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我此時正掐着楚珂的脖子,他的臉已經越來越白,而且嘴角都開始流血了。

Post by zhuangyuan

我心裏面頓時就是一慌,爪子忍不住就鬆了幾分,就在這個時候,裴俊星突然怒吼道,“冉茴,它會迷惑人心,別被它給騙了!” 三人落座間,菜品已經全部上齊,放在了桌子上面,而酒今天為了應酬孫耀國,自然選的也是最好的,飛天茅台,陳釀,擺放在了桌上。

「孫主任,你也知道,今天我邀請你來,是想跟你聊一聊關於我們公司葯妝的審核問題,葯監局審核這一邊一直都是你在管理的,現在審核這關被卡住了,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

陸傾城說的比較含蓄,臉上露出一絲的焦急道。

「呵呵,陸總,咱們已經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但是卻是第一次見面,算是半個老熟人了!不過說實話,你們盛康集團的葯妝其實也沒有多大的問題,審核通不通過也只是我一句話的事情,只是我這個人吧!有個不太招人喜歡的地方,就是做什麼事情都太喜歡計較,都比較較真,工作太認真了,任何沙子在眼睛里都容不下,所以哪怕我們關係再好,這件事情,我覺得還是按照正常的程序來走!」

孫耀國故作正直地說道。

「孫主任,按照正常程序來走,還要多久才能過了審核?這批葯妝對我們盛康集團很是重要,拖不得太久啊!」

陸傾城看孫耀國這麼一直打著馬虎眼,有些著急地說道。

「陸總,這些你都別著急嘛,萬事好商量,再說了,又不是什麼大問題,來,再不吃,菜都涼了!邊吃邊聊!」

孫耀國看到陸傾城這個樣子,知道自己心中的打算大有可為,反客為主,臉上露著奸詐的笑容說道。

「來,陸總啊,這一杯,算是我們正式見面的酒,因為我下午還有公務纏身,根據規定不能夠過多飲酒,所以你還要見諒,這樣吧,咱們兩個按照之前跟盛康集團的規矩來,我一杯,你三杯如何?」

孫耀國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陸傾城,一副要將陸傾城看透的樣子,他直接選擇無視掉秦穆然,拿起飛天茅台,對著陸傾城說道。

「……」

陸傾城聽到這話,臉色一變,她什麼時候經歷過一比三的喝法,而且現在可是喝白酒,不是啤酒,這樣下去,一輪自己就要趴了!

秦穆然聽到孫耀國這個話,也是忍不住想要給他一個大耳刮子,媽的,什麼叫做不要臉,這個就是完美的詮釋了不要臉的精髓,面對人家一個這麼美的女總裁竟然還好意思提出一比三的要求,這簡直就是禽獸啊,連這種話都好意思說出口,佩服,佩服!

看到孫耀國有心刁難自己的老婆,秦穆然這個作為老公的自然是挺身而出。他站起身來,舉起手中的酒杯,對著孫耀國說道:「孫主任,今天我們陸總身體有些不舒服,每個月都有的,孫主任應該也知道是什麼,不方便喝酒,今天就讓我代替我們陸總喝了如何?」

「呵呵!陸總身體不舒服?那還是真的巧了!不過即便你們陸總不舒服,你跟我喝?你是個什麼玩意兒?你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助理而已,你有什麼資格跟我喝酒?今天要不是因為你們陸總帶你來,你連見到我的資格都沒有知道嗎?」

孫耀國原本就對秦穆然產生了一股無名之火,現在看到秦穆然這個樣子,氣更是不打一處來!

看到孫耀國如此說話,陸傾城意識到不好,剛要說些什麼,卻是看到秦穆然擺了擺手,面色不變。

「孫主任您這尊大佛確實是看不上我們這些小助理,確實也沒有資格跟你喝酒,今天能夠見到您的廬山真面目都是因為沾了我們陸總的光,這樣吧,為了表達我的誠意還有對你的敬意,我喝五杯怎麼樣?」

秦穆然看著孫耀國淡淡地說道,他這麼做是盡量能夠斯文的解決,就斯文的解決,若是自己都這樣了,孫耀國還是不知好歹,那麼就不要怪他了!

