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望着手上這把以龍頭爲柄,龍身爲刃,龍尾爲尖的赤龍靈劍,陳志凡滿意的點了一下頭。然後輕手一拋,赤劍沖天,瞬息之間又變回了四爪赤龍,靈性十足,騰雲駕霧遨遊夜天。

Post by zhuangyuan

注意到衆人齊齊仰頭望着赤龍,某青年邪邪一笑,念動之間,控制着赤龍嗖的一下就飛了下來。勁風撲面中,衆人均嚇了一跳,然後個個四肢僵硬的目視着赤龍在自己的周圍隨意的輕飄飛舞。

“尊號赤龍,感覺怎麼樣?”第一次煉製出如此有靈性的造物,陳志凡看着大鄉武夫挑眉問道,“以後它就是幼龍社的鎮社神物,若有強敵來犯,一概一劍滅之。”

渾身一動不動,只是兩隻眼珠子隨着赤龍的移動而來回打轉的大鄉武夫,聞言大喜,咧着嘴恭聲說道:“主人神威!手段凌天!有了赤龍神物,我幼龍社定將一飛沖天!”

看着好似真的活物般在人的周圍來回遊動,晴子一行大奇之下,紛紛湊上前去,無不兩眼明亮,瞪着它的靈活身姿,在月色下遨遊嬉戲。

金雀眼裏閃着精光的看着赤龍在自己眼前游來蕩去,一時按捺不住好奇心,伸出右手食指輕輕點在了它的細長身軀上。赤龍回頭瞄了她一眼,兩個小小的鼻孔翕動了幾下後,一對龍睛微微一眯,龍尾輕擺着,游到了晴子那邊。

“大凡哥,你這到底是什麼手段啊?”金雀眼巴巴看着赤龍在晴子臉上親暱的蹭了一下,不無羨慕的讚歎道,“真是太神奇了!身上軟乎乎的,就跟真的一樣啦!”

陳志凡暗自撇了撇嘴。說的像是見過真的龍似的。

“嘻嘻,好可愛!哎喲,蹭的我好癢!”晴子笑顏如花,歡聲看着赤龍在自己臉上蹭來蹭去。一旁筒新秀實在是眼饞不已,於是趁着赤龍靠近自己這邊之際,也伸手在它身上抓了一把。赤龍回頭瞥了她一眼,忽地龍睛一瞪,然後龍尾一擺,瞬間就衝了過去。

“嗷……”隨着一聲低吟,赤龍張嘴噴出了一縷細長紅芒。筒新川愕然,不知道爲什麼剛纔還好好的小龍,眼下卻忽然朝自己攻擊了起來。

幸好細川佐衛就站在她的旁邊,見此情況後,趕緊抓住她的胳膊飛快一拉,毫釐之間避開了那縷細長的紅芒。就聽一道細微的輕嗤聲裏,紅芒徑直穿透樓頂地面,沒入到了樓下不知有多深。

“嗷!”

見到自己的攻擊被人躲開,赤龍表現的像是一個真具有靈智的生物般,先是仰天一聲怒吼,然後龍尾一擺,衝着細川佐衛兩人嗖的一下就衝擊而去。

眨眼就飛到兩人面前後,赤龍渾身赤光一閃,絲絲雲霧驟生中,一絲絲鋒利至極的細長赤芒悄然憑空出現漂浮在它的周圍。前面一對爪子一劃,赤光閃爍,嗤嗤刺破空氣,轉眼就籠罩了細川佐衛和筒新秀兩人的四面八方。

一旁不遠的筒新川總算是反應了過來,一聲冷哼後,他雙袖連甩,無數烏光隱隱的細小飛鏢嗚嗚呼嘯着就迎着那團赤芒攔截而去。

一連串“叮叮叮”的清脆響聲裏,赤芒鋒銳,輕鬆將飛鏢穿透,繼續輕嗤不已的刺向了細川佐衛兩人。

赤手空拳的細川佐衛渾身肌肉緊繃,一邊緊盯着赤芒的迅速靠近,一邊嘴裏出聲高呼:“小泉先生,還請手下留情!”

