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林羽說完一巴掌甩了過去,速度太快,陳廣根本沒有過來,就被抽飛了出去。

Post by zhuangyuan

“啪……”

陳廣捂着臉一臉的呆滯。

“你敢打我!”陳廣這才反應過來,吐出一口血水,“我弄死你……”

林羽說道:“不自量力的東西!”

說完,上前就是一腳,陳廣動作實在是太慢了,哪怕他的手中拿着武器,但根本接觸不到林羽一樣,直接被踢飛,落在樓道里,整個人弓了起來,顯然林羽這一腳並不輕。

“李倩,我幫你好好教訓他一頓吧?免得他再過來惹你麻煩。”林羽盯着如同死狗一般的陳廣說道。

李倩搖搖頭,鄙夷的看着陳廣說道:“算了吧,這傢伙廢了,翻不起什麼花浪,讓他滾就可以了。”

林羽點點頭,朝陳廣吼道:“聽到沒,馬上滾,要不然,我不介意給你再來幾巴掌。”

陳廣連忙爬起來朝電梯口跑去,不過這傢伙好像還不服氣,指着李倩罵道:“你等着,我不會讓你好過……”

說完就關了電梯,林羽大罵這小子這時候還囂張,說着就要追過去,不過電梯門關了。

“算了林羽,這傢伙也就是嘴硬,我不會怕他,明天我就和保安說一聲,不要什麼人都放進來。”李倩說道。

“嗯,雖然這小子不怕,不過萬一我不在的話,難免這小子會做出對你不利的事情,這幾天我還是保護你吧。”林羽想當然的說道。

“謝謝你林羽。”李倩很是感動,這一刻,她突然發現那次停車尿尿是多麼幸運的事情。

這時候,林羽捂着肚子苦笑道:“別說了,都餓了。”

“嗯,我去弄飯。”

半個小時後,李倩端了三菜一湯,特意又開了一瓶紅酒,臉色微紅的說道:“林羽,爲了慶祝今天你爲我做的事情,一定要慶祝一下。”

“別,我做的事是應該的,我們可是好朋友,我怎麼能看着你被欺負,是吧?”林羽說道。

“那你喝不喝?”

“喝,美女的提議,我怎麼能不喝捏?”林羽說道。

兩人倒了酒,喝了整整一杯,李倩的臉色已經微紅了,很明顯酒量不是很好。

突然,李倩說道:“林羽,剛剛那個陳廣說我是他前女友,但是我如果說,我們之間只談了一個月,而且沒有發生任何關係,你信嗎?”

說完,李倩就不好意思的低着頭,臉上也不是酒精的作用還是不好意思,整張臉紅的不得了。

林羽微微一笑,說道:“信,我爲什麼不信?不過要我說,那陳廣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要我是他,讓你這麼好的姑娘跑了,絕對一頭撞死……”

不得不說,經過這些時間的發展,林羽已經從純情小男生徹底發展成爲了囂張老司機,說話一套一套的,把李倩惹得嫣然一笑,心裏甜滋滋的。

不過很快,她便苦澀道:“這個陳廣當初對我甜言蜜語,後來看到孫菲菲家室好,轉身就和她掏空了公司資金和她跑了,現在居然還有臉過來找我,真不知道他這臉皮怎麼長的,真是厚。”

“不錯,說人渣真的是便宜他了。”林羽氣憤的說道:“是我們男人界的恥辱。”

“林羽,你是什麼樣的人呢?”李倩突然咬着筷子問道。

紅頂女商 “你猜。”

“猜什麼啊,真是,來,乾杯。”

李倩很豪爽的一飲而盡,突然不好意思的看着林羽,說道:“今晚我們把這瓶酒都喝完吧,你行不?” 李倩很豪爽的一飲而盡,突然不好意思的看着林羽,說道:“今晚我們把這瓶酒都喝完吧,你行不?”

“行不?”林羽直接笑了,故意說道:“男人豈能說不行?”

