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星炎微微一怔,問道:「你是說它要進化?」

Post by zhuangyuan

有關靈火的消息星炎也從風爺爺的書籍上了解了不少,同時也有關於靈狐炎的信息。

靈狐炎在靈火榜之上排名並不靠前,第九十名,雖然僅是倒數第十的存在,不過只要是靈火榜上之物,都不見得有多弱,最起碼靈境之中可不敢有人輕易招惹這種奇物。

而這靈狐炎也是需要一百多載才能夠誕生進而產生靈智,每一種靈火都有成長的能力,這靈狐炎也不例外。

據說靈狐炎剛誕生時,僅僅擁有幼年形態,而且形態特殊,通常會依附於靈狐之身,可以說是寄生也可以說靈狐是它的外在本體。

最幼小的靈狐炎它的本體只是一尾靈狐,每到一個階段會進化一次,每進化一次其本體最明顯的改變就是尾巴的數量,數量越多說明其實力越強,如果能夠進化至終極形態,那麼其毀滅能力可想而知。


結合這山脈中心的焦灼之地便不難聯想到,這隻三尾靈狐前兩次的進化也是位於此地。


「是的。」

少女螓首輕點,聲音輕盈動聽而清澈:「我等待了三年,就是為了等它進化的這一刻……」

聞言,後者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身旁的這名藍發少女,即使兩者年齡相仿,但這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這大千世界果真不乏一些得天獨厚天賦異稟的天之驕子,或許身旁這位少女也是位列其中。

到得此時,星炎也不再去懷疑靈狐炎的真實性,因為他已經確信這多半是真的,而她也是真的要吞噬眼前百年不遇的靈狐之炎!

「靜觀其變,進化開始了。」

少女的聲音突然想起,不久,兩人的目光不偏不移的落在三尾靈狐身上,在那一聲驚天咆哮之後,它的身上猝然爆發出百丈靈光,靈光席捲開來,形成一種通天徹地之勢,然後化作一種炫藍火焰,在那火焰之中猶如有一隻火焰所化的藍狐。這隻藍狐看上去別無二致,只是它的尾巴卻比下方的實體多了一條。

炫藍的火焰爆發開來,最後將此間的溫度瞬間提升到一種極端恐怖的程度,在這方圓數千丈以至星炎二人所處的位置都有肉眼可見的焚燒痕迹。

「退!」

少女眼神微動,玉手輕輕一揮,一股寒流將那瀰漫而來的狂熱抵擋下來,隨後與星炎退了數百米,而在他們退後時,先前的寒流早已被焚化殆盡。

「好恐怖的溫度,不愧是靈火!」星炎暗自驚嘆,這東西簡直太恐怖了。

下一刻,這座原本擁有無盡生機的山脈也被那靈火釋放的溫度焚燒殆盡,生機禁絕,僅僅不到片刻,這座規模不小的山脈便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這種改變卻還只是靈狐炎即將進化的開始!

滔天火焰籠罩著三尾靈狐,在它後方,數量無可估量的獸潮正在原地待命,或許是它刻意護住了它們,使得它們並沒有被靈火釋放的溫度焚化而去。

接著一層層以靈火之力結成的結界在三尾靈狐身旁展開,狂熱的溫度衝天而起,身後的獸潮在靈狐的咆哮聲下,竟然一步步的走入結界之中,猶如忠實的死士一般。

「它們這是……」

星炎問道。

「三尾靈狐每一次進化都需要極為龐大的靈力,憑它本身是遠遠不足夠的,恰好它擁有引發獸潮的獨特能力,因此可以藉助它們,然後進化。」少女顯然非常的了解,慢慢的解釋道。

後者一陣驚愕,那如此一來,它每一次進化都是要葬送這無數的靈獸為代價?這果然是靈火的強大之處,僅是一次進化便付出如此代價,不知道到那終極進化的層次,又需要什麼完成呢? 天穹之上,皓月被那烏黑厚實的雲層遮掩而去,在這漆黑的夜空下,頓時有些隱隱出現的異象。

雲層之中雷霆滾動,不停閃動著雷光,而在此下方,那座生機沸騰的山脈僅在片刻,化作了一片漆黑場地,在那種漆黑之中還有恐怖的溫度裊裊升騰,一些欲要落地停留的飛禽也隨著化為灰燼。

星炎目不斜視的看著山脈中心,此時的三尾靈狐身在結界中在咆哮幾許之後,便開始了進化的流程,而最明顯的就是率先汲取獸潮的磅礴靈力,令它得以進化。

在兩人的注視下,獸潮中已經有無數的獸影奔騰而去,而後沖入結界之中。

當那些交錯的獸影進入結界的那一刻,恐怖的溫度直接將它們包裹而去,短短數息卻是化作一縷殘灰飄散,但在它們消失之後,都有一抹靈光以及靈獸體內最為精純的精晶落入三尾靈狐的身體內。

