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拿下夜鶯的面罩她就會把我殺了,不過,你這孩子確定我跟夜鶯躺在一張牀上她不會把我怎樣?”我小心翼翼的問道。

Post by zhuangyuan

小蘿莉搖了搖頭:“不怕啊,你都不是個男人,跟夜鶯姐姐躺一塊也不會有事吧?”

你妹啊,我不是個男人?這孩子太沒教養了,我的好好教育教育她:“小妹妹啊,怎麼說話呢,你媽媽沒教你怎麼分辨男人女人嗎?”

小蘿莉聽到我的話,圓圓的眼睛對我一瞪,用力捏了一下我的肩膀:“你這人怎麼老是把我當成小孩子呢,我的年紀可比你大呢,我今年都十九歲了,你纔是小孩子呢,才十六歲說話就老氣橫秋的,我可是海皇第十三編隊的隊長啊,你可以叫我麗薇兒!”

她怎麼知道我十六歲?…麗薇兒,海皇十三編隊的隊長?說以來以前還真沒聽說過海皇第十三編隊的隊長的名字,二隊到十二隊的隊長名字我倒是清楚的很,不過我聽說海皇的第十三編隊是兩年前才成立的…看起來這十三編隊的隊長不僅長得矮小,而且感覺很弱的樣子。

麗薇兒見我沒有什麼反應,小巧的鼻子皺了起來:“你不用懷疑哦,我幫你做了骨齡測試,才確定你是十六歲,不然的話,你現在已經死了!”

她這話什麼意思,我不是十六歲就死定了?我死不死跟我的年齡有什麼關係:“爲什麼這麼說?”

我的美女軍團 :“啊,因爲如果你超過了十八歲的話,白姬就會把你扔回海里喂鯊魚了,你現在也不可能躺在這裏了。”

白姬?這不是海皇第七編隊的隊長麼,她也在這裏?夜鶯所指的援軍就是這兩個?爲什麼我有一種非常不靠譜的感覺…

麗薇兒繼續說道:“所以說你很幸運呢,白姬姐姐最討厭年紀超過十八歲的男人了。”

算了,不管這些了,我活下來就好了,我現在只想好好休息一下…肚子好餓啊。

我雙手捂着肚子:“麗薇兒啊,能不能弄點吃的東西給我啊,我們現在是在艦艇上嗎?”

麗薇兒聽到我想吃東西,不知爲何眼睛變得賊亮:“是啊,我們現在乘着夜鶯姐姐執行任務的艦艇回總部了,原來你餓了啊,你放心,馬上就幫你消除這種感覺,幫你檢查身體的時候我就發現了,你的身體極度虛弱,所以我早就準備好了!”

是這樣啊,麗薇兒看起來像個小孩子,不過還挺可靠的啊,我這麼想着的時候,麗薇兒手上拿着一支大針筒向我走來。

尼瑪,那差不多有五十釐米的針筒是怎麼回事?她想幹嘛,不會想用那玩意給我扎針吧?

因爲麗薇兒本就矮小,就顯得她手中拿着的針筒更大了,讓我有種莫名的畏懼感。

暗戀成婚:男神寵妻如命 這…這是什麼?”我想掙扎着坐起來,可是身體動不了啊,只能無奈的看着麗薇兒慢慢的向我走了過來。

麗薇兒很興奮的說道:“這是我最新研究出來的營養劑,特意配合你的身體狀況做了調整,只要這一針下去,我保證你精神百倍!你知道嗎,這營養劑我一個星期前研究出來了,不過沒人肯用,這下好了,終於有人懂得欣賞我這新研究出來的東西了!”

欣賞你妹啊,我只說了想吃東西,沒叫你給我扎針啊,動啊,我的身體快動啊!

太悲劇了,動不了啊,剛纔我還能動一下的,現在是怎麼了?

麗薇兒單手抱住大針筒,然後另一隻手很輕鬆將我翻了過來。

我趴在牀上看着夜鶯,你這小妞快醒醒啊,還睡個屁啊,我要在你面前脫褲子了啊!

“別,我不要打針啊,我吃東西就好了!”我趴在牀上坐着最後的努力!

我全身繃得很緊,麗薇兒居然很隨便的拍了兩下我的屁股:“乖哦,小朋友,吃東西你回覆的很慢的,別緊張,身體儘量放鬆哦。”

我被這妞給侮辱了,在這麼一刻,我稍微體會到了叶韻心的心情,原來是這種感覺,我現在真想和麗薇兒拼了!

