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7 五月 2021

所有人都認出了小金的身份,這一刻,所有人都盯着小金,在這種情況下,小金的光輝遮蓋了所有人身上的光彩。

Post by zhuangyuan

小金彷彿未見,朝着那飛禽不停地叫着,而且還擺着各種奇怪的動作,這讓陳楓忽然間笑了起來。

“雨晴仙子,看來我家小金看上你的鳳凰了!”陳楓忽然發出的笑聲將所有人的目光轉移到了他的身上,只聽他說道:“小金,求愛也不用在這種地方啊,這裏這麼多人,也不怕丟人,回來!”

小金好像很不情願,在那五彩鳳凰的周圍轉了幾圈,然後不捨地飛到了陳楓的肩膀之上,而且還朝陳楓做了幾個動作,彷彿在埋怨陳楓一般。

陳楓摸了摸小金頭上的羽毛,然後說道:“得了,不就是一隻鳳凰嗎,跟你又不是同類,急什麼,以後有的是機會!”


陳楓的聲音不大,不過衆人卻聽的清楚,整個院子裏的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而這個時候雨晴仙子的臉色變的難看了起來。

“哼!”

雨晴仙子冷哼一聲,然後將頭扭向了一邊,她不善言語, 賭妻成寵 ,繼續打趣道:“來了這麼久,怎麼全是客人,主人哪去了?”

雖然這話是朝着老酒鬼問的,可是卻問到了所有人的心裏,因爲來這裏這麼久,他們確實沒有看到主人。

“哈哈……讓各位久等了!老夫在這裏給各位賠禮了!” 半白的頭髮,微翹的鬍鬚,腳踏虛空,從衆人的頭頂緩緩落下,可是他的聲音卻是中氣十足,與他的年齡絲毫不符。

“少在這賣弄玄虛,我們這些人的時間可都寶貴的很,有什麼大的事情,儘快說,說完我們好聚好散!”

說話的是一句陳楓不認識的老女人,聽她的語氣,陳楓可以判定,此人的身份絕對不簡單,而且此人說完之後,絲毫不在意別人的看法,那牛氣的樣子很欠扁。

“哈哈……幾十年不見,你還是和以前一樣,脾氣那麼的暴燥,這次我邀請大家前來,我想你們也都知道了最近的情況,眼下老夫專門準備了一個宴席,無論如何也要請大家賞臉,我們可都是幾十年沒見吧,不會連這個面子也不給老夫吧?”

“哼!倚老賣老!”往生殿殿主老妖絲毫不理會能說會道的陳玄,直接帶站他的弟子秦商走出了這個院子,而其它人也僅隨其後,絲毫不將陳玄這個主人放在眼裏。

“哈哈……陳玄,看來這些人不怎麼買你的帳啊,怎麼?要不要我來幫你整理一個氣場,撐撐場面?”

怪老頭哈哈大笑,調戲了一句,然後也跟着衆人離開了大院,對於宴席在哪裏舉行,他們好像都非常的清楚,根本不用人帶路,也沒有人敢來帶路。

陳楓了笑嘻嘻地跟着衆人,來到了那個之前他注意的院落中,此時的下人早已撤去,而酒菜以及水果卻留了下來,正整齊地擺放在桌子上,等待着衆人的享用。

桌子不多,但是從他們所坐的位置可以看的出來,這些人都不怎麼合的來,至少雨晴仙子所在的那張桌子就僅僅只有她們師徒二人。

陳楓嘿嘿一笑,繞過了老酒鬼與怪老頭,直接來到了雨晴仙子那一桌,然後在司馬星雨的身邊坐了下來。

司馬星雨此時沒有說完,只是她的小動作卻表明了心裏很開心,陳楓看着她的模樣,根本不理會一旁的雨晴仙子,小聲地說道:“你師的坐騎跟她的人一樣,你看把小金迷的,都不知道東西南北了。”

順着陳楓的目光,司馬星雨發現,此時的小金不知道何時又摸到了那五彩鳳凰的跟前,不停地擺弄着造型,只是它的身形實在太小,與體型龐大的鳳凰相比,簡直就是天差地別,五彩鳳凰高傲地昂着頭,根本不理會它。

司馬星雨小聲地笑了起來,白了一眼陳楓,然後說道:“師傅還在呢,小聲點。”其實她非常的想笑,因爲小金的模樣實在是太可愛了,一時高興過了頭,竟然沒有發現,自己的體型是可以變大的,所以纔會出現這樣的一幕。

“怕什麼,她是你師傅,又不是我師傅,對了小雨,這次去魔族談判你說會選哪幾個做爲代表?”

司馬星雨皺起了眉頭,說真的,她很想去,至少她知道陳楓是要去的,別的不敢說,如果陳楓真的想爭這個名額,是一定能得到的,只是她看了看雨晴,一句話也不說出來。

“你不用想了,我不會讓她去的!”

