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既然有這樣的機會,那爲什麼不抓住呢?

Post by zhuangyuan

這一刻秦偉突然明白了爲什麼會有那麼多社會小青年走上這條路,現在想想這也是一條成功的捷徑,只是這代價太大了!

“我答應你!”

秦偉看着李虎的眼睛,一字一頓的說道,突然散發出的沖天氣勢即使是見慣了高手的李虎也覺察到了濃濃的戰意。

李虎發現此時站在自己面前的不再是一個少年,他早已化身煉獄修羅,雖然沒有見過秦偉殺人但是李虎一點也不懷疑秦偉是那種心狠手辣之人,這從現在散發出的氣勢就能看出端倪來!

“好!爽快!”李虎雖然心裏有些發憷,但是一些場面話還是要說的,當即接着秦偉的話迴應道。

秦偉接着說道:“記住你說過的話,希望不要讓我失望了!”

“那是那是,秦兄弟還望能爲大哥美言幾句哦,這裏是兇手的首級,秦兄弟希望這禮物能讓你的路順利一些。”李虎直接拋出了手中的尼龍袋,一顆血淋淋的頭顱滾到了秦偉的腳下。

秦偉看着已經變形的臉頰,卻是一眼就認出了這頭顱就是那天將果果砸在地上的人!

當即面色一冷,狠狠道:“你也有今天啊,以前不是那麼囂張嗎,現在怎麼不行啦?垃圾,臭蟲!連一個小女孩兒都不放過,你還是人嗎?”

對於秦偉的咆哮,李虎已經不再關注了,雖然是第二次見到秦偉但是秦偉給李虎的感覺很特殊,他一點也沒有懷疑秦偉不能促成這事!

望着重新將那人頭顱包裹起來離開的秦偉,李虎算是徹底的鬆了一口氣,最近幾日暗無天日的躲藏生活早已將他折磨的不像人樣,頓時像是沒有骨架了似的攤在了地上。

只聽到風中傳來“以後有什麼處理不了的事情,可以找我!”的話語,李虎欣慰的笑了,隨後從隨身攜帶的包裹裏摸出了一個小巧的手機,熟練的撥出了一個號碼之後,愜意的躺在了髒兮兮的地面上、、、

風華小區別墅裏面,田戰只帶着黃亮一人就那樣橫衝直撞的進了別墅羣,一路上雖然遇到了不少警衛保安,但是見到了田戰丟過的紅本本之後再也沒有一人敢攔着了。

笑話,田戰可是京城後勤部部長,相當於一個省的省部級幹部!又有誰不長眼敢得罪?

而同一時間,在泉城市的主幹道上一輛奔馳跑車正全速前進着。車裏的人似乎很急,一路上闖過的紅燈都數不清了!

ps:更新送到,老酒求支持求花花,大大們收藏一下啊!新書衝榜,大大們支持給力一點哦!主要給力老酒就多更的哦! 秦偉走到泉城市第一人民醫院的時候,已經是11點30了剛好醫院要下班了。

走進熟悉的病房,秦偉的心情變得很沉重,看着依然昏迷着的果果秦偉不知道什麼時候果果已經走進了他的生活?

“田爺爺!”秦偉走到田無敵面前,恭謙有禮的叫道。

田無敵回頭一看是秦偉心情也好了幾分,微微笑道:“哦,是小偉啊!又來看我們家果果了啊?”

“嗯,最近學習有事今天閒暇了不少就過來看看果果的啊!”秦偉放下手中的尼龍袋,撒了個謊說道。

對於田果遇害的情形,田無敵似乎很關心,這不秦偉剛坐下他就再次問了起來。“小偉啊,你再給我老頭子仔細講述一遍當時是個什麼情況吧!”

對於老人的要求秦偉當然不能拒絕,於是一五一十的講自己知道的全部和盤托出,不過見的田無敵的面色很難看秦偉也就不敢在此時觸黴頭。

長時間的沉默之後,田無敵緩緩的站了起來走到窗戶邊上,望着市區來來往往的人羣問道:“小偉,你相信命運嗎?”

秦偉當然知道這話不能直接回答,否則一個不高興老爺子怕是會直接將自己給丟下去,當即也不敢言語,但是還是硬着頭皮答道:“命運是可以把握的。”

聽着秦偉不算答案的答案,田無敵一陣詫異之後卻是發出了爽朗的笑聲道:“小傢伙,你還真是個妙人兒啊!哈哈哈、、、”

或許是最近因爲果果的緣故,老爺子沒有笑多久就因爲氣結而被打斷了。

秦偉一邊輕輕的拍着田無敵的背脊一邊說道:“田爺爺,其實這次來我是爲了、、、爲了、、、”

雖然做了很大的思想準備,但是話到了嘴邊秦偉還是沒有說出來,手上的力道也頓時大了幾分。

田無敵一陣咳嗽,苦笑道:“傻小子你想害死我老人家啊?用這麼大的力氣,咳咳咳、、、”

說着還端過了桌上的茶水自己漱起了口來,然後指着秦偉帶來的尼龍袋說道:“你要說的是和這袋子有關吧?”

