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最主要的是,他剛剛就想著搶食狴犴寶肉,根本沒想到兔子會這麼不地道,偷襲自己。

Post by zhuangyuan

因此,他氣呼呼的跑了回去,要教訓這兔子,讓他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可是,當他趕到的時候,發現那一鍋狴犴寶肉已經沒了,全都下肚,這讓他有一種暴走的衝動,這次自己又白忙活了!

當他看見一個銀髮小姑娘后,氣就是不打一處來,因為那兔子如同銀色太陽一般在發光,懶散的靠著小黑龍身上,身前的肚子,在此時鼓得老高,都快撐爆了。

最令童毅生氣的是,她還在哪裡有些疲憊的叫道:「哎呦,我的肚子,這次吃的太飽,看來真的撐到了。」

「你倆都吃飽了?」童毅沒好氣的瞪著兩者,感覺他倆太沒義氣,居然連一點湯都沒留。

「我跟龍哥哥都吃飽了,我更是撐到了呢。原本給要你留來著,可是等你你好幾秒,你都沒回來,我擔心味道會變,因此我便勉為其難的將剩下的都吃掉了,真的有些後悔幫你,現在我被撐得,都已經起不來了。」那兔子張嘴就是噴吐銀色霞光,身子還真的一動沒動,看來是真的吃撐了。

「那就好,看來剩下的我可以自己吃了!」童毅很是欣慰的點了點頭,而後將狴犴剩下的寶體取出,以神棍串上,催動骨火,開始燒烤。

「卑鄙!」小兔子忿忿,在哪裡渾身發光,開始掙扎,不想讓童毅吃獨食。可是無奈,吃的太多,根本沒力氣動了。

骨火跳動,童毅狴犴寶肉被烤的光滑油亮,而童毅早就迫不及待,抓著寶肉就開始大口朵頤,吃的滿嘴油膩。

啃了半天,手中抓著大塊狴犴寶肉開始搖晃,吸引小兔子注意,果不其然,那兔子瞬間眼直,口水嘩嘩直流。

而這時,童毅也是開始報復,手持令兔眼饞的狴犴寶肉,開始扭動屁股,一步步接近。

此時的小兔子是被氣的磨牙,恨不得立即咬上他一口,然後搶奪狴犴寶肉在將其以腳蹬飛。

可惜,現在的她真的是不想動彈,一點力氣沒有,需要很長時間才能煉化完狴犴寶肉。

童毅將狴犴寶肉切成肉段,而後放在盤上,撒上調料,來到小兔子面前,非常大方的說道:「噥,快吃吧!」

「滾!」小兔子氣的大叫,突然感覺肚子很痛,開始呲牙咧嘴,抱著肚子,想減少疼痛。隨後瞪了童毅一眼,有些虛弱道:「算你狠!」

她知道這是赤果果的報復,這筆賬她在心裡記下了,他日必定奉還!

