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林峯仰靠在座椅內,眉宇有些緊縮,直至一根菸燒到盡頭,這纔是坐起身來,眼中那冷冽的目光,收斂而去,隱於無形。

Post by zhuangyuan

“那就先從張家開始吧!”

林峯低喃一聲,已然做出了某種決定,與葉德的一席談話,讓林峯有一種暴風雨即將來臨的感覺,同時,也給林峯敲響了一個警鐘,北上一事,需要加速才行。

“冷三,張家的事情,進行的怎麼樣了?”


撥通冷三的電話,林峯開口問道,自當日張天宇來找過自己後,林峯便就讓冷三等人,對張家着手佈局,同時,進行摸底式的調查,可以說,不出意外,張家易主,不費吹灰之力,這一點,林峯相信冷三的能力。

“一切就緒,就等峯少一句話。”

果然,電話中,冷三的回答十分肯定,胸有成竹。

“那好,我知道了!”

林峯掛掉了電話,嘴角微微上揚,發動車子,駛出了地下停車場。

……

張明嶽坐在書房內,悶聲吸着煙,臉上佈滿了愁容,這種狀態,自從他接到一個電話後,就一直持續到現在。

電話是從京城打來的,不用想,正是柳家。

對於京城柳家,張明嶽做夢都想攀附上,而這一次,因爲張雨涵的關係,他如願以償,本來這是一件十分高興的事情,甚至可以說,是光宗耀祖,可以被載入祖宗史冊的大記件。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因爲這個電話,讓張明嶽陷入了兩難的地步。


“嘶!”

一聲倒吸,那是指尖上傳來的一陣灼熱,是菸頭燒盡燙到了手指,張明嶽急忙一抖,將菸頭丟向茶几上的菸灰缸,說是菸灰缸,其實,原本它是一個魚缸,只不過,此刻這個魚缸內,已經被菸頭所埋沒,至於原本魚缸內幾條名貴的金魚,則早就已經嗚呼哀哉,亡了命。

“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權,這是要我張明嶽賣祖宗啊!”

張明嶽一聲悲呼,站起了身來。

然而就在這時,張明嶽的身體,卻是定在了那裏,因爲,此刻,就在他張明嶽的身前,不知何時,多出了一道身影。

“你,你是誰,怎麼進來的?”

張明嶽一臉煞白,後背上不由滲出了一片冷汗,身居高位,自然也知道一些江湖上的道道,其中,不乏有比如殺手之類的說話,而此刻,張明嶽所能夠想到的,正是這一點。

“張家主大可不必驚慌,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林峯。”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林峯,而且,已經來了有一會兒,此時,林峯開口,自我介紹了一句。

“我不認識你,出去,擅闖名宅,再不出去,我就要報警了。”

說着,張明嶽就要摸出手機,然而,或許是因爲太過於緊張的緣故,手機沒有抓穩,一個不慎,從指間,啪嗒一聲,滑了出去,而且,萬巧不巧,正好落在了菸灰缸內,沉了下去。

“當然,大家也稱呼我爲峯少。”

林峯補充了一句,也不怕張明嶽大聲呼喊,就這麼站在原地,一動沒動,臉上始終帶着那一抹淡淡的微笑,看着前者,也不着急。

“峯少……林峯!你真是那個峯少?”

果然,這一聲峯少落下,張明嶽看向林峯的目光,頓時就變了,如今,在金海市,有誰不知道峯少的大名,但是,張明嶽想歸這麼想,心中,卻是依然有些不確定,問道了一句。

“若是沒人敢跟我重名的話,我想在偌大的金海市,應該就我用這個稱呼吧。”

林峯也不謙虛,開口道,說着,伸手示意張明嶽坐下,而他自己,則是毫不客氣的走到一邊,一屁股坐了下來,翹起二郎腿的同時,伸手從茶几上摸了一根菸,噠的一聲,點上,深吸了一口氣,酷似還十分的享受。

“沒有,沒有,峯少的大名,如雷貫耳。”

得到林峯親口承認,此時,張明嶽的心,也算靜了下來,再怎麼說,他也是一家之主,畢竟見過不少大風大浪,剛纔也只是一時情急,所以,纔會如此的失態。

畢竟,突然之間,在自己的書房內多出一個人來,換做是誰,那一刻,心中都是驚懼的。

“但是不知,峯少深夜來訪,是爲了何事?”