“志凡……”晴子臉上,滿是擔心、着急的神情。 我家王爺超冷噠 某青年訕訕,單手一揮,赤芒散去,赤龍眼睛一眨,不甘心的掃了細川佐衛兩人一眼後,尾巴一擺,往天上扶搖而去。

“哼!果然是你在搞鬼!”被嚇得臉上血色盡退的筒新秀,狠狠的瞪了陳志凡一眼。

“冤枉人了不是。”某青年攤手,“誰讓你去抓赤龍的。你不惹它,它怎麼可能會主動攻擊你。”筒新秀冷聲說道:“區區一件死物,無論它表現再怎麼的靈性,終究還是掌控在你的手裏。哼!要不是你在命令,它又怎麼會只攻擊我!”

越說越生氣的她,轉頭看着晴子說道:“晴子,像這樣心胸狹窄的男人,你怎麼會看得上?我看你最好還是早早離開的好,要不然……”

“別說了,阿秀!”晴子臉上神情暗沉,“我相信志凡不會開這麼危險的玩笑,而且他是我的男人,不論別人說什麼,我都不會離開他的!”

陳志凡走過去攬住晴子微微顫抖的俏臉,眼底浮現出絲絲煞氣的看着筒新秀冷聲說道:“看在晴子的面子上,我這回不跟你計較,但要是下次再讓我聽到你對晴子說諸如離開我的話……”

徐徐掃過筒新川和細川佐衛兩人,他嘴角一抹戾笑的寒聲說道:“相信我,最好不要讓我那麼做。”

直面陳志凡的絕強威勢,筒新川止不住雙手顫抖不已。他此刻才發現,眼前這個年輕人是那樣的恐怖,煞氣沖霄,殺意盎然,似乎一個眼神,就能讓自己瞬間斃命!

呼吸稍微有點急促的細川佐衛,微微低下頭澀聲說道:“小泉先生,年輕人不懂事,還請您千萬不要生氣。” 他著實有些看不下去。

因為帝玄胤和他之前的處境太像了。

他還沒有成名之前,就是在大戶人家給人家當奴才的,可是,他卻有一個好主子,所以,也才有他如今飛黃騰達的這一天。

所以他看到夜冰依如此對待帝玄胤,她自己的下人,他的心中,不免生出幾分同情來。

對夜冰依的印象,默默的打了個叉,但畢竟眼前是金蛇靈島的美人兒,所以他還是願意再和她多聊幾句話的。

但是夜冰依卻沒有直接從地上站起來,她看向帝玄胤,沒好氣道,「還傻站著幹什麼,趕緊扶我起來呀!」

帝玄胤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點點頭,然後扶著她站起來。

張公子正想和夜冰依說句話,然而他還沒開口,便看到夜冰依反手便給了帝玄胤一巴掌。

「這……你。」這下,就連張公子,也想為帝玄胤抱不平了,忍不住出聲,「小姐,這是為何?」他很想說,難道下人就不是人嗎?難道下人就可以讓他們這些權勢之人,糟蹋嗎?

夜冰依委屈的撅了撅嘴道,「張公子,你有所不知啊,我這個奴才啊,都是我把他慣壞了,平時,他就是連我這個主子,都不放在眼裡。」

然而這話,要是平時夜冰依對他說,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或許他還會相信。

但是看到她剛才彪悍的那一幕,張公子是如何也不相信她的話的。

張公子打量著帝玄胤,眼前的這個人,和他的曾經,是如何的像?

只是可惜,帝玄胤沒有他那麼好運,得到一個好主子。

還有,夜冰依這般彪悍又驕縱的女子,哪一點配得上他?

要不是顧忌金蛇靈島的面子,他早想甩袖走人了。

張公子面上疏離淡漠道,「大小姐只不過是摔了一跤而已,再說這不是沒事么?大小姐又何必發這麼大的火呢。」

聽得出來他有意為帝玄胤開脫。

夜冰依心中暗道,這人倒是個正人君子,但是可惜了,她不是洛瑤,就算是洛瑤,那也是她夜家的人。

她不依不饒的說道,「張公子這話說的就不對了,我在我家,我爹都不敢說我一句。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掉了。」

