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有些生物在夢中本能的打開了大腦的防禦,也給昆羽他們添了很多麻煩,需要耗費很大的精力去處理自動保護。

Post by zhuangyuan

水草繼續變化,越來越多的數據被接受,冗餘的數據也在快速分配出去給各個大腦,但是不可避免的產生了積壓,而且這個積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急速上升。

昆羽不得不上手幫忙,只是,這個章魚不是昆羽的本體,幫忙也只能勉強的加快處理速度,並不能解決實際的問題。

很快,水草的變幻次數已經上萬了,章魚魂的眼神開始朦朧,大量的數據不停的衝擊着他的腦袋,在衆多的變化中,一遍遍的尋找着規律。

章魚魂覺得現在自己的腦子已經不是自己的了,他現在全都是在靠着本能處理着這些反饋過來的數據,在數據中篩查出正確的線路。

另一邊,昆羽的壓力也不小,他不像章魚魂是慢慢增加難度,他上來就是高難度,意識剛已對接到網絡,大量的信息直接將腦袋堆滿。

好不容易在迷失的邊緣拉了回來,後面大量冗餘數據又堆了上來。

由於數據積累的越來越多,處理的速度越來越快,處理的方式也不再溫和,陷入沉睡中的衆兇獸,在睡夢中開始掙扎。

大腦造成的損傷強迫着身體做出了反應,兇獸們在睡夢中擺弄出各種姿勢。

水草的變化已經上十萬了,章魚魂眼中的光芒已經完全熄滅,生理的自我保護機制開啓,章魚魂的意識陷入昏迷中。

壓力瞬間加在昆羽的身上,整個能量章魚開始抖動起來。

和能量觸鬚綁在一起的兇獸們也開始顫抖起來,有些實力較差的渾身開始爆出鮮血。

就在昆羽即將堅持不住的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能量章魚中。

蚩的意識連接到了網絡中。

同時,能量章魚又分出了一條觸鬚伸了出去。


整個系統運轉的速度一下子提升了起來,冗餘的文件開始飛速消失,已經沉迷在數據包圍中的昆羽終於恢復了意識。

腦袋遲鈍的思考了一會,才發現身旁多了個身影。

意識體的蚩和他的外表有很大的區別,一個不過尺餘長的青色長蟲眼中飛快的閃爍着精光,一條條指令在觸鬚間傳遞。

沒有時間去思考蚩的事情,昆羽再次加入了運算。

變化次數達到了百萬次,整個系統處理的速度再次慢了下來。

蚩的眼中閃過一抹吃力,渾身開始顫抖起來。

昆羽知道他失算了。

他一直是按照上輩子的電腦運算能力來規劃,但是他忘了一件事,電腦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東西,除了用來處理數據不需要考慮其他。

但是真實的生物大腦不一樣,他是一個很複雜的東西,涉及到的方向太多了,大腦不僅要用來處理信息,同樣也要用來控制整個機體的平衡。

機體越複雜,對於大腦的要求就越高,所有生物的大腦都差不多是剛剛好夠自己用,現在突然要騰出這麼多的空間,用來處理這麼複雜的運算。

直接拖慢了大腦的運算速度。

到了百萬級的層次,每一次的變化都是考驗腦力的時刻。

昆羽首先堅持不住了,他的系統先崩潰了,只能勉強保證意識的情形。

所有的壓力又加到蚩的身上,身上的青色光芒爆閃,蚩怒吼一聲,體積膨脹了一倍,處理的速度勉強提了一截,但是於事無補。

蚩也明白崩潰是早晚的事,但是如果就這樣放棄,別說再次集合這些兇獸進行運算,就是自己的權威都會遭到衝擊。

瞥了眼旁邊已經迷迷糊糊的昆羽,蚩咬了咬牙,艱難的說道。

“我快要堅持不住了,你還有別的辦法麼?”

迷迷糊糊的昆羽,本能的開口道。

“還有最後一個辦法……”


“你先別睡,快點說啊!”

“就是,咱兩融合,共用一個大腦,擴容。”

蚩沉默了,後面的沒有太聽明白,但是前面的不難理解,說實話, 隱婚豪門:腹黑BOSS求恩寵

但是存在一個問題,如果要互聯,自己就必須要放棄主導權。 因爲整個系統都要靠着昆羽的技能維持,如果他做主,昆羽的技能一旦出現問題,他沒辦法處理。

因爲需要思考得失,處理的速度又慢了下來,蚩的腦袋都快要炸了,容不得多做猶豫。

眼中光芒一陣爆閃,蚩艱難的開口道。

“聯合吧,你主導,但是你要是對我的腦子做了什麼,我拼着這輩子不出去,也要殺了你。”


昆羽笑了一下,強撐這意識往蚩那邊靠了靠,一道能量觸鬚將雙方連在了一起。

忽然就七年 ,久違的舒爽感傳來,陣陣暈眩涌上來,眼睛一閉,趴在一邊昏迷過去了。

昆羽則睜開了眼,精光在眼中爆閃。

這種感覺很奇妙,就像是自己打開了一個不設防的寶庫一般,蚩從出生到現在的生平在昆羽的面前迅速劃過。

就像是看電影一般,昆羽瀏覽着這個高能生物的一生。

兩個腦子聯合,處理起這些數據已經不費多少功夫了,剩下的百萬數據,僅需幾息就能處理完。

不過,昆羽並不打算這麼快完成,這種機會可遇不可求,瀏覽一個巔峯王級的生平能讓昆羽少走很多路。

時間迅速流淌,周圍變得寂靜,只剩下數據化爲能量在能量觸鬚中流動的聲音。

昆羽長出了口氣,蚩的生平很長,涉及到的時間竟然有將近八百年,光是看完這些東西花費的時間比處理數據的時間都長。

很小心的退出記憶,這裏面的任何一個片段都不能觸碰,一旦觸碰必然會留下印記,等蚩醒來發現記憶被翻越過,昆羽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活。

