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林蕭回憶起,從鳳鳴洞出來的時候,見過這隻五彩繽紛的鴿子,能與天知曉心靈溝通,飛行速度極快,打探消息的好幫手,難怪天知曉,很多事情都知道。

Post by zhuangyuan

那五彩鴿子也很是靈動,甚至比鳴兒的氣息更爲強大,林蕭雜質盡數排除,能夠感受到兩鳥之間的差別,此刻可是有三個妖獸聚集在一起了,不得不承認這個社會有些瘋狂,妖獸這般的存在本就稀少,現在三個妖獸聚在一起了,着實讓人不知道該怎麼說。

“嘿嘿,林小弟,別來無恙啊?”天知曉又是換了一副面孔,着實讓人傷透腦筋,此刻的天知曉依舊露出絲絲色芒,看着林蕭肩膀上的一雙明亮眼睛。

“蕭哥哥,那個傢伙怎麼這般是無忌憚?這麼**裸的看着我的雙眼!”李曼兒發覺一個問題,最近怎麼盡是遇到色中惡魔,都是毫不顧忌一個美女的情面,該看就看。

“蕭哥哥,扁他。”李曼兒又是說道,一個柔和的美貌女子被這些色狼渲染得都快崩潰了,又是出聲慫恿林蕭。

林蕭一陣大汗,天知曉有些色,林蕭早有嘗試,不過要扁天知曉,他還是沒有那個本事,天知曉可是一個名符其實的三階星斗士,手中武器還鑲嵌一顆吞噬寶石,能夠戰勝五階星斗士,越兩級作戰都要獲勝的存在,林蕭肯定是連天知曉的一根毛都不能拔下,更不用說扁天知曉了,這不還是太歲頭上動土嫌命長麼? “蕭哥哥,這兩個傢伙的眼色真是讓我想嘔吐,就算不將眼睛露出,心中一想都是發麻,怎麼會遇到這麼兩個極品啊?”李曼兒心裏不高興的說着。

林蕭很無奈,搖頭晃腦一下對着天知曉說道!“天老哥,你每次都變幻一張臉面着實讓人頭疼到現在我都不知道你真是的面目,着實有些悲哀了。”

疫情無情人有情 ,好一番得意。

這個大陸甚是奇怪,那能習練幻化這項法門,的確爲天知曉打探情報增添不少方便之處,加上一隻飛行速度極快的七彩鴿子,那更是爲其名號增色不少,人如其名。

天知曉笑畢,說“林小弟,人在江湖漂,最好不要讓人知道你真正的面目,特別是我們這種做探子的人,更應該隱藏好自己的身份。”說完眼神停留,看着林蕭狼狽的模樣,口中喃喃說道,“林小弟,你這身造型何解?衣服怎麼破破爛爛,髒兮兮的,被野狗追咬掉進陰溝裏去了?”

天知曉打趣着,定然看着林蕭那狼狽模樣,看得林蕭是一陣惡寒。

林蕭此刻的確狼狽,一身青色華麗長衫哪裏還有原先模樣,連顏色都變得古怪無比,髒兮兮的,到處都是撕裂的痕跡,污垢遍佈全身,東一塊西一塊,連街道兩旁拿着破碗討飯的乞丐都不如了!

林蕭心中一嘆,口中喃喃說道!“哎, 特工嫡妃:傲嬌王爺滾遠點 ,前有古人,我是來者。”林蕭此刻的造型雖然拉風了一點,不過經歷讓他得意非凡,自己的運道自然是不用說了,這可不是一般的好,一口氣連着將自己的際遇說完,林蕭深深出了口氣,臉露得意笑容。

當然,在訴說中,很多方面都有所保留,和李曼兒的事,得到的碎片他也只說了一點,還有方火血鼎壓根說都沒說,這般神物,超出星雲級武器的煉製爐鼎自然很是難找,只要抹去它表面的血毒和血祭自然便可以被林蕭所用,當林蕭成就大修爲,自然是要煉製更加強悍的武器,這方火血鼎正好用得上,也不用到時候全世界到處找了,可謂有備無患。

“你得到了極冰。”應當眼睛一亮就是微微問道,深意的看着林蕭。

林蕭得意點頭!“怎麼樣?老頭,我的運道驚天地泣鬼神吧?這次可是撿到寶了,身體雜質盡數排除,而且還得到極冰和很多碎片。”