「而他,一個小小的奴才,居然眼睜睜的看著我摔倒,簡直太過分了!像他這種人,一輩子就該當奴才,永遠沒有出頭之日!奴才就是奴才。」

夜冰依說的憤怒無比,縱然是她一張嬌美的面龐,也掩蓋不了因為憤怒而露出了的尖酸刻薄的臉龐,讓人怎麼看怎麼扎眼。

這一幕幕,多麼像他不由己的時候,他曾經也是這樣被人恥笑,不得不說,夜冰依這番話,真是戳到了他心中的痛楚,張公子狠狠一甩袖。

「小姐既然如此嬌貴,我想我張某人也怕是配不上你,就此別過。」

……

另一個帳篷中,玉夫人聽到消息后,嘴角勾起一抹陰毒的笑,暗罵,就知道這個小賤蹄子不是個省油的燈,還好,她早有準備,吩咐道,「去請玉公子過來。」 不一會兒,便有一個人的男子出現在眼前,來到玉夫人身旁,喚道:「侄兒拜見姑母。」

玉夫人笑著道,「呵呵,溪林,你不是喜歡瑤瑤嗎?那麼你的機會來了,知道該怎麼做嗎?」

玉溪林先是一怔,然隨後眼中流露出一抹欣喜,向後倒退了幾步,朝著玉夫人深深的做了個揖。

「多謝姑母成全!事成之後,侄兒一定不會虧待姑母和表妹銀兒的!」

玉溪林笑了笑,眼中是毫不掩飾的欣喜,他從小就對瑤瑤表妹一見鍾情,可奈何表妹早年失蹤了。

這麼多年來,他雖然納了幾房小妾,但是他心中,依舊惦記著表妹,他正房的位置,一直是留給表妹的,如今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讓他等來了,這一次,無論如何,他都一定要把瑤瑤表妹給拿下!

隨即迫不及待道,「姑母,那侄兒現在就去尋表妹去了。」

玉夫人攔著他,「慢著,現在宴會開始了,我讓丫鬟去喚瑤瑤,一起來到前面吃點東西,你們再聊聊天吧。」

……

嫩綠的草地,悠悠清風,層層疊疊的園林當中,一名身穿灰衣,蓬頭污面的小廝左顧右盼。

隨後一名丫鬟打扮的少女走到他的身邊,指名道姓說道,「你就是王小二吧。」

王小二點頭,「對對,就是我,你就是玉夫人身邊的人?」

少女眼眸微閃,點點頭,伸手丟給了男子一枚玉佩道,「現在,你知道怎麼做了吧?」

「明白!」男子立即點頭,「放心吧,我收了玉夫人的好處,保證將小的和大小姐那風花雪月的事情,宣傳於眾!」

少女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又說道,「只怕你有了這枚玉佩,還是不能服眾,所以,玉夫人讓我告訴你,我們大小姐的左胸上,還長著一顆黑痣,到時候,你一併說出來吧,想必會更有說服力。好好乾!我們玉夫人一定會好好打賞你的!」

男子興奮點頭,「好好好,我一定會按照夫人說的做,放心吧!」

看著王小二逐漸離去的身影,少女站在原地,眼中露出一抹邪惡的神色。

伸手揭下了臉上的人皮面具,然後悠哉悠哉的朝著前面走去。

沒過一會。

便齊齊來到了前院。

只有帝玄胤一人跟在夜冰依旁邊,遠遠的,夜冰依就看到了玉夫人和金銀兒母女兩人臉上露出的幸災樂禍神情。

夜冰依扯了扯唇,露出了一個笑容,「好戲,就要開始了。」

然後低頭,左顧右盼,好像是在尋找著什麼。

很快玉夫人便殷勤的走上前來,郇問道,「瑤瑤這是在幹什麼?找什麼東西啊?要不要我們幫你一塊找?」

夜冰依默默的打量了玉夫人一眼,她的眼中滿是藏不住的幸災樂禍。

夜冰依卻輕輕的搖頭,一臉茫然,「沒有啊,我不曾丟過什麼東西啊。」

玉夫人一噎,很快又道,「那你剛才在看什麼。」

夜冰依道,「我只是隨便看看。」

玉夫人:「……」

「不好了,不好了,大小姐,夫人!」 毒寵霸氣小妖花 丫鬟吃驚大呼小叫。 狠狠瞪了一臉慘白的筒新秀一眼,陳志凡冷哼一聲,摟着晴子轉身下了樓。

尼瑪居然敢當着我的面叫我的女人離開我,要不是看在她是晴子閨蜜的份上,早他麼一劍捅死算球!