就在這個時候,雨晴仙子的聲音傳入了二人的耳中,這讓司馬星雨的臉色更加難看了,用那乞求的眼神盯着雨晴仙子,可是雨晴仙子卻視若無睹,根本不理會她。

“你以爲憑你可以得到這個名額,別跟我說你跟陳家的關係,就算陳玄點頭,我們幾個不同意也沒有辦法!”

雨晴非常不喜歡陳楓,可是陳楓卻笑了,對於雨晴仙子的話他絲毫不放在心上,甚至連看都不看一眼,朝着小雨說道:“其實我也不想你去,魔族比星魂大陸要危險很多,萬一出現了什麼意外,那我不是要傷心死!”

司馬星雨嘴吧張了張,可是最終看了一眼雨晴仙子,還是將話給嚥了回去,而一旁的陳楓卻朝着正擺弄造型的小金說道:“喂!你個頭那個小,就算再帥,它也看不到你!真是笨死了!”

這句話就彷彿一道聖旨一樣,小金看了看陳楓,再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然後興奮地點點頭,接着,就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的情況下,身體瞬間變大。

唰!

小金那瞬間變大的身影直接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幸好這裏的空間夠大,在五彩鳳凰的身邊,竟然比它還高出許多。

“嘎!”

小金身上那散發出的金光瞬間將所有星獸的光彩都比了下去,甚至有些還伏下了身體,就連五彩鳳凰和那頭長着翅膀的老虎都微微顫抖。

“這樣纔對嗎!”陳楓笑着點點頭,然後說道:“如果你早變成這樣,就不會出現之前那種尷尬的局面了,回來,少丟人現眼了!”

小金聽懂了陳楓的意思,得意地點點頭,然後叫了幾聲,重新回到了陳楓的身邊,然後對着陳楓叫了幾聲。

一人一獸,一對一答,幾乎所有人都看的呆了,包括雨晴仙子和往生殿殿主老妖在內,一個個都看着這怪異的組合。

此時陳玄也走了進來,當他看到這神奇的一幕時,兩眼發呆,愣愣地看着陳楓,再看看那已經快要成年的金翅大鵬,自言自語地說道:“智慧型的金翅大鵬?這……這……”

“我也不想廢話!”

陳楓見陳玄已經進來,此時該來的已經全來了,而且趁着這個機會,他直接站起了身,朝着衆人說道:“你們今天來的目的我非常清楚,而我今天來就是想要爲這次的魔族之行爭奪一個名額!”

“你……哼!陳玄,看來……”老妖聽聞陳楓的話後,竟直接站起了身。

老妖的話還沒完,直接被陳楓給打斷了,只聽陳楓說道:“此次的名額跟任何人都沒有關係,我代表的是無雙帝國!”

陳楓的話讓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因陳楓所說的話對他們而言實在是太過陌生,無雙帝國?這個名字他們好像都沒有聽說過。

“也許你們還沒有得到消息,在沼澤之地,空間裂痕的四周早已被往生殿、輪迴谷以及玄天帝國的人霸佔吧!”

陳楓的話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一個個將目光轉向了三方,而三方的表情都很平淡,並沒有絲毫的驚慌。

“霸佔?小兄弟,這話說的有點過吧,在場的哪一個不知道空間裂痕的習性,如果不是我們將空間裂痕給控制住,說不定早已不知道跑到哪個鬼地方去了,所以這一次我們三方必須有三個名額!”

說話的是老妖,而輪迴谷與玄天帝國的陳玄都沒有任何的意見,這對他們來說是鐵板上定釘的事,即便老妖不提,他們也會提出來。

“這話說的是不錯!”

陳楓盯着老妖,那笑眯眯的樣子真的很欠扁,此時只聽他繼續說道:“可是你們進的去嗎?”

唰!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對於陳楓的狂妄他們都見識過,只是沒有想到這小子會這麼狂妄,敢用這種語氣和老妖說話。

老妖的臉色都綠了,正想發怒,便聽到陳楓再一次說道:“也許你們都得到消息了,在沼澤之地,那空間裂痕所出現的地方,此時正被一個大陣給困着吧,但是你們知道這是什麼大陣嗎?你們不知道,所以你們也不知道這佈陣之人是誰?我說的對吧?”

陳楓一連幾個問題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傻眼了,一個個盯着陳楓,忽然,老妖好像想起了什麼,指着陳楓說道:“你……小子,很不錯!”


老妖平復了一下心情,這才說道:“據我的手下來報,好像你已經將其中的三個名額給賣了出去吧?”

陳楓點點頭,說道:“沒錯,我是賣了,這又怎樣?我當時說的很明白,並且告訴了他們大陣的進入方法,只是現在問題是,空間裂痕並不在那大陣內,所以我們的買賣是我賣了三個名額讓他們進入我所佈的乾坤大陣中,並不是所謂的空間裂痕!”