麗薇兒將熟練地將我的褲子往下一扒,頓時就感覺到了屁股涼颼颼的,我不禁悲從心來,本該是三十六歲的我,就在今天,在兩個小妞面前露了屁股,最重要的是,這不是我自願的,是被一個貌似蘿莉的妞給強扒了褲子,這讓我羞憤欲死的感覺就更強烈了。

這難道是我佔了叶韻心那小妞的便宜報應?我這麼想着的時候,麗薇兒很有氣勢的喊了一聲:“來了!”

喊得這麼有勁,可想而知這妞用了多大的力了,好痛!

我“啊”的一聲叫了出來,這淒涼的慘叫聲響遍了整艘艦艇… 我很慶幸,還好自己現在是遮着臉的,我剛纔叫的這麼大聲,估計整艘艦艇的人都聽到了,還是忘記這件事吧,太丟臉了!

被麗薇兒強行打了一針之後,的確感覺舒服了很多,力氣也好像恢復了不少,身體能動了啊。

我從牀上坐了起來,看了一眼靜靜的躺在我旁邊還在昏迷的夜鶯,我都沒什麼大礙了啊,這妞怎麼還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麗薇兒處理掉那大針筒之後,搬了個椅子做到我旁邊,一雙大眼睛充滿好奇的看着我。

被她這麼盯着看,我很不自然的挪了挪屁股,難道她又想扎我的屁股?

“夜鶯她沒什麼事吧?我們兩個昏迷多久了?”有些擔心夜鶯的情況,我還是先問問吧。

麗薇兒坐在椅子上,身體微微向前前傾,雙手撐着下巴,由於她身材比較矮小,現在又是坐着,如果我要看着她說話,就必須…俯視她。

我略微低頭看着麗薇兒:“你怎麼不回答我的問題?”

麗薇兒嘟着小嘴,好像很不滿:“我本來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你的,沒想到被你搶先問了,沒辦法了,就讓你先提問好了。”

臥槽,這妞什麼心態?我只好再問了一次剛纔的問題。

麗薇兒在我和夜鶯兩人之間來回望了幾眼,纔開口說道:“感覺你和夜鶯姐姐兩人好配呢,你們已經昏迷兩天了,兩個人的情況剛好相反,你這個未成年呢,是因爲體力消耗過度而陷入了休克,那已經不是昏迷那麼簡單了,不過沒關係,剛纔給你打了一針,百分百沒事了,不過夜鶯姐姐的話,就得好好休息了,她是耗盡了精神力纔會陷入昏迷的,要醒來的話,我估計還要過個兩天吧。”

耗盡精神力?夜鶯雖然受了傷,但怎麼會是這種理由暈倒呢?

我本想繼續問下去,麗薇兒嘆了口氣,繼續說道:“這也難怪呢,夜鶯姐姐之前就消耗了大量的內氣爲那個叶韻心療傷,之後不知道做了什麼事情,雙目出現了暫時失明,那是由於長時間高度集中注意力將雙眼的焦距一直保持在同一水平線上,從而導致視線網模變得越來越模糊,最終出現了這種症狀,不過會讓她暈倒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爲她體內的氣脈異常空虛,根本無法維持人體內的正常運轉了!“

夜鶯的眼睛在暈倒前就看不到了?一定是這妞不肯放過任何有效的攻擊機會,一直將雙眼的焦距對準薩巴拉的方向…不過最讓我吃驚的是,麗薇兒說夜鶯爲叶韻心治療過…幫叶韻心治療的不是我嗎,怎麼變成她了呢?

我想起來了,叶韻心那比正常人多出來的兩條氣脈,那個該不會就是夜鶯弄得吧?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她爲叶韻心療傷所犧牲的內氣跟我差不多啊,還是別亂猜了,直接問麗薇兒好點。

“你說夜鶯爲叶韻心療傷,是怎麼回事?”我急切的想知道答案。

麗薇兒將雙手放在牀上,使勁的在那搓着:“真煩人呢,你怎麼這麼多問題啊,這是最後一個了,等下就輪到我問你了,聽好了,夜鶯姐姐兩天前跟我聯繫,告訴我叶韻心的情況很不妙,然後我就讓夜鶯姐姐在叶韻心的體內做出兩條虛擬的氣脈,這是又快又簡單的方法,只要保住叶韻心的心脈,等我到了之後再救她,誰知道我趕到之後,叶韻心的傷比起夜鶯姐姐來可是好多了呢,真是讓我鬱悶!”