金雀朝筒新秀做了一個大大的鬼臉後,嘴裏一聲輕哼,拉着夜刃的胳膊也跟着離開了樓頂。

恭送主人下樓後,大鄉武夫慢慢回身。兩眼半眯的他,眼瞳深處橙光閃耀,一股厚重如山的氣勢,霍然壓在了細川佐衛三人身上。

仰頭看着夜空之上,赤龍在月輝下飛舞嬉戲,大鄉武夫嘴角,漸漸浮起一抹欣然的笑容。

收回目光,他的臉上又變作冷肅一片,兩眼直直看着筒新秀,直到盯得她神情分外不安後,才冷冷說道:“主人大量,不跟你計較。但是記住了,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絕對不要以爲你是甲賀的人,我們就不敢動你。”

“若是再有下一次,反正都殺了那麼多的甲賀忍者,也不多你們三兩個。”嘴裏低聲輕語了兩句後,大鄉武夫任由小稻抱住自己的胳膊,在美澤裏惠子的暗暗白眼跟隨下,幾人接連下了樓。

故意走在最後的秋山原和藤田直樹兩人,臨下去之前,站在門口衝筒新川兩爺孫森寒一笑,緊隨其後的,是一狂暴、一陰寒的如山氣勢,轟然壓在了他三人的身上。

“死物?”斷掉的手掌已經完美接上的秋山原,雙拳緊握煞氣騰騰,“那是我幼龍社的鎮社神物,要是下次再出言侮辱,定將你等一拳轟爆!”

藤田直樹不言語,只是陰生生一笑,眼裏血光猛地爆閃而出,衝着三人比了一個割喉的動作。

很快,樓頂上就只剩下了精神皆無比灰敗的甲賀部三人。再看天上,赤龍早就不知道飛到哪裏浪去了。

“怎……怎麼可能!”接連受到好幾次氣勢鎮壓的細川佐衛,因爲在三人當中實力最高,所以感受也最爲清晰、深刻。

相比於陳志凡給他的感覺是深不可測,以及大鄉武夫給他的感覺是不可匹敵,那麼秋山原給他的感覺,那就是晴天霹靂!

細川佐衛非常的不明白,爲什麼僅僅是過了不到一天的時間,秋山原的實力就提升了至少兩倍!如果之前在面對他的時候,自己還能勉強一戰的話,那麼現在作戰,恐怕真的會被一拳打爆吧!

再想到同秋山原氣勢幾乎不相上下的藤田直樹,他只覺一股寒意,從心底瞬間蔓延了開來。難道他們剛纔說的,六角正雄他們已經全部被殺是真的?

遭受了一連串打擊的細川上忍,一臉失魂落魄的一步一挪下了樓,還哪裏有心思去管筒新川兩爺孫的事情。

額頭一圈冷汗還沒完全消散的筒新川,看着腳邊不遠的那個被赤芒擊穿留下的細孔,長吐出一口濁氣後,擡頭看着孫女搖頭嘆道:“唉……阿秀,你剛纔不應該那麼說話的。”

臉上漸漸有了一絲血色的筒新秀,梗着細長的脖子不服氣的尖聲反駁道:“爺爺,我說的不對嗎?他分明就是怕晴子跟我們走,故意給我們臉色看,好把我們給逼走!”

“小聲點!”筒新川面色驚懼的伸手捂住了孫女的小嘴,“別被他們給聽到了。”筒新秀嘴裏嗚嗚兩聲後點了點頭。

鬆開捂住孫女嘴的手後,筒新川眉頭皺的很深:“記住了,我們來這裏,是勸晴子回去幫助她弟弟爭奪大首領之位的。無論如何,這件事都不能辦砸了。”

“但是晴子如果不願意跟我們回去怎麼辦?”筒新秀同樣眉頭緊皺,“我都勸她好久了。還有,爺爺,我們爲什麼要幫晴子她弟弟啊?一個十幾歲還沒我高的小屁孩,憑什麼去當我甲賀部的大首領!”

雄霸南亞 筒新川撫須不語,筒新秀見狀,抓着他的袖子作女兒狀:“爺爺,你就告訴我啦!我們筒新家爲什麼要幫那個小屁孩啊?”

