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放任事態變得不可收拾的,一是白痴,二是廢物,三是居心叵測的變態。

Post by zhuangyuan

「去你的。」

?月麟的嘴立刻鼓了起來,心中對男子剛升起的一點好感頓時蕩然無存。

「到了。」

?月麟只感到身體猛的一頓,周圍的景sè瞬間恢復了正常。

「這裡是……」

她低頭獃獃的望著地面上那幾間木屋,連身邊的人什麼時候把她的手放開了都不知道。

「迷途之家。」

經歷了那麼多年,那些房子還是一點變化都沒有啊!

?月麟感到有些懷念,又有些苦澀,曾幾何時,她也是住在這裡的一份子。

只是沒想到它原來轉移到這個地方來了,難怪到處都找不到。

迷途之家之所以稱作「迷途」,不是因為它的位置很隱秘,而是因為它的位置是不固定的。每過一段時間,它就會轉移到其他地方去,讓人沒辦法真正得知它的真實地址。

不過這個期限最短十年,最長一百年以上,完全是由這裡的主人,八雲紫的意思來決定。

「下去吧。」

「嗯。」

???????????????

橙抬頭望著灰暗的天空,耳朵耷拉著,兩條尾巴也趴在地板上一動不動的,一副無jīng打採的樣子。

「橙要下雨了,你還呆在外面做什麼?」

八雲藍從另一間屋子裡面走了出來,為了防止被雨淋到,她剛才急急忙忙的去把那些房子的門窗都關上了。

「討厭的天氣要來了喵。」

橙在旁邊的柱子抓了幾下,上面立刻留下了幾道長長的爪痕。

「梅雨季節嗎?確實不怎麼喜歡。」

八雲藍在她身邊坐了下來,阻止她繼續破壞那根可憐的柱子。

作為式神,她們兩個都不喜歡這種濕漉漉的季節。

「但是那也是沒辦法的,既然是chūn天,那就一定會有這樣的天氣。」

「可是橙就是覺得討厭。」

明顯八雲藍的話並沒有讓這隻小貓的心情變得開朗起來。

「不過只要過了梅雨時節,就表示夏天也快要到了啊!」


八雲藍眼珠一轉,又有了新主意。

「今年夏天我們該去哪裡玩比較好呢?」

夏天,玩!

橙的一對耳朵猛的立了起來。

「對哦,夏天到了,我們又可以和遙大人他們去海邊玩了。」

雖然同樣是要接觸水,但是兩者在她心裡的地位是完全不一樣的。

「就是啊!今年一定有更多人去海邊玩的。」

雖然本來是為了安慰橙才說的,不過現在八雲藍自己都開始期待起來了。

「去海邊,去海邊。」

橙一下子撲到她的大腿上,兩條尾巴興奮的擺來擺去。

看到她的心懷放開了,八雲藍也變得高興起來。

「啊,對啦,不如我們現在就去找遙大人,讓他帶我們去海邊吧!那樣子就不需要擔心梅雨季節了。」

橙突然想到了一個好主意,高興得跳了起來。

「小傻瓜,你難道忘了嗎?不是夏天最炎熱的時候,那位大人是不會同意我們去海邊的。」

「對哦。」

小黑貓頓時大受打擊,一下子又變得沒jīng神了。

八雲藍苦笑著抓抓頭,自己剛才的話好像都白說了。

仰躺在她大腿上的橙心中正感到鬱悶,就看到一道流光由遠而近,最後停在了迷途之家的上方。

「啊,是遙大人。」

小女孩爬起身,指著流光小時后現出來的兩個人影興奮的喊道。

「什麼?」

神醫甜妻在八零 ,趕緊抬頭望去,果然見到了東方遙。

不過在看到跟在他旁邊的那個身影時,她一下子愣住了。 「遙大人……」

剛剛站穩,一隻小貓就興沖沖的幾步趕到,靈活的一下子撲到了我的身上來。


「還是那麼有jīng神啊!小貓咪。」

我摸著她的小腦瓜,笑道。

「嗯。」

橙用頭在對方懷裡蹭了幾下,東方遙身上有一種很奇妙的氣息,靠近的時候讓她有種冬天躺在屋頂上曬太陽的溫暖感覺,這讓她感到非常的喜歡。

橙看到畏畏縮縮跟在我後面的少女,心中非常的奇怪,這個人她還從來沒見過呢!

「遙大人,她是誰啊?」

「嗯,這個么……」

這時八雲藍也走過來了。

望著低頭不語的少女,她一時也有些激動,愣了許久,才輕輕的喚了一聲。

「麟小姐。」

?月麟抬頭望著她,心中有如打翻了醬油瓶一般,五味雜陳。

如果說八雲紫是她的「母親」,那八雲藍就絕對算得上是她的「姐姐」了。

在過去,照顧她最多的不是八雲紫,而是八雲藍,所以對於她,?月麟有著不一樣的感情。

「好久不見了,藍姐。」


八雲藍忽然過去一把抱住了她。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嗯。」

幾滴眼淚無聲的落了下來。

縱然以?月麟的倔強,在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之後,也有些不堪承受了。

八雲藍的懷抱,讓她覺得放鬆了很多。

「吱……」

房門打開,八雲紫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後面。

八雲藍趕緊放開了懷中那個仍然在悲傷著的孩子。

「紫大人。」

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她開始有點緊張了。

「進來吧。」

八雲紫盯著?月麟許久,才淡淡的開口道。

「去吧。」


「嗯。」

超級大買家 ?月麟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垂頭走進房間里去了。

彷彿做錯事的孩子即將接受長輩的訓斥。

八雲紫似乎有意無意的瞄了我一眼,然後門就被關上了。

一道結界隨即封住了整棟房子。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暗自嘀咕了一句。

「遙大人,那是什麼意思啊?」

掛在我脖子上的女孩好奇地問道。

「就是說有些喜歡偷窺的人總覺得別人也會偷窺她。」


「嗯?」

以橙的腦容量來說,即使這樣解釋了,她還是沒辦法想明白其中的含義。

「好啦,橙,快點下來吧,老纏著東方大人成什麼樣子?」

八雲藍叉著腰向她說道。

?月麟的回來,好像讓她非常的高興。

「啊,我知道啦!」

小女孩鬱悶的嘟了嘟嘴,然後一鬆手,落回到了地上。

「勞煩您把麟小姐帶回來了,真的是感激不盡。」

重生甜妻︰總裁大人,pick我 ,很久才直起身體來。

「對了,藍大人,剛剛那個女孩子是誰啊?」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