星炎望著這一幕,著實感到震驚,這種代價果然不菲,按照這種程度的進化,倘若此火再次進化成功,它所擁有的爆發力絕對難以相信,至少在這洛天帝國敢招惹它的絕無僅有。

不過一想到此,他卻微微一愣,此靈火本身已是進化了兩次,即便未經過眼前的第三次進化,想必也擁有了非比尋常的強悍力量,而身旁的少女似乎已經早就發現了靈火的存在,卻為何要等到它進化這一刻才打算將其吞噬?至少從表面上看來,它進化前與進化后可是翻天覆地般的變化。

「你是想等它成功進化前出手?」

似乎想到了什麼,星炎忽然問道。

少女也並未有所隱瞞,雪白的下巴點了點,道:「沒錯,不然我根本沒有機會,莫說它進化成功後會具備怎樣的恐怖力量,即是如今的三尾靈狐炎我也難以吞噬,唯一的辦法就是等待它進化,那是它沒有太多防備之力的時候。」

「既然你已經有了打算與準備,為什麼還要讓我幫忙?」

星炎非常不解,他可不見得在擁有靈火之名的靈狐炎面前,有什麼過人的本事。

聽得星炎疑惑的話,少女卻只是瞥了他一眼,沒有說話,但她憑著感覺似乎很相信,這個陌生少年所修鍊的功法或許會讓她比較接近成功一些。

面對藍發少女的沉默,星炎只能暗自搖頭,要怪也只能怪自己被無端的扯進來,既然來了,也只有儘可能給予自己一些保護了,畢竟靈火不是誰相碰就能碰的,不成功便成魂。


「不過既然它都具有如此毀滅力,那麼那種東西又會如何呢?」

一直以來,星炎心頭都保存著一份信息,雖然如今還不知道如何尋找,但按照風爺爺之前的提示,可能在北靈城就可以找到一絲線索,不然星炎也不可能停留這麼久。

他所尋找的東西也具備類似於靈狐炎的力量,甚至更為神秘,只不過那東西誕生的幾率卻小到可以忽略,在他心中也有那麼一絲信息,而這點微乎其微的信息卻足以讓他尋找和等到了多年,如不是風爺爺感應了多年,星炎可能還需要在等數載。

「太過簡單的得到可能我也並不太喜歡吧。」

少年臉色忽的揚起一絲笑意,自言自語的道。

嘶!

山脈中心,道道閃動的獸影連綿不絕的進入滔天火焰的結界中,在它們剛是接近結界那一刻,自身便焚化而去,於此同時,處於結界中心的三尾靈狐將它們自身焚化后留下的靈力與精晶吸收入體內,形成一種蓄力待發之勢。

約莫過了數個小時之後,獸潮的數量明顯的削減了三分之一,而經過汲取了如此之多的靈力之後,三尾靈狐也發生了明顯的變化,此時的它通體透明,結界之中噴薄出極度精純的靈氣,這些靈氣滲透而出,覆蓋了整座山脈,經過被這種靈氣的覆蓋,眼前的山脈似乎有了一絲生機。

這些生機蔓延的極為迅速,不消多時竟已經恢復了不少的蔥鬱,漸漸恢復如初。

「原來如此,它是在故意釋放靈氣,恢復山脈以往的容貌,掩藏它的進化之地。」星炎淡淡的道,靈狐炎不太善於隱秘,所以只有如此才避免一些人輕易的找到。

反觀那隻三尾靈狐體內,這時候,透過它通體透明的身體可以非常明顯的看到,在它體內有著一團縮小的藍色火焰,這團火焰極為神秘,能化作一隻小型藍狐慢慢的遊盪,或者化作零碎融入三尾靈狐的身體,頗具靈性。

它的進化過程非常漫長,而且吸收靈獸靈力僅僅還是第一步,所以饒是有點急迫,星炎也只能靜靜等到,而身旁的藍發少女卻表現的若無其事一般,安靜的盤坐下來,吸收著被三尾靈狐釋放而開的殘餘靈氣。

「我怎麼沒想到……」

星炎砸了砸舌,漆黑的眼眸看著覆蓋在這座山脈之上,那些濃郁如霧的靈氣,頓時有些流口水,眼下這個時候可是修鍊的好時機,如果能夠藉助這些靈氣修鍊,修鍊速度和效果至少能達到好幾倍。