雖然是疑問,但是秦偉卻是理解到了老人話裏的意思,當即也收起了一絲自得之心,心想在老人面前還是老實一些的好,否則真的得罪了這樣一尊大神自己以後的日子恐怕就難了!

“老爺子英明!”

秦偉一記馬屁正好排在了田無敵的心坎兒上,田無敵笑着說道:“哈哈哈,說來聽聽先!”

“老爺子你先看看這個吧!”秦偉將尼龍袋打開了來,頓時裏面那帶血的頭顱整個出現在了田無敵面前。


田無敵一陣呆愣不知道秦偉這是什麼意思,心中的謹慎也多了幾分,疑惑的問道:“小偉,這是什麼意思啊?”

“兇手!”

短短的兩個字秦偉說的鏗鏘有力,不多也不少恰好將這事提到了正點上,秦偉注意到了田無敵臉上的表情頓時大變,嘴角的狠戾依然沒有逃過秦偉凌厲的眼睛。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田戰敲響了端木家族的大門。

只是還沒有等到端木大門開,黃亮手中的軍用衛星電話響起。

“喂,我是黃亮請講!”

“火狐呼叫老鷹!”

黃亮趕緊將電話遞給田戰,側身退後一步,作爲一個資深的警衛員,黃亮知道什麼時候自己改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田戰面無表情的把手機遞給了黃亮,一邊說道:“你現在去機場,留下老鼠死活不論!”

黃亮心中一驚,頓知事情緊急,要不老領導不會這樣說。

當即也不敢遲疑,帶着手機快速的退了回去徑直的往機場方向趕去。

就在黃亮前腳剛走,端木家 的大門“吱呀”一聲過後全部洞開了來,魚貫而出的端木家人迎着田戰一臉真誠的走了過來,一邊說道:“田部長光臨寒舍,端木全家倍感榮幸啊!”

看到她們竟然沒有一點愧疚之意,田戰心中無明業火燒的更旺了起來,冷冷的應道:“叫端木勇出來見我!”

端木家族其餘核心成員一陣驚訝,這到底演的是哪出?

而端木陽則是滿臉凝重之色,作爲端木家長子端木陽的地位自不會低,迎着田戰的目光說道:“既然田部長來了,那就先到寒舍飲茶敘事吧?”

“且慢!”

一聲十足的聲音從後堂傳出,頓時驚得其餘人都快速的倒退了數步才站穩,迎着聲音傳出的方向看,不可思議之色再次攀上了臉頰、、、

泉城市機場人滿爲患,剛把自己的跑車停下端木吉就迫不及待的拿出了自己的簽證,也不管這幾百萬買回來的奔馳直接向着大廳口衝拉過去。

人羣中幾個耳朵裏面塞着耳麥的男人快速的移動着,緊緊的跟在了端木吉的身後三米之內! 文弱似書生的端木吉哪裏注意到身後的尾巴?雖然很不情願離開華夏國,可是家族的決定自己一個三代的第三位順位繼承人哪裏有發言權?

“啊,快點快點再快點啊!”端木吉一邊催着一邊注意着附近的可疑人物,快速的將自己的簽證和護照遞給了服務小姐焦急的等待着上機消息。

我超想要光環的說

而這時端木吉也剛好將手續給辦好了,正要拿着機票上機之時從密集的人羣裏面鑽出了四五個男人,男人手中一柄柄漆黑無比的軍刺在燈光下熠熠生輝。

察覺異常的端木吉哪裏還敢停留,直接丟掉了自己的箱包以500碼的速度向着登記梯衝了過去,跑進大廳的黃亮看到端木吉正要逃跑心中怒火更甚直接吼道:“抓住他!可以機動處理!”

得到命令的幾人趕緊飛速追了出去,而整個機場大廳也在一瞬間亂成一團,擁堵的人流直接將幾人給擋在了外面!

看着越來越遠的端木吉,黃亮一臉狠戾之色閃過毫不遲疑的從腰間拔出手槍,瞄準射擊只在一秒鐘不到的時間裏子彈應聲而出。

端木吉感覺到自己的血液一凝,整個身體不受控制的跌到了出去,機場的地面上一攤血跡很清晰的倒影這端木吉死去的身子,腦袋後面一個爆破產生的彈孔裏面汩汩的往外冒着血泡、、、

田無敵將水果刀深深的紮在了那人的頭顱,像是要殺人的眼神望着他兇狠的說道:“你該死啊!”

PS:昨天電腦出了點問題,所以二更就沒有傳上去了,老酒先給大大們道歉哈!今天就兩更補上吧!還是那句話大大們主持一下啊,新書需要大大們幫助哦! 秦偉站在病房裏面靜靜的看着田無敵一次次的將匕首扎進已經死去那人的頭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現在自己會這樣,能如此的漠視生命?