「年輕人,看你年紀不大,口氣倒是不小,怎麼?你這是不忍心看你們陸總喝醉想要英雄救美?大姨媽來了?騙鬼呢啊! 我的二次元男神老公 這樣,我也不為難你,只要你把這瓶飛天茅台給吹了,我就認可你的誠意,陸總可以不喝!」

孫耀國正愁著不知道怎麼解決掉秦穆然這個礙手的傢伙,現在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獄無門偏向行,自己送上門來,就不要怪他了!

孫耀國說著便是將手旁的飛天茅台,啪的一聲放在了秦穆然的面前。

秦穆然看著眼前拿一瓶還沒有開封的茅台酒,嘴角微微上咧,強忍著心中的怒火,淡淡道:「行!我吹!」

語落,秦穆然便是走到近前,拿起茅台,便是要打開,開始喝。

「秦穆然,你發什麼瘋!不過就不過,我們走!」

陸傾城說著便是要攔住秦穆然。

孫耀國站在一旁,看著陸傾城那副焦急的樣子,心中更是升起了一副無名之火,整個口腔之中都瀰漫著濃濃的醋味!

「哎呦呦,好一幅女有情,郎有意的畫面,一個捨不得,一個卻要堅持,你們何必這樣呢,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弄的我跟個罪人一樣。」

「陸總,沒事,這個葯妝對公司很重要,這麼一瓶酒,我還不放在眼裡!」

秦穆然對著陸傾城笑了笑,給了她一個堅定的眼神,他知道,陸傾城這是在擔心自己,那可不是啤酒,而是高度白酒啊,這一瓶常人要是喝下去,非得胃穿孔進醫院不可。

語落,秦穆然便是打開酒瓶,手一揚,仰頭便是直接對著酒瓶吹了起來。

「穆然,不要!」

陸傾城沒有想到秦穆然真的就這麼不要命的喝了,想要阻止,可是已經晚了,秦穆然已經喝了一半了。

「陸總,這位小兄弟這麼重義氣,你可不能夠讓他白白付出哦,你要是攔下來了,那麼我想盛康集團的那些葯妝是審核過不了了!」

孫耀國看的正入迷呢,怎麼能夠被陸傾城所打斷,當即便是阻止道。

「你!」

陸傾城聽到這話,便是停下手來,若是自己真的阻止了,那豈不是意味著秦穆然之前半瓶白酒都白喝,此時,陸傾城臉色陰沉的都快滴出水來,什麼時候她被人欺負成了這樣,無盡的怒火在胸中劇烈的燃燒。 我頓時就反應過來了,但是這個時候,蛇妖已經迅速的從我的手裏面逃脫了,朝着角落裏面我的身體就去了,速度快的不得了,我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這條蛇妖可真是聰明,竟然這麼快就已經知道了是我在操縱火龍的身體!

心頭一跳,我趕緊衝過去,但是蛇妖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張開嘴,直接就想將我整個兒都吞進兔子裏面,我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裴俊星突然就跳了過去,一隻手抱着我,另一隻手則是想要推開蛇妖,誰知要蛇妖微微偏過腦袋,直接一口就將裴俊星的左臂給咬掉了,頓時間,裴俊星的血就冒出了不少!

我臉色刷的一變,連忙衝了過去,蛇妖剛剛那一口,已經給了我時間,它現在已經失去了最佳的時間,等再想朝着裴俊星衝過去的時候,就已經被我按在了爪子下面。

我直接就用力的一撕,將整條蛇妖就撕成了兩截,緊接着,這條蛇妖就開始劇烈的抖動着,身形更是變得越來越小,越來越小,最後消失不見,地上只有一個黑色的像是藥丸一樣的東西。

裴俊星臉色慘白的坐在地上,喘着氣。我心裏面一陣內疚,鬼魂趕緊脫離了火龍的身體,然後重新回到自己的身體裏面,火龍吼了一聲,然後漸漸消失。

我回了自己的身體以後,纔開始能說話了,緊張的抓着裴俊星另一隻完好的手,着急的說,“你先現在怎麼樣?”

“還死不了,你趕緊把那條蛇妖的內丹吃了,不然待會兒被別的精怪發現了,就完蛋了。”裴俊星說完了這句話以後,已經喘的很厲害,看起來應該是疼得不行了。

我趴在地上摸索了幾下,找到了內丹,緊緊的攥在手裏面,忍不住說,“我現在要怎麼幫你?”

