒是很會找地方啊”老人輕笑一聲,輕輕一步,下一刻他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刀神居所的正門口。

“誰”原本正在閉目養神東方一突然睜開雙眼,冷喝道,身影更是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呵呵,想不到居然有如此厲害的神陣”老人輕笑道,顯得十分的從容。

“天尊?!”刀神身影剛現就然出了眼前的這位老者。隨後恭敬道“不知天尊駕臨,有失遠迎,還望天尊恕罪”

太初天尊輕笑一聲,輕輕的一揮手,使得刀神無法行禮,然後道“我近日前來不過是找個人而且,你也不用大驚小怪”

這就是天尊境界。刀神心中驚訝,自己雖然與天尊僅有一線之差,但是他卻不得不承認,自己在天尊的手下絕對走不過三招。

“不知天尊所尋何人?”引着天尊進入內堂坐下以後,刀神開口問道。


太初天尊輕輕的喝了口茶後,道“唐七”

聽到天尊的話,刀神皺眉道“天尊要找的人,此時已經進入混亂星域了,是生是死,我也不知道”

“這個我都知道”太初天尊一點也不驚訝,微笑道,“我到這裏來只是讓你在他回來以後幫我轉達一句話”

聽到天尊的話,刀神暗罵一聲糊塗,然後道“天尊請講。”畢竟在神域還會有什麼事是天尊都不知道的嗎?

“你只要告訴他,實力沒到一定程度以前,一定不要強突破”天尊略停一下。然後道“還有,叫他小心天域的人”

“在下一定傳道”刀神有些不明白,爲什麼天尊不親自去告訴唐七而是要自己代爲轉達呢。

彷彿知道刀神所想一樣,天尊輕笑一聲,道“我與他無緣,自然不能相見,好了,我就說這麼多,麻煩你了”說完身影漸漸的淡化,直至消失無影。

“恭送天尊”刀神站起來道,隨後又繁複思考了一下天尊的話,並沒有發現什麼奇怪的地方。

同時,混亂星域之中。

轟……

經過月餘的努力,唐七終於慢慢的適應了中部的閃電,慢慢的向着內部行去。

他那原本消瘦的身體,在閃電的轟擊之下變得越來越強壯了,絲絲的閃電不斷的從中冒出,很顯然,他的肉身已經不亞於任何的下級神器了,當然,這些主要是唐七吸收雷電所造成了,要不然就算是萬年也不可能達到這種境界。

“這裏果然不是什麼善地”一道閃電瞬間劈在了唐七的身上,不過瞬間就被他吸入身體給同化掉了。看了眼自己的身體,唐七終於停了下來,因爲他已經通過了中層,達到了內層的界線處。

內層不同於中層,在中層好算得上十分強大的赤紅閃電,隨處可見,其中更是有少許的黑色閃電雜家其中,雖然還沒有進去,但是唐七已經感覺到了那黑色閃電的霸道之力。

況且不同於中層,內層偶爾還會出現一些空間裂縫,那些裂縫出現之前,毫無預兆,根本無法讓人躲避。

“你這樣進去只有死路一條”影子不知道爲什麼,居然化爲一道幻影離體而出,靜靜的立在唐七的身邊。


“你可以離開我的身體了?”唐七驚訝道。

“我與你本來就是一體,你吸收了那麼多的雷電之力,我也得到了一些好處,能夠以幻影的形勢離體了。

“你剛纔說我這麼進去只有死路一條,難不成你有什麼辦法不成?”唐七並不想過多的垃圾影子,因爲到目前爲止,對方並沒有害過自己。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