“嘿,你就不能謙虛一點麼?”應當鄙視林蕭,“極冰氣息的波動根據存在的歲月而定,歲月越長久寒氣越逼人,越能鍛造出更具威力的武器。”


林蕭聽之深深點頭,天下之物皆是同樣道理,存在的歲月越久越是值錢,這極冰更是凝聚天地間的寒氣於一生,寒氣能凍結一條河流。

“不過想要打造一把極具寒冷氣息的武器卻不是那麼容易的。”應當微微說道。“寒冷氣息不好凝練,在烈火的烘烤下,氣息會逐漸被收斂或潰散,打造起來就要比控制其它的武器更是艱難,不過,對於這般寒氣的材質,我有把握將其氣息全部凝練於武器之中。”

說道這裏應當微微一笑。“但是我希望你能親身打造,要想成爲一個鍊師,何必假手於人?”

林蕭點頭,應當之言入他心,他早就有此等打算,不會假手於人。

“老頭,煉製武器還需要什麼?”林蕭直接進入主題,鍊師既然如此難成就,那麼所需的東西自然不少。

“不要着急,你現在還需要學習,首先要多看看,我這幾天會找個時間鍛造一件武器,到時候你來觀看,初、中、高級武器的煉製沒有爐鼎的要求,但是煉製起來卻是異常困難,需要親身打造,打造過程中要參入鬥氣進去,才能凝練氣息。”

應當之說與羊皮捲上的訴說相近,不過林蕭從未看到過一個鍊師打造武器,對於這項職業還很是陌生,更沒有絲絲髮言權,只得專心的聽着應當講訴。

“極冰雖然寒氣霸道,但是一件武器要與一個鬥士的等級匹配方能顯現最佳效果,你的鬥士等級不高,給你一件星雲級的武器你也不能使用,我再三考慮,這根極冰最好打造一階高級武器最爲合適,再高一些,你的鬥氣不能催發它的效用,反而沒有臂助。”

林蕭知曉,適得其反,自己的修爲在同齡中可以說是佼佼者,但是在整個星雲殘卷大陸之上根本不算什麼,大陸之大,千萬億人,帝國衆多,一個帝國中門派又是衆多,每個門派中都是有退隱其後的強者,他們不爲爭世,只爲領悟更深層次的造詣,不過門派有難,他們豈會袖手旁觀,坐視不理?在整個大陸,林蕭如海中沙粒,宇宙一星辰。

二階皇鬥士鬥氣可以說不是很多,不能催發很高級的武器,應當酌情考慮,自然是根據林蕭的鬥士等級而定,極冰雖少,但也不是最好的材料,只可以說,是寒氣類的中等材料。

林蕭點頭“那就鍛造一把一階高級武極,劍類武器。”林蕭用劍得心應手。

放眼世界,武器雖多,好武器也不少,不過人的數量是上好武器的無數倍,有些鬥士以得到一件高級武器而高興,而有的鬥士以得到一把中級武極就很高興了,此刻,林蕭自身安慰,將來定然可以獲得更好的材料,隨着鬥士等級的加深,他的武器定然變得更強。

“那麼,鍛造一件一階高級武器還需要什麼?”林蕭繼續問。

應當微微笑着!“一件武器的鍛造,需要的東西很是不少,一份煉製法門,我這裏倒是有一本一階高級武器的寒氣劍類武器的煉製法門,這個就不需要找了,一個打造所用的爐鼎,你要鍛造高級武器,對爐鼎還沒有要求,隨便一個就可以;其次就是主材料,就是你擁有的極冰;要更好的凝練寒冷氣息於武器之中,需要凝練草,這等特殊草具有護住氣息不潰散的功效,不過也不好獲得,在後就是寒潭水,用這種寒水澆注在極冰之上,打造之時鬥氣的滲入也會變得寒冷,滲入其內;最後,可以在武器中加入碎片,星雲級以下武器最多能加入一塊碎片。”

應當口氣說完,林蕭聽得仔細,口中喃喃道“看來要煉製一件武器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應當微笑點頭。“那是自然,不過得到材料之後就要輕鬆許多了,特別是煉製星雲級以上的武器,更是隻需在煉製過程中窺視出材料的氣息,當波動到達最強盛之時便可以進行凝練了,星雲級以上的爐鼎必須進行血契方可使用,意念控制出武器的形狀,武器煉製完成可以從爐鼎頂部取出,與意念中的一模一樣。”

神奇!深奧!

