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我沒有找到他們,算他們這一次走運。”林楓自然不會將孫少這一些人的行蹤告訴林欣,他不想讓他的妹妹知道他殺了人。

Post by zhuangyuan

那樣的話,林楓不知道他的家人又該受到怎樣的擔驚受怕,哪怕是林楓告訴他們不會有事情的。

“那就好,那就好。”

哪怕是沒有見到林欣現在的模樣,林楓也能夠想象得到林欣現在的模樣,一定是輕輕的拍着她的發育良好的胸部,滿臉輕鬆。

“欣兒,你趕緊去找一下他們,不要讓他們再找下去了。”

林楓趕緊的讓林欣去找一下父母,還有那一些找尋他的人。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林欣聽出林楓不會很快的回到家裏,於是有些着急的問道。

“我在這裏處理一些事情,今天晚上一定會回去的。”

反正來也來了, 最强恐怖系統


一想到上一次差一點就被齊韻給吃了,林楓就感覺到渾身的燥熱,有一種焚身的感覺。

放下電話,林楓並沒有打給齊韻電話,他想要給她一個驚喜。

輕車熟路的走到了青雲閣面前,正準備走過去的時候,林楓停住了腳步。有些疑惑的看着站在門外面的兩個保鏢之類的人物。

看到這樣的情況,林楓並沒有冒冒失失的闖進去,他來過這裏好幾次,但是都沒有發現過這一個鋪子,會有什麼保鏢之類的人物,頂多只是一些保安。

林楓意識到有可能出事了,並且從這裏的安靜程度來看,應該不像是仇家的人來尋仇。仔細的觀察了一下,林楓看到了在二樓的地方,有一個開着的窗戶。

“先從那裏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再從正面進去吧。”

已經被誣陷過一次的林楓,心裏面的警惕之心並不被任何人差,在沒有搞清楚事情的原委之前,林楓不希望輕舉妄動,那樣的話,有可能會再一次的發生帝都所發生的事件。


悄悄的摸到那一個窗戶的下面,四處看了一下,發現沒有人注意到這裏,於是輕輕地一跳,瞬間跳了進去。

經過了空間的那一種詭異的靈風的洗禮,林楓的彈跳能力已經大大的增加,對於跳這樣的高度沒有任何的困難。

輕輕地落在地板上面,林楓沒有驚動任何人。看了一下,林楓發現這是一個廁所,並且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人,於是感到非常的慶幸。小心翼翼的摸到了這一個廁所的門邊,悄悄地伸出頭看了一下,林楓感覺到有些棘手。

他不知道這一次來這裏的人到底是誰,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排場。在下面只不過是由兩個人把守,但是到了二樓以後,每隔一段的距離都會有一個戴着墨鏡的保鏢在把守,這樣嚴密的防守,林楓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探查齊韻在哪一個房間裏面。

“這可怎麼辦纔好?”看到這樣的情況,林楓悄悄的走回了廁所裏面,仔細的思考着該如何辦纔好。

他只不過是來過這裏幾次而已,對這裏的環境真的不是特別的熟悉,他可沒有把握在不驚動外面的侍衛的情況之下,順利的找到那一個房間。

哪怕是林楓現在的速度非常的快,但是還沒有達到肉眼看不到的地步,在這一些訓練有素的保鏢面前,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引起他們的警覺之心。

等待了一會兒,林楓還是沒有找到什麼辦法,心裏面有些着急。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轉機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一個穿着這裏的工作服的女人來到廁所裏面,顯然是想要解決一下生理需要。

看到這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林楓眼神一亮,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迅速的制住了她,並且一直手捂在她的嘴上,顯然是不想讓她發出任何的聲音,以免引來外面的那一些人。

“是你?”

林楓仔細的看了一下他手裏面的人,發現是那一個新來的收錢的人員,瞬間感覺這個世界有點小。

“你能不能告訴我這裏發生了什麼事情?”

對於這一個人的心性,林楓只能夠死馬當作活馬醫,如果失敗的話,他也只能夠硬闖這裏了。


“大老闆青志城在今天早上來到這裏了,外面的人都是他帶你過來的。”

這一個員工也有些驚喜的看着突然出現在這裏的林楓,從她掌握的情況來看,眼前的這個男人和她的老闆齊韻是非常好的朋友,甚至是戀人也再所不過。

“你別在這裏了,趕緊去救我的老闆吧,大老闆今天來勢洶洶,恐怕是帶着惡意來的。”

這一個女員工突然想到了什麼,然後也許着急的看着林楓。

“發生了什麼事情?”林楓聽到她的話,有些着急的看着她。

“老闆現在和大老闆一起在那一個屋子裏面,大老闆不讓任何人靠近,我猜想一定會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林楓已經聽不下去她的話,他已經明白對一個女員工說的那一些不好的事情是什麼,不過在這個時候,林楓反而是有些猶豫。

