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是。屬下領命。”趙雲拱手說道。

Post by zhuangyuan

“好了,我前面的那兩個東西你們也看到了,來都拿去看看,然後說說感想。”李易把靈符和令牌遞給了陳宮,讓大家看看。

“哦?呵呵。”陳宮看後先是疑惑,然後笑了起來,把這兩樣遞給了姬嶺。

姬嶺看過後面帶笑容,然後依次傳遞,先是文官,然後是武官。


不過也就那幾個人,等他們都看完後,把令牌和靈符放在了李易的面前。

“恭喜主公。”見到沒人發言,陳宮開口了。

“哦!公臺知道什麼了?” 軍少的神醫冒牌妻

“主公有了這兩樣,咱們就可以大力發展,不再懼怕任何人!想要動我們,先要過公孫瓚這一關,然後還要面對咱們的攻擊,有了山河改動靈符,咱們就可改變周圍的環境,進攻者就難上加難。。。”陳宮把事情的利弊都說了一遍。

直說的其他人很是贊同,看向兩件東西都十分開心,爲李易有了一個安穩的地盤而興奮。

這樣,他們就有了施展才華的空間,文官們則是可以開始建設城市,武官們則是可以出去衝鋒陷陣。

當然了,這些都要等無天鎮正式步入正軌,那樣纔可以實施。

“嗯,公臺說的很對,如今有了管理令牌,就算咱們是一個鎮子,但是權利同城市一樣,這樣以來咱們的勢力範圍相當於擴大了數十倍,並且以後升級後,只要穩固一番,就可以繼續升級。”說道這裏,頓了一下。

拿起無天城管理令牌,點擊了使用。

“叮。使用無天城管理令牌,使用成功。”

“叮。無天鎮轄區共有鎮子10,村子9150,人口2315411551。”

李易的面前出現了一個地圖。上面有紅色的,綠色的,藍色的小點。

經過一番研究,紅色的就是他的無天鎮,綠色的是其他的鎮子。而藍色的就是一個個村子。

只見上面綠色如同繁星一般,分佈在地圖上的各處,而十個鎮子,則是分佈在無天鎮的四周,大約相距2000裏左右,呈現圓形,把無天鎮包圍起來。

而每個鎮子,都是被近千個村子包圍,密密麻麻的分佈在地圖上。

點了點頭,李易心裏默唸“關閉”。地圖消失了。

“很好,附近大致的情況我已經得知,如今咱們要商議一下這山河改動靈符要怎麼用了。”李易看向陳宮。

“主公,不知咱麼附近可有礦脈?還有人口如何。。。”陳宮一連問了數個問題。

把李易問的啞口無言,只好把地圖顯現出來,讓大家都看看,研究一番。

“顯現。”李易心中默唸,然後令牌的上空出現了虛影。

那就是無天鎮方圓千萬裏的地形圖,只要點下地圖,就會把那部分的地圖放大,並且景物也會放大,很是好用。

不過這類地圖只會顯現死物,無法顯現活物,並且只有村鎮的輪廓,無法看到裏面的情況。


這是爲了防止其他人獲得令牌,知道城市的虛實。

陳宮等人一邊看,一邊商議了起來。

“我認爲咱們應該這樣。。。”陳宮對着趙雲說道。

“不,咱們應該這樣。。”趙雲搖了搖頭,否定了陳宮的建議。

。。。

研究了一小會,終於拿出一套方案,陳宮看向了李易。

“主公,我建議把無天鎮附近的三座山脈擴大,仍舊包圍無天鎮,只是把山脈擴大,無天鎮和山脈之間留有千里的空間。。。”陳宮的述說給李易描繪了一個完美基地。

無天鎮仍舊三面環山,只是山脈變大了,只有北面有三百里的缺口,那是無天鎮的城牆,然後裏面有方圓千里的面積,外面則是三百米的高山包圍。

如此一來,除非是正面攻擊,想從其他三面攻擊十分苦難。

並且無天鎮的面積有了,居民房屋緊張的問題也就迎刃而解,甚至有很大的剩餘。剩下的地方甚至可以用來當作練兵的場所。

陳宮一說完,李易就十分開心,本來他的想法是把無天鎮附近的山脈擡高,就算是背面也僅僅留下一個缺口,供人出入。

那樣一來無天鎮就是真的固若金湯,只是對無天鎮的發展不利,要是敵人堵住了缺口,那無天鎮就是甕中捉鱉,死路一條。


幸虧有陳宮等人,不然按照李易的做法去做,雖然安全了,但是外人會怎麼看。

無天鎮就是膽小鬼,只會躲在山裏。

“好,公臺,就按照你說的去做,不過軍營要放在外面,我打算在山脈裏修建農田,積累糧食。。。”李易有補充了幾點,把農田和藥田也是加了進去。


陳宮一聽,點了點頭,接過了李易遞過來的山河改動靈符,準備等會議結束,在仔細的研究一番,然後開始使用。 「如果沒有什麼事情我就想走了,岸他的一切我會承擔的」洛夢櫻她想離開了,風影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她現在的表情真的能瞞過她多久呢?

