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推開門我驚愕的頓住腳步。

Post by zhuangyuan

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 邢老爺子靠在椅子上。

老態龍鍾,身體似乎已經到了油燈枯竭的狀態。

比較起來外邊的嘈雜荒亂,屋內擺着的則是一些牌位,整整齊齊的,全都是戰死邊疆的那些人。

還供奉着香火,屋內比較的簡單,甚至可以說是清貧。

而那個小乞兒卻坐在邢老爺子的腿上,安安靜靜的吃着桂花糕。

那雙眼睛格外的澄澈,在看着我。

邢老爺子沒再看我,而是低頭看着懷裏的小男孩。

“是因爲喜歡她嗎?”

小男孩點點頭。

他蒼老佈滿皺紋的手,輕輕的撫摸過小乞兒的頭。

眼眉之間滿是慈祥。

“邢老。”

我腳步停頓住,微微的低頭。

我一直很好奇的是,明明他也驍勇作戰,取得無數的榮耀,可卻像是刻意的被人遺忘一樣,一直到現在都很少有人提及起來。


在我恍惚的記起來的時候,我甚至都覺得很可疑。

這些,到底是不是我父皇安排的?

若是真的安排了這一切的話,那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邢老爺子把懷裏的孩子放下,走到我面前,遲緩的要跪下,被我拉住。

“使不得。”

“長公主,您來的目的老臣也知道,可要調用那些私兵的話,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並且先皇出事之前,就遣散我們了,爲的就是不讓您牽扯進去。”

邢老爺子緩慢的說。

“但是早就被牽扯進去了,再不做點什麼的話,難不成要看着大家一起都等死嗎?”我皺眉。

幾乎能想象的出來我父皇當初叮囑的意思。

他不想讓我摻和進去這麼複雜的事情,只是希望我能輔佐好陳啓擇,做一個明君,平安喜樂。

可天底下哪裏會有那麼好的事情。

裴佑晟恨的要死,怎麼會眼睜睜的看着這天下太平,盛世無憂呢。

說到最後,邢老爺子才終於軟化了語氣。

“日後不管如何,若是老臣出了事情的話,這孩子請您一定要幫忙照看一下,臣也不希望多麼大富大貴,只希望他能在這太平盛世裏過普通的生活。”

邢老爺子渾濁的眼裏,帶滿了慈愛,手輕輕的撫着那孩子的頭。

很溫柔。

“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在我應下來的時候,邢老爺子的臉上纔是真正的放鬆。

似乎是放下了什麼多年的執念一樣。


我出去的時候,那小乞兒還在牆根的地方,露出腦袋看着我。

也不怕生,只是用那黑眼珠子一直在看着我。

一塊桂花糕,被他含在嘴裏很久都沒嚥下去,小心翼翼的像是遇到了珍寶。

我想做點什麼,但是被邢老爺子拒絕了。

只是讓我等待時機,暫時不要來了。

從這邊出去的時候,再度的路過賭場。

這裏面的人全都是狂熱的賭徒,瘋狂的偏執的湊在一起。

旁邊的似乎像是個黑市,但是我沒進去,看的不是很清楚。

只是看到一些籠子被運輸進去。

“走吧。”

我側頭對着門口等着的綠柚說道。

可才準備走的時候,卻看到黑市那邊有個熟悉的人影。

定眼一看,豈止是熟悉,簡直就是冤家路窄。

剛纔過去的人,可不就是那晚上帶着人大肆的‘抓姦’的人嗎。

怎麼會在這邊?

宮內的人,什麼時候能出入那麼自由了?

還是說,這些人本來就不是宮內的人?

“公主?!”

綠柚驚疑的拉住我,低聲的叫道。

我被拉住,腳步也頓住。

剛纔我走的位置,就是那個黑市的位置。

雖然我沒來過這種地方,但是也聽說過這樣的名頭。


裏面幾乎都是魚龍混雜的,多的是那些來路不明的人,在這種地方出了事,頂多就是拿着草蓆子一裹,扔到亂葬崗。

根本沒有官府會管這些事情。

“現在不安全,等着帶人來的時候,再來這邊也不遲。”綠柚阻攔。

我只帶了綠柚一個人出來,原先暗中保護我的暗衛,剛剛也被我派去做別的事情了。

綠柚擔心的沒錯,若是直接進去的話,真的遭遇意外,就麻煩了。

我眉頭蹙起來,看着那邊。

那熟悉的人,穿着普通的粗布麻衣,在攤子那邊不知道問什麼,看着神神祕祕鬼鬼祟祟的。

我看到了側臉,就是跟那晚上回頭往上看的那個人是一個人。

腦子裏經過無數的亂七八糟的念頭,我還是決定跟上去看看。

隱約的直覺告訴我,這邊定然有我想要知道的線索。

“去黑市?”

剛纔賭場的那大漢,搖着手裏的骰子,回頭看着我。

“我可不建議你們過去,要不是看在虎子的面子上的話,懶得提醒你,那邊可不是鬧着玩的,專門宰你們這樣的。”

“不想活命的話,還不如找個地方把自己給埋了,何必去這樣的地方去找不痛快呢。”

那大漢說話不算是好聽,但是卻耿直。

“虎子平時還是個挺機靈的孩子,怎麼挑選朋友的時候那麼隨意沒眼光呢。”

他說話粗獷豪爽,有足夠的實力保身,也根本不害怕得罪人。

在他的眼裏,我頂多就是個人傻錢多還幸運的。

他說的虎子,應該就是剛纔那個很安靜的小乞兒吧。

我還是執意要去。

在我漫無目的遍地尋找的時候,好不容易找到點線索,怎麼能眼睜睜的看着線索就這麼從眼前走了呢。

險中尚且還能求富貴,我就不信這一次我找不到有用處的線索。

哪怕是真的得不到任何的線索,光是解決掉那個人,確保他不會亂說話,也算是收穫。


綠柚拗不過我,只是在雙手合十,低聲的嘟囔。

“我的個公主呦,奴婢這次可真算是被您給牽扯進去了,希望回去的時候不要罰奴婢啊。”

綠柚雖然碎碎唸的,可還是緊緊的跟在我身邊,手也是放在腰間,似乎隨時做好了跟人對峙的準備。

那男人根本沒注意到後邊的我,走路比較的急促,也不知道幹什麼,在好幾個攤子那邊頓住,用胡語連比帶劃的溝通。

但是似乎都沒什麼收穫,而那男人也不耐煩了,在最後一個攤子的時候,狠狠地踹了一腳。 黑市裏什麼都有。

甚至還有人在偷着賣禁藥。

有幾個很大的籠子被馬車運過去,從我身邊經過。

我回頭看的時候,卻看不清楚籠子裏的東西,只聽到有些咆哮嘶吼的聲音。

但是隔着一層很大的黑布,裏面的東西什麼都瞧不清楚。

可這嘶吼,怎麼聽都不像是野獸的聲音。

莫名的聽的我心裏不舒服。

“那是什麼?”

我再回頭看的時候,籠子被遮掩的嚴實,運走了。

運這些的人,都是凶神惡煞的,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綠柚膽戰心驚的拉着我的袖子,輕聲的說道:“不要看了,公主。”

“奴婢聽人說,這裏面裝着的都是些戰敗的俘虜,是供人玩樂的。”

綠柚的確是在害怕。

說話的聲音都帶着顫抖。

被這麼一提醒,我纔想起來,當初我聽過這些。

還是在攝政王府的時候,意外的聽到有些人的交談才知道的。

那個時候,甚至還有人想要往王府裏送這些俘虜,男的用來觀賞互相搏殺的場面,而女的則是用來享樂的。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