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攻擊!”

Post by zhuangyuan

武通海沒入陣中,大喝。

陣法如同旋風,旋轉愈急,迅速往秦羿呈環形卷殺而來。

“叱!”

秦羿一手勾起黃耀東,身形拔高一丈有餘,想要橫飛過去。

“哼,陣起!”

立時有十幾個弟子,借陣法之力騰空而起,在半空擋住去路,十人兵器齊來。

秦羿拳勁不減,轟殺而去。

砰!

十人盡飛,然而立時又十幾人躍起,擋在跟前,合力發出一擊。

此刻在半空力已消,秦羿再出一拳。

砰!

巨力之下,竟是沒討到好,硬生生被逼回了陣心。 ‘武家護莊陣法,卻有妙處,每個武家子弟都精熟此陣。陣中共計八十三人,陣外尚有幾十人在候陣。一旦有人傷亡,立即有人補陣。’

‘而且更糟糕的是,陣法之中,這些傢伙的氣力彼此相連,人人修爲暴增,更有武通海虎視眈眈。如今我真氣只剩一半,一人脫陣,自是不難。但要帶着受傷的黃耀東,卻是極難。’

‘看來不能以常法破陣了!’

秦羿心念急轉,雖身處險境,倒也不慌!

“兒郎們,專攻那個廢物,絆住秦侯,斬其首者,賞金一億!”

武通海畢竟是武道高手,一眼瞧出來秦羿的羈絆,正是黃耀東,當即振臂大喝。

婚後強愛 “侯爺,別管我!”黃耀東掙脫秦羿的手,一屁股坐在地上,雙槍連續開火,直到打光了所有的子彈。

軍人的鐵血,讓他在生死關頭,有着明智的抉擇。

他絕對不會爲了求生,置戰友于險地。

“你死了,我去哪再找你這麼有骨氣的廢物,傳承武技?”秦羿冷然一笑。

“你,你是答應收我爲徒了嗎?”黃耀東沒想到幸福來的這麼快,竟是激動的熱淚盈眶。

“給我好好活着,回去再談。”秦羿再次揪住黃耀東的衣領,將他提了起來。

“好,那我今日就隨師父一起殺出去。”黃耀東快速的換了彈夾,豪氣飛揚道。

“殺!”

武通海掌控陣法,氣勢如宏,圍殺而來。

謝少,夫人又把你拉黑了! 四相在陣中咆哮!

捲起陣陣罡風,一時間飛沙走石,好不駭人。

就在陣法即將收攏之際!

秦羿小腹一收,仰天發出一陣真龍清嘯:“吼!”

“天龍八音!”

“阿!”

高濃度誘惑 “嘛!”

“撒!”

……

聲音一波接一波,穿透而出,守陣弟子,修爲大多數內煉初、中期,哪經的來自地獄宗門天龍寺的法音衝擊。

饒是秦羿只用了一成真氣!

暖婚100分:總裁,輕點寵 衆人亦只覺,兩眼發黑,耳內嗡嗡作響。

雖然不會丟命,但卻嚴重影響了陣法的運轉。

這正是秦羿萬年征戰的經驗!

破陣,可擊一而破,也可羣而破之!

顯然,武家陣法運轉極爲嫺熟,要想打開一個缺口,很難!

只有徹底的毀掉陣法,才能殺出一條血路。

陣法一滯,運轉立緩,武通海雖連下指令,但奈何衆人兩耳失聰,哪裏聽的真切。

秦羿知道時機已到,夾住黃耀東,如炮彈一般衝向正前方,單臂一記雷拳。

轟隆!

雷電牽引之力,頓時放倒一大片!

黃耀東則雙槍連發,逼住了背後偷襲的武通海等人!

前方候陣弟子因爲被天龍之音震傷,反應遲鈍,補陣不及,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秦羿二人脫陣而去。

秦羿走的並不快,相反他刻意放慢了腳步。

一是減緩真氣消耗,二則他得給武通海追殺他的機會。

“媽的,煮熟的鴨子飛了!”武通海跺腳大叫。

待衆人恢復清明,當即領着人往秦羿追殺而去。

片刻,秦羿退至谷口。

“侯爺,你沒事吧?”阿鬼見秦羿面色青白,擔憂問道。

“你帶他去陣眼躲避,看我開陣誅賊。”秦羿淡然道。

武通海雪仇心切。

又秦羿力衰,還有個傷兵,今日不殺他,此後哪得此等良機。

‘今日若斬殺秦侯,我武家莊必定威震江南,九幫十八會到時候便是我掌中之物。哼!’

