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十二月 2020

林楓的稱呼從林楓,林大人,換成了現在的小林,關係似乎一下子近了很多。

Post by zhuangyuan

林楓道:“不敢當,這是卑職分內事情。”

“你也太傻了。武狂人剛纔只是嚇唬人而已,他哪裏敢向我動手。不過對你倒是沒有什麼顧忌的。此人莽夫,匪氣十足,你不上去還好,若是傷傷你泄恨,你豈不是白白傷一回。以後莫要做這種傻事兒。”

“大人,剛纔衝出去的時候,末將沒有半點後悔。”

唐瑾兒微微一笑。嘴上雖然埋怨,可是關鍵時刻,一個瘦弱書生奮不顧身地站出來捍衛自己,她還是感覺到有點點愜意。

“小林,剛纔他們說的你也聽到了。覺得如何?”

“武狂人那廝雖然蠻橫無理,桀驁不馴。但是從他言語之中看出他剛勇秉直,到心存忠義。似乎很想上陣殺魔族。”

唐瑾兒淡淡一笑道:“小林啊,你還是太年輕太嫩,不會看人。自古大奸若忠,又哪裏是表面看得出來的。”

影后重生:最強逆襲系統 “大人教訓的是。大人閱人無數,令卑職望塵莫及。”

“少油嘴滑舌。我不肯出戰,只有一個原因,我信不過他們。”

林楓想了想道:“雖然我和他們也有過節,但是實話實說。祝小吹這人老謀深算,看不出虛實。而武狂人性格耿直直接,特別是剛纔摔門而出那番話,可以看出來他是真心想上陣殺敵。至於將督統,唯有殺了魔族大軍,他才能一直坐鎮邊疆,當他的大軍閥吧。”

“武狂人?”

唐瑾兒說這三個字的時候,露出了厭惡神情。她道:“這廝還有臉說忠君愛國?我呸他祖宗十八代。他幹得那些勾當,畜生不如。還好我知道他的底細,不然今日被他和祝小吹合演一齣戲給欺騙了。”

“哦?這個怎麼說?”林楓問道。

“兩年前,李家商隊在盼河遭遇馬匪,整個商隊的隨從,武師,押鏢當家,馬伕共計三百一十七人統統被殺,幾車的珠寶藏寶被搶奪。”

“三年前,東平郡最大商家胡家商隊遭劫,全隊四百六十二人遇害,無一活口,一百多車貨物被搶光。”

“近十年來,類似這樣殺人越貨的事情共有十八起,地點涉及整個東平郡。丘總兵爲了查出匪首費盡心思,最後總算有了眉目。可惜沒有揪出匪首便被害身亡。”

“他們,倒是小看了我陵衛署的能力。”

“邊軍甲班馬匪搶劫?這等散盡天良的事情他也幹得出來?”

“被搶奪的商隊大多有一些輔助修行的珍寶,他們不僅僅是爲了錢財。而且,這些根本不算什麼。”

“爲了建功升官。武狂人不惜屠戮村莊,然後製造魔族燒燒搶掠的假象。提着我大唐帝國無辜子民的人頭當作魔族人的人頭冒功。此等大罪,誅滅九族。”

唐瑾兒說到此處,看到了武狂人和祝小吹用過的茶杯,當下露出了極爲厭惡的表情道:“來人啊,將這兩個杯子收下去,砸碎。”

林楓雖然知道武狂人也不會是什麼好人,但是萬萬想不到竟然幹屠戮無辜村民當魔族冒功這樣的血腥事情來。人心險惡,果然不是輕易看得出來。

“竟然大人知道了武狂人那廝的惡事,爲何不緝拿殺頭呢?”

“我還沒有十足的證據。另外,江萬年存心庇護,誰查誰死。孤月城幾位知命境弟子就是因爲這件事情死的。”

“原來如此。”林楓心中忽然有了濃濃恨意,雙眼露出兇光。他和孤月城的師兄弟交情不深,甚至可以說壓根兒不怎麼熟悉。但是對於劍聖,對於孤月城有了莫名的情感。

夜先生,你的蠻妻請簽收! 恢復了冷靜,林楓道:“他們兩人如此極力勸你出戰,目的何在?”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唐瑾兒端起茶杯好好聞了一會兒才接着道:“既然我這麼厭惡他們,所以無論他們說什麼,我都不會同意。”

“總兵大人聰明過人,決斷果決。”

唐瑾兒覺得快意了一些,道:“算了,我們不說那些不開心的事情。對了,小林你今日主動找上門,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麼?哦,我想起來了,你剛剛升官,是來報答我意思一下的麼?呵呵,小林你果然是一個有心人。”

“今日帶來了什麼?銀兩還是其他禮物?快拿出來吧。”

看着唐瑾兒忽然一百八十度轉變,林楓心裏大漢。他暗想:你個小妮子,在我後面陰了我一下還想拿我的打點??