難道我真的錯了嗎?風影也是不敢確定了,不應該呀,洛夢櫻的表現,還有後來來的優莎娜她們的表現就是最好的證明,但是看著冷漠的洛夢櫻,她就算已經確定的心,也開始動搖了。

「還,既然你真的不認識他們,那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打擾你了」風影想還是回去把事情搞清楚吧。

洛夢櫻看著風影已經離開的身影,她真的害怕不小心被她發現了。

自己真的表現出來了嗎?洛夢櫻是不會讓自己的努力白費的,你們就先這樣好好生活吧。

他們現在的狀態真的可以接受這些事情嗎,她賭不起也不敢輕易來嘗試。

洛夢櫻想著怎麼樣可能讓她懷疑自己看錯了呢。

洛夢櫻想著入迷了,她對他們的事情就是沒有辦法像對待其他事情一樣的。

洛夢櫻路都沒有心思去看了,她面前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了。

墨昊靳看到洛夢櫻就要撞上去了,跑了過來拉著了她。

「你想幹什麼呀」墨昊靳就幾分鐘沒有看待她,她這是要幹什麼呀。

「靳,你怎麼在這裡呀,你們不說有事要談嗎」洛夢櫻好奇他怎麼這麼快就找來了。

「我在不來你是不是要撞上去了」墨昊靳很生氣的問。

「撞,我撞什麼呀」洛夢櫻還沒有發現,她面前就是一根大柱子了。

「你自己走路都不看路了,還好意思問我」墨昊靳拍了一下柱子。

星際之廢將宗師 我,我,對不起嘛,我下次會小心的,你不要生氣嘛」洛夢櫻看著他擔心自己,她也是不對,怎麼這麼不小心呢。

閃婚總裁

「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我下次會真的會小心的」洛夢櫻搖著他的手,撒嬌的說。

「你剛剛在想什麼事情呀,如果再有下次,我就讓人把你綁住,這樣你就算是想事情,也不會有危險了」墨昊靳看出了她好像遇到什麼事情了。

「等一下我告訴你。」洛夢櫻不可能在這裡和他說的。

「玉夫人好像知道了我和他們的關係了」洛夢櫻上車,這裡的空間,別人是聽不到的。

「你是那個叫風影嗎?」墨昊靳如果不是重新想一下也是發現不了的,她是怎麼知道的。

「她好像也知道了很多爸爸媽媽的事情,她還問我好不好奇他們的事情,我想她還沒有證據,但是看她剛剛的樣子是不會輕易放棄的」洛夢櫻現在也不必要瞞著他了。

「那你不想知道嗎」墨昊靳看著洛夢櫻滿臉的糾結,她應該是想知道的,但是沒有認他們,又有什麼身份去好奇呢。

「我,我不知道」洛夢櫻想知道的,但是她不可以。

風影見完洛夢櫻之後,也是想不通的,如果真的是應該來找大哥和嫂子的,但是她的樣子應該是不打算認他們的,難道真的是自己多慮了。

玉笙寒派人明察暗訪的查洛夢櫻,他的勢力在這裡啊真的不能運用自如呀。

他來到一個窗檯前想要冷靜一下的,但是有人比他更早的在這裡了。

「影你怎麼在這裡站著呀」玉笙寒看到他的妻子,她不是出去買點東西吃嗎?

「寒哥,你怎麼也出來了」風影看了一下,他後面沒有什麼人呀。

「出來想些事情,你怎麼了是遇到什麼事情了嗎?」風影的性子他清楚的,如果不是什麼大事應該不會再這裡吹冷風的。

「我不知道,也許真的是我想錯了」風影不想把這些沒有根據的事情告訴玉笙寒的,告訴他只會跟著自己瞎操心。

風影不是那個什麼事情都操心的人說:「你告訴我,我幫你想一下。」

「寒哥,你對那個洛夢櫻了解多少了呀,她的家人是什麼樣的人,她是不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秘密呀」風影她還沒有派人去調查洛夢櫻,但是她想到玉笙寒應該是調查過的。

「你怎麼問起她來了,你現在想的事情是不是和她有關呀。」玉笙寒可不相信,自己的妻子是無意這樣問的。

「你知道了多少呀」風影可不敢把那些還沒有確定的事情告訴自己的丈夫。

「我這邊暫時還沒有查到她有什麼家人,就連她本人的信息也很難查到,現在我這邊只知道她來帝皇市接近半年了,但是她身邊的人,都是簡單的」玉笙寒也是希望風影可以告訴自己在擔心什麼。