此時,張明嶽總不能再說擅闖名宅,只好委婉的詢問道,不過在張明嶽的心中,卻是暗暗下定了決心,明天一早,就讓人在周邊的窗戶上,加上防盜窗,不,還要追加報警器,否則,若是再來這麼幾次,自己的這條老命,非得早早的被嚇死。

“張家!準確說,是爲了張雨涵!”

聞言,林峯擡起頭來,犀利的目光,落在張明嶽的身上,他這一次來,不是來跟張明嶽談條件的,而是一種單方面的要求,所以,從一開始,林峯就沒打算拐彎抹角,繞什麼彎子。

“張家?張雨涵?”

這一刻,張明嶽迷糊了,疑問道,不知道林峯話中所指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麼吧,咱說的明白一點,張雨涵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有人強迫她,要她做她不喜歡的事情,哪怕是整個張家,也不行,這麼說,不知道張家主能否聽的明白?”

林峯解釋道,嘴角擒着一絲微笑,只不過,看着卻是讓人有些滲寒。

聲音落下,張明嶽的臉上,閃過一陣驚駭,顯然,他萬萬沒有料到,張雨涵與林峯之間,會有關係,但是,這個事情,如今已經脫離了他張明嶽的掌控,京城柳家,似如一頭猛虎,已經狠狠盯上了他張家。

“這,恐怕有些難……”

張明嶽足足掙扎了三分鐘後,纔是,開口說道出了這麼幾個字。

確實,如今的他,那是倍感無力!

“是因爲京城柳家嗎?”

聞言,林峯反問了一句,剛纔張明嶽那一句長嘆,林峯自然是聽在耳中,顯然,這柳家的目的,止不在於讓張家成爲他的附庸,而是要徹底的侵吞張家,成爲柳家的囊中之物。 面對林峯的提問,張明嶽沒有開口,但是,無疑,已經默認了林峯的說法。

“我坐在這裏,就是希望張家主能夠做出一個明智的選擇,與其成爲柳家的腹中之餐,倒不如,聽我林峯一言,或許還能夠留住張家,保個太平。”

林峯緩緩道,輕吐着煙霧,張明嶽若是能夠認清局勢,識時務最好,否則,林峯也只能強權壓制,以武力來解決問題了,當然,這裏的武力,指的,自然是商業場上的競爭。

“峯少,請說!”

聞言,張明嶽的臉上,閃過一道驚訝,隨即,便就開口,詢問了道,張家一事,若是說在金海市有誰能夠助他,或許,除了眼前的林峯之外,再無他人。

而這,也是張明嶽選擇相信林峯的原因,現在的張家,猶如一隻漂泊在大海之上的小舟,隨時隨地,都有傾覆的可能,每走一步,都是如履薄冰。


“張家易主,拒絕柳家的提親。”

林峯的回答,很簡單。

然而,這話,聽在張明嶽的耳中,卻是猶如一道驚雷,炸響在耳邊。

雷的,很是不輕!

“拒絕柳家的提親,這一條,我張明嶽無論如何,都是不敢這麼做的,開口容易,上嘴脣拍動下嘴脣,便就完了,但是,面對事後柳家的報復,小小的張家,如何招架,屆時,恐怕用不了多久,張家便就會從金海市徹底消失。”

片刻後,張明嶽搖了搖頭,沉聲道,而這,也正是他糾結萬分,取捨兩難的根本。

“所以我說,張家易主,至於聯姻之事,柳家可有一紙憑證?我想應該沒有,屆時,只要新任家主一口否決,即便他是柳家,那又如何,空口無憑。”

聞言,林峯開口,言語中,帶着一股霸氣。

“這事,容我再考慮考慮。”

張明嶽揮揮手,顯然沒有料想到,林峯所說的方法,會是這樣,這簡直是要把張家往火坑裏推。

“若是我想要張家主,現在就回答這個問題呢?”

林峯的聲音,已經變得有些寒冷,這張明嶽還不是一般的榆木,俗話說,識時務者爲俊傑,這事雖說關乎到整個張家,關乎着張家的榮辱興亡,但是這種武斷,卻不是一個家主,所應該表現的。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僅從這一點,林峯相信,即便沒有柳家這一事,張家的未來,也不會有好的前景。

“峯少,你這是在逼我張明嶽?”