“你先把內丹吃了,就能看見了,我再告訴你怎麼幫我。”裴俊星虛脫的說。

我應了一聲,知道裴俊星現在也說不了太多話,趕緊一口將內丹給吞了,正要往裴俊星這邊走的時候,小腹突然就是一熱,緊接着,渾身都開始發熱了,整個人就好像是在火爐裏面炙烤一樣,渾身又熱又疼,難受的要死。

就在這個時候,裴俊星突然開口說,“深呼吸,快點把內丹吸收掉。”

我虛弱的開口,“裴俊星,謝謝你。”要不是我,剛剛裴俊星那隻手臂也不會少。

裴俊星在旁邊苦笑道,“不用謝我,我也不是什麼好人,這就當時我最後爲你做的一件事情了》”

裴俊星的話聽得我雲裏霧裏的,想了片刻也沒有想明白,緊接着,疼痛洶涌而來,我也沒工夫再去想這些了,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那股疼纔開始漸漸的消退,我像是剛從水裏面撈出來的一樣,渾身上下全都是汗,但是身體卻是十分的舒暢,痛快的不得了。

就像是血蠱說的,我自從失去了龍鱗以後,總是覺得沒什麼力氣,好像身體裏面少了什麼東西似的,但是剛剛吃了內丹以後,就覺得之前少的東西,好像重新又填了回來!

我從地上坐了起來,深深的吐出來一口氣,然後試探般的睜開雙眼,心臟砰砰砰一直跳,我心裏面緊張的不得了,用力捏緊拳頭,然後就看到自己的眼前,一點一點的亮堂了起來!

能看到了,我真的能看到了!

我趕緊站了起來,然後用意識問身體裏面的血蠱,“冉希,我現在的身體怎麼樣了?”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我的身體裏面才傳來血蠱的聲音,“媽媽,不太對勁……”

“怎麼了?”我納悶的說,“我現在覺得我好像是好了。”

冉希的聲音裏面還透着一絲的疑惑,“看起來是好多了,但是還是不太對勁,媽媽,你身體裏面的屏障沒有了!”

“什麼屏障?”我震驚的開口,之前怎麼沒有聽冉希說過,我的身體裏面還有屏障呢?

冉希告訴我說,自從龍鱗進了我的身體以後,就自發的形成了而一股保護膜似的東西,因爲我的身體當時已經可以算是長生不老的了,而且還蘊藏着強大的力量,雖然暫時之間還沒有被開發出來。

這種力量很有可能就會引火上身,比如當時的陳祥雲,想要奪舍我的身體,當時之所以我沒有被陳祥雲奪舍,就是因爲這個屏障。

龍鱗進了我的身體以後,我的身體就自發的形成了一股力量,別人的鬼魂就算是暫時奪舍了我的身體,也是十分耗費鬼魂的氣血的,很有可能時間不長,這個鬼魂就會魂飛魄散,也就是說,可以保證我能夠安全的使用自己的身體。

之前龍鱗雖然消失了,但是屏障一直都還在。

結果我現在吃了蛇妖的內丹以後,雖說是身體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但是這個屏障,竟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也就是說,現在只要是厲害點的鬼魂,想要奪舍我的身體,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就連之前陳阿鸞被壓制在我的身體裏面,也都是因爲這層屏障的關係!

聽血蠱說完了以後,我終於感覺到了危機感,合着我現在就是一塊行走的唐僧肉,壓根就沒有電人身安全,是個鬼見了都想奪舍的那種!

我頭疼的看了看腦袋,然後看了看四周,也沒有發現裴俊星的身影,直接就坐在了旁邊,現在雖然說是四部了了,但是這個結果,我真的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了!

鬱悶的嘆了口氣,然後忍不住喚了一聲,“陳阿鸞?”

半晌都沒有人迴應,我感受了一下,也沒有感覺到什麼,好像屏障消失了以後,我也感覺不到陳阿鸞的存在了,難道說陳阿鸞已經離開了我的身體了?

