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旁邊的男子制止了賀平等人,徐瑩瑩見狀瞬間就皺起眉頭。

Post by zhuangyuan

“你們瞎了,沒見我們要離開。”

“不好意思,我們不是叫你,而是叫他……”

健壯的男子指向賀平,畢竟他們的目的是要對付眼前的人。

“找我?”

賀平微皺眉頭,從他們的穿着上,不難看出來他們的身份。

不過狂人徐東,因爲被戰敗的事實,早就已經離開了帝都,什麼時候又有散打的弟子出現了。

“我叫霸天虎!是帝都散打總教練。”

“哦?”

沒想到來人會有這麼大的名頭,此刻與他碰面,顯然不是偶然的。

“不知道閣下有什麼事情。”

“我就是此次參加比武的人,聽說你的實力很強。”霸天虎冷冷道。

聞言,在旁的徐老皺起眉頭,沒想到對方竟然是帝都的總教練。

單單是這個名頭,都要比狂人徐東厲害的多了。

“哈哈,閣下不會是想要在這裏決戰勝負吧。”

“這位老前輩是……”霸天虎不解道。

不過能夠出現在賀平身邊的人,必然不是泛泛之輩,何況聽他的氣息,就知道不是簡單的人了。

“江湖人都叫我徐老。”

“啊!洪門徐老……“

霸天虎倒抽口涼氣,沒想到對方還大有老頭呢。

“洪門?”賀平微皺眉頭。

沒想到真的有洪門這個幫派,那麼說來的話,徐老就真的是來自江湖的人了。

“哈哈,想不到還有人記得我的名字。”

“徐老,我等有挑戰文書,自然不會在今天動手了,如有打擾的話,還請見諒。”

對待應戰者,霸天虎沒有任何的客氣,不過對待眼前的老江湖,就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

“告辭!”

話畢,帶着麾下的弟子便離開現場,臨走的時候還不忘的鄙視了眼賀平。

“徐老!沒想到您竟然是洪門的人。”

“都是虛名而已,不像是你們,後生可畏吧。”

能夠將葉家詠春都擊敗的年輕人,說是太簡單的實力,恐怕所有人都不會相信的。

不過就算是這樣,他們都沒有任何顧慮的,正是因爲如此才都跟着擔憂了。

然而,眼前的人卻就爲難起來了,到時候有了危險,那未必就是這樣簡單。

“徐老客氣了。”

就從霸天虎對他們洪門的尊重,便可以看出來,徐老的地位不簡單。

而賀平的實力雖然可觀,不過比起洪門這樣歷史悠久的幫派,肯定不是那樣簡單的。


魏氏集團。

分道揚鑣後,賀平就去了魏金娥的公司。

因爲答應過唐文斌比賽的事情,他自然是瞭解,唐文斌不會再胡來了。

問過究竟,事實果不其然,對方的確沒有要爲難他們的意思。

“你怎麼知道他們不會胡來了。”

“因爲我接了他們的戰帖。”賀平表示道。

如果不是因爲這樣,恐怕唐文斌仍然還想要對付他們,這樣就是最爲明顯的結果。

“你……你真的答應他們了。”魏金娥驚訝道。

唐文斌想要舉辦這次比武,絕對是衝着風雲武館來的,倘若不是這樣就不可能會有那麼多事情。

“沒錯,傳武不懼怕任何的挑戰。”

“可是他的目的就是爲了對付你。”

魏金娥在商界摸爬滾打多年,豈會連同這個道理都不清楚。

倘若不是因爲魏氏集團的話,賀平完全沒有理由摻和進來的,如此就可以看出來結果。

“放心,對手我已經見過了。”

“他……他的實力如何。”

聞言,賀平微微搖頭,酒店的時候沒有交手,如何能夠得知他的實力。


“不行!這件事情太魯莽了。”

魏金娥直接撥通了唐文斌的電話,想要詢問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喂!魏總怎麼有時間來找我呢。”

“我想要知道,你爲什麼逼賀平應戰。”

“什麼!”

電話那頭的唐文斌露出奸詐的笑聲。

“那是傳武與散打搏擊的事情,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

“你……”魏金娥無語了。

所有事情都是他搞出來的,居然現在說跟他沒有關係。


“魏總,你不會是爲了個保鏢,就對我這樣講話吧。”

“哼!我懶得理你。”

說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絲毫沒有理會他的必要了。

“不用爲我的事情擔心,我會處理這件事情的。”

“好吧,那你現在多多休息吧,我這裏的事情就先不用理會了。”


比武在即,如果失敗的話,乃至整個傳武,都會遭受到致命打擊。

“好,不過你不用擔心,唐文斌此刻,沒有時間給你找麻煩。”

忙着比武的事情,都已經夠他受的了,哪裏還有功夫來對付魏金娥。

唐氏集團內。

“徐老!事情已經安排妥當了。”

“賀平的對手是霸天虎,你想要報復賀平。”

“我……”唐文斌垂下腦袋。

畢竟沒想到徐老會幫助賀平說話,以前以爲他是故意要刁難賀平的。

“霸天虎是帝都總教練,狂人徐東戰敗,他就等待機會報仇的。”

“哼!所以你就給他這個機會了。”

誰不知道他與賀平有些芥蒂的,如果是能夠通過這次比武,狠狠教訓了賀平,那麼風雲武館就蕩然無存了。

“徐老!您……”

“不用說了,既然訂好了,那就按照你的方式去做。”

徐老嘆息道,或許這樣,才能夠看出來,賀平真正的實力如何。

“是!”

“你去吧。”

得到允許,唐文斌回頭離開了辦公室。

“爺爺,您確定賀平可以幫助您。”

“咳咳!不管是否可以,總之我們不能夠放過這個機會。” 風雲武館內。

得知比武在即,所有的弟子都下定決心,苦練賀平傳授給他們的詠春。

習武者,最爲期望的,就是可以達到賀平這樣的境界。

如果將來在武林中可以確定自己的地位,莫說是開館收徒,即便是自身都不會有任何生存困難的地方。

“賀平,你看見了吧。”

“沒錯,他們能夠如此的學習,我深感欣慰。”

很顯然,武館的弟子都將成爲精英,到時候不管是誰都沒有辦法與他們對抗的。

“看來此次比武,更會給我們造出來聲勢。”

“造聲勢……”賀平搖頭苦笑。

對方是帝都的散打總教練,其實力自然不是狂人徐東可以比較的。

“怎麼?”

“此次比武的對象,是帝都散打總教練霸天虎。”

“什麼!”

劉闖長期在帝都生存,如何能夠不知道霸天虎的名字。

“賀平,此人不好對付。”

能夠將狂人徐東擊敗,必然會給散打造成名譽上的傷害。

如此不難看出來,那霸天虎同樣是想要報復他們,纔會有這樣的目的。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