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死者的屍體在這裏,這裏又是案發現場,但是我卻是感受不到一絲靈魂的蹤跡,想來這個死者的靈魂,也已經被施法者拘去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身體之內的器官之中,一樣也會有鬼語的痕跡。”

Post by zhuangyuan

深秋,越發冰涼。

遙遠處,人們踩在掉落的楓葉之上,發出了“嘩嘩”的聲響。 法醫來到之後,進行了簡單的驗屍。

這一次,造成致命的傷口,是死者頭顱之上的窟窿,看上去更像是一起他殺的案件。

只不過案發現場除了死者本身留下的痕跡之外,沒有找到其他人留下的痕跡。

黃源似是有些焦急,看着一旁的李長生,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說道:“這種情況下,要怎麼樣才能找到施法者?”

李長生冷冷地說道:“先不急……等屍體送回了停屍房,我們解剖看看這一次,鬼語印在死者身體內的哪個器官上。”

黃源點了點頭,就去跟其他的同事的溝通。

在警方拍照,清理完現場之後,屍體就送回了靈異調查組的停屍房。

黃源還特地向自己的領導彙報,說是請了一名技術顧問,也就是李長生。一切雖然有程序,不過靈異調查組與其他部門有所不同,所有的程序都十分簡單,批准回覆文件等等問題,可以快速處理。

回到停屍房,等到其他的警方離開之後,李長生開始戴起了白手套進行解剖。

這一次做好提前的準備,黃源早早就戴上了口罩,生怕屍體在切開之後,又冒出一股惡臭。

只看到李長生的刀子劃下,刀子劃在皮膚之上,發出了刺耳的聲音。

沒一會兒的時間,李長生就將屍體的身體打開,將屍體之內的器官掏出來慢慢檢查。

鮮血淋漓,看上去噁心至極,李長生看在眼裏,卻是絲毫不在意一般,動作熟練,彷彿被他開膛破肚的是一頭牛或是一頭豬。

一旁的黃源看得膽顫心驚。

不稍片刻,卻見李長生眉頭微微一皺,似是發現了什麼。

“怎麼了?”黃源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李長生的表情變化。

卻見李長生冷冷一笑,從屍體之中,掏出了一個黑色的器官。

“這……”黃源怔了一下。

李長生看着他,寒聲說道:“這是脾。”

話一說完,另一隻手指着器官上面的某處地方,緩緩地說道:“你看看這裏。”

黃源急忙湊上前來細看。

果不其然,一個不規則的圓形出現,圓形之中還有奇怪的字符。

這一次,黃源看得仔細,只感覺這個奇怪的字符之中,像是隱隱的散發出莫名的氣息。

原先兩具屍體之中的字符,並沒有帶給黃源這種奇怪的感覺,想來是因爲死者死去的時間太長,體內鬼語殘留的力量已經越來越低,所以感覺不到。

但眼前的這具屍體,從死亡到現在,還未超過24小時,可以說,體內的器官之中所遺留下來的任何東西都還存在。

冰冷的寒氣,仿若在皮膚表面劃過。

一股幽幽深邃的氣息,瀰漫在四周的空氣之中。

黃源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這就是鬼語?”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已經死了三個人了,還有四個,召喚術就能夠完全啓動。”

黃源身子微微一顫,說道:“從目前出現的這三個鬼語的字符,你能不能判斷出他們要施法的召喚術,是爲了召喚哪個惡魔?”

李長生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道:“根本分辨不出來了,不過……我卻是有個辦法,可以嘗試一下,興許有可能找到第四個被害者,如果我們及時阻止……咒語就會被打斷,那麼……他們就只能重新來過。”

“怎麼找?”

李長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說道:“你知道南城最高的樓在哪裏嗎?”

黃源連忙點頭,說道:“當然知道。”

李長生微微一笑,說道:“今天晚上帶上望遠鏡,跟我去……”

“額……”黃源聽完,怔了一下。

……

夜晚,很快就來臨了。

城市的夜晚,反倒顯得更加璀璨一些。

相比起鄉村山林之中的夜晚,多了許多喧囂的聲音。

不過,夜空之上,卻是少了許多星星。

在南城最高的一棟大廈頂層,李長生和黃源兩個人的身影出現在那裏。

看着下方閃爍不停的燈光,車水馬龍的畫面。

李長生緩緩地說道:“鬼語字符的力量十分強大,被害者的身體之內被刻入了這種語言,我們無法察覺出來,但是當這股力量開始發勢的時候,被害者的上空之中,就會出現一股淡綠色的迷霧。”

黃源聽完,頓時恍然,說道:“也就是說,只要我們看到城市之中,哪裏的上空之中出現淡綠色的迷霧,就可以找到被害者,如果我們能夠及時趕過去……說不定就可以阻止?”