無奈看了一眼盤坐許久的少女,星炎吐了吐氣,於是自行尋找了一處修鍊之地,然後盤坐下來運轉體內的功法,將那些靈氣收攏而來。

「果然很精純。」

星炎明顯感到被三尾靈狐釋放出的靈氣很奇特,似乎被靈火淬鍊了一般,比起一般的天地靈氣不知道好上幾倍,而且當這靈氣被吸收時,身體明顯有種火熱之感。

「既然這樣,那我也不用客氣的收下了。」

喃喃自語的道,隨後星炎加快了星神決的運轉速度,逐漸催動到極致,不僅如此,他的掌心處,隱匿在血肉之中的神源之鑰也微微閃動了一下,最後如同一個無盡漩渦將這附近的靈氣快速收攏而來。

很快,這周遭的靈氣明顯單薄了幾分,而在星炎周身,聚攏而來的靈氣竟如濃霧一般將他籠罩起來,伴隨著星神決的運轉滲入他的身體。

「嗯?」

遠處的少女緩緩睜開冰寒的眼眸,當她的目光落在遠處的星炎身上時,看著後者驚人的吸收速度和身體表面泛起的星光色彩,忽然感到有點驚奇,不過以她的性格卻沒有上前了解的打算,只是看了許久再度閉上了冰寒的眼眸。

沒有注意到少女的目光,此時的星炎已經進入佳境,意識盡數集中在修鍊當中,面對如此精純的靈氣,換做常人可能一時半會兒都吃不消,但他不在此列,在修鍊星神決的情況下,他幾乎能肆無忌憚的快速吸收這些靈氣修鍊自身,根本不需要在意會被撐爆。

月落晨起,山脈中心的三尾靈狐已經吸收了整個獸潮將近一半的靈力,而且它所在的結界也龐大的數倍之多,結界中蘊含的靈力不僅宛如實質般,而且令人感到非常的危險,這種程度的吸收,只要讓人沾上一星半點,都有可能在那種接觸下被重創甚至死亡。

而即便是有了一輪耀日升起,在三尾靈狐引導天象的變化下,這方圓萬丈依然是烏雲密布,雷霆滾滾的狀態,天穹之上那一道道令萬物都為之驚駭的雷光如同無數條銀蛇般遊盪著,好像下一刻就會以雷霆之勢划落。

在這種死氣沉沉的空間中,星炎也不禁的從修鍊中清醒過來,在他望向天空那一刻,便隱隱感到一種駭然之感,也清楚的明白他所處的這座山脈即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異象。

這裡雖然距離真正的靈元賽場地很遠,也距離人類居住的城市不近,但這種異象的產生,說不定會讓在這大陸上的強者感應得到,這種情況顯然不是星炎想遇到的,不過一想到此,星炎就看向了也清醒過來的藍發少女,她既然有吞噬靈火的打算,應該也顧及到這些了吧。

好像也看得出星炎心中的顧慮,藍發少女看了一眼還在為進化做好準備的三尾靈狐,淡淡說道:「它進化的時候會比我們還要多個心眼,至少在它進化成功前是不會有強者趕來。」

聞言,星炎深深鬆了一口氣,靈火本就是寥若星辰之物,想追尋它的人不計其數,若真有其他強者趕來,一定會波及二人,因為他們同樣為了靈狐炎而來。

既然沒有了這份顧慮,星炎自然不再去多想,經過一夜的修鍊這裡的靈氣也吸收了十之**,他也沒有繼續修鍊的打算,畢竟物極必反,過多吸收會導致根基不穩,所以只能靜靜等待靈狐炎進化的第一步結束。

這一等待,他們足足等待了半天時間,當親眼瞧見那最後一頭高階靈獸踏入再次擴張了數倍的結界中時,星炎心頭猛地泛起一團火熱,這意味著第一步即將結束了,接下了靈狐炎會步入進化階段!

嗡!嗡!嗡!

在這最後一顆精晶融入三尾靈狐的身體之後,這片空間的時間彷彿停止了下來,除了寂靜還是寂靜,這寂靜特別異常,有種說不出的詭異! 「轟隆隆!」

天空之上,在那烏黑如墨的雲層之中,一道宛如銀蟒般的雷光轟然落下,那一抹閃光就像光輝一樣,將下方的整座山脈照著的異常明亮。

這一刻,天空上的烏雲越發倍增,將這數十萬丈空間遮蓋而去,與此同時,不僅有著種種異象出現,這片被覆蓋而去的小天地蘊含的靈氣也被三尾靈狐吸納而來。

轟!