張明嶽擡起頭來,問向林峯,此刻的他,眼睛微微有些發紅,那是因爲憤怒。

林峯的嘟嘟逼人,讓張明嶽這個高高在上的張家之主,心中不由頓生出了一股無名的怒火,張家本就因爲柳家一事,陷入了難以抉擇的窘境,如今,林峯又來火上澆油,或者說,是趁火打劫,對,這在張明嶽的眼中,此刻的林峯,就是這麼一個角色。

“我林峯從來不逼迫人家做不願意做的事情,這一點,張家主有時間的話,不防可以在金海市打聽打聽,我要的,只是張家主的一個回答,難道,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嗎?”

林峯反問道。

“張家的事情,我們張家內部自己會解決,不勞峯少操心,若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張某人要休息了。”

張明嶽說道,算是給林峯下了逐客令。

對於林峯,對於這個在金海市迅速崛起的新星,對於這個龍工集團的第二大股東,在張明嶽的心中,是打着鼓的,多多少少有着一些擔憂,固然林峯爲了張雨涵而來,但是,誰又能保證,人家就沒有私心?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此時的張明嶽,就是這樣的心態。

“如果我說,在我的手中,握有着張家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權,不知道,張家主還有沒有這個底氣,說出這句來?”

林峯將指尖的菸頭掐滅,站起身來,目光再一次落在張明嶽的身上,同時,一股威壓,籠罩過去,這一刻,林峯的耐心,已經到了極限,若是這張明嶽還是頑固不靈,那麼,林峯也只能強勢奪權,拿下張家。

“這,這怎麼可能?”

聞言,張明嶽嗖的一下從沙發內彈跳了起來,驚呼道,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然而,下一刻,張明嶽整個人,便就頹廢的,噗通一聲,跌坐了下去。

因爲此刻,在林峯的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份名單,而這些名單上的人物,均爲張家所持股權之人,也就是說,這些人的股權,已經全部被林峯所收購,購買。

其中,甚至不乏有嫡系子弟,比如張澤的名字,便就赫然在內。

“當然,若是張家主不相信的話,大可打幾個電話,詢問一下。”

林峯收起手中的清單,說道了一句,現如今,林峯已是張家的最大股東,這事已成定局,不容改變。

“你,到底想怎麼樣?”

頃刻間,張明嶽似乎老了許多歲,他怎麼也想不通,這偌大的張家,居然就這麼無聲無息的落入了林峯的手中,枉他這麼多年,一直在苦心經營,結果,卻是,成爲了杜家的千古罪人。

“只要張家易主,拒絕柳家聯姻,我林峯敢保證,張家始終是張家,張家之主,也始終是張姓之人,同樣,只要我林峯在,可保你張家不倒。”

林峯沉聲道,這也算是給予張明嶽一個承諾,張明嶽的思想老舊,甚至有些頑固,若是現在林峯不允諾一些什麼給他,恐怕,仍然會有些放心不下。

“那不知,這張家之主?”

張明嶽問道,張家家主世代只有男子纔可擔當,這要是萬一林峯來一句,讓張雨涵上位,那他張明嶽可就把這家主給當的響亮了,不僅開創了主動讓出家主之位的先河,更是開創了張家女子當家的先例。

“張天宇!”

對此,林峯也未隱瞞,直言道,而這,也是當初林峯所允諾張天宇的條件。

“張天宇?”

聞言,張明嶽長長呼出一口濁氣的同時,心中十分震驚,顯然,這個名字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不過很快,張明嶽便就反應過來,臉上露出了一抹釋然。

PS:[發燒,真心糾結!] 次日,當金海市被晨光籠罩之際,大街小巷,報亭報刊之處,各大新聞報紙上,一條醒目的橫幅報道,如風般席捲了整個商業圈,張家家主張明嶽因病海外就醫,家主由新生一代張天宇接任。

另外,張家與龍工集團建立某種合作,同時,轉讓百分之四十九的股權。

對此,金海市驚震,各種唏噓不已。

一艘通往海外的巨輪上,張明嶽站在甲板上,望着那從海邊初升的朝陽,凝目深思,張家這一步,走的是對是錯,是福是禍,一切就只能看張家的造化了。

“就當是一次長期的旅遊吧?”

片刻後,張明嶽收回目光,長嘆一聲,一年,或許很快就會過去吧!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