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既然不是人工做上去的,那麼也就只有天氣這麼一個原因了,可是她並沒有感覺到這其中有什麼樣的變化,為何卻獨獨開了這一塊地方的?

Post by zhuangyuan

相比於今日魏青的目的,她更在意的是這一異象當中掩蓋著什麼樣的秘密。

想到這裡,顧久檸指尖輕捻,狀似不經意的開口:「魏莊主,不知這闕上梅開了的消息,是何人傳出來的?」

「這花開了也不用藏著掖著,路過這裡的人自然就知道,一傳十十傳百的便傳了開來,至於這第一個看見的是誰,恕魏某還真找不到……」

魏青也沒有撒謊,這的確是事實,這塊地方先前也不是誰能來誰不能來的地方,人人都可以走這裡過,看到了花開自然就傳了出去。

想想也是這個道理,顧久檸便沒有再追問下去,只是這時徐瑩瑩帶著那一手的梅花蹦躂著走了回來。

「還真是奇了,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在這個時候看見梅花呢,而且瞧它開著可不比寒冬臘月裡面更……」

徐瑩瑩摘了一手的梅花,臉上皆是笑意,將其中一隻分開放在了顧久檸面前,示意她接過去一同欣賞。

和寒冬臘月里的相比,其實當真沒有什麼兩樣,只是顧久檸卻盯著那梅花緊緊的看著,彷彿要看出個洞來似的。

見著顧久檸神色不對,這魏青心中也打起了鼓,不知道這兩位金主到底是什麼個意思,好像今日的一切都不按照她預先設想的那樣進行呀……

「挺不錯的。」顧久檸淡淡扔出幾個字將梅花隨手扔在了桌上。

見此,徐瑩瑩撇撇嘴,默默地把桌上的那一束梅花給拿了起來,自己鼓搗著玩兒去了。

她倒是一個人玩的起勁,只是一旁連程歡都無心欣賞,一手撐著下巴看著反倒是有些困意。

酒過三巡之後,似乎人人都有了幾分醉意,而魏青的臉上也多了幾分紅潤。

「今日大好日子,世子殿下還願意賞光,魏某心中實在是感激涕零,今日一定會世子殿下效全馬之勞!」 第七百九十六章真言散

他突然站起來,今日這一場宴會實在是做的奇奇怪怪的,也就是靠著這三分醉意,才讓他多了膽量,這會兒子敢站起來也算是不錯了。


他好不容易才把兩尊大神給請過來,如果是白白浪費了這樣一個機會,那他可就真的只能回去自己惱怒了。

「魏莊主有心了,只是大傢伙都是出門做生意的,實在是稱不上是為了誰,想來莊主也不想要讓別人有此誤會吧?」

說這話的是顧久檸看著好像並沒有什麼不妥,但是那眉眼當中帶著的淡淡疏離,還是讓魏青看了個清清楚楚。

他都已經做到這份上了,卻不知這世子妃到底是哪裡不滿意,難不成是欺他一個男子故意想要給他使絆子?

想到這裡他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從心中湧出了一些火氣,當時看著顧久檸的眼神就有些不善了。

「魏某真是有一個疑問,想要問一問世子妃,不知世子妃可願意為我解疑?」

「你說便是。」

得了話,魏青也不知是否當真是喝醉了,總之他搖搖晃晃地向前走了兩步,最終站定在顧久檸面前。

「猶記得前不久世子妃將我等請到了府上,只是這口口聲聲說要出考題來考驗我們,但是這幾日過去了卻仍舊沒有動靜,我等心中實在是七上八下,沒有個底呀……」

大傢伙早就已經蓄勢待發了,準備了這多日就想著顧久檸的考題什麼時候能夠下來,然而多日過去,現在一點動靜都沒有,還是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大家又怎能不覺得奇怪?

若是沒有說這話,那倒還好,可是話都已經放出來了,去半天沒聽個響,大傢伙總是會有一種被人給耍了的自覺

這也是為什麼魏青為何如此急躁的把這個地方給封起來,這才有了名正言順的理由可以給顧久檸遞帖子,也算是一個試探了。

連他這個看著最有資格擔當重任的人都已經忍不住了,那麼其他人有多麼的按耐不住,顧久檸也可以想見。

「我等立志若是能為世子妃效力的話,那也是我等前世修來的福氣,一個個都摩肩擦掌,卻不知為何這考題遲遲不來?」

這酒性還真是練,這才喝了多少,連看前面的東西都變得有些模糊起來——魏青一邊說話一邊這樣想著,只覺得那前頭噓噓呼呼的,連站都站的不是很穩當。

然而顧久檸卻沒有絲毫的意外,看著他桌上的那酒杯——有些東西是早前便已經準備好的,她自然不會就這樣輕易的來,如果是不給衛青準備一些禮物的話,那可怎麼能好?