陳楓的話很複雜,不過衆人卻聽明白了,只見老妖臉色鐵表,雨睛也瞪着陳楓,唯有陳玄盯着陳楓,一句話也不說。


“哈哈……我明白了,乾坤大陣……好一個乾坤大陣,乖徒弟,看來這一局,所有人都被你給耍了,快說,那空間裂痕被你移到了何處去了?”

怪老頭的聲音彷彿在提醒着衆人,但是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了,之前陳楓卻實佈下了大陣困住了空間裂痕,但是,他同時將那空間裂痕給轉移到了別處,然後將三方的勢力全都給耍了,這樣一來,所有人都發現,這次的事情,三大勢力竟然被陳楓給牽着鼻子走。

陳楓笑了,並沒有回答怪老頭的話,而是說道:“魔族的野心衆所周知,而現在我們應該團結一致,共同抵抗魔族,而不是想着如何從中撈取最大的好處,這次的談判我知道,你們是想打着談判的晃子,想讓自己人進入魔族撈取好處,可是你們錯了,因爲魔族的強大你們沒有見過,所以也不知道,不過我卻可以明確地告訴你們,魔族比我們星魂大陸要強很多,僅僅天魔一個族便可以滅了我們整個星魂大陸!更何況魔族還有着更多的種族!”

這一刻的陳楓與衆人平起平坐,看着衆位強者,他說道:“也許你們不信,可是我卻有着足夠的證據,因爲我所得到的消息全部出自此人的身上。”

隨着陳楓所說的話,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黑衣打扮的年輕男子,只是此時他已經昏迷,不醒人事,但是衆人卻能從他的眼睛以及髮色可以判定出,這人的確出自魔族。 淡紫色的眼睛,金黃色的頭髮,種種狀況表明,眼前的這昏迷之人正是魔族之人,只是這些並不是衆人所關心的,衆人所關心的是陳楓到底從何處將此人變出來的。

陳楓隨手一揮,那人再一次消失不見,而衆人所見到的便是陳楓面前的空間一陣波動,這種小小的舉動,在陳楓看來沒有什麼,可是在這些高級強者的眼中卻變的有些不平凡了起來。

“空間屬性?”

一位老者開口驚奇地說出了一句,只是他的纔剛結束便被老妖的冷哼聲給打斷了,只聽老妖說道:“哼!什麼空間屬性?這只是他故意做的一種假態而已!”

老妖的話沒有人相信,他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而陳楓卻僅僅只是一笑,對於這種情況,他是故意爲之,創造屬性有着模擬所有屬性的效果,他之所以這麼做,就是給衆人一個假像。

老妖的話也許含有私人的敢情在其中,不過他猜的很對,至少他猜出了陳楓的想法。

“對魔族的瞭解沒有人比我更清楚!”

陳楓高談闊論,彷彿他纔是魔族談判最大的強者,魔族的談判要選出五人,因爲空間裂痕只能承載十人,但是陳楓的心裏卻非常的清楚,之前已經進入了一人,他所空制的這個空間裂痕只能再同入九人,而這九人每個勢力分一個的話,他完全沒有任何的機會,而魔族他非去不可,所以他對這個名額志在必得。

“空間裂痕三百年出現一次,每一次出現都會持續一年之久,而且每次出現都只能承載十人,雖然人數不多,但是隻要魔族抓住了機會,完全可以利用大神通來打開這條通道,而我們呢?”

“我們在這段時間一來卻僅僅只發現了一個空間裂痕,這說明了什麼?”

陳楓掃視着衆人,繼續說道:“說明魔族早就和我們一樣控制了其它的空間裂痕,而且還不只一個,一年!一年之內,魔族完全有機會將魔族大軍轉移到星魂大陸!”

陳楓的解釋以及推理讓所有人震驚,這種情況他們還真沒有想到過,必竟他們沒有經過歷三百年前的事情,所以現在的陳楓理所當然地將所有人的目光都轉移到了他的身上。

“但是現在情況不同,我們只能派一些年輕人前往魔族,因爲只有這樣才能讓魔族知道我們星魂大陸的強大,讓他們從心裏害怕!”

“年輕人?小子,你說這話完全就是胡扯!”老妖嗖的一聲站了起來,看着陳楓,兩隻眼睛冒出火來。

“先不說魔族的狠辣,你能保證魔族不會對我們下毒手?”

陳楓看着老妖,聽着他那發怒的話,笑着說道:“狠辣?再狠辣又能怎麼樣,就是因爲他們狠辣,我才說我是這次前往魔族的最好人選!”

