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昨晚這種情況都沒有半點非分之想,是該說我沒有魅力呢?還是因爲你是正人君子?”唐夢舒抱着抱枕傻笑。

Post by zhuangyuan

“這是什麼?”

唐夢舒感覺有什麼東西在自己的屁股下面,摸索着拿起來一看,唐夢舒的俏臉更紅。

“小壞蛋……”

樓下,剛剛上車的葉文昊就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事情。

“完犢子,完美的君子形象要破滅了!”

此時葉文昊真後悔昨晚從吳山手裏接過那個套套,麻蛋,又沒用上,接過還落在唐夢舒家裏了。

這他媽,下次見面的時候該有多尷尬啊!?

……

回到宿舍之後,曾俊楠幾人看葉文昊的眼神都不一樣。


“文昊,一夜未歸,怕是變成男人了吧?”

“不出意外昨晚是你的第一次,和爸爸說一說,你堅持了幾秒?”

“肯定不超過三秒吧?這種事情我懂。”

葉文昊笑得有些苦澀,如果自己昨晚真的擺脫了初哥的身份,那他們三個說什麼都行。

但問題是沒有啊,真是一言難盡……

不過,逼還是要裝的。

“艹,老子什麼裝備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金槍鐵腎啊!什麼三秒,切,哥們三小時,一夜時間只夠我三次!”

說完,葉文昊頭也不回就走了。

這種話是沒人信的,但是曾俊楠三人不信的同時,又羨慕的很。

“看看文昊,大一第二學期而已啊!就夜不歸宿了,再看看我們,失敗!”曾俊楠搖頭道。

“是需要把找女朋友這一事項排上日程了。”宋遠航依舊是最悶騷的。

陳建就得意了:“你們還沒女朋友,爸爸我可是牽上手了。”

“切,我敢打賭,你絕對吃不到她。”曾俊楠冷冷道。

“賭什麼?!”陳建立馬炸毛。


“賭老子三個硬盤的島國土特產!”

“賭就賭!”

葉文昊直接來到自己的公司,看看還有什麼東西需要準備的,另外也想想昨晚王哥和劉子豪與自己說的那些事情。

葉文昊清楚,自己想要往更高的地方走,首先需要的就是要有專業的表演團隊。

不是說藝術團的那些人不專業,但總是有一個學生的標籤在身上,人家就會覺得你是業餘的。

此外就是名氣了,公司剛剛成立,除了明天回來參加開業典禮的那一些人之外,自己的公司幾乎是誰都不知道。

那怎麼才能更快捷且高效的將名聲打出去呢?

葉文昊想着,目光看着天博藝術培訓中心,有種想過去問問楊美蓮的衝動。

想問問楊美蓮,她當初剛起步的時候是怎麼運營的。

難不成靠喝酒和出賣色相?

別說,還真有可能。

在天博裏面的楊美蓮打了一個噴嚏,“又是誰在罵我!”

說着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盯着對面,目光更冷。

“自打對面一變,我這就渾身不自在,也不知道是不是犯衝!”

前臺小姐姐聞言笑了笑,道:“楊總,這種東西都不存在的,主要是你心理作用。”

楊美蓮搖頭道:“不行,我不舒服也不能讓他舒服。”

楊美蓮發出了一條信息,然後就端着椅子坐在前臺等着看戲。

葉文昊還在公司裏面思考人生,忽然聽到外面傳來了不是很愉快的聲響。

“喲,這就是葉總開的公司啊?”

葉文昊睜開眼睛望去,只見韓靖輝、羅榮以及陳偉奇正走進來,一個個趾高氣昂,像是領導來視察。

葉文昊依舊大大咧咧的坐在沙發上,冷冷的看着這三個人。

“這也是公司,我他媽還以爲這是誰家要倒閉的商鋪呢。”陳偉奇冷笑着,用腳提了提前臺桌子。

“這公司真大,也就比我家的客廳大一些而已。”羅榮大笑着,“真他娘夠寒酸的,就這樣也能算是公司?那誰不能搞一個啊?”

“搞是能搞,但是誰稀罕?”

韓靖輝直接一屁股坐在了葉文昊的對面,羅榮兩人也不客氣的坐在沙發上。

“嘛呢?來客人了不知道端茶倒水嗎?”陳偉奇等着葉文昊的說道,他還不忘一腳踹在茶几上,茶几上的杯子差點全都摔在地上。

自從上次那一件事情之後,陳偉奇對葉文昊的恨意只加不減。

因爲葉文昊,他被逐出學生會。非但如此,還因爲葉文昊在學生會做的很出色,導致他想搞點事情噁心一下葉文昊都不成。

以至於陳偉奇這一口氣一直憋到了現在,今日這麼一爆發,自然是不可收拾。

只是葉文昊看都不看陳偉奇一眼,只是盯着韓靖輝。

“砸場子?就憑你們三個?”葉文昊淡淡的說道,眼角還帶着輕蔑的笑意。

韓靖輝還沒說話,脾氣暴躁的陳偉奇就猛地一拍茶几:“草泥馬的葉文昊,態度給老子放好點!”

