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更妙的是況且醉心於藥方的研究,就不會天天想著怎麼瞎折騰了,也不會想著去塞外探險了。

Post by zhuangyuan

「你若打聽到了那些藥材商,就告訴我,我想見他們一面,當面好好談談。」況且道。

「好的。」左羚不疑有他,一口答應。

況且也是忽然想到,那些藥材商應該也跟鹽幫似的,能自由出入韃靼部落收購藥材,他們應該有安全的路線圖、當地的聯繫人什麼的,如果能拿到這些,不是又多了一條後路嗎。

當然這些藥材也是他真想得到的,並非只是幌子。

這些天況且一直在練習馬術,他手下的學員每天有六千人練習馬術,畢竟馬是需要休息的,這種高強度的訓練如果天天來,人能受的了,馬卻受不了。

況且倒是沒有這個顧慮,御馬是天馬,是千里馬,根本不在乎他這種強度的訓練。

他現在騎的依然是那匹棕色的御馬,那匹他眼熱了很久的白馬依然不肯讓他騎,試了兩次,都把他掀翻下來,然後繞著他跑圈,傲然表達自己的高貴和不凡,還往況且的臉上噴熱氣,氣的況且差點實行武則天的政策:鞭子、錐子、刀子。

不過他不敢,這些御馬就算是賞給他的,他也沒有生殺予奪的權利,更不要說也根本捨不得。

「這白馬和棕馬有什麼不同,為什麼棕馬好像跟我能心靈溝通,那匹白馬就不行?」況且問紀昌。

「不好說,人跟馬匹,有時候也要講緣分的,可能這匹棕馬跟大人有緣,那匹白馬跟大人無緣吧。這就跟人和人之間差不多。」紀昌笑道。

在紀昌眼裡,這些御馬的確就是跟人一樣,甚至比一般的人還要高貴,都是馬中之皇,它們自然也有自己天生的高傲,在處處顯示著自己天生的高貴。人可能真還很難培養出這樣的優越感來。

況且看著白馬發狠:「讓你得瑟,再得瑟殺了吃肉。」

白馬聽了根本無動於衷,只顧甩著白銀似的長長的鬃毛跑開了,四個蹄子輕鬆地擺動著,真跟飛翔在空中差不多。

那匹棕馬卻不顧白馬蔑視的眼神,跑過來把碩大的鼻子在況且身上磨蹭著,長長的馬臉都能看出那股子討好親近的神情。

紀昌等人笑了,這真就是緣分,這匹棕馬絲毫不亞於那匹白馬,兩者對況且的態度卻是截然相反。

況且泄氣了,也不打算玩什麼白馬嘯西風的造型了,還是老老實實騎這匹棕馬吧。

「你以後就叫追風騅了。」況且鄭重地給棕馬命名。

棕馬卻搖著碩大的馬頭,踢著小石子,似乎不滿意這個名字,可能是嫌太俗了。

況且苦笑,追風騅這名字多好啊,一聽就是天馬才有資格擁有的名字,它還嫌棄?

「那就閃電騅。」況且換了一個。

棕馬點了點碩大的馬頭,又用馬臉摩擦況且的袖子。

「哈哈,它還真聽得懂?」

紀昌和幾個護衛都像看到了世上最不可思議的事一樣,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一般。

「好吧,閃電騅就閃電騅。」況且其實覺得這名字也挺俗的,他最喜歡的是五花馬,可惜這些天馬都是純粹一色,一根雜毛沒有的,他也不知道李白詩中說的五花馬是什麼馬,估計不可能是這樣的天馬。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千金裘也就算了,要是玄宗皇上的御馬,誰敢拿出去換美酒啊,那不是找死嘛,你就是敢賣,也沒人敢買吧。

萬古愁又是什麼東東?一家子的事能弄明白就不錯了,還想什麼萬古愁?