當然,她親自動手製作的真言,散就是其中之一,只不過稍稍的把這東西混在了酒里,讓他不自覺而且還能夠悄無聲息的穿到她想要聽到的話。

魏青自然是毫無察覺,這裡又沒有旁人自己說什麼話,身邊的下人也不敢阻攔,也以為是他酒氣上了頭,說一些氣話罷了。

這個時候才是最有趣的時候。

顧久檸看著也不像生氣,反而煞有介事地問了他一句:「看來莊主是當真對我頗有怨氣,指是這考題什麼時候出也是我說了算的,卻不知為何你們這般心急?」

「你以為我想要著急嗎?若不是這東西多少人覬覦著,我當真是不來的!」魏青一揮手,手中的酒杯沒有拿穩落到了地上,然而並沒有摔碎,只是發出清晰的一聲脆響。

看他這副樣子還真是對自己不是一日兩日的有怨言了,顧久檸也不生氣,反而覺得這副樣子倒是比之前看的順眼的多

「我看為莊主是誤會了,我就是還沒有想好考題是什麼而已,你們又何必如此心急呢?」

還未想好?

魏青至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問題聽錯了——對方這是在告訴自己已經立下的規矩,卻還沒有把行規矩的手段給拿出來嗎?

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世子非這是何意?若是不想要找出一人來擔此重責,那直言便是,我等也絕對不會多說半個字,何至於像耍猴一樣耍我們?」

他辛辛苦苦準備了這麼多天,結果就換來對方一句還沒有想好,怎能如此草率呢?

面對他如此生氣的作態顧久檸也沒有意外,若是換了她想來也是這個反應。

不過他越是生氣,顧久檸就越是不慌不忙:「宗主是不是誤會了,我可沒有戲耍你們,只是當真還沒有想到折中的法子,畢竟大傢伙都如此的優秀是不是?」

這話說出場面也就罷了,可是此刻也沒有別人,魏青又怎麼可能就這樣順下去。

再者說,除了他自己以外,這裡的人還真沒有一個放在眼裡的,誰能與他抗衡,這做生意的手段又有誰比他嫻熟?

「卻不知世子妃到底是在猶豫什麼,倘若他們真有什麼考慮不到的,不如說出來讓大傢伙一起知道,若是能夠找個解決的法子豈不更好?」

魏青一臉義憤填膺,殊不知此時此刻他正是在走後門,居然也能收到這樣義正言辭,也不知他到底是不是喝醉了,還能顧得上給自己爭個面子。

顧久檸笑了,多了幾分輕蔑——都是半斤八兩而已,他又有什麼資格嫌棄別人呢?

「出什麼樣的考題由我做主,要不要找個解決的法子,也是我來決定,莊主想著的是不是太多了?」

不知為何,魏青只覺得自己的腦子渾渾噩噩的,連台上人與自己說話,他連聽聲音都是有些恍惚?

腦海中有什麼東西在提醒自己,有些話能說有些話不能說,但是他只要想到了什麼便脫口而出,這壓根就不是他能夠控制得了的東西。

「是……是輪不到我來做主,可是此事若是實在糾結有失公允,那也不是浪費了世子妃的時間嗎?」

他有些晃悠,極力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身體,但似乎並不是那麼的容易

「公允?」顧久檸聞言挑眉,眸光流轉,冷冷地朝他看去,「我卻不知,魏莊主說的這個公允是針對自己還是針對所有人?」 第七百九十七章嚴已律人

「自然是所有人!」

「那就好笑了。」顧久檸嗤之以鼻,「今日莊主這樣大的排場,可是否是為了讓我來公允一番?」

他這樣明目張胆著弄這麼大的排場,把他們給請過來,不會想著要告訴別人自己想要走後門嗎?

現在居然口口聲聲和自己要求公允,這世上哪有這樣完全向著你的事情?

這話說的魏青登時語塞,只是這會兒超話都已經說出口了,現在想要收回自然是來不及,只能硬著頭皮搭腔。

「小人只是想著世子妃能夠沒這麼多煩憂,若是能夠早日為世子妃做事,當然也是少一天麻煩的。」

他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彷彿真實全心全意,為了顧久檸著想,只是卻不知道他心中不過也就是為了自己的那點私心,還真當她是傻子似的看不出來。

不過雖然心中明白顧久檸卻沒有名的把話給說出來,也算是給了他一個機會。

超能生物來自地球

不過清楚歸清楚,她自然不會讓他就這樣如意,一邊想著顧久檸也笑了,看似也不在意,只是說道:莊主不必這麼緊張我不過就是想著還是沒有想好,到底什麼才是貼合所有人要求的考驗而已,當真沒有在拖延時間……」

她願意配合著他演戲,魏青雖說不是那麼的相信,可是明面上也不敢逼的太過,只是想提前問一問顧久檸的考題到底是什麼內容而已。

若是能夠站的了這個先機的話,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但她能夠配合說這話對他來說卻也仍是不夠的。

「世子妃多慮啦,就是這樣大傢伙才越發像要知道世子妃的考驗是什麼。」

「再者說,治癒能力的話,想來大家也是不含糊的……」

說是這樣說,可他心中到底是不是這樣想的,顧久檸多少也能夠猜到幾分。

現如今實力最為強盛的也就是姜珊還有他了,現在他卻說出這樣的話來,恐怕說是別人在這裡的話也只會嗤之以鼻吧?