原來是這樣,難怪夜鶯那妞的氣脈會空了,正常的人體只有四條氣脈,雖說我跟夜鶯兩人在叶韻心身上所耗的內氣差不多,不過我跟她最大的區別就是她用了自己的異能,而我沒有用啊。

聽麗薇兒的口氣好像對那叶韻心頗有微詞啊,解決了心中的疑惑後,我的心思活絡了起來,反正我和夜鶯都活了下來,其他的就先別管了,我現在對麗薇兒和叶韻心之間的八卦有些興趣。

我正想開口,麗薇兒伸出右手的小食指對我擺了擺:“現在輪到我提問了哦,你乖乖的閉嘴聽我說!”

看到麗薇兒那嚴肅的娃娃臉我就想笑,她說自己十九歲,不過看她的樣子,就像是個十二三歲的小女孩,我都不好意思跟她爭辯了…這一定也是我這麼容易原諒她強扒我褲子的原因,如果是叶韻心那妞強扒我的褲子,我肯定會扒光她的衣服報復她…

麗薇兒對我神祕一笑,靠近我的耳朵悄悄地對我說道:“你是不是很喜歡摸啊?摸那些又白,又嫩,又滑的啊?”

納尼?麗薇兒在跟我說什麼?她用這麼稚嫩的童音問我這種問題,有點刺激到我了,感覺熱血一陣上涌:“你…你在說什麼啊?”

麗薇兒輕輕一笑:“還裝呢,我都聽到你說的夢話了,然後我還看着你摸了呢。”


我摸了?我現在跟夜鶯躺一張牀上,難道在我昏迷的時候,我把她全身摸了個遍?麗薇兒說她看到了,難道她有這種嗜好,喜歡看着別人摸摸抓抓?我用眼角偷偷瞄了一下夜鶯,再看了幾眼麗薇兒那充滿童真的臉,我擦,太刺激了!

我重重的呼了一口氣:“你真的看到了我在摸…”

麗薇兒重重的點了點頭:“恩,我看的很清楚呢,摸到還叫出聲了呢。”

看來我實在太厲害了,即使昏迷了,也能把夜鶯那妞摸得這麼爽,嘖嘖,還讓她**了呢,不過我虧了啊,那妞爽了,我卻什麼都沒感覺到…對了,麗薇兒說夜鶯還要過兩天才能醒,趁着這個機會我再摸她幾下好了,增加下感情啊。

我決定先把麗薇兒支開,有着這麼一個蘿莉似的女孩在旁邊觀看,會增加我的罪惡感的。

我正想着用什麼藉口呢,麗薇兒卻是開口問道:“你現在想摸的話可以繼續啊!”

這妞怎麼這麼大膽呢,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太開放了,唉,這就是代溝啊。

我腦袋一熱:“你確定我可以繼續摸?”

麗薇兒好像有點不耐煩了:“可以啊,我還想再看一次你是怎麼摸的呢,我想學一學!”

我實在太欣賞麗薇兒了,這麼好學,我怎麼可以讓她失望?

我對着麗薇兒點了點頭,這是個機會啊,等下還不知道會不會有人來呢,趕緊佔便宜纔是正經!

我猛地轉身,對着夜鶯,正要化身禽獸,麗薇兒卻是用力將我扳了過來:“你轉過身幹什麼啊,給!”

偷仙 …尼瑪,怎麼是一頭小豬。

又白..又嫩..又滑…

麗薇兒睜着一雙大眼睛看着我,不斷地催促:“快摸啊,你之前摸得很開心的…哦,這是我養的寵物,名字叫朱朱,我可喜歡它了,無論到哪我都要帶着它,一開始我是看你可憐才讓你摸它的,不過你摸得它很舒服啊,聽它當時的叫聲就知道了,我想學會你這一手,這樣的話,朱朱肯定會很高興的,到時候,我用你這摸法,再根據豬的身體構造,進一步改造成朱朱專用的按摩功夫,嘿嘿…你怎麼在發呆啊?快摸!” 照麗薇兒的說法,我居然能將一頭豬摸得很爽…我一點都不自豪!

看着在我懷裏拱來拱去的小白豬,我覺得應該把這隻豬做成烤乳豬滅口!

先讓你這小豬蹦躂幾天,以後找個機會再把這隻畜生給宰了!


麗薇兒見我久久不動,輕推了我一下:“快摸啊,朱朱都等不及了!”

摸你妹啊,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去洗洗手先!

我正要動身,一陣撲鼻而來的香味飄來,好香!