況且現在可是知道了持家不易啊,左羚和李香君之間的暗戰依舊,他也沒辦法調解,還好石榴不在這裡,如果左羚跟石榴再像這樣碰撞起來,他真的只有出家當和尚了。

古人說治國齊家平天下,一家子、一族的事也是太難處處都擺平了。

他浮想聯翩,感慨萬千,這就是沒事閑的,雖然他還是不甘心放棄去塞外的念頭,可是想到張居正的態度,也就打了退堂鼓,只剩下一點不甘心了。


現在練兵的事基本都有條不紊地進行著,他選中的那些騎兵練習馬術的情況也不錯,最後馬術雖說比不上游牧民族,卻也不會差的太離譜。

一萬兩千精銳的騎兵如果跟韃靼主力交手如何?真的就沒一點希望取勝嗎?

他總是有些不信,在戰力上漢人從來不弱於任何民族,西漢時期的開疆拓土已經證明了這一點,西漢帝國打敗了周邊所有敵人,也正因如此,那時的人才敢喊出:犯我大漢者,雖遠必誅。

過後哪個朝代也沒人敢喊這話了吧,就是憋足了勁喊出來也是底氣不足,根本做不到。

永樂時期倒是短暫地恢復了這種榮光,大漠被掃平,安南被征服,萬國來朝,恢復了漢人帝國作為世界上中央帝國的地位。

況且對永樂時期的事還是有些存疑,一是國力,當時連年對外作戰,七平安南,六掃大漠,永樂當時的精兵強將並不多,還達不到太祖時期的五分之一,最缺乏的就是像徐達、藍玉這種能夠獨當一面的大帥,平安南不得不仰仗英國公張輔獨自領兵作戰,掃平大漠則是永樂御駕親征,其餘的大將似乎都缺乏這種獨當一面的軍事才華,強將精兵也是如此,根本比不上明朝初年,卻能把塞外的蒙古人打的望風而逃。 ?二是財力。

永樂帝連年發動戰爭,都是那種全國動員似的戰爭,同時還打造出無敵的鄭和艦隊,七下西洋,耗費了多少國帑?同時還建造了北京城,故宮也就是在當時,就是在後世也沒人有能力和財力建造出來。

現在天下承平已久,按說財力應該遠勝於永樂時期,可能連一場對外的大型戰爭都支撐不起,難道說鄭和當年下西洋真的帶回了天量白銀黃銅,還有各地的無數財寶?

但如果真是這樣,為何後來宣宗時期斷然廢掉了鄭和艦隊,連存放工部的圖紙和海上水文氣象資料都毀掉了?

這些疑問看成祖實錄或者宣宗實錄都是不可能找到答案的,也許根本就沒有答案。

或許只有一種解釋能說明這現象,就是明成祖當年統一全國,把全天下的財寶都聚集在一個人的手上,尤其是元朝宮廷的財寶,蒙古人最喜歡黃金珍珠瑪瑙翡翠美玉等奇珍異寶。

當年成吉思汗西征,就是因為他派出使者跟著商人去花喇子模國購買奇珍,結果被花喇子模國的權貴羞辱了,成吉思汗這才一怒發兵,放著馬上要全力攻打的大金不打,掉頭帶著主力部隊開始了震撼世界的西征。

滅掉了花喇子模國后,成吉思汗又發現了一個個國家,也就一路滅下去,一直打到多瑙河畔,真正是平滅萬國,建立起世界上有史以來最為強大的蒙古帝國。

在後世,依然有無數的人在尋找成吉思汗和無數蒙古大汗的墳墓,因為那裡曾經埋藏著整個世界的財富,真相是否如此,只有找到挖掘后才能知道了。

時間才能證明一切。

太祖後來又屠戮功臣,把這些功臣家裡的財富也都沒收了,他生活簡樸,對待百官也苛刻,制定了史上最低廉的官員薪俸,自然攢下了難以估量的家底,或許永樂帝正是繼承了這些遺產,才有底氣做如此多驚天動地的大事。