結界猛然爆散,其中的靈力被三尾靈狐吸收得一乾二淨,而在吸收了所有靈獸的靈力與周遭數十萬丈的天地靈氣之後,它的體型也放大的一倍,不僅渾身上下泛動著耀眼的靈光,氣息噴吐間,更是有無比磅礴的靈力化作靈霧飄散而去,很顯然,此時的三尾靈狐體內蘊含的浩瀚靈力已經達到極限。

這種程度的吸收,光是看一眼都能讓人眼紅,如果讓一名修鍊者將這浩瀚的靈力盡數吸收而去,真不知道會突破至何種境界。

在盡數吸收成功之後,三尾靈狐似乎沒有停歇的打算,直接將體內所有的力量徹底釋放開來,它的身體凌空而立,通體透明的體內,那團靈狐炎也漸漸呈現出一種即將釋放的姿態。

吼!

緊接著,三尾靈狐對天狂吼,一道道實質般的音波夾雜著高溫沖刷而開,令人心生畏懼。

只見得雲層中落下一道雷光,這道雷光並不強大,只有一條小蛇大小,雷光劃破空間,對著三尾靈狐電射而去,而後鑽入它的眉心之中。

在這天地之間,靈火雖強大,但也是天地孕育,如它這般具備毀滅性的存在,它的進化必然需要徵得天地認可,而那雷光則是給予了它資格。

在那雷光入體的那一刻,靈狐炎似乎更妖艷了起來,噴發出狂熱的溫度,它本就具備靈性,如今又達到進化這一步,自然而然有些傲然。

「開始了。」

星炎也有些迫不及待想知道這靈狐炎的進化,但同時也錯亂,靈火進化顯然不是什麼小規模,進化的過程中必然很激烈,而且他還不明白什麼時候身旁的少女才會選擇動手,倘若在靈狐炎力量充沛的時候動手,明顯會很不理智。

肉眼可見的藍色火焰逐漸自三尾靈狐體內蔓延出來,隨著火焰的延伸,這片空間的溫度不僅提升到無法形容的地步,就連三尾靈狐周遭的空間也產生了扭曲的跡象,可想而知真正靈火的恐怖之處。

於此之後,它的身體變得如火焰般燦爛,加上體內靈力的釋放,更有種非常強大的氣勢。

「等它將這些靈力完全吞噬之後,就能徹底成長到進化的時候,接著會有九道雷霆給它淬體,直到淬體完全,它便是真正的四尾靈狐炎!」

藍發少女看了一眼星炎,提醒道。

「原來如此!」

星炎點點頭,怪不得需要如此龐大的靈力,原來它還未完全擁有進化的能力,此次引發獸潮是助它成長到一定程度然後達到全盛時期進化,如果只是依靠它本身的成長速度,想要再次進化,或許還要等上數載到數十載。

絢麗的藍色火焰將三尾靈狐團團包裹,而自它體內釋放出來的靈力也漸漸被這些藍色火焰所吸收,進而慢慢的成長起來。

先前三尾靈狐將所有汲取而來的靈力納入體內,這並非是已經將其吸收,而是以一個載體的方式暫時容納,加上它體內的靈狐炎只是附於其身,本是二體,等到容納起來后,才由靈狐炎自己吞噬。

但是雖然由靈狐炎自行吞噬,卻不見得會耗費多少時間,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吞噬的速度越發快速,最後越來越瘋狂,它就像一個無盡的深淵,根本沒有顧忌會被撐住爆。

漸漸的,三尾靈狐體內的靈力慢慢削減,久而久之已經傾出半許,相反,靈狐炎也多出了一分不尋常的飽滿,估計不需要多久就要完成這一步了。

約莫再次過了一個小時之後,三尾靈狐的身體已經有些空虛的跡象,隨著靈力即將被靈狐炎吞噬乾淨,它也漸漸虛弱下來,然後從半空中落下,化作一隻較為普通而沒有了任何色彩的三尾靈狐,不過它的體內依然存留著一定的力量和靈狐炎可以留存的一團小火焰。

在那半空,此時此刻的靈狐炎徹徹底底的達到巔峰,這種巔峰不僅比剛才的狀態更加強大,與那第三次進化只有一步之遙,只要進化成功,它所具備的力量便不可同日而語。

「完成了么?」

星炎身旁,藍發少女眼眸靜靜看著遠處的靈狐炎展現的形態,低聲輕語,她知道這一步也完成了,接下來就是最後的淬體了,一想到距離那裡已經近在咫尺,她的心中悄然有泛起層層漣漪。

「轟!轟!轟!」

突然,半空中的靈狐炎終止了吞噬,同時,在它成功達到巔峰之時,以它為中心猛然爆發出驚天的火焰,火焰迎風暴漲,最後如同浪潮一般將這片天地席捲,被那火焰所衝擊的山岩石壁皆是瞬間化作了粉末,而面對這恐怖的宣洩,藍發少女也伸出玉手,釋放出一種極度冰寒的寒霜將火焰抵擋下來。

「還沒進化就如此狂妄,真的不怕讓大陸上的強者發覺嗎?」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