林蕭聽完應當的話語,腦中瞬間涌出這四個字,“能煉製出星雲級武器的鍊師,感悟能力定然很是強悍。”林蕭心中略有所思。

“當然能煉化出星雲級的武器,一定要尋找到一個適合的爐鼎,然後血祭,達成共識,對氣息的感悟,能煉製出強悍無匹的武器。”應當說道。

林蕭心中一陣欣喜,不過瞬間又淡定,煉製星雲級武器對於他來說,還需要走很長的一段路,並不是有合適的爐鼎,好的材料就可以煉製星雲級的武器了,感悟氣息的波動也是需要循序漸進的,隨着時間的加長,身體的各個部位對外界氣息波動的感悟也會隨之靈敏起來,這就是鍊師最爲重要的一點。

越好的材料,氣息之間的波動就越是密集,越是強勁,只有感悟好密集的氣息,才能更好的凝練氣息於武器身體,從而讓煉製出來的武器更具威力。

凡事都沒有一日通天的法門,只有慢慢的累積經驗,從中感悟,這樣才能成就大修爲與大事業。

聽應當一襲話,林蕭受益匪淺,這也間接說明一個鍊師的重要性,作爲一個鬥士,自身的修爲很重要,不過,武器也是一大助益,一把強悍的武器能夠瞬間提升一個鬥士的戰力,比修煉似乎來得直接。

對這個職業的窺視,林蕭心中涌出萬道火花,誓要在這片大地之上散發萬丈光芒。

林蕭抿了抿嘴從興奮中清醒過來。“老頭,你何時準備打造武器,我定要好好觀察一番,強大鍊師,我很期待?”


此刻林蕭意氣風發,如那絢麗的煙花,瞬間爆開,是黑夜間的萬般色彩,一份堅定,一道信念,曾經的誓言,對強大的執念,一時之間涌出,心中嘭嘭跳動。

“蕭哥哥,你一定會比色老頭的鍊師技藝更加高明。”李曼兒在其後,捏動嬌小拳頭爲之鼓勵。

“哼,要想超越我?哪有那麼容易?不是我損他,沒有個幾年光景他定然鍛造不出一把星雲級的武器,當然,這已經算是比較快的了,也全靠了小黑身體孕育的黑毒氣,不然,你就算幾十年都煉製不出一把星雲級的武器。”

應當聽到李曼兒的話語就是一陣的吹鬍子,超越他,哼,開玩笑!有那麼容易的話人人都成鍊師了。 應當一陣吹鬍子瞪眼,白鬍子亂飛一通,飄得整個臉面都被白色鬍鬚給淹沒,他深深沉氣,定下心來。“女娃娃,我人老不與小輩一般見識,你貌美如花,以後且不要不尊重老人,星雲殘卷大陸尊老愛小,我能做到,你且不要失了禮數。”

應當表情嚴肅,不知他性格之人定然認爲他是一個嚴厲的長者,對待後輩定是好一番教導,不會辱沒古聖人的嚴厲教學態度。

李曼兒深知其性格,聞言過後好一陣鄙視!“裝,看你能裝到何時。”

應當迴轉笑容,看向林蕭。“臭小子,你做好準備,後日,我們開爐煉器,又一把蓋世武器將在不日後閃耀入世。”

應當功力深厚,天知曉自愧不如,口中喃喃說道。“谷主,固然你鍊師技藝世間少有,不過也不需說得如此明瞭吧,林老弟初生牛犢嫩柿子,哪能將你之話放在心上,還是好好準備,以作後日之需吧。”

“谷主?”

林蕭聽聞天知曉話語深深一看應當,應當被天知曉一陣打趣,又開始吹鬍子瞪眼,身爲谷主的他着實悲哀了一點,人人都可以打趣他一番。

不過,這般世界很是和諧,沒有太多的尊卑之分,大家和睦相處,追尋自己的夢想之際,也是可以打鬧玩耍,難怪兩人性格如此多變。

“老頭是谷主?”林蕭微笑一問,那尊者鬥士修爲通天,神識之體異常強大,能輕易瞞過武極的造化,一個五階星雲鬥士,強悍無匹。眼前這個yin蕩老頭爲神淵谷的谷主,定有更深厚的修爲,手眼通天本領,掠動大地之武器。