他想起了那一天,在帝都的時候,他幾乎也是被這樣的陷害,不過當時可沒有這麼多的保鏢而已,林楓害怕再一次的發生這樣的事情。

“快去啊,你在這裏猶豫什麼?我只恨我現在沒有能力救出老闆,她是那麼好的一個人。”

好人?林楓聽到了這兩個字,心裏面一陣的苦澀。不正是這兩個字,讓他的名譽全部毀掉,更陷入了萬劫不復的地步。

林楓捏緊拳頭,腦海當中進行着強烈的鬥爭,他不知道該不該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這裏到底是不是另一個陷阱。

罷了,哪怕是陷阱又如何,我又不是以前的那一個人,不是那一個沒有反抗能力的人。在經過一些激烈的鬥爭以後,林楓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在心裏,他還是不希望齊韻出現什麼的意外的。

哪怕這裏面是一個針對他的陷阱,林楓也可以瞬間的離開這裏,憑着外面的那些人還不能夠阻擋住他。

“在哪一個房間?”林楓有些低沉的問着,在一旁已經非常着急的員工。可以看出來, 顏控蜜戀史

看了一下分佈在走廊兩邊的保鏢,林楓在得知齊韻和她的大老闆在哪一個房間,還是看出了一些門道,那就是越離着那一個門近,保鏢的距離就越短,並且更加的強大。

在不驚動這些人的情況之下,林楓感覺到沒有機會接近那一扇門,於是悄悄的示意那一個女員工不要出聲音,然後輕輕的再次跳了下去,沿着牆根到了那一個房間的玻璃下面。 唉,也不知道能不能打破這個玻璃。林楓對於設計這樣的雙層玻璃的人深深的充滿了怨念。

這種玻璃可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樣的簡單,厚度如果不使用特殊的工具的話,想要打破真的是非常的難的。

如果是在平地上的話,這種玻璃無論來多少,林楓都不會感覺到有多麼難打破,畢竟他現在的力量也不是吃素的。哪怕是沒有去經過測量,林楓都可以感覺到輕輕鬆鬆的單手舉起兩百公斤的東西來。

不過這都沒什麼用,當林楓跳起來以後,在上升過程當中可是沒有任何的接力的地方,這樣在空中,林楓是發揮不出來多少力氣的。

“算我欠你的。”

林楓咬了咬牙,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的狠色,然後看了一下位置,往後退了兩步,藉助助跑的速度,如同一枚**一樣,直接的衝向了那一個比較堅硬的玻璃。

這是林楓想到的唯一的一個可以迅速的打破玻璃的辦法,不過這樣的後果就是林楓的後背充滿了玻璃渣子,後背的皮膚都變得傷痕累累,血流不止。

當利用這一股巧勁兒將窗戶打碎以後,林楓顧不上背後的傷,快速的在地上翻了一下,遠離那一塊鋪滿玻璃渣子的地方,避免二次的受傷。

做完這一切以後,林楓才快速的掃視了一下這個屋子裏面的場景,看到眼前的畫面,林楓眼神當中冒出了怒火。

儘管上一次林楓並沒有趁那個機會,將齊韻真正的吃掉,但是在他的心目當中,對於這樣的一個尤物,還是心存着一些的佔有的慾望的。

這一次看到房間裏面,齊韻整個人如同死屍一般,直挺挺的躺在桌子上面,沒有了往日的那一種平靜,反而是充滿了絕望。

而作爲她的大老闆的青志成,正爬在她的身上,如同一隻豬一樣,不斷的攻擊着毫無反抗之力的齊韻。

穿越成知青

“住手。”

林楓大喊了一聲,然後直接飛跑了過去,在聲音還沒有完全的消散的時候,來到了齊韻所在的桌子旁邊,在青志成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腳把他給踹了下來。

“韻姐,你怎麼樣了?”

林楓脫下身上的外套,然後披在了幾乎沒有穿衣服的齊韻身上,如果不是他來得及時的話,恐怕齊韻會受到更多的欺負。

“你怎麼來啦?”

這一切發生的事情雖然看起來很長,但是其實不過是幾秒鐘的時間而已,自從林楓如同天神下凡一樣,打破玻璃來到了她的面前,齊韻眼神當中充滿了驚喜的神色,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如果我不來的話,還不知道你受多麼大的委屈呢!”

林楓有些責怪的看了一眼齊韻,如果不是機緣巧合之下,他來到縣裏面,並且及時的發現並制止了這樣的事情發生,那麼齊韻今天可是要吃大虧了。

聽到他的話,齊韻深深的將頭埋在了林楓的懷裏,一句話也沒有說。林楓搖了搖頭,然後把她抱到了一旁的沙發上面。

“你是誰?”