數據很快就處理完了,能量觸鬚即將斷開連接。

昆羽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在斷開之前,編輯了一道非常非常小的數據,沿着能量觸鬚印刻在所有兇獸的大腦深處。

昆羽自信,只要不是專攻大腦的生物,是發現不了這個微不足道的數據。

等過個幾百年,這道數據就能完完整整的和大腦融匯在一起,即使想剝離都沒法剝離。

很快,能量觸鬚斷開了連接,沉浸在夢中的兇獸們終於能睡一個好覺了。

連接在昆羽和蚩之間的能量觸鬚也斷開了,蚩的意識一閃,消失在原地,回到了自己身體裏。

章魚魂早就回到魚珠中了,雖然損耗了大量的精力,但是這次的經歷對他來說絕對是一件大好事。

昆羽收了自己的技能,長時間開技能的後遺症涌了上來,渾身因爲大量能量涌入在消失,整個身體已經到了極限了。

剛回到身體中,昆羽就被如海的能量衝擊的失去意識。

不知道過了多久,昆羽再次睜開了眼。

他又回到了像是龍宮的建築裏,蚩閉着眼盤踞在高臺上。

似是察覺到昆羽醒了過來,蚩睜開了眼,眼神複雜的看着昆羽。

這個和自己意識連接過的小魚現在給了他一種很特別的感覺,有點陌生,又有點熟悉,甚至還有點親密感。

這種感覺很不好,蚩很不喜歡。

沒有停頓多久,蚩先開口問道。

“找到出口了麼?”

昆羽茫然的想了一會,腦中的線路如同導航一般開始自動,很快到達出口,然後轉過身點了點頭。

蚩送了口氣,起身向外走去。

一聲悠長的吟聲傳出,隨後傳來一浪浪的咆哮聲。

搬家開始了。


在這裏待得時間太久了,這裏的兇獸都或多或少的屯了不少好東西,這次搬家,以後就再也不回來了,這些東西當然要帶走。

有些兇獸身上有儲存東西的地方還好點,有些渾身光溜溜的,就只能拜託能帶的兇獸幫忙帶帶,當然其中的花費自然是要出的。

又耗費了許久,確認全部整理完畢,昆羽一馬當先,帶着衆人走進水草叢中。

爲了防止走散,昆羽動員所有的兇獸編織了一條非常長的繩子,有些兇獸的口水有超強的粘合性,這條繩子就更加的結識。

很快浩浩蕩蕩的隊伍全部走進了水草羣中,蚩落在最後,回頭看了眼身後的一切,絲毫不留戀。

在他們走後許久,水草羣中陸續鑽出了幾道身影,正是不願離開被趕出去的兇獸們。

這些兇獸看着空空蕩蕩的草窩區,眼神中說不出的落寞。

水草羣在快速的變化,繩子上的身影在一個個的消失,但是衆兇們並不緊張,只要繩子上的力道還在,他們就不會迷失在水草羣中。

昆羽按照腦中的指示,快速的向前走着,位於隊首的他承擔着帶領所有兇獸的重任,身上纏了三圈繩結。

只要昆羽有一點壞心思,大可以直接咬斷這粗糙的草繩,自己一個人大搖大擺的出去。

如果以前,昆羽可能會這麼做,但是現在他反而希望這些兇獸們能出去,他們出去,對於自己來說可能反而是一個幫助也說不定。

找對了地方,這片水草羣就沒有那麼難走了,加上昆羽心中有些急切,所以很快路程就過半了。

到這開始,前面的路就開始複雜了,昆羽發出一段意念傳給掛在身上的傳令獸。

很快後方一層層的給出了反饋,昆羽收起傳令獸繼續往前。

雖然道路難走,但是有地圖也沒太困難。

又拐了個彎,眼前突然一空,一個碩大的山壁出現在眼前。

後面的繩子一鬆,魚熊從昆羽後面鑽了出來,看到前面的山壁,愣住了。

隨後不斷有兇獸鑽出來,看到眼前的山壁,都愣住了。


“別愣着了,趕緊收繩子,讓後面的跟上。”昆羽拍了拍魚熊。

出神的魚熊這才反應過來,抹了把臉,拽住繩子一使勁,後面的速度立刻提了一截。

越來越多的兇獸從水草羣中鑽了出來,看見眼前的山壁,神色各異,但都是沉默不語。

繩子越來越短,落在最後的蚩最後一個鑽了出來,看了眼山壁,沒有說話,把目光看向昆羽。

“接下來就是穿過前面這個狹窄的縫隙,就能進入前面的峽谷,再往前走就能出去了。”

昆羽還沒說完,蚩突然舞動尾巴將他抽開,一道青紫的電芒消失擦着昆羽的身體落下。

渾身散發着電芒的青牛滿臉憤怒的盯着昆羽。

腦袋上的獨角積蓄着浩然的能量。

蚩直接浮了起來,擋在了昆羽的身前,魚熊也浮了起來,隨後所有的兇獸都浮了起來,浩蕩的氣勢直接逼上青牛。

“兇,你覺得你是我們的對手麼?”蚩也不急着出手,看着眼前的青牛施施然的問道。

青牛眼睛一眯,從昆羽身上移開,看向蚩,牛嘴一咧,說道:“我倒是誰,原來是那隻小青蟲啊,怎麼?現在學了點東西,長本事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