這只是一種猜測,還有一種很離譜的說法是這筆遺產太祖藏了起來,留給了出走的建文帝,永樂滿天下尋找建文帝正是想要這筆遺產。


曾經有一陣,不知誰造出的謠言,說有一張建文帝的藏寶圖在況且身上,就因此發生了一場鳳陽大戰,最後千機老人出手,又把這場大戰的真相埋藏進歷史的長河裡。

況且找不到這些答案,他也不去多想,歷史中的迷案太多了,根本不可能一一弄明白。

他現在還是心裡窩著一團火,邊軍只敢躲在長城內被動挨打,這種感覺太糟了,他真的很想帶著自己的人馬和韃靼主力部隊大戰一場。這樣他的騎兵才有用武之地。

現在他的騎術已經非常好了,連紀昌都真心佩服,不過況且自己知道,這方面他可沒有天賦,他能把馬術練到這程度,真還沒法說明白,大部分全仗著棕馬的主動配合。

他試著騎別的馬的時候,就沒有這般得心應手了,不過那些軍馬都是馴熟過的,倒也不抗拒他騎上,但在掉頭、盤馬、跨越障礙等等科目上,人和馬還沒有協調一致的現象就暴露無遺。

時間還來得及嗎?

秋季只有幾個月了,這些人到時候能否堪大任?

況且想到這些心裡也沒有底兒,好在還有步兵的種種陣法,神機營的火炮火銃,他相信,就算是真的遇到了韃靼的精銳騎兵,他也能跟對手勢均力敵。

傍晚,一個老人在街道上蹣跚地走著,手裡提著一口看起來很沉重的木頭箱子。

他走的很慢,身上更是散發著一種無比孤獨的氣息,那種氣息好像這世上的人全沒了,只有他一人存活在世上。

街道上的人看到他后,都感覺很奇怪,沒有人認得他,也沒人能看出他的年齡,看上去似乎就是一個隨時可能倒地不起的老人,可是蹣跚的步子卻還很堅實,似乎還可以走上很久。

路人都有些忌憚地避開他,不是怕他,而是那種說不出來的感覺,讓人本能地要躲避他。

他來到一個路邊的攤位上,坐在一條快要散架的條凳上,有人看到不禁發出會心的笑容,這老人跟這條凳子倒是再般配沒有了。

這個攤子經營的是鹵煮,一口大鐵鍋里煮著豬頭、豬蹄、心肝肺腸等下水,熱氣騰騰、香味四溢,很多人都來排著隊買,鹵煮雖說上不得大席面,卻的確是美味,更主要是便宜,幾個錢一大碗,泡上一個饅頭就是一頓美餐。

老者沒有要鹵煮,而是向幫忙的女孩子討要一碗開水。

女孩子長相普通,只是一對大眼睛非常有神,她很善良,看到這位老人已是風燭殘年,或許幾個錢都沒有,買不起一碗鹵煮,她倒了一碗開水端給老者。

老者點頭致謝,然後從懷中掏出一個已經發黑的布包,打開后拿出一個硬餅子。

他用力咀嚼著那個餅子,喝著開水,不說一句話,也不看任何人一眼,只是偶爾看看那個女孩子,臉上才能擠出一絲笑容。

女孩子心中不忍,突然鼓起勇氣,端了一大碗剛出鍋的鹵煮放到老者身邊,笑道:「老伯伯,送你的,不要錢。」

大家都笑著誇女孩子的善良,說一定能找到好婆家,攤子主人皺皺眉頭,也沒說什麼,一碗鹵煮的確不值什麼,當時豬肉依然不是上等人的選擇,上層人物還是喜歡吃羊肉,牛肉,驢肉,這些肉的地位也比豬肉高。

這些豬頭、豬蹄都很廉價,下水當時更是少有人問津,屬於廢料,還沒有鍋下的柴火值錢。

老人一聲不響地啃完半個餅子,又珍而重之地把剩餘的半個餅子包好,小心地放入懷中。

女孩子看的淚珠在眼圈裡直打滾,連排隊買鹵煮的人都感覺不忍了,這也太可憐了,一個餅子都得分兩頓吃啊,難怪只能討一碗白開水,有人想掏錢施捨給老人,可是等大家再一看時,老者已經不見了,桌子上放著一枚銅板,一定是付開水錢的。