「唉,看來你吃不了了,那我幫你吃了吧!」童毅嘆了口氣,語氣惋惜。

他當著小兔子面,不緊不慢的將狴犴寶肉放入口中,開始細嚼慢咽,眯著眼睛,滿臉享受的樣子,道;「真好吃啊,不過某個兔子就只能看看,吃不進嘴,實在是有些可惜。」

小兔子已經想開了,不在去想這些,而是閉上眼睛,心中默念自己該族的靜心咒,不想遭受童毅的折磨。

才一會功夫,小兔子便忘卻一切,進入那種意境。同時渾身的光芒變得越發璀璨,忽閃忽閃的,顯然這是開始煉化了。


「唉,我也得快點吃了,畢竟餓了好久。」

童毅這麼說了一句,而後開始大吃特吃,幾乎都不咀嚼便直接下肚。

他的速度很快,沒多久便啃食近半,最終,他實在是吃不下去,也是撐得夠嗆,非常不捨得收入神碗內,而後懶洋洋的躺了下去,不斷打飽嗝。

這個過程中,被小兔子捕捉了,她偷摸睜開一個眼睛,查看情況,正好發現童毅剛剛一幕。

不過她沒有什麼,隨後再次閉上了眼睛,繼續煉化。

此時的童毅,也是發光,流光溢彩,越發璀璨,隨然體內的靈力無法流轉,但這並不能影響他煉化。

沒多久,童毅體內的骨骼便發出嘎嘣的聲音,過程中,痛的他是的呲牙咧嘴,額頭直冒冷汗。

最終,他尋得一根青色大蘿蔔,並將其浸放在漂有紅色粉末的水中,而後臉帶賊笑,進入了夢鄉。

翌日,聖陽自東方冉冉升起,金色光芒灑照大地。

小兔子一大早便開始嘰嘰喳喳,對於昨天的童毅表示非常不滿意,甚至有拚命的架勢,因為昨天她實在是被氣壞了。

不過童毅已經看透這個兔子的本性,直接拿出一顆青色大蘿蔔,塞到她的小手,然後想象中的事情發生了,果不其然,立馬忘記之前不快,不在拚命。

「啵——」

她對著這個有青色霞光流動的青蘿蔔就是一頓猛親,隨後望向童毅,道:「這次就放過你了!」

童毅沒說什麼,但嘴角噙著一絲壞笑,而後聲稱有事,溜之大吉了。

對於此,小兔子雖然有些摸不清頭腦,但是沒有多聞,因為她要吃早餐了。

「吭哧——」

她開始啃食了,小臉帶著喜悅,不過臉色也是開始慢慢變化,感覺味道有些不對,而後味道越來越不對,最後更是開始大口呸吐。

「呸,這蘿蔔怎麼這麼辣!」她非常嫌棄的將口中的蘿蔔吐了出來,而後更是將其解刨,最終發現了其中的奧秘。

「我說他怎麼這麼好心,原來是用辣椒水浸泡了。」小兔子此時氣的牙痒痒,而後迅速追去。

最主要的是,這讓他想起了前不久的遭遇。

她還記得,前不久,那個小胖子發現一直無法奈何自己,最終用一株紅色大蘿蔔來找自己道歉。

當時的她非常單純,在小胖子的催促下,她非常乾脆的便開始食用。

第一口好好的,第二口的時候,便感覺自己的門牙都開始發軟,因為太那酸了。最可氣的是那個小胖子更是在那哈哈大笑,一個勁的嘲笑。

這氣的她暴走,一腳蹬了過去,而後撒丫子就跑,那小胖子也不是能受氣的主,也是緊追不捨。

最終,小兔子逃入了這片凈土,那小胖子也是跟了進來,然後小兔子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擺脫。

小兔子找不到童毅蹤跡,這讓她有些抓狂,因此去求助小黑龍,他們在一處山林中尋找到了童毅,看見他鬼鬼祟祟的在哪裡大口朵頤。

「我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居然在這裡偷吃東西!」小兔子雙眼直勾勾的盯著童毅手上的烤肉,口水流了一地。

「瞎說,我是在這裡等你們,難道你沒發現這裡的景色很好嗎?」童毅怎會承認,一邊說著,一邊指著四周。

四周植被茂盛,樹木高聳,這裡更是屬於高地,可觀望遠處景色,氤氳蒸騰,彩霞流動,沒有異獸出沒,非常寧靜,到處充滿了祥和。

「你不知道我跟龍哥哥找你半天了嗎?」小兔子沒有明說,但是目光卻死死的盯著狴犴寶肉。

「嘿嘿,拿去,拿去!」童毅也是沒有道破,非常大方的扔了過去。


就在小兔子張嘴啃食之際,突然開口,道:「對了,小兔子你曾經說你被人欺負了,都有誰啊?」他是故意這麼說的,很不厚道道,竟揭對方傷疤,同時想讓小兔子吃不進去。

「說多了都是淚啊!」

腹黑寶寶天價媽 ,反而及其她心中的怒意,從而使得食慾大振,將一腔憋屈全部釋放,因此吃的很快,最要命的是吃的還沒完,童毅給的那些根本不夠。


而後更是非常蠻橫的去搶奪童毅的那份,而且還一副非常傷心的樣子,使得童毅都不好拒絕了。

此時的它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如此,他說什麼也不會多嘴的因為這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樣。 這兔子吃的那叫一個不亦樂乎,瑩白小臉此時掛滿油漬,而且嘴巴自始便沒閑著,吧唧個不停。