「莊主說的倒也沒錯,我也正好有一些事情正在苦惱呢,我看莊主似乎對這些事情挺感興趣的,不如我問問你的意見?」

顧久檸頓了頓,滿意地看著魏青表情變化:「你若是能給我一個好的解決辦法,那也是省了我的事的。」

這話一說出來,魏青便滿臉的興奮,這顯然是自己已經說動了面前的世子妃,要把消息提前透露給自己了,他當然是在願意不過了。

沒有想到事情比他想象中的還要簡單,這是世子妃表面上看起來清高得很,這一兩句話的功夫就已經鬆口了。

看著也不像是有什麼不好伺候的人呢……

「世子妃儘管開口便是我知道願為您效犬馬之勞,不敢有半點的怠慢!」

他這樣保證,恨不得直接在她面前發誓了,顧久檸看著他這副樣子,也不給他多餘的反應,只是皺了皺眉頭,似乎真的陷入了苦惱當中。

「要是綜合起大傢伙的實力給出一個公平的考題,那肯定是不太恰當的,畢竟這些莊園之間的關係向來莊主也是比我還要清楚的。」

「的確如此,只是不知道世子妃對此有什麼應對的辦法,還是說依舊打算出一個一模一樣的考題?」魏青這樣問道,已經逐漸嗅到了一些苗頭。

看來世子妃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所以想要改變策略,起碼它可以肯定的是,這莊園和莊園之間的考題肯定是不盡相同的。

這個時候那他就得要事先準備好搜集其他莊園的消息,以不變應萬變,萬一有什麼功變故的話,他也好及時做出反應。

「問題就是出在這裡,我原本是打算給大家都是同樣高度的,但是後來殿下也與我說過這裡的不合理之處,要我重新選擇一個辦法。」

說到這個顧久檸頓了頓看了一眼一旁一直一聲不吭的容墨——他依然沒有抬頭。

於是她迴轉頭來繼續開口:「只是這有哪是那麼容易可以想得到的,斟酌之下還是沒有做出決定,這也是為何久久沒有給你們考題的原因。」

顧久檸說的誠懇,看著也不像是在說謊,倒是也沒有讓魏青懷疑。這是日子再怎麼拖下去的話,魏青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變故,所以這時便顯得要殷勤多了。


「恕我直言,世子殿下的顧慮的確有道理,大傢伙兒也會憂心,或許是不是因為他們的能力不足,連門檻都不配踏進來,這些日子也是找了小人許多回想要給世子妃一個緊密,看能不能折中調和一下,給出一個最好的結果……」

「既然如此,不知道莊主你可想好了,什麼樣的法子,或者說他們又有什麼樣的想法?」


顧久檸挑眉似乎對此十分的感興趣,放下了手中的東西,一心一意聽魏青說話。

魏青心中雖然高興,可是這一時半會兒的他也拿不出一個完整的對策來說,只能想著自己的利益,然後一邊摸索著。

!既然大傢伙的實力都參差不齊,那麼世子妃便應該縮小這莊園之間的差距,讓大家都有能力一搏,最起碼也不能讓那些實在是太過低下的莊園也來摻一趟渾水。」

那些沒有用的廢物來這裡只不過是給他們增加一些工作量而已,除此之外沒有半點好處,還不如早早的剔除出去,這樣也省了他們兩方的事情,何樂而不為呢?

原以為自己這個辦法可以得到顧久檸的贊同,卻沒有想到她只是笑了笑,食指輕輕的在桌上點著,似乎真的是在認真的思考魏青的言論。

「按照魏青你的說法,那豈不是說倘若實力不足的人,連進來的機會都沒有了嗎?」

他不是口口聲聲要什麼自由嗎,怎麼又一會兒一個樣子,這就是傳說中的嚴以律人寬以待己嗎?真是叫她大開眼界! 第七百九十八章淡漠眉間

或許對他來說對自己有利的才叫自由方式,對自己不利的所做出來的一種各種各樣的行為,那麼全都是不利的因素,叫他避之不及,只想要趕緊離開。

說到底,他從頭到尾都不過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罷了,因為在這裡充當什麼好人呢?

還這般義正言辭地與她論道理,也不知道他從哪裡來的底氣,真是可笑極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