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我聽完孫遇玄的話之後,眼睛瞪的老大,一顆心在嗓子口胡亂的蹦達。

Post by zhuangyuan

難道,孫遇玄的意思是,他之所以會出車禍,是因爲陳迦楠在車上動了手腳?!

我記得我看過的那張現場圖片上,陳迦楠所坐的副駕駛上的安全氣囊彈出來了,而孫遇玄所坐的主駕駛位置的安全氣囊卻沒有彈出來!

我心中早都有着一個疑惑,爲什麼孫遇玄死的那麼殘,而同坐一輛車的陳迦楠卻沒有事。

現在……

我終於找到了答案。

因爲那個始作俑者,就是陳迦楠!

我那麼的相信他,我一直以爲他是個好人,可這樣的突如其來的轉變,讓我有些措手不及,我甚至不知道在想起陳迦楠這三個字得時候,該用什麼樣的心情。

“他……他殺了你?”我聲音沙啞,彷彿聲帶極度受損。

“他是幫兇。”

孫遇玄說完這句話之後,用手握住了還在顫抖的我說:“薛燦,或許我不該把這些東西告訴你,我想把這些黑暗面都遮擋起來,但是,既然我們兩個都走到了今天這一步,我覺得我應該把自己的故事告訴你。”

“孫遇玄。”我的手搭在他的胸口上,輕柔的問道:“你難受麼?”

“一開始會,現在覺的好些了,因爲事實已經擺在了這裏,裂開的東西也已經裂開了。”

“你打算怎麼辦?”孫遇玄應該早都知道這一事實了,可是按照他的觀點,他應該會殺了陳迦楠吧,那麼他爲什麼一直都沒有動手,反而還和陳迦楠坐在一起心平氣和的講話呢?

孫遇玄沒有說話,或許,他也不知道怎麼辦,只是在想吧。

有的時候嘴上對某一個人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讓他死,然而當那個人有一天真的站到你面前時,所有發過的毒誓,卻失了效。

人性本善,如果不是被逼,誰也狠不下那個心。

我跟孫遇玄各懷心事,誰都沒有說話,他有他的考慮,我有我的想法,我們互相幫助,卻不互相干擾,不刨根問底,因爲誰都有祕密。

包括我,也有祕密。

不知不覺中,整個人便進入了夢鄉,一覺醒來之後,沒有不適感,反而有些神清氣爽,這種神清氣爽的感覺,睡覺是睡不出來的,大概是因爲我現在體質偏寒,所以煞氣纔會對我有輔助作用。

然而昨天晚上談論的陳迦楠那個話題,仍然像霧霾一樣揮散不去,所以陳迦南纔會提出要和我保持距離的嗎?因爲他預料到,預料到我很快就會知道真相?

孫遇玄看到我醒來之後,也跟着坐了起來,他仍然像以前一樣面無表情,一副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模樣,我也沒敢再提,免得大早上的,就讓兩個人的心情不快。

孫遇玄應該有自己的打算,就算沒有,我也不好說什麼,因爲我不瞭解事情的始末,所以沒有發言權。

孫遇玄對我說,現在開始學着操控陰陽戒。

孫遇玄要走了我手上的陰戒,然後又拿出了陽戒,將它們兩個放在‘牀’上,說:“第一步,得讓兩枚戒指認你當主人,也就是說,你叫它們的時候,它們會去到你的手裏。”

顧盼生姿 “真的假的?”

我剛說完,只見兩枚戒指竟然飄到了半空中,然後套到了孫遇玄的手指上,他懶懶的說:“我在心底叫了它們的名字,就是現在這種效果。”

他把戒指重新放到了我的面前,看着我練了幾下,大概是覺得無趣,便自己忙自己的去了,於是我跟個白癡似的,自己一個人在那和戒指說話,我叫孫遇玄不要走遠,因爲我害怕我會掉下去。

孫遇玄說他想下去看看,看看下面有什麼,然後還安慰我說,就算我掉了下去,他也會在下面接住我的,陰戒大概是因爲跟過我的緣故,所以心靈與我是想通的,叫了沒幾下,它便自己飛到了我的手指之上。