她一邊吃,一邊跟童毅說,將欺負自己過的人類一個個的都說了出來,而且描述的非常詳細,看來這兔子應該很記仇。

「咦,怎麼感覺這麼熟悉呢?」童毅撓頭,認真思考。

半響后,他大悟,使勁拍頭,疼的呲牙咧嘴,道:「知道了,那胖子應該是唐修會!」

隨後一把拽住她,跳上小黑龍背上,叫道:「快走,我估計這小胖子仇家絕對不少,咱們出去轉轉,說不定能碰到!」

他從小兔子哪裡得知,那小胖子不是什麼好東西,坑蒙拐騙樣樣精通,沒少得罪各族天才,特別是一些年幼的天才,在這個老油條面前,吃了不少虧。

就這樣,一行人上路了,當然過程中小兔子又拔了好些株千年靈參,蘿蔔,竟然說要用來打牙祭。

對於此,童毅只想說兩個字,敗家。

小黑龍速度很快,沒多久便離開了這片凈土,外面,古木參天,草被茂盛,生機勃勃。

他們略微商議了下,決定一路向北,沿途中穿梭了數座山脈,偶爾碰見一些強大蠻獸都被小黑龍靈巧的繞開,不過更多的是被小黑龍所散發的氣息嚇得四處逃遁。

當然,也有一些異種對於小黑龍產生了覬覦之心,想將其吞噬,從而令自己的血脈更加強大,甚至有望朝著龍族進化。

對於此,小黑龍不屑一顧,若是有膽敢向他出手的,等待它們的結果便是被無情抹殺。

當他們來到另一座山脈后,小兔子跟童毅雙眼瞬間發光,有無數星星閃爍,口水流了一地。

因為,這裡在兩者眼中簡直就是仙境。

這處山脈到處都有彩霞閃爍,靈氣濃郁,許多植被都有光輝籠罩,全都晶瑩透亮,充滿靈氣。

小兔子二話不說,跳下小黑龍身子,向著一株散發紫光的靈藥撲去,那是她最喜歡吃的紫靈參,而且個頭不小,足有兩米之高,葯香濃郁。

啃了半天,突然小兔子開始變得警覺起來,抱著一株大蘿蔔,跑到小黑龍身後,怯怯的指向深處,道:「裡面有好多股強大波動,咱們跑路吧!」

「怕啥,在這等著,跟咱們沒關係,看熱鬧就好了!」童毅無所謂。

小兔子的感覺很准,沒多久,在深處便傳出陣陣尖叫聲,聲音模糊,但聽起來似乎是在求救。

很快,一道身影便是率先衝出,這是一個身穿青色道袍的小胖子,只是道袍在此時有些殘破。

而此時,他也是非常狼狽,在抱頭鼠竄,後面跟著一屁股勁敵,各各非凡。

「我是無辜的,快來人救我啊!」小胖子抱頭大叫,慘兮兮的。

很快,他也是看見了童毅他們,眼神先是一恐,而後飛快奔逃。

大吼大叫,生怕外人聽不見一樣,道:「道兄,咱們的大敵追來了,前些日子我吸引大敵,你大發神威,全部轟殺,如今我再次引來,你快施展無上霉運神通,轟殺他們吧!」

聽見這話,童毅臉色瞬間黑了下來,這小胖子竟然是想污衊自己,從而吸引他後面那些強者的注意力,而好讓他好自己趁機擺脫。

「小胖子,你不要血口噴人,我都不認識你!」童毅同樣大叫,要撇清自己,不想給他背鍋。

小胖子演技很高超,竟然掉淚了,凄涼大叫,道:「道兄,你我共同患難好些年,如今如此小難,便要拋棄我了嗎?」


「轟——」

突然,銀光閃爍,小兔子實在是看不下去這個醜惡的小胖子,施展她的神兔蹬腿,直接飛踢過去。

「啊……」

這一次,小兔子狠狠的蹬在了小胖子的肚腩上,將其蹬向高空,然後又是一記重叫,令其發出慘叫,身子倒飛而去。

「無恥的胖子!」小兔子瞪著大眼,非常氣憤。

「胖賊,哪裡跑!」

在後方,一頭渾身沐浴著赤色神焰的飛禽呼嘯而來,它形似朱雀,體型龐大,帶起烈焰風暴,橫掃地面一切事物,景象驚人。

「慘了,這主怎麼還反應過來了呢?」小胖子哀嚎,掉頭就跑。

「胖賊,你作惡多端,不要跑了!」童毅開始報復,以身阻止他逃跑。

「吼——」

遠方一聲暴吼傳出,震的天上雲朵潰散,一頭巨大生靈在奔來,戾氣滔天,散發恐怖的血氣,所有生靈此時目光都注視哪裡,面露驚色。

「人族,你曾設計坑殺我等進入魔窟,險些要了我的命,如今我看你往哪裡逃!」這是一頭長有著魔鬼般頭顱的猙獰的異種,但卻長有魔猿的身軀,渾身上下都是濃郁的棕色長毛,此外,眸子此時非常森寒,此時他閃動背後,如同禽類的羽翅,襲向小胖子。

何所冬暖,何所夏凉(王子文、賈乃亮主演) ,被小胖子設計一道,雖然大難不死,但卻損失數件保命法寶,這等仇恨可謂是不共戴天。

聽這位這樣一說,一些看戲的生靈,目光瞬間目光不善了,全都盯向小胖子,因為想起之前的一些事情。

那個時候,是蚣潮泛濫的時候,有生靈曾經放出消息,在一處深窟發現麒麟蹤跡,因此吸引了無數生靈紛紛前往哪裡,可是進入之後才發現,哪裡分明就是一處魔窟,裡面爬滿了異種毒蚣。

許多生靈還沒到哪裡,便被那些毒蚣啃食個乾淨,而他們所攜帶的法寶便成為無主之物,而一道矯健的肥胖身影也是不斷穿梭於各種,速度快到眼花繚亂,而地面上那些無主之物,全部都被他收入囊中。

「賊賊,還我重寶!」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