長官要彩頭,下屬不能不給。問題是林楓真心沒有準備。還好那日放劉家人走的時候,得來了不少財物。

林楓從儲物袋內拿出那些財物,還未交給唐瑾兒,唐瑾兒擺擺手道:“錢財就算了。下次送些有心的禮物。”

“好的,末將記下了。”林楓回道。

唐瑾兒點點頭道:“還有要緊的事情嗎?組建玄甲士的事情如何了?有沒有遇到麻煩?”

“倒是遇到了一點點小麻煩。”林楓便將那些鬧事的事情簡單講述一遍。

唐瑾兒聽完之後,臉色立即大變,冰冷了許多。她冷顏道:“林楓,你將鬧事人的名單仔細寫出來,還有幕後慫恿者。大戰在即,竟敢不把本大人的話放在眼裏,挑戰本大人的威嚴,找死。”

“大人不要動怒。這件事情末將已經解決了。大戰在即,還是不要內部傾軋爲好。”林楓回道。

“哦?你毫無人脈,如何解決的?”唐瑾兒有些興趣地看着林楓。

林楓又簡單講述了一遍司馬上善幫忙的事情。

唐瑾兒聽完難得笑出聲來道:“呵呵,小李不錯嘛。處理的不錯,沒有丟我的臉。對了,那個司馬上善冷酷得很,向來極少誇讚人。他回來在我面前誇讚了你好幾句。我細問具體情況,他卻是不願多言。我當時忙也沒有追問。”

總裁大人,100分寵! “司馬大人倒是一位難得的君子。”林楓由衷道。

“那你具體說說這這人如何?”

“司馬大人相貌不俗,本來是萬中無一。他的修爲也是深不可測。更爲重要的是他出身顯貴,卻是無驕奢之氣,恪守軍紀,爲人高雅。總之,卑職覺得無論從人品,道德,才華上說,他都可以成爲最好的朋友,最值得信賴的上司。”

“這樣麼?那……那當夫君呢?”

林楓忽然覺得唐瑾兒的眼神和表情有些不大對勁。雙眸有些忐忑,臉色微紅,緊緊握着粉拳。一向冷傲的她,此時和林楓對視都不敢。

一個叱吒風雲的完美上司,忽然露出小家碧玉的女兒態。

“這……這還是那個高傲小妮子嗎?”

林楓連續眨眼,想要知道是不是看花眼了。 “你……你說什麼?”林楓有些難以置信地看着唐瑾兒。

唐瑾兒女兒態更濃,秋波微轉。見林楓目不轉睛地瞧着自己,不由不好意思地看了林楓一眼,然後擺過頭去道:“你怎麼可以這樣看人家呢?沒有規矩。好了,我跟你說實情吧。我們家呢和司馬家算得上世交。聽說呢那個司馬上善一心想娶我,也就是爲了娶我,才放着皇城的御林軍總統領不當,去了不怎麼光明的陵衛署當差。他說這樣就可以陪在我身邊,隨我來邊陲好保護我。”

“你也知道啦,邊疆兇險,他可是十分不放心人家呢。”

“可是呢,司馬上善這個人呢呆頭呆腦的,有些木訥,一點也不好玩。對了,這件事情在整個邊軍可是沒有人知道的,我可只跟你一個人說了。你一定要幫我保密哦。對了,我說了這麼多,你說說你的看法吧。”

“嗯嗯……”林楓覺得腦子忽然間一片大白,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唐瑾兒靜靜地看着林楓,臉上紅暈猶在,更添幾分美色。她道:“小林,我問你呢。”

林楓強顏笑道:“司馬大人無論從長相還是才德各方面來說,都是極好的人。若當夫君……很好……恭……恭喜總兵大人。”

聽到林楓如此肯定的評價,唐瑾兒眼睛一亮,但是語氣卻是不以爲然道:“切,你們男人的話最不能信了。平日就喜歡相互吹捧,蒙面我們這些天真的女孩子。”

“啊?嗯,嗯,是啊!這……”林楓的腦子莫名的胡亂起來。

“司馬上善那個呆子有什麼好呢?怎麼所有人都說他好話。連我的父皇也是對他讚賞有加。小林,我父皇可是極少誇讚人的哦。我看啊,就是那個呆子運氣好。”

“恩,恩,可能吧。”林楓附和。

“告訴你哦,我和他可以說是青梅竹馬。不要看着他一臉冷酷無情,其實他內心深處很善良的呢。記得小時候,他養了一隻靈獸,非常的可愛。後來靈獸死了,他看着靈獸哭了很久。最後親手把它埋在他家後院的花園裏。小林,你說說一個男孩子爲養的靈獸哭哭啼啼,是不是很丟臉呢?我現在還記得他那時淚流滿面的傷心樣子,真的好可憐呢……”