他yin蕩之間修爲盡數收斂,鬍鬚長髮皆白,凌亂不堪,乍一看都只是一個普通老頭,卻未想其背後籠罩着萬般法訣,能毀天滅地,能擊破萬物,此等存在,在大陸不在多數。

這或許更是爲神淵谷增添一道神祕氣息。

應當白了天知曉一眼微微笑着“知曉,長幼有序,我年齡老邁,你叫我一聲谷主其實不然,叫爺爺都應該是個勉強,且不要像女娃娃一般失了禮數,扶了我神淵谷大好名頭的顏面,你是一個好的情報員,帝國之事你很是瞭解,帝國民風淳樸,你要做好榜樣。”應當教化天知曉。

三人無不鄙視,這等造詣很是難修,臉不紅心不跳,一臉全是嚴肅,還真有夫子的模樣,能教化萬惡之人改惡爲善。

“後日打造武器之時,臭小子早些到來,這煉製一技藝從基本開始,明日你可好好休養一下。”看了看那些個依舊站立不動,感悟天地間氣息的傢伙。“可以向他們學習一番。”

林蕭大汗,成爲一尊石像林蕭暫時還沒有這般能耐,好久都沒有輕鬆一下了,林蕭打算好好休息一番,與李曼兒好好談情說愛一次,沒有談出來的情怎有做出來的愛。

“恩,我知道了,你不是還有事麼?”林蕭心頭打定主意緩緩說道。

“自然,我出去尋一樣東西,後日纔好開爐煉器。”應當點頭轉向天知曉“知曉,你帶臭小子熟悉一下這裏。”

天知曉點頭。

應當疾步離去,小黑緊隨其後,一人一狗很有氣勢。

“林小弟,這神淵谷虛境不是很大,有邊有際,邊際被罡氣阻擋,是未開打的領域,不比外面世界來得飄渺浩瀚,不過這裏也是有一定的好處,煉製材料與碎片尋找起來要容易一些。”

林蕭感受得到,在外面連碎片都沒有聽聞過,而在這裏,有機遇就能得到一塊碎片。

“神淵谷被先人開取數千近萬年,後輩延伸至如今有數十萬人,不是很多,不過大多有一些特殊的能力,鍊師佔據百分之一,不過沒有多少能及過谷主,他的鍊師造詣,在近千年來的鍊師之中算是佼佼者了。”

林蕭繼續聆聽,天知曉很色,不過正事一來,毫不含糊,此刻訴說,全是正色,也沒將李曼兒的姿色掛在心頭了。

“天老哥,這神淵谷數十萬人,怎麼沒看見多少啊?”林蕭眼望四方,映入眼底的人們寥寥無幾,數都數得清楚。

“想來你們也發現,神淵谷並無黑夜,而在這裏生活的人們,也可到大陸走動,谷主自然不會限制他們的行動,這裏有這裏的安定,外面有外面的誘惑,每個人追求的不同,選擇的道路也不相同,歸根結底,他們依舊是我神淵谷的一員,他們會經常回來看看。”

“神淵谷經歷無數歲月,怪獸的發展,碎片的凝聚,材料的衍生,都已經到達一個高峯期,又有很多人在神淵谷到處尋寶。”

天知曉指着這些奇異建築物,巍起,峨無比,層層迭聳入天際。“這些建築物羣衆多,能尋到外界不少的城市氣氛,酒館,菜館,材料交換所,都是應有具有,這裏也是由錢幣充斥着,有人的地方就有交易。”

林蕭與李曼兒同時點頭,天知曉話語蘊含道理,有人的地方豈能沒有交易,這是一個虛境,也如一個世外桃源,不過,發展年月久遠,日益壯大,外界氣息早已經帶入神淵谷。

“來,林小弟,我來爲你們安排一間住所。”天知曉深意的看了看兩人,心中蕩.漾。

“話說,林小弟的美人緣真是不錯,上次的小妞着實的誘人,這次的也是不減半分風采,一個個如嬌美花朵,徐徐的在林小弟身上綻開,果真是鮮花要插在牛糞身上才能變得更加嬌美,看看這雙美目,嘖嘖,迷死多少男人?”

