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掌教說的在理,咱們五把老骨頭,宗主已是祕境期,你我四人都是仙氣後期大道尊,集合五人之力,除非是金鵬再生,否則何須借用他人之手。”

Post by zhuangyuan

“出發吧。”

青木少有的贊同道。

乾道宗必須掌握在自己人手上,這一點他是完全認同孫天罡的,要宗門都亡了,他還算計個球?

“出發!”

孫天罡深吸了一口氣,仰天長嘯了一聲,幾隻大鶴飛了下來,幾人乘坐飛鶴直奔萬獸峯而去。

……

秦羿緊跟在孫無忌兄妹身後,到達了死亡禁地邊緣!

邊緣的結界就像是一塊透明的玻璃牆,連綿數十里,隔着結界,衆人能清晰的看到禁地裏的妖獸集結成羣,有原形也有人形,一個個凶神惡煞,比起外圍那些妖獸要兇狠百倍。

即便是隔着結界,衆人依然能夠清晰的感應到來自妖獸身上的暴戾之氣。

原本萬獸峯是一體的,妖獸們自在的生存在山中,被結界隔開後,裏邊的妖獸資源空間縮小,競爭更殘酷,早已迫不及待的想殺出一片新天地。

此時,領頭的妖獸是一頭如山丘一般高大的黑熊!

原本以爲黑三就算龐然大物了,但跟這頭近萬年的黑熊老妖一比,簡直就是大人眼中的小洋娃娃!

黑熊精渾身堅硬如鐵,每一根鬃毛都像是一把把長矛,鋒利無比,那利爪鋒利無比,此刻黑熊精傲然而立,手持一根十餘丈的狼牙大棒,運足神力,瘋狂的轟擊着結界。

每砸上一錘,結界便會劇晃,上面生出一道裂痕!

那黑熊精就像是有無窮的神力一般,不知疲憊的揮舞着大棒,每打一棒,底下羣妖便會發出一陣陣咆哮。

那陣勢已經昭告天下,一旦他們出山,便會有一番無比殘酷的血腥屠殺,神擋殺神,佛擋弒佛。

“這,這怎麼打啊?”

孫無忌嚥了一口唾沫,仰頭看着那足足有五丈高,如同高樓一般的鐵雄,惶然道。

“是啊,你們不恨牛嗎?成,這個風頭就看你們的了。”

武思源三人也緊隨而至,驚訝過後,在一旁說起了風涼話。

甭管如何,孫無忌既然要裝逼,就休想讓他們好過了。

“這些妖怪鬧事,無非就是有那個黑熊怪牽頭,擒賊先擒王,幹掉那隻大笨熊,不就得了。”

秦羿抱着胳膊,縮在孫飄雨身後提議道。

交往吧,殿下 “呵呵,擒賊先擒王,誰去擒,你嗎?”

唐烈覺的可笑。

衆人亦是滿臉鄙夷,完全把這傢伙當成了白癡。

“我打不過,小雨可以啊。”

“聖少,你們別忘了,小雨打怪那就是一掌一個,黑熊精自然也不在話下。”

秦羿一副站着說話不腰疼的樣子,大大咧咧道。

“這能一樣嗎?十個四品綁在一塊,也沒有這個鐵雄強。”

“他可是昔日妖王,金鵬老祖的護法啊,五品妖祖,這可不是鬧着玩的。”

權少強愛,獨佔妻身 孫無忌皺眉道。

來之前,他被秦羿慫恿,熱血上頭覺的還能搞一搞,可真見了鐵雄,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麼的可笑。

就他這剛踏入神煉中期不久的修爲,只怕連鐵雄的皮毛都破不了。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大小姐,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秦羿仍在無恥的慫恿。

“我不懼他一戰,但問題是怎麼才能讓鐵雄心甘情願與我們一戰呢?”