李長生點了點頭,說道:“不錯。”

“那我怎麼才能看到那股淡綠色的迷霧?”黃源皺着眉頭說道。

李長生是自帶天眼,但黃源可不是。

一般來說,道家有許多方法可以讓人開陰陽眼,但是陰陽眼也只能看到鬼魂的蹤跡而已,根本不可能看得到鬼語發散出來的氣息。

天眼可是比陰陽眼更高等級的。

李長生淡淡一笑,只看見他從衣袋之中,取出了一個小碗,硃砂,還有毛筆。

卻見他用刀子在自己的手指頭上輕輕一劃,鮮紅的血液頓時流了出來,滴落在了碗中。

混進硃砂,攪和在一起。

李長生用毛筆沾染後,一手搭在了黃源的肩膀上,說道:“看着我。”

“額……”黃源一怔,看向李長生。

只看見李長生轉過身來,另一隻手拿起毛筆,口中念道:“日月泰生。輝光交耀,分立乾坤。清氣上騰,濁氣下凝。妙用八海,水帝溪真。三才四象,陰陽合形。北酆九壘,雷霆隱名。諸天隱韻,五帝監生。十福太乙,罡運乾坤。中山青帝,萬象森羅。靈君嚇嚇,四目之精。道之神氣,助我開眼。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話音落下,只感覺一股強大的氣勢,從李長生的身上發出。

黃源頓時整個人身子一震。

他距離李長生如此近的距離,李長生身體之中出現的變化,他自然是感受得十分清楚。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李長生毛筆一點。

仿若一股神奇的力量,一下子點在了黃源的眉心之間。

黃源整個人頓時腦海之中一片空白,眼神在這一剎那間,變得空空洞洞。

“嘿……”

李長生放下毛筆,朝着黃源大喝一聲。

黃源頓時回過神來,一瞬之間,卻見他瞪大了眼睛,臉上露出了吃驚的神情。

李長生微微一笑,問道:“感覺如何?”

“這……”黃源深吸了一口氣,吃驚不已。

開陰陽眼他自己可是開過不下一百次了,但是開天眼,這還是第一次。

現在的他,看四周的一切,只感覺清清楚楚,像是拿了顯微鏡瞧一樣,李長生皮膚之上的毛孔,在他的眼裏,仿若都清清楚楚。

“太神奇了……”黃源感慨萬分。 李長生和黃源,連續在這棟大廈的頂層,呆了三個晚上的時間。

南城卻像是突然陷入了平靜一般,好像施法者察覺到了什麼,一直沒有動靜。

然而,暴風雨來臨的前夕,總是特別的寧靜。

仿似南城之中,氤氳着一團沉悶的空氣,平靜的氣氛讓人忍不住要窒息。

這一晚,李長生和黃源照常來到大廈的頂層觀察。

李長生幫黃源開天眼所能維持的時間並不長,只有三個小時,所以,每隔三小時,李長生就要重新幫助黃源開一次天眼。

“李道長……你說會不會,那個施法者已經動手殺人了,但是因爲屍體藏得太好,所以我們一直沒有發現?”黃源提出了疑問。

李長生緊皺着眉頭,也是焦慮得很,卻是沒有回答黃源的這個問題。

這個問題其實他自己也有想過,但他認爲,綜合前面三次受害者的訊息來看,似乎施法者只有到了夜晚,才能夠將鬼語字符的力量發揮到最強,這樣在殺完人之後,才能做到第一時間將那人的靈魂拘禁起來,所以施法者若是真的動手,肯定會選擇入夜之後。

首席前夫,求放過 而除非施法者所選的被害人不在南城,倘若在南城之中,鬼語字符如此強大的力量,一旦發揮出來,就必定會出現異象,不可能觀察不到的。

但是南城連續三天的平靜,也讓李長生有些許擔心。

“你看……這是不是……鬼語字符的氣息?” 蝕骨寵婚:早安,老婆大人 正在拿着望眼鏡觀察的黃源,猛然大叫起來,指向了遙遠處。

李長生一驚,連忙也拿起望遠鏡,朝着黃源所指的方向看去。

遙遠處,只看見一層淡淡的陰綠色迷霧,像是從煙囪之中冒出的輕煙一般,嫋嫋升起,緩緩朝着天際而去。

一股陰森幽邃的氣息,從綠色迷霧之中發散出來。

“對……那裏是哪裏?”李長生頓時精神一震,連忙開口問道。

溺婚:涼風已有信 “南城的市中心……步行街……”黃源瞪大了眼睛,看向了李長生。

步行街?