“冉希,你知道裴俊星的身體到底是怎麼回事嗎?”我想了半天,也沒有想通。

裴俊星今天的戰鬥力,實在是太差勁了一些,要真的是就這麼點本事的話,那麼我完全都不用再用陳阿鸞開控制裴俊星了。

“媽媽,你是說那個在強撐着身體的鬼魂嗎?”冉希問我。

強撐着身體的鬼魂,是怎麼回事?“應該是他吧。”裴俊星算是鬼魂吧,後來雖說是用了自己的身體,但是那具身體,之前也被陳祥雲用了幾百年的。

“那具身體撐不了多久了,所以力量正在一點一點的消退。”聽冉希這麼一說,我臉色頓時就是一變,雖說早就知道這件事兒,但是也沒有想到,裴俊星的身體竟然會這麼快就不行了。

“嗯,我知道了。”說着話,我趕緊就站了起來,然後開始四周尋找裴俊星的身影,他身體的事情他到底知不知道,有沒有什麼辦法?

很快,我在一個小洞裏面找到了裴俊星,他正背靠着牆壁,一條腿微微曲起,右手中間夾着一根菸,正吞雲吐霧的抽着。

而他的左臂,現在也不怎麼流血了,用衣服草草的包紮了一下。

我走過去,坐在了裴俊星的身邊,他的臉還是白的厲害,而且整個人都有點提不起來精神,我內疚的看着他說,“你現在好點了沒有?”

裴俊星看了看他已經被啃掉的左臂,然後抽了一口煙,無所謂的笑了笑說,“一大把年紀了,也沒什麼血可流了。不用擔心。”

現在回想起來,裴俊星雖說開始的時候流血很多,但是也不過就是一小會兒的事情,現在也不流血了,明顯就比一般人流血要少得多。

最強中醫 心裏面悶得離開,我看着裴俊星說,“這次謝謝你了,我對不住你。”說着話,我偏過腦袋說,“你知道你自己的身體嗎?撐不住了的話,你要重新做回野鬼?”

“你別覺得對不住我,我不是什麼好人,真的。”裴俊星把煙掐滅了,隨手一扔,然後衝着我說,“哪有那麼好的事兒,我的鬼魂已經經歷了幾百年了,而且這次爲了用回這身體,當初是廢了大力氣的,現在鬼魂和身體已經牢牢的綁在了一起,這具身體沒了,恐怕我也就沒了。“

我猛地轉過腦袋,不可置信的盯着裴俊星的臉,一時之間沒有弄明白他話裏的意思,是我想的那樣嗎?他沒了,是說的鬼魂就直接魂飛魄散了嗎?

裴俊星只是笑了笑說,“那麼驚訝幹什麼?”說着拍了拍我的後腦勺,“眼能看見了?”

我點了點頭,然後垂下腦袋說,“我能救你嗎?”

裴俊星盯着我的臉說,“冉茴,我說了,我不是什麼好人,就連今天幫你,我都是有目的的。”說着話,他救煩躁的站了起來,也沒看我,直接就擺了擺手,然後朝着的前面開始走。

我不明白,爲什麼裴俊星一直在重複他不是好人,而且今天的裴俊星看起來十分的奇怪,平時的時候,他都是吊兒郎當沒個正行一樣,但是今天,看起來卻是格外的嚴肅。

我跟在裴俊星的身後,忍不住開口問道,“我身體裏面的屏障已經消失了,陳阿鸞離開了吧?她又來跟你道別嗎?”

裴俊星的腳步倏地就頓住了,然後猛地就轉過腦袋,緊緊的盯着我的臉,他的眼神裏面有我看不懂的東西,讓我下意識的覺得後背發涼,忍不住後退了兩步。 秦穆然仰著頭喝著白酒,火辣的白酒順著喉嚨滾入腹中,濃烈的酒精味衝天而起,同時秦穆然的目光一直盯著洋洋得意的孫耀國,目光漸漸寒冷。

不過短短半分鐘,秦穆然便是迅速的喝光了一瓶飛天茅台,白酒入肚,秦穆然整個人都有些不好受,空腹喝酒,那感覺真的比老壇酸菜還要酸爽。

「孫主任,這一瓶白酒我都幹了,現在你可滿意了?」

秦穆然打了個酒嗝,刺鼻的酒味瞬間瀰漫開來,他的眼眶也承受不住這種衝擊,瞬間便是濕潤了。

孫耀國看到秦穆然說喝就喝,這一瓶飛天茅台喝了下去,竟然沒有絲毫的醉意,心裡也是鬱悶到了極點,剛才自己故意刁難秦穆然,已經讓陸傾城不爽了,若是再逼上去,真的把陸傾城弄急了,到時候也是有些難堪,想到這裡,他也沒有再過分,只能夠暫時放了秦穆然一馬。