「都窮到這份上了還挺講究的。」有人感覺很驚奇。

「是啊,這位老大爺年輕時候挺風光的吧,要不然沒這好習慣。」

「看到他真讓人落淚啊,咱們老了可別落到這步田地。」

「那怎麼可能,咱們有兒有女的,他們敢不養咱們的老,到官府告他們去。」

排隊人嘰嘰喳喳議論著,那個女孩子跑過去拿著那個銅板,想找到老人還給他,卻根本看不到人影了。

她把那個銅板交給父親,父親拿過來一看卻氣的發笑了:「這老大爺,誰也沒跟他要錢啊,怎麼還給了個假錢。」隨手扔在一邊。

「假錢?」

別人也感到沒法理解了,你不給錢也沒人怪你,幹嘛給假錢啊。萬一官府抓到了可是要做大牢的。

無論製造假錢還是花假錢,在當時都是一等一的重罪,幾乎沒法活著出來。

那個女孩子卻把銅板揀起來,腦子裡全是老人可憐的樣子,她沒有怪他,想必一定有他不得已的原因吧。

一個銅板就是真的也就是買一塊糖,算不了什麼。

她把銅板翻來覆去看了又看,果然是假錢,不是通寶,而是實心的,只有正面寫著一個字:謝。

女孩子把銅板包起來放好,她覺得這枚銅板很有意義,讓她能記住那個老人的樣子。

幾條街外,老者又出現了,還是蹣跚著走著,在夕陽下留下一條長長的影子,無比孤獨,無比凄涼。

入夜後,況且回到家裡。

今天他回來的早了些,是想問左羚藥材商的事,有時候他回來的晚了,家人都睡著了,他也不好進入內宅,

左羚只是找到原來進貨的夥計問了一下,果然有幾個藥材商可以弄到那些珍稀的藥材,不過還沒有跟那幾個藥材商聯繫上。

況且聽罷,也就點點頭,他心裡有急迫感,卻也明白有些事急也急不來,得一步步走。

正在此時,無論是府里坐鎮的慕容嫣然還是在外面巡邏的護衛抑或在附近警戒的三個大高手,都沒有看到街道的一頭出現一個老人。

老人依舊是蹣跚著走過來,卻如同鬼一樣,無人能看見,無論是眼睛還是神識,都感知不到這個人的存在,就連他手中的沉重木頭箱子好像也是隱形的。

他不緊不慢地走過來,把木頭箱子放在況且府邸前的台階上,然後不做停留,又一步步走過長長的街道,消失在夜色里。

等他走過去后,才有一個巡邏的護衛發現了放在台階上的木頭箱子,然後大聲叫起來,隨後,三個在附近警戒的高手也發現了,三人從附近的屋頂上飛撲下來,搶先到了箱子旁。

一個人打開了箱子,裡面是血淋淋的三顆人頭。

所有看到的人都目瞪口呆,心裡更是冰涼一片,三個高手更是又飛起來,落到附近的屋頂上,然後繼續飛躍,瞬時間,就搜索了附近幾個坊區,可惜卻沒發現任何異常的人異常的現象。 ?「什麼,又有人送來三顆人頭?」

況且快氣瘋了,這是誰啊,缺了八輩子大德了,幹嘛沒事就給他送人頭啊,你不嫌膈應我還嫌呢。

等他看到那三顆人頭時卻是大吃一驚,他沒見過這三人,卻畫過這三個人的畫,正是劉守有他們費儘力氣,把北京城翻了個遍也沒能挖出來的三個刺客,還是小君偶然間發現的。


慕容嫣然只是站在那裡看著,神色有些木然。

她不知來者究竟是什麼意思,按說送來五顆刺客的人頭應該是好意吧,第二次送來的那兩個學員的頭也是因為說他們是白蓮教的教徒,怎麼看都像是善意,問題是為什麼採取這種方式?

另外她和外面的三個人警惕著周圍一切動靜,就是有飛鳥飛過、地里的老鼠爬行,都不可能瞞過他們的感覺,卻在眼皮子底下被人送來一個笨重的木頭箱子,卻沒能發現絲毫蹤跡這也太丟人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