聽到黃源這麼說,李長生也頓時怔住了。

現在是夜晚九點多,步行街肯定是人來人往的,施法者竟然會選擇在這樣的地方殺人?完全有些出乎了李長生和黃源的意料。

雖然說鬼語字符發揮作用,完全可以不需要施法者親自在場,但是如此明目張膽的做事,顯然是不將李長生和南城的靈異調查組的人放在眼裏。

“不管這麼多了……先趕過去看看……”李長生話一說完,轉身就走。

黃源連忙跟在他的身後。

兩人出了大廈,打了輛出租車,就朝步行街的方向趕去。

大街之上,霓虹閃爍,人來人往。

不得不說,南城的夜晚,確實十分熱鬧。這裏的人似乎生活節奏不算太快,夜生活都十分豐富。

很多小攤小販,也是選擇在夜裏出來做生意。

出租車左拐右拐,在大街小巷之中穿梭,很快就來到了步行街。

果不其然,還沒下車,李長生和黃源就看見,街中心圍了一大片的圍觀人羣,圍成了一個圈,似是發生什麼事情。

黃源臉色微微一變,說道:“不好,看來真的是出事了。”

兩人連忙下車,朝着人羣之中擠了進去。

人羣喧囂吵雜,如同炸了鍋一般,議論紛紛。

好不容易擠到了人羣的前頭,李長生和黃源都吃了一驚。

只看見一具屍體倒在了街道之上,鮮血噴灑了一地的鮮紅,噁心至極,頭顱卻是滾到了一旁,在屍體的前方,正有一輛小貨車,貨車的前頭也被鮮血染紅了。

交警已經趕到了,正在調查事發經過。

車禍?這次的事件,竟然是一起交通意外?

李長生和黃源面面相覷。

貨車司機整個人已經嚇得不行,跟着面前的交警解釋道:“我已經十分小心地駛過街道了,看着是沒有人,但是……但是……是他突然衝出來的……我不是有意的……不是有意的……”

貨車司機整個人都已經慌得不行,臉上大汗淋漓。

任誰遇到這樣的事情,估計都要嚇得不輕。

“他明明站在站臺口等公交……卻是突然衝出來……不關我的事……真的不關我的事……”

貨車司機解釋着。

李長生和黃源朝街道的一旁看過去,果然看見有一個公交站臺。

“我知道……”

一個聲音突然傳了出來,只看見喧囂的人羣之中,一個女子神色緊張地站了出來。

所有的人,頓時朝她看了過去。

只看見女子深吸了一口氣,顫聲說道:“我站在這個人的身旁……但是……但是……我看到有一隻手,突然把他推了出去……”

“一隻手推了出去?”交警一怔,連忙走向了女子。

貨車司機一聽有人幫自己說話,連忙跺腳說道:“我說我沒記錯……我真的已經很小心的,是他突然竄出來的……我也不知道……”

“你把你看到的,跟我們說一下,我們做一下記錄。”交警走到女子的身旁,開口問道。

女子有些膽怯,看着交警,低聲地說道:“這位先生原本是站在我的身旁的……當時……等公交車的人很多,隊伍也很擁擠,他是站在最前面的……然後……然後……”

說到這裏,女子的臉上,似是露出了驚恐的神情。

李長生和黃源此時大氣都不敢喘,生怕漏聽了女子所說的話。

只見女子緩了緩,說道:“我看到從後面……突然伸出了一隻毛茸茸的手,將這位先生推了出去……”

女子說完,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地上的那具屍體。

“毛茸茸的手?”交警眉頭一皺,說道:“什麼樣子的?你確定你沒記錯?”

“我沒記錯……我看見……那隻手……手上,長着很多棕色的毛髮……就像……就像……”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