「查不到嗎?那她真的很危險嗎,是什麼人要傷害她呀」風影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玉笙寒在這裡沒有什麼大勢力,但是查一個人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影,你在擔心什麼呀」玉笙寒現在只想把辰曜交待的事情處理好。

「寒哥,你覺得洛夢櫻她怎麼樣呀,你有沒有發現她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呀。」

「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你說說看吧」辰曜也是告訴自己洛夢櫻的異樣的,他的妻子也是一個敏感的人。

「我懷疑一件事情,你說她會不會是大哥他們想找的人呢?」

「你是發現了什麼嗎?」

「我是看到了,我懷疑自己看錯了,所以我剛剛去看了她,但是她的樣子,讓我覺得我真的是多想了。」

「你去見她了,她好像並不關心他們,但是那天你應該也發現她的異常的。」

玉笙寒確實發現了,但是他也看出不來是那裡出問題了,所以辰曜讓他幫忙的時候,他就答應了。


「嗯,她確實奇怪,但是我們沒有證據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呀」玉笙寒現在還是慢慢查吧。

「他們應該沒有太多時間留在這裡的,你放心吧,他們離開就不會影響到你了,如果你想岸就讓他留下來繼續玩吧」墨昊靳不知道洛夢櫻的打算,他也不過問,這樣她想做的,他都會支持的。

「不了,他們一家人這樣很好的,我就這樣吧,有你在我身邊就可以了」洛夢櫻是不會留岸了,不是她不想,而是不能。 「師兄果然是上蒼氣運所鍾之人,隨隨便便出來一趟,竟然就能夠有這樣不可思議的斬獲!」那陰惻惻又帶著謔笑的話音剛落下,就又有一個諂媚的聲音響起,馬屁拍得震天響道:「以我看來,師兄你絕非池中物,一朝風雨匯,便要五氣朝元,三花聚頂,一飛衝天。」

說著話,一個身高八尺,面容看上去無比俊俏,宛若翩翩君子般的年輕男子,領著一個臉上帶著諂笑,如同一個肉球般的中年男人,緩步從叢林之中走了出來。

不過讓人嘖嘖稱奇的是,那帶著諂笑,如肉球般的中年男人,年紀不知道要比那如翩翩君子般的年輕男子大多少歲,竟然還恬不知恥的口口聲聲稱其為師兄。

這種奇葩的組合,那種看似發自肺腑的諂笑,除卻沖霄子和雩來子這對奇葩師兄弟之外,更能是何人?!不過此時此刻,在這兩人臉上,均是帶著興奮難耐的笑意。

自從收拾了洞霽子后,這一對奇葩師兄弟便火急火燎的按照悟雲老人交代給他們的位置,向著屍貓死亡的位置趕來!但讓他們實在沒想到的是,他們兩人竟然會在這鳥不拉屎的小寨子裡面,遇到賀嘉爾和李秋水她們這幾個正在苦苦尋找林白下落的女子。

「看起來不光是洞霽子師兄沒用,棲霞師姐也是一樣的沒用,竟然連幾個區區女流之輩都對付不了。不過這樣也好,倒是成全了我,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頗為玩味的向著賀嘉爾和李秋水她們幾個掃視了眼后,沖霄子淡淡笑道。

不僅僅是他,就連雩來子臉上也滿是覬覦的神色。賀嘉爾和李秋水幾女意味著什麼,他們可謂是再清楚不過,這幾個女人正是林白在世間最為親近之人,只要能將幾女抓獲,就無異於是捏到了一張出奇制勝的底牌在手中,只要她們在手,河圖洛書和不死葯都全然不是夢!

相較於河圖洛書和不死葯而言,區區一隻屍貓的死亡又能算得上什麼!

當初悟雲老人派遣柳棲霞聯絡天人,前去追尋賀嘉爾幾女的時候,沖霄子心中可是艷羨無比,以為自己要錯過了這個機會。但他卻是怎麼著都沒想到,一切彷彿就是冥冥中已經成就了天意一樣,這個機會還是屬於自己的,這幾個女人也終究要落入自己手中。

「你們是柳棲霞的同門?」聽到沖霄子的話語,賀嘉爾和幾女臉上頓時流露出戒備之色,迅速靠近在一起后,盯著沖霄子和雩來子寒聲道。

經歷過雪峰中的那一劫之後,她們如何會不知道,如今的她們已經成了無數奇門中人眼中的香餑餑,有許多人想要藉助她們來要挾林白,謀求河圖洛書和不死葯。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