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昆羽抱着印鶯停在了城門前的石板路上,擡頭望向高聳的門樓。

Post by zhuangyuan

這樣龐大的門樓,即使在深淵也不多見。

可惜,分屬兩個不同的世界,不然昆羽真想把破牆境那一幫殺才帶過來看看。

門口的陣仗他早就看見了,只是以爲和他無關。

但隨着他腳步向前,站在首位的壯漢也同時邁步走來,他知道,這些人是在等自己。

停下腳步,等對方走過來,昆羽出聲問道。

“怎麼了?不讓進麼?”

豐禾抱拳一禮。

“回大人,在下軍鎮衛所隊長,豐禾,敢問大人是從哪來?”

昆羽看了眼抱拳低頭的豐禾,淡漠道。

“眼力勁不錯,不過我從哪來,爲什麼要告訴你?”

說完側身,準備從對方身邊走過去。

豐禾一咬牙,緊跟着橫移身體,再次攔在昆羽身前。

語氣還更加客氣。

“還請勞煩大人能詳細告知,請不要爲難屬下。”

昆羽微微一皺眉頭,語氣有些不耐煩。

“我告訴你如何,不告訴你又如何?”

豐禾悶着聲回答道。

“此乃屬下的職責所在,如果大人不詳細告知,小人只能依律辦事,到時髒了大人的鞋腳,希望大人不要怪罪。”

昆羽正要開口,一隻趴在身上熟睡的印鶯揉着眼出聲道。

“豐叔叔?”

娃娃音一出,豐禾猛然擡起頭,看向印鶯。

剛剛過來的時候,印鶯是背對着豐禾的,所以豐禾並沒有注意到。

此時,印鶯轉過臉,豐禾才發現,這確實是兩年前才離開軍鎮的小丫頭。

神情頓時緊張起來。

豐禾可以很確定,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絕對不是他和老人認識的。

那印鶯爲何在他身上? 悄悄捏緊手中的長矛,豐禾神情緊張的盯着昆羽,寸步不讓。

昆羽淡然的看向一臉欣喜的印鶯。

“你們認識?”

印鶯點了點頭,興奮的指着豐禾道。

“這是豐叔叔,爺爺以前在這裏的時候經常和豐叔叔喝酒。”

昆羽回頭看向一臉錯愕的豐禾,打量一番。

城門衛的制式甲冑,統一配備的長矛武器,還有那股殺人無數的血腥氣。

輕笑一聲道。

“既然是印鶯爺爺的朋友,那就好辦了。”

說完向前走了一步,逼近豐禾。

“這位豐隊長,我們進去說吧。”

說完氣勢緩緩釋放一絲。

豐禾猛然睜大眼睛,一臉驚恐的看向昆羽,渾身輕輕顫抖。

氣勢一閃而逝,但這股如荒古巨獸般的壓力切切實實的落在了豐禾的身上。

在豐禾的眼中,眼前的這位不再是神祕的年輕人,而是一隻古老暴戾的魚型兇獸。

那雙閃爍着光亮的眼睛如同刺入靈魂般令人恐懼。

不自覺的低下頭,豐禾向後退了一步,讓開了路。

昆羽抿嘴輕笑的點了點頭。

身後的隊員看見隊長讓開路,都有些不知所措。

看着昆羽緩步走過來,也都不自覺的讓出了一條路。

城門口本來充滿殺氣的隊列此時竟然變成了迎接隊列,彷彿昆羽不是一個不知底細的外來者,而是一個真的高官。

後背的汗水被微風一吹,冰涼感驚醒了陷入恐懼中的豐禾,擡起頭,看着昆羽緩慢的背影,咬了咬牙,追了上去。


“這位上官竟然是印老頭的好友,那禮該豐某做東,煩請給個面子。”

走進門洞的昆羽腳步不停,側頭看向追上來的豐禾,說道。

“領路吧。”