「來,孫主任,我再敬你一杯!我幹了,你隨意!」

秦穆然說著便是又在面前的酒杯裡面倒滿了一杯,頭一仰,便是將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

「……」

看到秦穆然這麼喝酒,孫耀國徹底懵了,剛剛乾掉了一大瓶的茅台,現在又這麼一杯一杯的喝,這傢伙是不要命了嗎?還是這個傢伙從小就在酒缸里長大的嗎?真的一點都不醉?

「孫主任,你要穆然喝酒,這酒是喝了,現在我們是不是該談談盛康集團審核的事情了?」

陸傾城聲音有些冷,熟悉她的人都知道,現在這位美女總裁心中憋著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火。

「可以!」

孫耀國看了眼陸傾城,眼神之中似乎在說,現在讓你跟我高傲一會兒非要你露出淫.盪的本性不可!

「孫主任,我知道,這一次確實要麻煩你,這是我們盛康集團的一點小小心意,不成敬意,還請你收下!」

陸傾城看著孫耀國這樣,以為他在等著自己主動表示,當即便是從自己的手提包裡面取出了一張銀行卡,悄悄地遞到了孫耀國的面前,說道。

其實,在來之前,陸傾城便是在想該如何打動孫耀國,男人嘛,無外乎權力,錢財和美色,美色這種,陸傾城沒辦法,權力也不是她能夠左右的,想來想去,也就只有錢最好。

雖然陸傾城很不喜歡做這種事情,但是眼下的葯妝的情況迫在眉睫,陸傾城不得不這麼做,要不然,因為某些蛀蟲,盛康集團的損失將會是無法估量。

「陸總,你這是什麼意思?」

孫耀國看到陸傾城遞來的銀行卡,臉立刻拉下來,接著說道:「陸總,難道不知道上面剛剛下達了八項規定嗎?你這麼做,豈不是明擺著要讓我犯錯誤嗎?快,收起來,我當做什麼都有過!」

「孫主任,我想你誤會了,這只是我和孫主任初次見面,一點小小的心意,再說了,這裡沒有外人,不會有人知道的。」

陸傾城見孫耀國動怒,連忙解釋地說道。

「呵呵,陸總,你這不是一點心意啊,這簡直就是要將我拉下馬啊!」

孫耀國冷笑一聲,道。

「沒有,沒有,我怎麼會有那樣的心思,我們盛康集團還需要孫主任的幫忙呢!」

「是嗎? 家有悍妻怎麼破 今天這飯我看也是吃不下去了,既然如此的話,就到這裡吧!」

孫耀國說著便是要起身。

看到孫耀國起身,陸傾城也是臉上浮現出一抹焦急的神色,連忙起身,道:「孫主任,您別急著走啊,這件事是我冒失了,還請你見諒,孫主任,這批葯妝對我盛康集團真的很重要,你說怎麼才能高抬貴手。」

陸傾城看到孫耀國這個樣子,她也知道,對方是在等自己給他一個準話,給他一個談條件的機會。

再世傲魂 「呵呵,陸總你說的這就嚴重了,我一個小小的主任怎麼能夠決定盛康集團這麼大的企業呢!銀行卡我是不會收的,要是你實在要表示什麼的話,也不是沒有辦法。」

說到這裡,孫耀國頓了頓,秦穆然則是盯著他,他知道,這個老傢伙要開始提非分之想了。

果然,孫耀國看著陸傾城的神色都已經不一樣了。

「什麼辦法?」

陸傾城問道。

「銀行卡,我怕被查,就不必了,不過嘛,要是換一張卡的話,倒是沒有什麼問題。」

孫耀國一雙眼睛上下打量著陸傾城說道。

「我明白,我馬上就讓人換成超市卡!」

陸傾城以為孫耀國說的是這個,立刻表態道。

「陸總,大家都是聰明人,何必呢,久聞藍天大酒店的大名,孫某就是不知道這客房裡面是什麼樣,不如陸總就拿藍天大酒店客房的房卡跟我換唄!」孫耀國看著陸傾城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