這一幕神奇的讓我想要蹦起來慶祝,但最後還是剋制住了,因爲我面前還有一個不買帳的陽戒,無論我怎麼叫它,這貨依然一動不動,跟孫遇玄一樣的高冷。

於是我沒辦法,只好按照孫遇玄所說的,跟它培養培養感情,於是我用手指輕輕的撫摸他,嘴巴里唸叨着:“小陽戒,快來我手裏吧。”

然而那個小小的金屬圈,根本一點反應都沒有,也對,它不過就一個普通的金屬戒指而已,怎麼可能會聽的懂我說話,我忙活了好一陣子,累的滿頭大汗,可面前這個臭戒指見我如此,根本就不爲所動。

就在我準備放棄,休息一會兒再弄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利刃劃破空氣的聲音,當時我正在玩手上的鱗片,一個飛速轉身,便接住了那個暗器。

暗器長的像飛鏢模樣,上面還掛着一張字條,我將字條展開,只見上面寫着:接的很好,不過,你的戒指呢?

我見狀,飛速低頭去看,然而黑漆漆的牀上什麼都沒有,陽戒被偷了!

我立即扭身朝周圍看去,一片黑暗之中,有一抹扎眼的紅,就像是煞氣流了血一般。

萬傾!他怎麼來了!

他仰臉,環顧了一下四周,說:“就是這啊,不如我把這些氣體吸個乾淨怎麼樣?”

我聞言,瞳孔狠狠一縮,因爲他的穴口我是見識過的,不知道比我這個穴口強大了多少倍,如果他想要吸乾煞氣,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說你這個人怎麼喜歡偷偷摸摸的,你拿走了我玉佩,現在還要搶我的戒指麼!”

“誰說這是你的,你叫它,它答應麼?”

我聽他這麼講,不由氣得咬牙切齒,他也太會乘人之危了,明明知道我現在還不能喚動陽戒。

孫遇玄現在去了下方,能聽見我們說話的機率微乎其微,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時間,或者在關鍵的時候大喊大叫。

不過現在不該天亮了麼,他爲什麼現在才趕過來,不過也不排除我才睡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情況。

“你手上帶的什麼手套,還挺好玩,不如揭下來送我。”

“萬傾,你不覺的你找錯對象了麼,你難道不知道,有人要挖開你的老巢。” “那就讓他挖唄,反正多送我幾具屍體的是,何樂而不爲呢。”他滿不在乎的說到。

我見他一副無法溝通的模樣,於是不再羅嗦,說道:“我問你一件事,你敢不敢回答。”

“儘管說。”

“你爲什麼要抓我,爲什麼在我去祕道之前,你卻從來沒有找過我?”

“我抓你的原因不已經很明顯了麼,我要喝你的血啊。”他舔舔猩紅的脣,說:“上次你把我燙傷的事,還沒有找你算賬呢。”

“你胡說,你根本就不是爲了喝我的血,你要是想喝我的血,早就喝了,又何必把我弄到棺材裏去。”我講話的聲音非常大,儘可能的給自己創造可以逃脫的機會。

“因爲那口棺材是我給你準備的。”我聞言,震驚了,他繼續說道:“至於你問我,爲什麼在之前不找你,因爲那時候各種時機都不成熟,而且我怕,怕我自己控制不住的想要吸你的血。”

“你可真是煞費苦心啊,就是不知道,我一個普通人值不值得你這麼費心思。”

“既然你想替我省心,那現在就乖乖跟我走。”

我冷哼一聲,那自信的模樣,彷彿自己還有一張大的底牌一樣,我說:“老實告訴你吧,孫遇玄就在我附近,你上次跟他交過手,應該知道他的厲害吧。”

萬傾聞言,笑道:“厲害?一個鬼而已,成不了什麼氣候,我要是覺得他厲害,也不會這麼明目張膽的來找你了。”

“是嗎?那也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我在心裏不斷的呼喚着那枚不聽話的陽戒,戒指是我們好不容易湊齊的,如果就這麼丟了的話,我當真沒臉再見孫遇玄。

“就憑你?”萬傾嗤笑出聲,然而笑容還沒有消失,面上便捱了一擊重錘,以至於整個面具都凹陷了下去。

萬傾氣得袍子飛舞了起來,而我也是一副瞠目結舌的模樣,因爲剛剛那一拳並不是我主動打的,而是有人在我身後,操控着我的身體,我整個人就像木偶一般,任他擺弄。

我瞬間就感覺到了,那人是無影,此情此景下,我沒有推開他,反而無比的感謝,因爲我一個人,根本不知道如何應對萬傾,畢竟我離開了煞氣牀,就會掉下去!