“他擁有的妖獸,是咱們人數的百倍,而且算是妖祖級別的,沒必要跟我們單挑吧。”

孫飄雨蹙眉輕嘆道。

她也對自己的雙手蘊含的力量感覺到好奇,想要與黑熊精搏一搏,爲守護山門而戰。

但問題是,拿不到這樣的機會。

“這還不簡單,我去跟他談判。”

秦羿道。

“你跟鐵雄談判?”

孫飄雨無比詫異道。

“小子,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算什麼玩意,鐵雄可是五品妖祖,能鳥你這麼個下院的廢材?”

武思成不屑諷笑道。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我要談成了,你就叫我爺爺,敢賭嗎?”

秦羿笑問。

“賭就賭,我賭鐵雄拿下你這顆狗頭,他要能聽你的,別說叫你爺爺,叫你祖宗老子也認。”

武思成不以爲然道。

“成,那你就等着吧。”

秦羿說完,從孫飄雨身後閃出身來,整了整衣服,慢慢往結界邊上走去。

“秦羿,小心,我在這等你。”

孫飄雨想了想,張嘴道。

此刻,她心中有一種莫名的心酸與恐懼,她害怕看到鐵雄手中的狼牙棒落在這個廚子頭上,那樣她這輩子將會缺失許多許多的快樂。

秦羿真的很重要,她可以確定!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嗯!”

秦羿衝孫飄雨痞氣的眨了眨眼,縮着脖子往結界邊上走了去。

不知道爲何,雖然這張臉醜的一塌糊塗,但那不經意的痞氣眨眼動作,竟讓孫飄雨生出一種無比瀟灑的感覺。

“我纔跟他在一塊不到兩天,不會對他產生了好感吧?”

“不,這怎麼可能,他可是個下院弟子,僅僅就是一個廚子而已,怎麼能與我心目中的大人物相比呢?”

孫飄雨搖了搖頭,頓時打消了這個無比可怕的念頭。

秦羿就像是一道閃電,一簇旋風,毫無徵兆的捲入她死水一般的生活,他的長相,他是誰根本不重要,無論是誰,這種新奇都會讓內心純淨無暇的小雨怦然心動。

“真是個傻鳥,鐵雄能聽你的?”

“老子看你怎麼死!”

武思源心中暗想。

如果說乾道宗,他最討厭的人,最巴不得馬上去死的人,那一定是孫無忌,但現在這份名單上無疑要加上一個人,那就是這個討厭的廚子。

秦羿走到了結界處,與鐵雄隔着結界交流了起來。

由於隔得有些遠,衆人聽不見他到底說了些什麼,只見鐵雄頻頻點頭,最後竟是仰天大笑了起來,那激動的神色就差抱着秦羿啃上兩口了。

唪!

鐵雄再次舉起狼牙大棒一揮,原本已經岌岌可危的結界徹底崩潰,鐵雄領着羣妖潮水一般的涌了出來。

“完了,完了,結界破了,咱們的末日來了。”

武思成嚇的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顫聲大叫道。

孫飄雨兄妹倆也是緊張到了極致,秦羿在鐵雄腳下,就像螞蟻一般,他們真怕這位妖祖一惱火,直接就一腳踩碎了秦羿。

然而令人大跌眼鏡的是,鐵雄竟然還低下身跟秦羿握了握手,那個下院的小人物就這麼從衆妖羣中得意洋洋的走了回來。

“搞定了,鐵雄答應了你們的要求,只要有人能單挑贏了他,他立馬滾回死亡禁地。”

秦羿道。

“就,就這麼簡單?”

孫無忌簡直不敢相信。

“嗯,就這麼簡單。”秦羿自信的點了點頭。

“大哥,鐵雄是不是腦子有問題,這麼多厲害的妖怪,他會答應跟咱們單挑?”武思成眼一瞪,誇張大叫了起來。

“看起來,他確實好像答應了。”

“小子,那鐵雄要是贏了呢?”