“恩,可憐……”

“還有一次,我跟你說哦,他可丟人了。有一次我們上街,看到一個賣藝的老人很可憐,他竟然把身上所有的銀子拿出來給他,然後坐在老乞丐旁邊聽他拉了三個時辰的二胡。直到晚上回去之後家裏人知道了都笑死他了……”

“嗯?嗯,好笑,真的好笑啊,哈哈……”林楓笑得比哭好看不了多少。

“對了。他可是流雲宗的大師兄哦。你知道流雲宗嗎?是我們陽州三大修行門派之一。聽說流雲宗的天碑之上還有他的名字呢,好像排名第六吧。流雲宗開山立派幾千年,這可是他們歷代弟子最好排名哦。你說這個呆子是不是也挺厲害的?”

“天碑排名第六?”林楓暗暗心驚了一下,想不到司馬上善厲害到如此地步。

“大家都說我運氣好,有一個這麼好的男人追求自己。哎呦呦,我看還是那個呆子運氣好,碰到了我。小林,你說我要不要接受他呢?”

“小林,小林……你有聽我說話嗎?”

林楓的臉色有些奇怪,他倉皇起身道:“總兵大人,卑職身體有些不適,請求告退回去休息。”

“啊?”說的正是興頭上,卻被人這樣打斷,唐瑾兒心中不悅。當她看向林楓,見林楓臉色蒼白,便道:“你好像看起來是有點不舒服,怎麼了?”

“沒事,只要休息一下就好。卑職……卑職告退。”

也不等唐瑾兒同意,林楓冒失地退了出去,步子踉踉蹌蹌。走下樓的時候,正好碰到了唐瑾兒的親兵隊長柯闊。

柯闊看到林楓臉色鐵青,精神不振,一把抓住他的肩膀道:“林老弟,你怎麼了?”

被柯闊這麼一抓,林楓清醒了不少道:“啊啊?原來是柯老哥,怎麼了,你有事情嗎?”

“我沒事,就是看到你有點不對勁。你沒事吧?哦,我明白了,總兵大人訓斥你呢?不用擔心,總兵大人可是在我面前經常說你好話,過幾日她便氣消了,到時候我在幫你求個情。到底遇到什麼事情呢?”

“多謝柯老哥掛念,沒事,我今日身子不舒服。過幾日再來看你。”

午後,天空灰濛濛一片。大雪紛紛落下,寒風凜冽,林楓忽然覺得有些寒冷。

“我今兒怎麼了?難道說我喜歡上那個小妮子了?不可能,我心裏可是隻有我家妙妙呢。”

“她花容月貌,英姿颯爽,對自己一直以來都關照有加,是一個難得的好上司。也許把她當成了女神了吧?忽然聽到女神竟然有了對象,而且好像快要結婚了,所以一時之間難以接受?”

“應該是這樣的。難怪那些大明星偶像談戀愛的時候躲躲藏藏呢。”

林楓邊想便前行,恰好經過一處酒家。林楓掀開門簾,一股夾雜着菸草味,燒酒,炭火等氣息撲面而來。

林楓看去,這酒家不大,只有一個櫃檯加上不到十張桌子。不過生意倒是不錯,僅剩下一張桌子坐着一人。

看那些飲酒的人的服飾,是一些市井小民,商販,混手藝跑江湖的等等。他們划拳喝酒吹着牛皮,好不熱鬧。

林楓,有點想喝酒了。

店小二連忙迎了過來道:“大人,今日是來找人還是喝點酒暖身子?”

“喝酒。”

店小二恭恭敬敬地將林楓引到角落的桌子處,然後道:“大人,您要點什麼?”

“酒,最好的酒。”

“好的,您要什麼下酒菜呢?”

“不要,只要酒,快上。”

店小二暗暗叫苦,以爲林楓遇到什麼傷心事了,今日是來借酒消愁。他最怕這樣的客人,到時候耍起酒瘋來,遭殃的可是自己。

“大人,還是弄點吃的吧。光喝酒傷身子啊。小店的炒菜非常可口,不如介紹……”

“哪來這麼多廢話。拿酒來。怕我沒錢嗎?”林楓說着掏出一錠金子放在桌面之上。

“大人,要不了這麼多啊。您先喝上,剩餘的銀子存您賬上啊。”小二可不敢糊弄軍官。

“囉嗦,拿酒。”

一碗酒下肚,林楓覺得喉嚨辣的滾燙。很快額頭冒汗起來。林楓完全收斂的修爲,如同平凡之人一樣飲酒,幾碗下肚,辣得流出來眼淚,全身開始冒汗,漸漸有了醉意。

“妙妙,你在哪裏呢?我好想你呢……”林楓醉醺醺道。

鄰座的是一位身着黑衣的少年,看起來和林楓年歲差不多。少年美豔,他緩緩開口道:“這位兄弟,自古紅顏禍水。你淌什麼水不好非要淌女人這場水呢?那是自找苦吃。”

林楓擡頭看向說話之人,當他看清楚對方的相貌之後,立即酒醒了三分。他不是別人,正是第一魔徒孟寒,天碑排名第三。

孟寒拿起酒壺道:“相逢便是有緣,不如喝一碗?”