萬傾的面具自動鼓了起來,他咧了一下嘴角,顯然不知道無影就在我的身後。

“原來你也是裝的。”說完之後,他便將鐵一般堅硬的手掌向我砍過來,他爲什麼要用‘也’這個詞,他口中那個一直在裝弱的人是誰?

我沒有時間去好奇,立馬用自己那條長了鱗片的胳膊抵擋住他的攻擊,然後,在他的手掌即將蓋過來的那一瞬間,我自主操控鱗片,使其立了起來,萬傾來不及收手,只能狠狠的拍打上去,以至於他的手掌上瞬間出來了好幾個口子。

雖然我的胳膊像碎了一般的疼,但一看到他掛彩了,瞬間就平衡了許多。

無影操控着我分飛了起來,一個側腳踢,踢到了萬傾的胳膊上,萬傾用手一擋,直接讓我整個人都飛了出去,但由於無影在我身後,所以我只是輕飄飄的落定,一點痛感的沒有。

這種感覺可比玩過山車要刺激多了,過了幾招之後,我不由的有些性質盎然,玩的特別開心。

然後我便聽到萬傾帶着低怒的聲音傳來:“你來勁了是吧?”

他話音一落,氣氛陡轉急下,如果方纔我們只能算作試招,那麼現在可就是來真的了,我彷彿都能聞到火藥的味道,萬傾一揚手臂,煞氣立即向我翻涌而來,我雙手擺成蓮花狀,腳跨成大字型,用來抵擋煞氣。

大概是因爲無影在我身後的緣故,我竟然頂住了!

萬傾有些頹敗,冷哼了一聲,雙手一揮,煞氣竟然凝聚成球,朝我飛滾而來,我明顯的感覺到這次萬傾的力量不同,不管我如何擋,都會被打得五臟俱裂吧。

然而就在那煞氣波即將到達我身邊的時候,身後的無影忽然和我換了位置,站到了我的前面,爲我抵擋住了萬傾的攻擊。

因爲衝擊力,無影忽地像我靠近,身體貼到了我的身上。

萬傾一愣,嘴中驚訝出聲,大概是在驚訝,我竟然會一點事都沒有,然而真正的情況,只有我才知道。

“你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厲害。”萬傾說道,嘴角冷冷的繃着。

“所以呢,你還覺得你能帶我走?”

“能不能不是你說的算。”萬傾忽地朝我飛奔過來,紅色的斗篷像是染血的旗幟,他想要扼住我的脖子,然而我見招拆招,沒讓他沾上什麼便宜。

然而我無比的清楚,無影在死撐,我不能再這樣消耗他,於是我伸出了鐵爪,金色的鱗片閃閃發光,因爲用裏,我手上的肌肉都隆了起來,變得非常可怖。

我一爪朝萬傾的胸膛上挖去,萬傾用手擰住了我的手腕,感覺我的筋骨都被扭曲了,我就勢轉了一圈,然後鱗片一縮,將手從他的手掌中縮了出來。

我用力的一揮爪,竟然將萬傾臉上的面具劃出了一個口子,有血從其中流了出來,萬傾忽然猛地停了下來,定定的看着我,我幾乎都能感覺到,他的目光鋒利的如同箭一般,幾乎都能把我刺穿。

萬傾粗重的喘息,就像是一個發怒的牛魔王。

就在這時,他緩緩的伸出了手,微微的上揚起來,目光所見之處,能看到他的掌間有一個漆黑的穴口,裏面似有龍捲風在旋轉。

萬傾用力一縮五指,我整個人便被吸了過去,身後的無影沒有抓住我,與我分開了,嚇得我不敢再亂動了,因爲我現在可是腳踩空氣,一不小心就會掉了下去。

我被吸了過去,身邊暗流涌動,如同即將來臨的黑色風暴一般的纏繞着我,我感覺有什麼東西在從我身體中漸漸被剝離,然後吸進萬傾的穴口之中。

“你要幹什麼!”我痛苦的繃緊身體,幾乎是從牙縫裏擠出話。

“我要吸走你的能力,看你還這樣囂張!”