“哦?”這一刻,所有人都看着陳楓,而且知道他有後話要說,所以就連老妖也不在說話了,等待着陳楓接下來的解釋。

陳楓沒有急着解釋,只是雙手朝着司馬星雨招了招,司馬星雨不知陳楓要做什麼,不過她還是來到了陳楓的身邊。

就在衆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陳楓的右手一揮,接着一道空間波動出現,接着,司馬星雨的身影消失了。

看着衆人目瞪口呆的樣子,陳楓這才解釋道:“空間屬性!你們應該聽說過吧?”陳楓說完這一句,接着整個人消失在衆人的面前,接着他整個人再次出現,當他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怪老頭的身邊。

怪老頭瞪大了雙眼,他本以爲陳楓使用的是陣法,可是現在他完沒有感應到陣法的存在,因爲陳楓出現的這一刻,他清楚地感受到了周圍那空間的波動。

“空間屬性也許在攻擊上不算強,但是在逃命的本事上卻是一流,所以我才說,這一次的魔族之行,安全不成問題!”

沒有人說話,沒有人反勃,陳楓成了整個宴會的焦點,就連雨晴仙子也改變了對他的看法,更不用提那激動的陳玄了。

“不……這不可能!一個人怎麼可能有兩種屬性,你明明擁有着雷屬性,爲何還能使出空間屬性?”

老妖一臉的不相信,可是陳楓卻一直都在保持着微笑,看着老妖的模樣,他伸出了左手,一個火球出現在他的左手之中,然後在所有人都驚呆的情況下再次伸出了右手,右手之上同時出現了一團紫色的雷電之力。

這種狀況完全巔覆了衆人對星士的理解,只聽陳楓說道:“星士只能擁有一種屬性,這是星魂大陸的潛規則,可是我不是,我沒有神魂啊!”

陳楓說的很輕鬆,可是衆人卻傻眼了,也許對陳楓的事情他們並不關注,但是他們至少也聽說過,所以這一刻他們方纔想起,陳楓還是一名沒有神魂的小子。

“因爲我沒有神魂,所以我不受這方面的限制。”陳楓收回了兩手之上的元素屬性,再一次說道:“況且我還是一名陣法師,陣法師的強大就不用我解釋了吧!”

陳楓嘴上雖這麼說,可是他的動作卻一直在解釋着,這時的陳楓完全就像是在表演,在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他的周圍就出現了數十塊靈石,靈石剛好組成了一個陣法,然後在陳楓精神力的控制下,這些靈石上完全被附上了元素屬性,幾乎所有大陸上出現的屬性此時全部出現了。

“一個強大的陣法師,配上一個全屬性的天階星士,這樣的實力有說話的權利了吧?”

陳楓看着一個個發愣的強者,他的心裏完全樂開了花,這是他最大的底牌,也是他在擁有創造屬性之後領悟出來的技能。

摸擬!創造屬性不屬於任何一種元素屬性,它有着創造之力,可以摸擬出陳楓所知道的一切屬性,所以纔會出現眼前的情況,而這一次他就是利用這種能力,來震憾這些強者,從而得到他們的注視。

“天……天階高級!”怪老頭滿臉的震驚,這一刻的陳楓所展現出來的完全就是天階高級的實力,所以他滿臉的不可思議,要知道在前往南大陸時,陳楓可僅僅只是一名天階初級的實力啊,這幾短短几個月的時間,竟然連跳兩級,這是何等的速度?

陳楓笑了,笑的很**,天階高級!怪老頭說的沒錯,他現在就是天階高級的實力,雖然沒有刻意的去修練,可是在他擁有了創造之力後,他的實力增長就沒有斷過,幾個月的時間,實力竟然不知不覺地增長了兩級,所以他纔有擊敗血魔的實力,這一點就連他身邊的幾位紅顏知已都不知道。

“小子……看來我小看你了,想要拿到這個名額也行,只有一個條件!”老妖現在也被陳楓的話和他的行動給說服了,不過他心裏不爽,非常的不爽,所以他才說道:“只要你能在我的威壓之下堅持一刻鐘的時間,這次的行動我老妖不在參與。”

“不行!”

說話的是陳玄,此時他瞪着老妖,說道:“老妖,你這是咄咄逼人,你是什麼級別,你所施展的威壓別說天階,就算是皇階初級都很難承受,你還不如直接拒絕來的痛快!”

“我不同意!”

從未說話的雨晴仙子開口了,怪異地看了一眼陳楓,然後盯着老妖用她那極爲動聽的聲音說道:“這次魔族之行完全就是爲了我們星魂大陸,如果你刻意去阻止,就是與我們整個星魂大陸爲敵,難道你想承擔這個罪名?”


一句話,僅僅一句話便將老妖推到了所有人對立的一面,老妖的臉色鐵青,不過他並沒有放棄,不理會兩人的反對,盯着陳楓,等待着他的意見。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