然後,孟寒先給林楓倒了一碗酒,再給自己添滿。

孟寒端起碗道:“喝嗎?”

“爲何不喝?”

純情寶貝:賴定冷天王 林楓又喝了一碗,醉意更濃。他道:“你還在陽州,不怕被抓嗎?”

“若不是上次劉家有人通風報信,我豈會被發現?”孟寒語氣淡淡,但是總是透着一股自信,臉色總是散發着淡淡美豔笑意,令女子也羞愧。

林楓道:“你長的這麼白,行走不遮面,還沒有被發現,真是難得。”

孟寒沒有回答,又倒了酒道:“上次若不是兄弟出手相助,我性命不保。大恩不言謝,我敬兄弟。”

孟寒一飲而盡,林楓坦然接受。

“聽聞你們這些魔徒混入陽州,其一是爲了謀大事,其二是爲了參加九州薈萃大會?”林楓輕聲問道。

“此話確實不假。不過有點出入。我並不打算參加九州薈萃大會,而只是到時候隨着陽州各門派弟子前往中州,然後會會那個叫賀容聲的。”

“誰說他纔是年輕一輩第一呢?”林楓喝了酒,開始有些酒話起來。

“哦?還有人勝過他?請兄弟明示。”

“雲麓仙宗的聖女雖然排名第二,可不見得比他弱。”

孟寒聽到這話點點頭道:“聖女乃女中豪傑,確實不凡。但是畢竟是女子,非我目標。”

“其實,這次的九州薈萃大會有一匹黑馬出現,一路前行,無人可擋,最後問鼎第一。”林楓帶着醉意神祕兮兮道。

“哦,還有這樣的人?天碑之上名號爲誰?”孟寒有興趣道。

“天碑之上沒有他的名字”,林楓回道,心中暗道:你傻呀你,說的雖然含蓄,這不就是我嗎?

(大家覺得章節名如何,木有推薦收藏,木有動力啊。) “一羣廢物,都是沒有吃飯嗎?才跑幾圈就開始喘氣了。全部給老子站起來,繼續跑。”

林楓來到練兵場,看見幾十人身着笨重的玄甲在奔跑。即便是下雪天,他們一個個臉色通紅,額頭冒出汗來。

常龍受命過來幫林楓訓練玄甲兵,他手裏拿着一根鐵棍跑在隊伍後頭,像攆狗一樣追着玄甲兵。若是追上誰,二話不說,狠狠地一悶棍,打得他們一個趔趄,摔個狗吃屎。若是不立即起身,常龍便是拳打腳踢,一點也不手軟。

“常教頭饒命啊,實在跑……跑不動了……啊……累死了……別打……救命啊……我跑……我接着跑還不行嗎?”

“一羣廢物,快給老子接着跑。魔族可不是你們爹媽,到時候上了戰場,那就是掉腦袋的事情。快點,不然老子抽死你。”

林楓站着看了一會兒,有些滿意點點頭。沒有想到這個常龍看起來木訥,帶兵倒是有一套。一羣懶散的隊伍,現在有了玄甲兵的雛形,這纔不過十幾日功夫。

第二日,沈嘉河來到練兵場檢閱玄甲兵。在常龍指揮下,五十名玄甲兵五人一組,分爲十組。彼此五人相互配合,同進退,攻守兼備,一直保持着完整隊形,贏得了一片喝彩之聲。

這算得上東平縣第一支玄甲兵,而且看起來貌似不錯,出乎了沈嘉河的意料之外。他不由連連稱讚道:“林大人練兵練得好,萬萬沒有想到林大人還有這一手。難怪總兵大人欽點。”

林楓也不邀功,道:“我哪裏懂得什麼玄甲兵,是陵衛署的兄弟過來幫忙。正是領頭那人,名爲常龍。”

沈嘉河將常龍叫過來,好生誇獎一番,又說了一些慷慨激昂的話,讓常龍聽得如沐春風,熱血沸騰。恨不得帶着這幫玄甲兵立即上陣殺敵。

沈嘉河看向林楓道:“林大人,這位兄弟在陵衛署官職幾品?”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