豐禾身形一滯,隨後輕嘆一口氣,疾走兩步,真的在前面帶路起來。

這座軍鎮是用來拱衛邊陲,所以裏面的娛樂場所非常稀少,能真正稱得上休閒娛樂的大概也只有那座臨沙樓了。

作爲這座軍鎮有頭有臉的人物,豐禾在這裏有自己的一間包房。

原本是用來宴請到來的王都高官,這次裏面卻做着一個年輕人和一個乖巧可愛的女童。


前來佈菜的侍女經過年輕人身邊紛紛側目。

安靜坐在座位上的昆羽有一股發自內心的氣度,一舉一動無不有一股充滿韻律的美感。

加上本身已經接近完滿的表象,任何一個異性都擋不住他的吸引。

也不知道是豐禾的面子,還是侍女們都爭搶這想要多看一眼昆羽。

平時上菜極慢的臨沙樓這次卻只有了幾十息的時間佈菜完成。


知道因果的豐禾眼神複雜的看了眼昆羽,心中泛着酸味。

一旁一路都沒有吃飽的印鶯看着這一桌佳餚用力的嚥了口口水。

昆羽看了眼盯着飯菜眼睛裏泛着光的印鶯,擡起手,夾了一塊肉放在了印鶯面前的菜盤。

擡頭看了眼昆羽,在昆羽點頭同意下,印鶯開心的用小木勺舀起盤子裏的肉,歡快的吃起來。

看了眼前的一幕,豐禾對昆羽的身份沒有再懷疑。

印鶯這丫頭的機警程度他是知道的,如果不是深得老人的信任,印鶯是不會這麼聽昆羽的話。

昆羽在給印鶯夾過肉後就放下木筷,看向豐禾。

昆羽沒有吃飯的意思,豐禾也就不動了。

輕咳一聲,豐禾主動開口道。


“那個,我還不知道怎麼稱呼您。”

“叫我昆就好。”

豐禾眉頭一挑,單字的名字在這個世界可不普通。

“恕我冒昧,我和印老頭也是老熟人,爲何以前從未聽說過您?”

“我和那老頭只認識不到十天。”

豐禾一驚。

“不到十天?那爲什麼……”

豐禾的話沒有說完,昆羽卻明白他的意思。

看了眼正在大快朵頤的印鶯,昆羽淡淡道。

“他爺爺死了。”

正端着茶喝水的豐禾手一抖,僵在半空中。

許久嘆了口氣,豐禾放下杯子,問道。

“怎麼死的?”

“王屋山的人找他,應該是和多年前的一件事有關。”

豐禾好像知道老人的過去,沉默的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昆羽看了眼陷入沉思的豐禾,終於拿起木筷夾起菜嚐了一口。

味道很不錯,雖然不知道這個肉是什麼肉,但入口的感覺很不錯,肉質細膩鮮美。

吃完肉的印鶯乖巧的等在那裏,似乎只要昆羽不給她夾,她就不會主動吃一般。

沒辦法,昆羽只好一邊自己吃,一邊給一旁的印鶯夾。

看着又開始埋頭大吃的印鶯,昆羽嘴角不自覺的挑了起來。

沉浸在回憶中的豐禾漸漸回過神,看見昆羽和印鶯之間的小動作,眼中閃爍着複雜的光芒。

“那個,昆,你接下來準備去哪?”

嘗過兩口,過了嘴癮的昆羽放下木筷,看向豐禾,說道。

“我現在在找一樣東西,或者說一個地方,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

豐禾一拍胸脯。

“別的事情我幫不上忙,但找地方這種事情,我還是能幫上點小忙的,說吧,什麼地方,我想辦法給你打聽出來。”

昆羽沉思了一下,想着怎麼形容。

總不能直接說龍窟吧。

思緒半天,昆羽說道。

“我要找的地方是一個充滿高能物品的洞穴,或者空間,裏面的物品大多數都會自然散發着光亮。”

昆羽知道龍窟的信息也就這麼多了,也只能給對方形容這麼多。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