李倩白了林羽一眼,笑着說:“你耍流氓。”

“咳咳,我可沒有哦?”林羽說道:“來,喝……”

這一次,兩人喝得很多,李倩最後暈乎乎的,站起來突然腳步不穩,就在跌倒的時候,林羽一個箭步衝過去扶住。

“你看看,都喝多了呢。”林羽搖頭苦嘆。

李倩卻彷彿沒聽到似的,呢喃道:“林羽,林羽……我們繼續喝……”

此刻林羽心跳的很快,美人就在自己的懷中,自己要不要做點什麼呢?

想到這裏,林羽情不自禁的看向了李倩的胸口,只見那裏深不可測,幽暗無比,彷彿是噬人的兇獸……

“禽獸!”林羽心裏暗罵自己一聲,這時候怎麼能趁人之危呢?

搖搖頭,林羽便將李倩抱到了她的屋內,將她平放在牀上。

李倩的閨房打扮的異常可愛,牀上放着毛茸茸的玩具,有着一股清香,聞着這股清香的味道,林羽心中的火焰再次被點燃。

緊接着,李倩低聲呻吟了一下,撕扯着自己的衣物喃喃道:“好難受……”

林羽低頭一看,我勒個去,只見李倩胸口處若隱若現,可以想象,只要李倩的衣物再往下那麼一丟丟,兩隻大白兔就會猛地跳出來張牙舞爪……

“人間兇器啊!”林羽嚥了一口口水,心頭一團火焰越來越烈,他很想不顧一切撲上去,將兩隻大白兔抓在手中肆意揉捏,不過很快他咬了咬牙。

“不行,我可不是禽獸,怎麼能趁人之危?”林羽暗罵。

想到這裏,林羽扭頭就跑了出去,衝到廁所開始沖涼。

林羽不知道的是,在他走了之後,李倩捂着被子的頭偷偷探了出來,嘴一撇,暗罵道:“禽獸不如……”

……………………………………

要是被林羽知道的話他肯定一口老血噴出,不過此時他正在廁所裏憋的難受,突然瞅到廁所裏一件讓他震驚的事物。

這是一件紫色的罩罩,顯然是早上的時候李倩換下來的,林羽一下子強硬致敬,鬼使神差的拿了起來把玩。

“嘖嘖,果然有料,大的一匹……”林羽心中感慨,然後手掌嘗試捏了捏罩罩,再次感慨,“哎呀呀,一個手都握不過來呢,真是遺憾,早知道剛剛我就嘿嘿嘿……”

正意ying着呢,突然,門被推開,原來李倩今天喝多了,突然尿急,本以爲林羽回屋裏睡覺了,可是推門的瞬間,兩人尷尬了。

“那個啥,我看見你這東西掉地上了,然後撿起來,你信嗎?”林羽連忙解釋。

李倩俏臉紅的發紫,內心翻起了驚濤駭然,天吶,林羽原來有這個癖好,不對我動手,卻對我可憐的罩罩……這樣!

李倩已經認定了林羽一定是想要拿着她罩罩幹壞事,然後扭捏着說:“其實,我那裏還有好多,你需要的話,我給你用……”

“別,那個啥,你別誤會,好了,我去睡覺了。”林羽把罩罩往上面一放,回屋去了。

回到屋內林羽直接跪了,瑪德丟臉啊,我好歹也是最強特工啊,竟然會被誤會。

現在的林羽已經想當然的認爲他是特工了,只不過現在和組織失去了聯繫。

一夜無話,第二天,林羽去上廁所的瞬間石化,只見廁所裏掛滿了一條條罩罩,什麼顏色都有,好像給他準備似的。

“那個……李倩,你廁所裏掛這麼多罩罩幹啥?”林羽無語喊道。

李倩臉紅彤彤的說道:“臥室太小,放不下,以後就放那裏了。

心裏卻是想:我這麼做還不是爲了你嗎?真是木頭,這樣你就可以隨意把玩這些了啊。”

正說着呢,突然,保安打電話進來,急切喊道:“李小姐,這裏有好多人找你……”

“什麼,是誰?”李倩問道。

“好像是叫什麼陳廣,他說你聽到他名字就知道。”

李倩眉頭一皺,竟然又是陳廣。

“他和誰?”