葉文昊依舊不理陳偉奇,只是看着韓靖輝。

韓靖輝盯着葉文昊,隨即微微一笑:“什麼砸場子,我們就是聽說師弟你開公司了,所以特地來看一看。”

“不過師弟你真不會做生意,這來客人了都不知道端茶倒水,你這生意以後還怎麼做啊?就不怕我出去之後將你這公司的名聲唱臭?”

葉文昊本來在思考着如何將名氣打得出去,現如今韓靖輝一句要將自己公司名聲唱仇是真的觸碰到了葉文昊的底線。

“你再說一遍。”葉文昊似笑非笑的看着韓靖輝。

陳偉奇徹底忍不住,一腳將茶几踹翻:“草泥馬,給老子裝是吧?再裝啊!”

葉文昊這時候終於看了陳偉奇一眼了,只是目光冰冷到了極致,陳偉奇見了之後都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當葉文昊站起身來的時候,陳偉奇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

隨後他們只見葉文昊慢慢的走向門口。

“我這裏是剛裝修的,監控什麼的還沒開,你們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葉文昊站在門邊,按下了關門的按鈕。

嘩啦啦……

卷閘門緩緩落下,公司內的光線慢慢的暗了下去。

“意味着,你們就是在被我打死了,也沒人知道。”葉文昊微微一笑,隨即整個人就衝了上去。

早有準備的陳偉奇大吼一聲:“老子弄死你!” 話音剛落,陳偉奇就倒飛而出,整張臉因爲疼痛扭曲的不成樣。最終重重摔在地上的時候,陳偉奇甚至都叫不出聲來,因爲岔氣了。

這時候的陳偉奇不禁想起才藝大賽初審的那天,他也是被葉文昊踹飛的。但現在他才知道,當日葉文昊是手下留情了,今天才是火力全開。

羅榮兩人懵了,陳偉奇是他們三人當中就健壯的,連陳偉奇都被葉文昊踹飛,他們兩人怎麼辦?

不等他們兩人想清楚,葉文昊已經衝到了近前。

一巴掌將羅榮扇倒在地後,葉文昊一腳將羅榮踹到了陳偉奇旁邊。

韓靖輝早就跳到另一邊,雙手擋在身前做防守姿態。

“別過來啊!你敢動我,我就敢將這件事情曝出去,我看你還怎麼在這開公司!”韓靖輝嘴硬的不行,卻又怕的不行。

葉文昊慢慢的走向韓靖輝那邊,“跪下!”


韓靖輝雙目一瞪:“你算老……”

話沒說完,葉文昊就一巴掌扇在韓靖輝的臉上。

啪的一聲,十分脆響,韓靖輝的臉頰霎時間紅腫起來,血水從其嘴中吐出。

“憑你們三個就敢來老子這裏砸場子?草你們瑪德,不是要將老子的名聲唱臭嗎?來,老子將你們嘴都打穿,看你們怎麼唱!”葉文昊怒吼道。

葉文昊將韓靖輝三人踢在了一個角落,然後對着他們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韓靖輝三人紛紛護着頭哀嚎,羅榮是第一個開口求饒的。

然後是韓靖輝,最後連陳偉奇都頂不住了。

“別打了別打了,我們的錯,別打了啊!”

“昊哥,我們真的錯了!”

韓靖輝擡起頭看着葉文昊,誠懇的說道:“昊哥,我們錯了,求求你別打了。痛,好痛啊。”

話剛說完,葉文昊再甩了一個耳光上去。

“痛?剛剛的囂張勁哪去了?繼續囂張啊!”

葉文昊根本不管他們三人的求饒,只顧着自己發泄。

韓靖輝三人被打懵逼了,他們來之前還想過是他們三人圍着葉文昊拳打腳踢,就不知道怎麼變成葉文昊一個人圍着他們三人打。

這尼瑪,劇本拿錯了啊。

與此同時,在天博內的楊美蓮一邊嗑着瓜子,一邊說道:“你知道里面要發生什麼事嗎?”

前臺小姐姐搖了搖頭:“楊總,那三個人是你叫來的?”

楊美蓮淡淡一笑:“我只是告訴他們葉文昊在那裏面而已,他們本來就和葉文昊有仇。現在門都關了,要麼就是葉文昊要花錢消災,要麼就得被打一頓。”

前臺小姐姐被嚇了一跳:“他們要打人?”

“葉文昊不該打嗎?”

楊美蓮牙癢癢的說道:“葉文昊就該被打一頓,不然他都不知道這個社會的險惡!總想着欺負我?哼哼,我也不是好惹的!”

小姐姐於心不忍,想到葉文昊的那帥氣的臉龐,甚至開始着急起來。

“幹嘛?你個小浪蹄子,你不會被葉文昊給勾走了魂吧?”楊美蓮虎着一張臉說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