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我能有什麼事。”陳天生不在意的說道。

Post by zhuangyuan

鐘琴點點頭。“那個曾優賢的老爸是十一中的三個董事之一。你自己小心小心。”

陳天生依然嬉皮笑臉的,“喲,媳婦這是在關心俺嗎?”

鐘琴並沒有不悅,也沒有說話,只是笑着,眼睛看着陳天生。

打了個哈哈,陳天生沒有想到這女孩竟然如此厲害,以不變應萬變啊。自己的流氓功法看樣子是被破了。

“沒事,就算他老子是市長,也威脅不了我。”

確實,現在的陳天生已經資格問鼎杭州市層的勢力。先不說他國安局的身份已經和市長平級,單單就是帝魂幫幕後人,以及ZJ軍區關係暖味這兩個因素都讓他無視杭州的很多人。而且還有個非人的師傅,陳天生還真不知道在杭州還有誰能威脅到自己的。

“你有打算就好。”

說完鐘琴沒有再理會陳天生,拿起書又學習起來。


呵呵,這個美女。陳天生知道鐘琴是在關心自己,現在他應該考慮的是要不要以身相許。

算了,還是做夢來得實在多。

往桌上一躺,再次睡了過去。


上課,下課。

講課的老師們不知從哪裏知道的,曾優賢和陳天生鬥上了。上課都選擇性的不理會陳天生。所以一直到差不多放學,依然沒有人管陳天生。陳天生也就一直睡到了最後一節課。

這一節是物理,沒有老師來。大家都在自習。

“我送你離開~”

鈴聲突然響起,直接嚇了陳天生一跳。連忙拿出來按下接聽,有些歉意的看了看周圍那些人。

忘記今天上課了,鈴聲沒有調過來。看樣子自己現在是出名了。陳天生有些鬱悶。

其實在今天陳天生那麼風騷的打擾早讀的時候就已經出名的了。現在多了這麼一件事,大家倒不覺得有什麼出奇的。

“喂?”

陳天生聽聲說了一句,然後好像聽到了什麼。

“什麼!”

(明天中秋,要不要加更一章?草!加了,大家吃完月餅回來支持吧。收藏來一個。) 打電話來的是祝遠。

現在的祝遠可以說是混得風生水起。掌管着兩個堂口,出外遇人誰不叫他一聲遠哥。

他得意歸得意,可沒有忘記這一切是誰給的。所以對於陳天生這個師兄可以說是敬愛有加啊。

今天他打電話來無非就是說一件事。通知陳天生準備去參加武術鬥會。

“怎麼那麼早開始?不是明天的嗎。”陳天生不解的問道。

“師兄,明天已經開始了好不好。今天就要上去準備了。明天會直接封山,**方面也會有大人物去參加,所以得準備得很妥當纔好。”祝遠解釋道。

“好吧。”陳天生無奈,今天發生的事可真是多的。“你來十一中接我吧。知道十一中在哪不?”

“放心師兄,我有愛瘋七呢,一個GPS就知道了。”

陳天生直接掛了電話。現在就要去了,這個假怎麼請的。

分別給李靜美和王曉鳳發了一條信息,然後再給張大海打了聲招呼,後者答應會安排人來保護文明希。

鐘琴一直看着陳天生在這打手機,也沒有說話,只是看着陳天生。

“我出去幾天,待會我會請個假的。”看到鐘琴那目光,陳天生不知道爲什麼就說出這句話來。說完才覺得奇怪,怎麼就像丈夫外出和妻子道別的語氣呢。

鐘琴點了點頭,笑容依舊,“小心點。”

陳天生也笑了笑,然後起身朝級室走去。

劉胖子並沒有在級室,看樣子是下班了。陳天生倒也省事,直接懶得說。朝着校門外走去。

等了一會兒,一輛寶馬V35開了過來,然後一身西服的祝遠就從車上下來。看到陳天生後,那驚喜就像見到美女一般,張開手就跑了過來。


“師兄~”

看着一個大老爺們這麼一個動作和表情,陳天生有些反胃了。一個閃身,祝遠撲了個空的。

“靠,老子對你的菊花可沒有興趣。”陳天生笑罵道。

祝遠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其實我做攻也不錯的啦。”

“操。”

玩笑開完,兩人上了車朝清雲山駛去。一路上無聊至極,陳天生想起剛剛電話說的那個大人物,有些好奇的問道。

“我說祝遠,**這個大人物有多大啊?”

“錯!”祝遠搖了搖食指,“不是一個大人物,是幾個。”

“暈,還幾個嗎。杭州這小地方能有幾個。”陳天生有些不明白。

“你聽我說吧。ZJ軍區的林衛國算一個大人物吧。ZJ省長也算是吧。還有國安局南方區區長這個也算大人物了。單單就這些明面的都有三個了。還有出名家族的重要人員,這些不只一個了吧。”

陳天生震驚得無可交加,一個鬥會竟然引來如此多的牛人,這……

陳天生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杭州市市長在這些人前都提不起頭吧,王哥面對這些巨人也是小孩子的存在吧。