“不知道,反正很多人……哎呦……”保安沒說完,電話裏就傳來巴掌聲,緊接着陳廣的聲音傳來。

“李倩,想不到吧?”

“陳廣,昨天看來還打的你不夠疼。”

最潮爺爺 “哈哈,李倩,我要你付出代價,今天我可是找了這裏的黑幫老大對付你,你那小白臉不是很能打罵?弄死你……”陳廣囂張的罵道。

“陳廣,你這個王八蛋,能不能男人一點。”

“不用多說,現在你敢不敢過來,不敢來就不要廢話。”陳廣冷笑一聲,“對了,你不出來也沒事啊,有本事就一直躲在房間裏,嘿嘿……”

電話掛斷,陳廣恭敬的站在孫健身邊說道:“孫健老大啊,電話打好啦,到時候我欠你的錢那娘們出。”

孫健臉上還有着昨天被林羽打的傷,聞言,冷冷一笑,昨天被林羽暴揍一頓之後,他心裏憋屈的很,所以一大早就找到了孫健要錢,孫健沒辦法,只能說前都在他未婚妻這裏,隨後便將他們帶到了這裏。

“你未婚妻?”孫健不屑一笑,“怕就怕你未婚妻那裏也沒錢,那我看你怎麼辦!”

“孫健老大,我想過了,這娘們要是不識相,你就把她抓過去,說實話,她長得可不賴,只可惜當時我和她談的時間不長,要不然早就上了她。”

“哦?她真的很漂亮?”孫健心中一動,昨天被林羽打的太慘了,心裏憋屈的厲害,此刻聽到陳廣說有個大美女,他心裏頓時癢癢了起來。

“當然了,到時候老大你把她玩膩了,再把她帶到你那些場所,絕對生意好……”陳廣討好的說道。

“嗯,不錯,不過她可是你前女友,被我們玩了,你沒意見吧?”孫健笑呵呵的說道。

“當然沒意見了,能被孫健老大你玩是她的福氣,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嗯,算你小子識相,我答應你,只要長得還行,我們玩了自後你欠我的錢就算了。”

“謝謝老大……” 孫健和陳廣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着話,只是孫健哪裏知道,他們即將見的人,正是昨天狠狠揍他一頓的人。

要是知道的話恐怕打死他都不肯過去。

隨後沒一會兒,林羽和李倩走了出去。

由於孫健的人多,所以小區保安一個都不敢上前,連報警都不敢,這也沒辦法,這年頭誰敢惹麻煩上身啊?

陳廣給孫健遞上一支菸,殷勤的給他點了之後,他馬上注意到林羽和李倩朝着這邊走了過來。

頓時冷笑道:“孫老大,他們來了!”

“嗯,我知道了。”孫健吐出一口煙,由於煙霧繚繞,所以一時間也看不清林羽和李倩的具體容貌,只覺得看着有點熟悉的樣子,想不出到底是誰?

“陳廣,孫健,你們真是有膽,竟然還敢過來!”這時候,林羽大老遠喊道。

一聽這聲音,孫健直接懵逼,我勒個草!這聲音不是那個殺神的麼?

緊接着,就看到林羽和李倩走了過來。

“陳廣,你還有臉過來。”李倩冷冷的道。

“哈哈哈,李倩,昨晚我說過了,既然你不識相,就別怪我不客氣!”陳廣笑眯眯的點頭,然後朝林羽大喊道:“煞筆,你完了,這可是這裏赫赫有名的孫健老大,待會就會讓你知道孫健老大的厲害!”

“哦,原來是孫健老大啊,找我什麼事啊?”林羽挖了挖耳朵,吊兒郎當道:“不會又想打我吧?要不我給你跪下認錯?”

“咕嚕……”不僅僅是孫健,就是連他身後的一羣小弟也都是神色驚恐,此刻孫健更是連話都說不出,想死的心都有了,心裏尋思着這下該怎麼辦?怎麼又招惹到了這個煞星啊。

“哈哈哈,小子,你現在纔想要下跪認錯啊?告訴你,晚啦!”