該死的,萬傾竟然還有這一招,那我剛剛所做的一切反抗,豈不是在引狼入室?我讓萬傾覺的我有了強大的能力,導致他現在要將這種能力奪走,然後徹徹底底的把我變成一個廢物,便於他操控。

我一腳踹到他的膝蓋上,用力的往後撐,但是那種頭暈目眩的感覺讓我根本就使不上力氣,彷彿天旋地轉,轉的我是七暈八素。

就在這時,被黑色死死包裹的視線裏,忽然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光劍,用力的將我和萬傾之間的連接劈開,由於牽制力的猛然消失,我和萬傾同時朝後方退了出去。

萬傾只是微微踉蹌了一下,而我卻是被揉碎骨頭般的疼,還好有人接住了我,我看向那人,竟然是急色未定的孫遇玄,他一定是從可以聽到打鬥聲的距離處,飛奔而來的。

孫遇玄將我放到了‘牀’上,隨後又是一掌,劈向了萬傾,萬傾雖然沒有被這一掌傷到皮肉,但他的紅色斗篷卻被砍掉了一角,對於現在這種狀況,我是又驚又喜。

當看到白色的光芒時,我還以爲來着是無影,卻沒有料到竟然會是孫遇玄,那麼無影呢,他在剛剛那一下之後,去了哪裏。

我對孫遇玄大喊:“有一枚戒指被他給搶走了。”

婚寵撩人,軍長壞壞 孫遇玄聞言後,對萬傾陰陰一笑說:“不屬於你的東西,搶也沒用!”

話罷,孫遇玄便朝着萬傾張開五指,萬傾的斗篷微抖,戒指從其中飛了出來。 萬傾亡羊補牢般的摸向自己的口袋,不由的神色一驚,估計他也沒有想到,自己到嘴的鴨子,竟然會被孫遇玄給攔截走了。

那麼,依然在萬傾腰間的那枚玉佩呢,它的主人又是誰,如果我向孫遇玄召喚陰陽戒那樣召喚它,它會不會也到我的手裏來?我如是想着,立馬便興沖沖的實驗了一下,結果可想而知,無疑是天方夜譚。

萬傾見狀,伸出帶有穴口的手,在空中一舞,便立即改變了周圍的氣流狀況,而孫遇玄所在的位置,無疑是風暴中心,稍有不慎,就會被萬傾吞噬的連渣都不剩,我看他這次是要動真格的了!

萬傾好像很着急,着急着把我帶回去,所以他一招比一招要狠,幾乎每一下都能要的了孫遇玄的命,但萬傾的每一招卻都有個微妙的度,那就是他看似招招斃命,但是卻沒有打到孫遇玄的身上。

如果他的心在狠一些,招式更猛一些,孫遇玄絕對是逃不過的。

糾纏了好一陣子,連山體都在嗡嗡的搖晃,可兩個人之間仍然是勝負難分,就算再打下去個一天一夜,也不會有什麼結果,於是萬傾冷哼了一聲,一腳踹開了孫遇玄的身體,隨後朝上飛了過去。

“你能護的了她一時,我就不行會還能護的了她一輩子。”萬傾撂下這麼一句話之後,斗篷忽地翻飛起來,然後他飛出了洞穴。

美漫世界的巫妖王 我還沒有來的及高興,孫遇玄便倒在了牀上,沒有動彈。

“你這是怎麼了?”