我嚥了一下口水,果然要填飽肚子還是吃東西最好啊,只有那神經不正常的麗薇兒纔會認爲營養液能代替食物!

我將那在我身上的小豬隨手一推,那小豬居然發出了“喔喔喔”的聲音。

我頓時大囧,這尼瑪是豬嗎?豬怎麼會發出公雞的叫聲…

麗薇兒很興奮的說道:“你看你看,你一摸它就叫了,我平常怎麼摸它都不會這樣叫!”

雖然急着想吃東西,不過這豬確實勾起了我的好奇心:“麗薇兒,豬爲什麼會發出這種叫聲?你確定這是一頭豬?”

麗薇兒可能有些興奮,圓潤的臉蛋變得有些通紅,一把抱起了小豬:“你這人怎麼連豬都不認識呢,不過它的確是一條比較特殊的豬,這隻豬一出生就沒有聲帶,我特地爲它做了手術,將公雞的聲音給了它,可是它一直都沒有叫過,我還以爲自己的實驗失敗了呢。”

臥槽,我當然知道什麼是豬,不過我從來沒見過可以發出公雞叫聲的豬,而且還是一隻母豬學公雞叫,真是讓我長了見識!

不過麗薇兒還會生物改造啊,還真是有點厲害呢,這妞看起來挺弱的,原來是走科技路線。

我正想起身從牀上離開,傳來輕輕的敲門聲:“麗薇兒,我送吃的來了!”

我明顯看到麗薇兒的臉色變差了,剛纔還挺興奮的,現在已經板起了臉。

這聲音我聽出來了,是叶韻心的,真不爽,那妞已經能動了,我和夜鶯現在還躺着呢。

叶韻心推門進來,手裏端着盤子,上面有兩碗熱氣騰騰的粥,剛纔我聞到的香味原來就是這兩碗粥散發出來的。

我看這妞還是穿着古裝白衣裙,她沒別的衣服穿了嗎?

麗薇兒自叶韻心進來後就時不時的發出一聲冷哼,這妞在幹嘛?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叶韻心一直沒望向我這邊,只是低着頭將粥放到桌子上,聲音冷淡至極:“我做的!”

聽到她說話的口氣,我覺得那粥好像變冷了,這妞就不能好好說話?

那兩碗粥是叶韻心自己做的?真看不出來,她還有這種手藝…不過她爲什麼要自己做呢,這船上沒廚子嗎?

說起來,這船還真挺靜的,也沒見瘦子他們進來探望我和夜鶯,這麼沒人情味,我這條命算是白拼了,喝完那粥後我就出去揍他們一頓好了,就當活動活動筋骨!


叶韻心將粥放好後,就一直沒動了,她彎着腰低着頭在那做什麼?擺POSE也不用這樣吧?不過她彎腰後那翹臀,嘖嘖,沒的說。

看不到叶韻心的臉,就欣賞下她的身材好了,恩,正所謂秀色可餐,我就當時開胃菜好了,我再看!

麗薇兒明顯感覺到了叶韻心的異常,用她那稚嫩的童音對着懷裏的小豬說道:“朱朱啊,你現在都會叫了,可有些人連話都不會說呢!”

我聽得眉頭一皺,這麗薇兒明顯是找茬呢,她跟叶韻心的關係看起來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差,嘿,有戲看了!

正所謂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我是不是應該先把那粥給端過來,一邊吃一邊看戲呢?

我正想着怎麼做才能更舒服的“看戲”的時候,叶韻心已經站直了身子,冷冷的臉對着俯視着麗薇兒,沒辦法,叶韻心比我長得還高點呢,起碼有一米七五了,而麗薇兒身高還不到一米五,沒得比啊!

麗薇兒面對叶韻心還不畏懼,仰着頭對叶韻心說道:“哼,整天就冷着一張臉,誰欠你的啊?要不是你做事獨斷專行,不計後果,夜鶯姐姐也不會變成這樣,我討厭你這個冰塊臉,也討厭你這個冰塊臉做的東西,我不吃!”

臥槽,還絕食呢…不過麗薇兒說的,我也得負點責任,要不是我當時不小心碰碎了叶韻心的玻璃心,就不會發生這麼多麻煩的事了。

麗薇兒神色激動,不斷數落着叶韻心,叶韻心倒是淡定的很,面無表情,任由麗薇兒在那開炮。

我看麗薇兒整整罵了十分鐘,都有些喘氣了,叶韻心低頭看着麗薇兒,面無表情的說了句:“發育不良,吃!”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