看到林羽這模樣,陳廣還以爲林羽認慫了呢,那個得意啊,說道:“還不趕緊下跪……”

話沒說完,陳廣直接被孫健踹飛了出去,只見陳廣一臉怒色,而孫健直接懵逼。

“大大……大哥,你踹我幹嘛?”陳廣實在是想不通,好端端的孫健幹嘛踹自己?

“麻痹的,你怎麼和林大哥說話呢?找死?”孫健怒聲喝問。

“啊……”陳廣嘴巴張的老大,不可思議問道:“林大哥,誰?”

“他啊!”孫健指了指林羽,然後一路小跑過去,點頭哈腰的說道:“大佬,我剛剛路上遇到這小子,所以就想過來看看,原來是你啊。”

“嗯,你們想對付我。”林羽拍拍孫健的肩膀,語重心長道:“你心挺大啊,昨天的傷好了?”

被林羽拍着肩膀,孫健只覺得肩膀上火辣辣的疼痛,但是他根本不敢反抗,苦着臉說道:“大哥,我……我只是過來看看熱鬧,原來這小子是得罪的你,我這就教訓他。”

然後扭頭朝手下吼道:“給我狠狠的打……”

陳廣還沒反應過來,一羣人就一擁而上,朝着陳廣狠狠揍去。

林羽無奈搖頭,叮囑道:“滾……”說完一腳把孫健踹飛了出去。

孫健連忙爬起來,狠狠朝陳廣踢了一腳,罵道:“還不給我滾,麻痹的,給我狠狠打……”

孫健由於害怕,自己說話都已經語無倫次。

很快一羣人慌不擇路的離開,李倩拍着小胸脯說道:“這個陳廣,果然心思歹毒,這個時候竟然還想要對付我。”

“算了,上不了檯面的人物罷了,走吧。”林羽搖搖頭,隨後和李倩再次前往了公司。

沒想到剛剛到公司,就看到門口處站着一大羣黑色西裝男子,一眼看過去,足足有着三十人,而在這羣人中間,一輛黑色勞斯萊斯停在門口。

“嗯?這是方氏集團的車,他們怎麼過來了?”顯然,李倩是認識這些人的。

“他們是什麼人?”林羽好奇的問道。

李倩眉頭緊鎖,迴應道:“昨天方中信就是他們方氏集團的,很可能又要過來找麻煩,可惡!”

“什麼?”林羽眼中閃過厲芒,冷哼說道:“真是不自量力,這傢伙竟然還想要過來找麻煩。”

正當林羽準備好好教訓這些人的時候,沒想到中間那輛勞斯萊斯的車輛突然打開,從後座走下一個穿着白裙的女子,美若天仙,身材高挑,冷漠的看着李倩說道:“李總,你好……”

“你是……方紫萱!”李倩顯然認識這個女生,驚訝說道。

然後面色突然難看起來,迴應道:“方總,你沒事來我這小地方幹什麼?難道還想要報復我們嗎?那麼我要告訴你,我絕對不會讓你們容易得逞!”

“你誤會了。”沒想到,方紫萱突然擡頭,然後微微頷首,說道:“事實上,我這次過來是誠心向你道歉的,方中信是我遠房表哥,我爸看他挺聽話的,就讓他管理方氏集團下面的一家分公司,可是沒想到,他竟然會對你做這些事,爲了表達我的歉意,我已經把他開除了,從此以後不能再進入我方氏集團半步,這是我的承諾!”

聞言,林羽和李倩都是對視了一眼,沒想到對方是來道歉的。

“你過來不是質問的,而是來道歉的?”李倩驚訝的說道。

“不錯,怎麼了?”方紫萱看着李倩,說道:“我方紫萱做事,向來說一不二,錯了就是錯了,我絕對不會不承認,所以我纔會過來看看,特意的道歉。”

看方紫萱態度這麼誠懇,李倩點點頭,然後邀請了方紫萱進去。

鮮妻撩人:寒少放肆愛! 進入了李倩的辦公室,兩個女孩子聊了一會,在說到昨天的時候是林羽把那些人打跑了之後,方紫萱詫異的看了看林羽,說道:“沒想到你是習武之人。”

“額……應該……是吧。”林羽點點頭,不過沒細說。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