看着孫女一副嬌嗔的模樣,老人瞬間忘卻了剛纔所經歷的一切,呵呵大笑了幾聲後,輕聲說道:“甲賀三大家族,一直以六角家爲主,可自從十年前發生了那場變故後,細川家的勢力就蓬勃發展,以致這兩年,漸漸有了跟六角家分庭抗禮之勢。”

細喘了一口氣,筒新川一臉苦笑的搖頭嘆息不已:“唉……與那兩家相比,我筒新家無疑要勢弱了許多。”

仰望夜空,他忽地精神振奮了起來:“好在天照大神並沒有拋棄我筒新家,前任大首領在外面居然還有一個私生子,幸運的是居然又被我筒新家給搶先找到了。”

“爺爺你的意思是,我們筒新家幫助那小屁孩登上大首領之位,小屁孩投桃報李,在當上大首領後,讓部裏資源往我筒新家傾斜?”筒新秀兩隻眼睛裏閃爍着一絲智慧之光,“此消彼長之下,我筒新家的實力,一定會更上一層樓,說不定以後還有機會爭一爭大首領之位呢。”

摸了摸孫女的頭,筒新川臉上帶着笑,眼底卻閃過一片幽然:“阿秀你說得對,小孩子沒有靠山,要想過上富貴生活,就只能依靠我們……到時候若是徹底控制住了他,豈不就是間接控制了整個甲賀……”

筒新秀翹着嘴,那張中性十足的臉上很是不滿:“爺爺你說話大點聲嘛,後面說的什麼我都沒聽見。”

“哎,人老了,氣血不足,說話都說不利索嘍!”筒新川笑臉呵呵,發聲感嘆不已。

叫夜刃把尾巴精金雀帶走後,陳志凡攬着晴子的俏肩進了三樓的臥室。聽着樓頂上筒新兩爺孫的談話,他嘴角一抹幽然一閃即逝:主意還真打到了晴子身上,哼,簡直是找死!

拍了拍自己女人的肩膀,某青年輕聲問道:“晴子,你有沒有想過自己當甲賀部的大首領?”猶豫了片刻後,他繼續開口說道:“有一件關於你父親的事情,我本來打算等將來有機會再告訴你的。”

“關於我父親的事情?”晴子偏頭,臉上滿是疑惑,“你都沒見過我父親,怎麼會知道他的事情?”

陳志凡遲疑片刻後,嘆了一口氣,然後緊緊摟住她的香肩一臉的沉重:“其實我也是從細川佑衛那裏推測出來的。你父親,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被細川家給害的。”

“我父親是被細川家給害死的?!”嬌軀輕顫的晴子臉上神情大變,“志凡,你說的是真的嗎?可是……可是佐衛叔叔他……” 「何事慌張?」玉夫人眼底飛快閃過一抹欣喜,面上卻茫然的問道。

「夫人,那邊有一個好像叫花子一樣的人,他說,他叫王小二,他說,聽到大小姐今天要來找夫婿,要來問個明白,大小姐為什麼拋棄了他!

他說大小姐既然已經和他許定終生,就生生世世都是他的人了。

如今大小姐卻拋棄了他,他要向大小姐討一個說法。

「嘩——」

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帶著一抹審視,看向了夜冰依。

姑娘,小姐夢全都朝著夜冰依望過來。

還有不少世家公子哥,也都朝著她看過來。

臉上紛紛露出驚詫之色。

隨即,開始有人鄙夷道,「聽說金蛇靈島的大小姐,之前曾經丟失過一段時間,想必都是在那些地方沾染了不好的毛病吧?」

「可不是嘛,現如今人家又又重新飛上枝頭當鳳凰了,自然就始亂終棄了,只是那個人,好可憐哦。」

玉夫人故作驚訝,厲聲道,「胡說八道!你們大小姐怎麼會做出這種苟且事情?再胡說八道,就將那人打死。」

丫鬟說道,「夫,夫人,那人還說,他他他,他有大小姐的定情信物……」

「這……瑤瑤不是這樣的人!」玉夫人大聲咆哮,可是她看夜冰依的眼神,卻明顯的不相信。

她的嘴上這麼說,但是那一臉上痛心疾首的表情,也就是認定了。

這下旁人也下意識以為夜冰依就是那個始亂終棄的人。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