武思源見鐵雄領着羣妖雖然突破了封印,卻只站在原地等待,估摸着還真是讓秦羿搞定了,一時間更覺得這小子有些神祕了。

“贏了,那還不好說,你們都把命給他,踏平乾道宗唄。”

秦羿漫不經心道。

真相當然不是這樣的,秦羿只是以中間人擔保,只要鐵雄能贏了孫飄雨,秦羿就給他把金鵬老祖接回來。

鐵雄爲啥鬧事,不就思念故主嗎?

這話要是別人提出來的,鐵雄只會當個狗屁,甚至會一棒子打碎了和事佬。但秦羿是什麼人,鐵雄好歹是個五品妖,秦羿稍微亮下身份,鐵雄便知有這位地獄雄主作保,是有保障的。

同樣,秦羿也告訴了鐵雄,他沒有別的選擇,因爲鐵雄要不答應條件,也是死路一條。

鐵雄對他的實力極爲畏懼,想也不想的接受了挑戰。

在他看來,就算是乾道宗宗主跟他單挑,也沒有贏面,更別提一個甲級弟子了。

這條件簡直不要太簡單了!

鐵雄沒有不答應的理由!

“可問題是誰跟他單挑,你嗎?”

武思源皺眉道。

“當然不是我,而是……”

秦羿還沒來得及指向孫飄雨,但聽到幾聲鶴嘯,衆人擡頭一看,只見孫天罡與四大長老按鶴而下。

“宗主!”

“大長老……”

衆人連忙恭敬問好,鬆了一口氣。

有孫天罡與四大長老在,這事八成是穩妥了。

“宗主,走妖了,鐵雄闖出了結界。”

黑袍飄了過來,凝重道。

“本座知道!”

孫天罡幾人走到前邊,看着杵在結界旁高如塔樓的鐵雄,皆是暗自心驚,與昔日相比,這頭黑熊精的修爲又精進了不少,雖然還比不上金鵬老祖,但也相差不遠了。

金鵬老祖難纏是因爲能振翅一飛百里,很少有人能擒拿術他,而鐵雄同樣難纏,他擁有死亡禁地中幾乎最強大的蠻力,最強壯的身軀,一身鋼筋鐵骨刀槍不入,不懼符法,在場中四大長老與鐵雄修爲雖然相當,但要說制服鐵雄,誰也沒把握。

“鐵雄,當年金鵬老祖戰敗,你等被關押在死亡禁地不思悔過,如今又出來掀風作浪,難不成是想作死嗎?”

孫天罡一拂鬚,指着鐵雄凜然大喝道。

“嘿嘿,孫宗主,作死的不是我,而是你吧,就憑你們,還不夠我鐵雄塞牙縫的呢。”

鐵雄扛着狼牙棒,領着羣妖,身形一抖,化作了一個丈高的黑醜兇漢,森然笑了起來。

“回到禁地,我可以既往不咎,你不就是想要僕從嗎?我允許你從外圍挑選十頭四品妖獸,三品百頭,二品你隨意,這個條件怎樣?”

孫天罡朗聲道。

“說真的,這個條件很不一樣。”

“想要我回去很簡單,與我單挑。”

鐵雄拍了拍胸口,冷笑道。

“單挑?”

孫天罡與幾位長老面面相覷,有些懵。

單挑的話,幾人都沒有絕對的把握。

“不答應? 萬古神帝 那我就起妖兵,殺你乾道宗一個血流成河!”

鐵雄急於救主,不耐煩大叫道。

孫天罡陷入了沉思,似乎他們沒有選擇了,一旦開戰,死傷肯定是免不了的。

放眼望去,鐵雄身邊還有兩個五品妖祖級別的護法,四品的妖怪更是有數十個,這些妖怪可不是外圍四品能比,隨便拎出一個都夠他們吃上一壺的。

但從妖怪數量上來說,這次走妖不如上次多,但妖怪的整體實力卻是大幅度提升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