難道真的是因爲他傷害了果果嗎?

沒人知道,當田無敵發泄完了之後,秦偉將老爺子攙扶着坐在了病牀上,說道:“老爺子,事情已經發生了,您老爺不要傷心了。我想果果也不想看到你傷心的樣子的!”

秦偉哪裏知道此事在田無敵的心裏想着一件關乎整個華夏國走向的大事!

不過聽到秦偉這樣說,田無敵還是覺得很欣慰,笑着說道:“小偉啊,我沒事,耽誤了你的時間來看果果,老頭子覺得有些過意不去啊!”

“怎麼會呢?我一直把果果當成自己的妹妹的,雖然有些高攀了但是我相信老爺子知道我沒有別的心思的!現在她出了這樣的事,我的心也不好受只能盡力做點事不讓自己後悔。”

田無敵眼中精光一閃,已經磨滅的鬥志再次激昂。

對,就是這樣!

女主她只想佛系

田無敵緊緊的握住了秦偉的手臂,很是感激的說道:“謝謝你小偉!”


沒有說出的是,我知道該怎麼做了。當然這話田無敵現在是不會再一個後生面前說的,畢竟這不是小事。


秦偉也沒想到老爺子的反應這麼多,頓時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急忙應道:“老爺子客氣了客氣了啊!說起來小子倒是真的有事想求老爺子的啊!”

田無敵暗中看了一眼那人死去的頭顱,笑着說道:“呵呵,有什麼事兒就說吧!男子漢怎麼能畏首畏尾的!”

被老爺子教訓秦偉沒有感到絲毫不快,相反這是老爺子對自己的認同,自己高興還來不及呢!

秦偉訕笑着說道:“是這樣的,這次綁架果果的陰謀是端木吉做的,他找到了孤虎門老大李虎,想借着李虎之手成事,同時還派了自己的心腹,也就是現在躺在尼龍袋子裏面的人。”

籃壇大流氓 他也是被李虎殺掉的!”

秦偉如實的將自己知道的過程告知田無敵,不是他不想多說一句好話,因爲他知道作爲一個上位者最討厭的就是自作主張,隨便就說出自己的意見!

本來秦偉還很擔心老爺子責罰自己甚至直接將自己轟出去,哪曾料到老爺子聽完自己的話後別的什麼都沒說,只是望着自己的眼睛道:“我相信你!”

秦偉一呃,卻是沒有想明白老爺子這是什麼意思?

不過深深一想也就釋然了,老爺子畢竟是經歷了戰火洗禮的老人,什麼事情不能看到本質?自己一介毛頭小子那點心思,呵呵,實在是不入老爺子的法眼啊!

走在山大的校園裏面秦偉還在想發生的事情以及田無敵話裏的意思,似乎明白了什麼。

幾乎是在秦偉前腳離開病房,田無敵就一掃臉上的悲慟之色,說道:“現在沒事了,還想一直賴着嗎?”

慈祥和善的話語讓牀上的人如沐春風,心中暖流劃過曾經的委屈也瞬間彌散,是啊!經歷了生死還有什麼看不透的呢?

田無敵徑自走出了病房,喚來一名守衛吩咐了下去,一場即將波及全國的風暴正在開始慢慢積蓄能量。

看着鏡子裏面被包裹成木乃伊的自己,裏面的人很無奈,只是身體上時不時傳來的痛疼一直在告訴着自己,現在還不到時候。

“秦大哥,原諒我!總有一天我會將所有的事情告訴你的,希望到時候不要怪我啊!”

吩咐完事之後田無敵走進病房後將門鎖住,笑着說道:“小偉?不錯的年輕人哦!呵呵、、、”

對於自己爺爺的老頑童性格,田果很無奈硬撐着說道:“哎呀爺爺你真壞,不理你了!”

“哎喲,我們家小果果也會害羞了哦,哈哈哈、、、”

病房裏面爺孫兩人歡聲笑語打成一片,而遠在風華別墅的端木家族裏面此刻早已是硝煙瀰漫劍拔弩張,大戰一觸即發。

田戰紅着臉望着首位坐着的端木家家主端木破軍,狠厲之色不言而喻說道:“我女兒現在可還躺在病牀上,老爺子你總得給個說法吧!”

端木破軍騰的站起,大袖一甩,花白的鬍鬚無風自起,咆哮道:“那我端木家的鎮府寶珠呢?你們別不把我端木家的損失不當回事!”

“誰知道是不是假的,我又沒見到你們端木家的寶珠!哼,事情已經查清楚了,交出端木家那小畜生咱們兩家再談別的!”

“放肆!”

“無恥!”

“不要臉!”

、、、

一時間客廳裏面怒罵聲此起彼伏,饒是已經86歲高齡經歷了無數風浪的端木破軍此時也氣得不行,漲紅着臉頰罵道:“欺人太甚啊!”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