“他把我打傷了,我一直強忍着,沒有讓他看出來。”孫遇玄邊如是說着,邊捂住發痛的胸口說:“他現在的狀態很好,如果再打下去,我就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你被他帶走。”

“孫遇玄。”我握住了他冰涼的手,說:“下一次別再爲我死撐了,其實就算他帶走了我,我也有可能成功的自救。”

孫遇玄聞言,只說了一句話:“就算是魂飛魄散,我也會拼了命的爲你擋着,因爲你是我的女人。”

我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笑着的同時,卻又不由得熱淚盈眶,正因爲如此,我才更不想成爲他的負擔。

我扶着他,讓他好好躺下,然後說:“你好好休息一下,我要繼續開始練了。”

“在我上來之前,他有沒有傷到你。”

“沒有。”說到這,我有些興奮的說:“你看到他面具上的那道挖痕了麼,那就是拜我所賜的,當時都快要把他給氣死了,不過幸好你在關鍵的時候出現了,要不然,我的能力就會被他給吸進穴口,現在想想還感覺膽戰心驚的呢。”

孫遇玄閉上眼睛,安靜的聽着,他的睫毛纖長,但卻是往下長的,以至於他的眼神看起來,總是迷離又深邃,帶着溫度的孫遇玄,一定曾迷倒過好多女孩子吧。

我看着他,像個白癡一樣傻傻的笑,隨後問道:“對了,你說那個萬傾爲什麼也會有穴口,而且比我厲害多了,如果有一天我能熟練的操控自己的穴口,是不是也能像他這麼厲害。不對,還是不行,他的穴口長在手心處,而且打開的時候,直接就成了黑洞,我跟他比,差的不止一星半點。”

孫遇玄嗯了一聲,說:“我也在好奇他爲什麼能有穴口這件事,畢竟穴口這個東西,不是誰都會有的,那個萬傾很有可能跟你有某種關聯,要不然也不會找上你。”

某種關聯,又是某種關聯,無影跟我有某種關聯,現在萬傾也和我有某種關聯,那麼這個某種關聯到底是什麼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孫遇玄說:“有些事情,是想不明白的,除非一波推着一波,真相纔會越來越清明,我們現在只用強化自己,順其自然。”

強化自己,順其自然,這纔是以不變應萬變的最好方法。

危險無處不在,我們必須有防禦危險的能力,這樣才能生存下去,並有機會翻身,由被動狀態轉變爲主動的狀態。

於是我不再和孫遇玄講話,以免打擾他的休息,然後在心裏默默的呼喚着陽戒,但這無疑是對牛彈琴,如果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的話,我一定會覺的我是個瘋子。

我伸手去抓它,準備和它磨合一下感情,可誰知我剛碰到它,手便被劃爛,隨即流出了鮮紅的血珠,血漸漸的浸滿整個戒指,戒指上的金光越來越明顯,越來越刺眼,到最後,那傢伙吃飽喝足了,竟然緊緊的套到了我的中指上,並且自己變化了直徑,越箍越緊。

我看到這一幕之後,不由的有些驚慌,孫遇玄睜開了眼睛,喜笑顏開的說道:“你是它所認得最後一個主人,從此以後,它都會一直跟着你了。”

“啊?可這是你的東西啊。”

“什麼你的我的,再說它喜歡你血的味道,以後每月中旬,你都得給它喂點血,這樣它纔會一直聽你的話。”

我沒想到,我在心底呼喚了半天它都不爲所動,然而區區一滴血,便把它給搞定了,早知如此,我剛剛就不用這麼的費功夫了。

“陰陽戒不會認普通人做主人,所以你現在,已經脫離普通人的範疇了。”

如果拿我所經歷的東西做衡量的話,我早就不是普通人了,但孫遇玄口中的普通人帶着等級的含義,也就是說,我進階了,比之前強大了。

我猛地撲到了孫遇玄的身上,將他壓的有些微喘,我高興的大笑,嘴裏一個勁的說着太棒了,孫遇玄撐起眼裏,低低的瞧着我,潑了我一盆冷水:“現在別高興的太早,你還沒有學會怎麼使用呢。”

我聞言,怨恨的看着他,他挑挑眉頭,一臉輕笑。

我立馬坐了起來,一臉的嚴肅,看起來還真像那麼回事,我雙手抱拳,說:“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