天知曉深深看了看林蕭肩膀上跟隨而動的眼睛,露出一道精芒,嘿嘿笑着。

林蕭皺眉大汗,此人變幻莫測,身影飄忽不定,讓人把握不住。“天老哥,你在你們強大的谷主渲染下茁壯成長,養成如此好的性子,林蕭佩服啊,不過,我的老婆大人,你就不要這般肆無忌憚了。”


天知曉收回眼神向前而去,來到層層迭起的高房下就是停下腳步,指着一間房屋說道“你們住這裏吧,離谷主的居所不是很遠。”

林蕭看了看房門敞開的房間,裏面甚是寬廣,一個套間一般,就算林蕭與李曼兒分居而睡,都是沒有一點問題的。

“林小弟可是滿意。”天知曉微微一笑,心中繼續蕩.漾。

林蕭微微點頭,“不錯,天老哥,你們神淵谷的待客之道果真不錯呀,想的是面面俱到,暖我心脈。”

天知曉微微笑!“此房間的所有權歸我,我忍痛割愛讓與林小弟,然而我也不好臉皮太過深厚,林小弟有個有錢之人,這套房間十二時辰只收你十個星雲幣便可,也算價格公道,童叟無欺了。”

林蕭聽完天知曉的話語一陣茫然,心中‘嘎嘣’一響,五味俱全,想要嘔吐,“還要收錢,天老哥,依照我們之間的感情還將錢掛在口中麼?”

天知曉不爲所動!“林小弟,有人的地方就有交易,老哥子也是要生存的,去酒館喝酒都要好一番花費,能不掙些錢幣餬口麼?”

林蕭鄙視, 妙妙[快穿] ,沒想到如此小氣。

天知曉不以爲然,他以這種方式得到錢幣而尋些樂子,就像尊者所說,偷別人的寶貝就是他尋找樂子的途徑,錢幣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這種信仰。

林蕭很有錢,在星雲殘卷大陸,有時錢幣很是重要,不是每個鬥士都能向他一樣收刮錢幣只在一瞬之間,很多時候,一些大型城市的拍賣會可能拍賣鬥士們夢寐以求的東西,這些東西都是需要大量的錢幣才能獲得。

總之,錢幣在任何地方都很重要。

林蕭看着天知曉那不給錢誓不給房的架勢,心中知道在這個陌生的地方,人生地不熟,最後只有含淚扔出一張星雲幣錢票。

“也不知道得在這裏待上多久,先給你一百星雲幣。”林蕭故作大方,心中滴血。

天知曉訕訕而笑!“鍊師不是一時半刻就能成就的,你會在這裏待上很長時間滴,所以還是請將後續的房錢早些準備着吧,我知道你算是一個小富翁了,我們之間關係也是不錯,不過,親兄弟明算賬,嘿嘿。”天知曉笑得夠yin蕩,眼睛放光的看着手中錢票。

“待會去喝喝小酒。”天知曉是個老酒鬼,修爲雖是不錯,但是怎麼也忘不了美酒給他帶來的享受,說到這裏他口中咕咕作響,清口水在口中徘徊,肚中的酒蟲早已醒來。

“林小弟,你要去麼?”天知曉深意看了看林蕭。

林蕭摸清天知曉的套路,去了定然是他付賬,他擺了擺手喃喃說道“我對酒不是很感興趣,我更喜歡和曼兒待在一起,躺在草地上享受日光浴。”說着便是望着天空中那顆暗黃色的圓球,對天知曉不理睬。

“不去拉倒,本來是打算請你喝最美味的佳釀,只是你與你家娘子感情深厚,我固然支持你們。”說着就是指了指一方。“你們看,那裏正好有一處地兒綠草盈盈,芳香撲鼻,可以在上面做.愛做的事。”

天知曉說得輕鬆,手指方向百米處正好有一灘草坪,綠幽幽,惹人美好。

“蕭哥哥,我們去那裏,不要理睬他。”李曼兒被綠草吸引,歡喜說着。 三人加快腳步就是追上林蕭與李曼兒,酒館距離草坪本就不遠,只有幾百米,一陣奮力追趕下,很快就擋在兩人前面。

“小妞,以前怎麼沒有見過你?”看來逸哥是花叢老手,這神淵谷的美女都被他惦記過,微微一笑就是露出迷人的姿態,身旁兩人更是爲其增添色彩。

韓風與葉浩只是比林蕭要帥氣那麼一丁點,三人走在一起,絕對可以好好的比試一番,都是那種扔到人海中就找不到的類型,而相反,逸哥雖然壯碩,不過長相真不是蓋的,要身高有身高,要身材有身材,要臉面更是有臉面,而且很成熟,定然能迷倒很多花癡少女,是少女殺手。

逸哥的帥氣在李曼兒的面前展現無遺,嘴角咧笑,蕩起層層波浪,很是自負的認爲,此美人不過是一時過錯才誤入林蕭懷中,在他逸哥面前,林蕭就只是一個菜,被女人揣的苦菜,逸哥一出手,女人全泡走。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