自己的目光還是太小了啊。

陳天生感嘆。

叮鈴鈴~

放學的鈴聲準時響起。文明希興沖沖的跑來二班準備找陳天生吃飯,然後再介紹自己的閨蜜給他認識。

以文明希對陳天生這流氓的瞭解,他要是見到自己的閨蜜,肯定會一臉的豬哥笑。到時候自己又可以好好的嘲笑一番了。

只是來到二班,卻沒有發現陳天生的身影,倒看見幾個前天保護自己的國安局成員走來。

文明希一愣。

“文小姐,陳局長向組織請了三天假,未來的三天將會由我們負責保護你的安全。”其中一個保鏢面無表情的說道。

“請假!怎麼可以這樣。他爲什麼請假,你們知道不?”文明希有些生氣,這流氓怎麼一保護自己就不斷的玩失蹤,這是害怕本小姐還是什麼。

“對不起,我們並不知道陳局長去幹什麼了。”保鏢的回答讓文明希更加的生氣。

“這三天在沒有事的情況下,我不希望你們出現在我面前。”文明希生氣的說道。

保鏢相看一眼,點了點頭,幾個閃身不見了蹤影。

“可惡的流氓。”文明希跺跺腳。

“是什麼人惹到我們文美女生氣了。”

一道甜美的聲音傳來。文明希連忙把表情控制住,轉頭拉着一個美女的手撒嬌的說道。

“小秋,人家哪有生氣嘛。”

來人竟然是上官秋。

上官秋笑了笑,自己這個閨蜜雖然幾年不見,但畢竟是從小一起玩過來的,一些性格哪能不知道。

“你這是思春了呀。”彈了彈文明希的額頭,後者露出個很疼的表情。

“哪裏有嘛~”文明希嬌憨的說道。

上官秋知道,這閨蜜是有喜歡的人了。只是不知道是哪個妖孽竟然能把這個天才女的心拿下。上官秋對於文明希說的這個流氓更加的好奇。

寶馬是名牌,但也僅僅是名牌,面對清雲山的道路,它一樣得停下。

“上不去。”祝遠有些鬱悶。

陳天生翻了一個白眼。

“你這個白癡,跑山路開寶馬,還不如來輛越野車給力得多。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祝遠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我這不是尋思開寶馬有面子嘛。哪知道竟然空有個樣子,卻沒有實力。”

陳天生真是服了這個小子了。要是他看到那些比寶馬更厲害的勞斯萊斯,不知道會不會直接把這很有面子的寶馬砸了。

沒辦法,停好車,兩人唯有走路上去。

中午的陽光火辣火辣的。穿着一身西服的祝遠滿頭大汗。

“你這就是裝逼惹的禍。”陳天生不客氣的鄙視道。

祝遠被鄙視得慚愧,一氣之下把上衣給脫了,赤着身子就走了上來。

走呀走,在祝遠的盼望之下,終於見到了山頂的房子。

一個老人正站在山頂處看着陳天生二人,不是張山還有誰。

“師傅~”

祝遠直接跑了過去,一個月不見,現在看到格外的親切啊。

只是張山好像並不怎麼鳥祝遠似得,一巴掌把這小子扇到了一邊。

“師傅,你怎麼就這樣了,不知道疼嗎?”祝遠有些幽怨的看着張山。

“一個月,物質已經損害了你的功力,現在的你已經不足天生的一半。”張山冷漠的說道。

(呵呵,又有月餅活動了,大神們應該準備衝餅王了,咱新人衝不了,明晚我去圍觀下。加更的下午兩點放出,祝大家中秋快樂。) 祝遠慚愧,自己這一個月因爲初入大千世界,確實被物慾迷惑了道心,現在要他再跟陳天生動手,已經不行了。

陳天生也是一愣,自己這算不算把祝遠帶壞了。

“師傅,我錯了。”祝遠聳着腦袋。

張山點了點頭。“心者清,我不是讓你不去大千世界,而是警醒你。真正的修行,唯有在一切的誘惑中堅持走過。那才能成就巔峯。該欲則欲,只要心裏堅守着那份職責,那你就會知道,什麼,纔是道。祝遠,你的職責,清楚了沒?”張山問道。

陳天生聽了這話也是受益匪淺,見張山問祝遠堅守的是什麼時,心裏也不由的自問。自己堅守的,又是什麼?

報仇。這是支持陳天生一直走過來的信念。無論是加入國安,還是國外帝魂的成立,都是爲了以後的報仇鋪墊。只是,如果仇報了,自己一個沒有親人的人,殺人無數的人,該以一個怎樣的目標活下去?

陳天生迷茫了,祝遠也迷茫了。他只是個年輕人,纔出社會一個月不到的年輕人,跟他談什麼信念,那是懸而又懸的事。只是現在的他就是要明白一個。

張山並沒有打擾兩人,他是知道,陳天生現在看起來雖然很好,但是那顆心,卻是怨氣重重的。怨氣重,無非就是有大仇。要是不確認一個信念的話,報完仇,他可能就死而無憾了。這不是張山願意看到的,畢竟是自己師兄的徒弟,一輩子唯一的一個徒弟。

道教中的人,一輩子只能收一個弟子。現在張山收了祝遠,張海收了陳天生,那就是說,陳天生就是自己人了。看着自己的人爲了仇恨而活着。張山怎麼也得拉他一把才行。

祝遠迷茫似得看了看陳天生,自己出去是這個師兄帶的。以後師兄的路肯定不同凡響。而自己要是想活出了不平凡來,那麼跟着師兄無疑就是最後的一個選擇。

那麼已經想明白了未來的路,自己就堅定的走下去吧!

祝遠的眼神慢慢有些變化。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