當即領着黑壓壓的一羣弟子,闖進了山谷中。

月色陰沉。

秦羿負手立於青石之上,仰望蒼穹,清秀的臉頰上,掛着淡淡的笑意。

武通海望着月下清瘦的青衫少年,心頭莫名一涼。

滿腔的殺機與熱血,不知何故,竟是生出一股悲涼之意。

他覺的有些不大對勁!

秦侯,不應該逃亡嗎?爲何還有閒情逸致賞月!

他想走,但不甘。

只要再佈下陣法,秦侯必死無疑!

武通海堅信,秦侯已經到了強弩之末。

山谷間,驟然起了一陣冰涼刺骨的寒風。

“武莊主,起風了,冷嗎?”

秦羿望向武通海,徐徐道。

“小子,你想給我演空城計,不好意思,大爺不吃你這套。”

“佈陣,包圍了。”

武通海冷然大喝。

“演戲?”

“沒錯,趁着這齣戲收場之前,好好看一眼大好河山吧!今夜之後,有它無你!”

秦羿悲天憫人,微微搖頭笑道。

“臭小子,少在這裝神弄鬼,殺!”

武通海心底又怒又驚,當即大喝道。

“哼!冥頑不靈!”

“煞來!”

秦羿雙手掐陣訣,薄薄的嘴脣吐出兩個字!

原本還風清月明的山谷中,頓時陰霧陡現,鋪天蓋地,遍佈每一絲空間。

濃霧如同幕布,將每個人的視線完全分隔,雖然近在尺間,卻彼此難顧。

“糟糕,我倒是忘了這小子是法氣天師,中圈套了。”

武通海大驚!大呼撤退。

“沒用了!武莊主,過來,且與我一同把這齣戲看完。”

濃霧中,秦羿輕拂衣袖,驅散眼前迷霧,淡然冷笑。

武通海雙目一寒,心中快速盤算。

‘陰霧籠罩,擺陣是沒戲了。且看着小子玩什麼花招。大不了與他一對一單挑,他此刻內力大損,未必就是我的對手,我怕他作甚?’

想到這,武通海冷哼一聲,緊隨秦羿走去。

秦羿所到之處,迷霧盡皆退散,兩人登上了谷中一塊懸出的石臺。

在此處縱觀全谷,清晰明朗,一目瞭然。

武家莊的弟子,像瞎子一樣在谷中驚慌大叫,彼此交撞,彷徨如狗。

ωωω◆ ⓣⓣⓚⓐⓝ◆ ¢o

“武莊主,他們是誰?”秦羿指着武家衆弟子,笑問。

“廢話,當然是我武家莊的子弟。”

“媽的,這羣廢物,跟白癡一樣。”

武通海氣呼呼的罵道。

“不,他們在我眼中是草芥而已!四字可滅!”秦羿笑道。

“四字可滅,小子,就是龍虎山張天師,也不可能一咒滅殺我武家莊八十幾位好手吧?”

武通海覺的可笑。

這些人是挺廢的,但都是內煉高手,論綜合實力,武家莊甚至比一些武道世家還要強大。

四字可滅,當真是天大的笑話。

“你不信?咱們要不再打個賭?”秦羿道。

“賭什麼?”

武通海賭贏過很多人,但跟秦羿賭,他心裏沒底。

“賭命!”

“如果我四字斬殺他們,你自盡而亡,我可以賞你一具全屍。”秦羿道。

武通海沒見過這麼狂妄的人。

他不想賭,卻不得不賭。因爲如果這八十多個子弟真被一咒而殺,他也難有活路。

“如果你做不到呢?”武通海沉聲問道。

“不可能,我逢賭必贏,從來沒輸過。”秦羿自信笑道。

“好你個瘋子!”

“我跟你賭,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四字殺我八十多位武家子弟!”

“如果你做不到,這裏就是你的死地。”

武通海撫摸着下巴濃密的絡腮黑鬚,陰森笑道。

這世上能四字成咒斬殺百人者,除了神,別無他人。

他相信,秦羿絕不是神! 秦羿雙眼一亮,往前踏了一步。

“煞!”

一字出口!

谷中濃霧更盛,氣溫陡降,煞氣中竟然飄下了雪花!

“陣!”

二字出口。

四十九塊玉佩白光陡現,煞位相連,引來山中至陰之氣,在山谷中交織穿梭着,籠罩了谷中慌亂的武家子弟。

氣溫低到了極點,武通海清晰的看到谷中的花草樹木瞬間凋零,溪流戛然成冰!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