當林楓做完這一切的時候,青志成捂着被打的肚子,然後緩緩的坐在了桌子後面的椅子上,一陣陣的疼痛讓他感覺到非常的不舒服。

不過青志成不愧是將生意做得這麼大的人,在這一個時候,他沒有將這一些痛苦表現在外面,只是悄悄的彎了一下腰,以減免身體上的疼痛。

“老闆,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還沒有等林楓回答問題,站在門外邊的保鏢已經聽到了這樣的巨響,於是迫不及待的問道,並不是說他們不想衝進來,只是門已經被反鎖,如果要打開這樣的門只能夠暴力解決。

尚不清楚裏面到底發生什麼情況的他們不敢就這樣冒冒失失的闖進去,如果破壞了他們老闆的好事,那麼就有他們好受的了。

以前也不是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曾經是他們當中一位表現非常出色的保鏢,就是因爲這樣不分場合,所以直接被他們的老闆打斷了四肢,然後丟下了海餵魚。

“我沒什麼事情,都給我滾。”

青志成強忍着身體上的疼痛,心裏面暗暗的罵着,在門外的那一羣豬一樣的保鏢,都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不趕緊衝進來保護他這個老闆,反而還是在外面不斷的打聽,這不是把他放在火上烤嗎?

他可沒有這樣的勇氣,在這個時候大喊大鬧。如果這樣做的話,那麼憑藉着剛纔的這一個人的速度和力量,青志成感覺他沒有任何的逃生的希望。

現在只能夠寄希望於眼前的這一個人不會取走他的生命,否則的話哪怕是其他的人爲他報了仇,也沒有什麼用。

“你就是韻姐的大老闆嗎?我叫林楓,我相信你應該聽過我的名字吧。”

林楓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如果齊韻的這一個老闆,不知好歹的大喊起來。那麼林楓決定在他喊的那一剎那之間,哪怕是在齊韻面前暴露出一些的祕密,那也一定要在他沒有出聲的時候,將他收進令牌裏面。

不過看到這一個齊韻的大老闆現在的情況,林楓還真的是沒有辦法這麼做。他這一次雖然靠着本身的力量,從窗戶上面來到了屋子裏面,但是保不準在某一個地方有攝像頭拍攝下了這一幕。

而且剛纔詢問的那一個員工也一定記住了他的面目,如果這樣一個大活人莫名其妙的失蹤在了這裏,那麼一定會招來警察,到時候林楓可是沒有那麼容易的對付過去了。

這一次與上幾次的情況並不相同,留下的破綻實在是太多了,所有的矛頭都指向林楓,留下的證據太多了。所以在這一刻,林楓也是不敢那麼囂張的把他收進令牌裏面。

坐在林楓對面的青志成可不知道,他其實已經在鬼門關面前走了一趟,反而是在努力的思考着,到底在什麼地方聽說過這個名字。

猛然的,青志成想到了那一株人蔘,纔想起來了那一株人蔘就是一個叫做林楓的人送來的。

“哈哈,咱們這是不打不相識啊,我沒有想到你居然就是林楓,這個真是一家人打了一家人啊!”

雖然在心目當中,青志成恨不得將眼前的這一個人挫骨揚灰,就是因爲林楓,不僅僅讓他受到了老爺子的責怪,而且讓公司裏面的資金鍊出現了問題,如果不是走着銀行的貸款,那麼這一次公司將面臨着非常大的危險。

好不容易將事情處理完畢,讓公司重新走上正軌,青志成纔有時間來到這一個小小的縣城裏面,想要親自處罰一下這一個不知好歹的賣給他人蔘的人。

來到縣裏以後,青志成稍微休息了一下,然後就迫不及待的來到青雲閣,想要從分店得到林楓家住在哪裏的消息。

然而當青志成來到這裏,看到了越**亮的,妖精一般的齊韻以後,腦海中什麼報仇的想法就被他扔到了遙不可及的地方。

雖然早在總部的時候,青志成就已經聽說了齊韻的美麗,但是聽說不如見到來的震撼,在見到齊韻的那一剎那間,青志成心裏面的慾望之火一下子就冒了出來。

齊韻雖然想要在公司裏面爬到更高,但是她從來沒有想過,要出賣自己的肉體來達成這一目的。哪怕是公司裏面一直傳着對她不利的謠言,她也不打算這樣的做。

不過在這個時候,做與不做也就由不得她了,而且青志成爲了能夠達成所願,許下了一個非常高的職位,也就是作爲她的祕書。

這樣的話,也就相當於一步登天,雖然還不如那一些手裏也掌握着實權的人,也比一個分部的經理好的太多了。

但是如果不答應的話,那麼到時候,可不單單是丟失這一份工作,恐怕她自己也會受到非人的折磨。


齊韻心裏面已經充滿了絕望,對於這樣的事情雖然早就已經有所準備,但是當真正的發生在她的身上的時候,她還是沒有辦法忍受。

幸運的是,林楓趕到了這裏,將齊韻從魔爪之下拯救了出來。

“哼!不要在這裏給我套近乎,我跟你可不是一家人。”

林楓對於青志成這樣的老闆還是有着深深的戒心,林楓非常的清楚,如果耍手段的話,他根本就不是這一些人的對手。

現在又發生這樣的事情,讓他在這裏站着,沒有什麼過激的行爲已經算是不錯的了,如果讓他笑着臉說話,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