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我想到這裏的時候,讓鳳凰跟着我,我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衝着女衛生間走去。

Post by zhuangyuan

等來到女衛生間門口的時候,我就發現有幾個想上廁所的女人都被那兩個保安給趕了出去。


明顯如果硬闖進去的話,免不了一番廝打。

我低頭觀看一下,發現那女人的視線依舊連着保安的手臂。

而靈魂的波動,漸漸的讓我感覺越來越近,不久之後我可以確定就是來自於衛生間。

我從兜裏拿一包煙,走到了保安面前,假裝給保安點菸。

結果這兩個被控制的保安根本就是一動不動,當香菸遞給他們面前的時候,他們只是伸出了手臂,阻止我進一步的進入。

我要鳳凰趁這個機會假裝去衛生間,而當保安出來阻止鳳凰的時候,我立刻伸出一把手刀直接割斷了,綁着他們兩個人的黑色線條。

只要線條一段靈魂的連接,也因此而斷裂。

兩個保安彼此之間面面相覷之後,不明所以的回到了門口自己的崗位。

失去了保安的保守,我直接拉開了大門,走了進去,結果這時候發現衛生間的能量波動已經不見了,取而換之的是微風吹來。 我立刻把正在清理這四個字的牌子掛在了女衛生間的門口,然後自己和鳳凰走了進去。

我就看見那微風從窗戶旁邊不斷的吹向我,我拉開了每一個衛生間的房門,裏面都沒有人。

鳳凰指的窗臺說:“這裏是一樓那個女人肯定是從後面翻窗過去了。”

我趕緊快步兩下,跑到窗戶旁,往外面一看。

還真就被鳳凰說對了。

就看着那夜幕當中那女人穿着黑色的皮夾克,在後院的草叢裏面快速的穿梭,由於那黑色的衣服在黑夜當中有着隱藏的能力,仍是如果不仔細看的話,還真的很難發現。

女人走出去之後,在路邊攔截了一輛出租車,接着他們就走向了大道,奔馳而去。

鳳凰對我問道:“該怎麼辦?話說你爲什麼追那個女人呢?”

我撓了撓頭,笑着說:“這種小事還用問嗎?那女人來到這兒肯定是因爲什麼寶物,現在這酒吧裏的靈魂波動不見了,說明了寶貝已經在女人的手裏了,接下來要做的,你說我要幹嘛?”


鳳凰跟着我時間長了,我心裏的想法,這丫頭一猜就中,她立刻說:“有好事情你想分上一羹!”

我點頭的同時,翻身跳下窗戶,由於是一樓的位置,就算從這跳出去也沒有大礙。

我雙腳剛落地,鳳凰也跟着跳了出來。

但可惜的是,等我們出來之後卻發現這後門的位置已經沒有其他出租車了,而那女人早就已經跑遠了。

既然追不上,也沒有必要硬追。

命中若有終會有,命中無有莫強求。

在酒吧的後門和前門的環境和完全不一樣。

對於現在的人們,越來越追求夜生活,酒吧的前門可謂是車水馬龍,人山人海。

但是到了後門,卻顯得非常的孤寂,不過這也難怪,誰家吃個飯去飯店,還從後門走呢?

我們沿着大路,兩個人就這樣百無聊賴的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彼此之間誰都沒說話。

走着走着,在大路的拐彎的十字路口處,我可算是看到了一輛久違的出租車。

但現在就算打車也沒有用了,一路上雖然僅僅走了十分鐘,但是走路的十分鐘和開車的十分鐘,可並不是一個距離。

別說是當地的出租車了,就算我把我那輛寶馬給拿出來,估計把油門踩到底也追不上,再說了,也不知道那女人走向什麼方向。

既然沒有追隨的必要,我就想在夜晚的空中溜達溜達,欣賞一下大城市的夜景。

可誰知道當我路過那輛出租車的時候,突然間有一個東西映入了我的眼簾。

那就是出租車的車牌號。

其實那個女人跑走的時候,我並沒有打算放過對方,就算追不上,我也要記下對方的出租車牌號。

然後等明天的時候,我原本打算通過一些朋友的關係,想方設法找到那出租車,並且聯繫他,到那時候就可以輕而易舉的查明那女人平時的出入地點,直搗黃龍。

所以當看到這輛出租車的時候,我突然發現這輛出租車的車牌號和那女人乘坐的出租車車牌號是一模一樣的。

我回頭看了一眼,發現那出租車的司機是一個180多斤的胖子,年紀有35歲左右,穿着一身白襯衫,雙手緊緊握着方向盤。

這輛車子停的位置也比較奇怪,正好十字路口的紅線位置。

這位置從交通法上來說是非常尷尬的,如果是紅燈的時候,只要越過這個位置,或者是壓到了這條線,那麼就會扣分。

一般的出租車不會在這裏停着,必定現在交通局都利用電子系統自動處理。

你在線上呆着,甭管什麼原因,電子眼都會不斷的拍照,拍上一張最少扣了200塊錢。

可這輛出租車居然壓着這條線,等了三個紅燈,根本就無動於衷。

這樣一來的話,不知不覺當中豈不是無緣無故的丟了600塊錢?

我不認爲有出租車司機會傻到這個份兒上。

我慢慢的走了過去,這時候發現那出租車司機把前面的牌子給扣了過來。

在每一輛出租車的前面都有一個牌子,那牌子如果有客人的時候將會扣過來,沒有客人的時候一般是面對着外面。

不過偶爾也有一些出租司機,因爲回家或者交班的原因,就算沒有客人在裏面,依舊把牌子扣下來,意思就是不接客。

我沒等着司機說什麼,我趕緊打開的出租車門,我和鳳凰直接坐在後面。

由於我的舉動比較突然,鳳凰也有些燈目結舌,根本就不知道要幹啥,我當坐進車一輛之後,我立刻說:“到郊區去!”

那司機愣了一下,回頭看了一眼,剛想拒絕,隨後就拿出手機對着他說:“我有急事,你幫忙跑一帶,你要是拒絕載客的話,我直接投訴你啊!”

那司機肯定也不想把事情鬧大,對我點了點頭,啓動的車輛直接往前走。

路上司機一句話也沒說,而我緊緊的盯着出租車內部的情況。

無意之間我就發現在車輛上有這麼一根黑色的線條,這東西就是那個傀儡絲的。

但現在這些線條都已經被割斷了,很明顯,那傀儡是在施展法術的時候被硬生生的打斷。

不得不說,傀儡師確實有一個弱點,雖然傀儡是可以借刀殺人,利用別人作爲自己的傀儡,但是施展法術的時候延長時間比較長。

如果中途一旦打斷,基本上可以說是前功盡棄。


我沒告訴司機到底去郊區哪兒,就這麼躺在車後面,眯着眼睛,假裝熟睡,但是我心中已近,卻感覺到,那股邪惡的氣息已經從酒吧裏面走出來,來到了這輛車輛上。

車子裏面有黑色鐵絲就說明一點,這司機和傀儡是發生過沖突。

開了大約十多分鐘之後,我對着司機說了一句:“你們這地方晚上的工作還挺火的,剛有一個女乘客下車,這我又上來了,你的活都接上了,不錯嘛!”

司機跟着前面,我發現對方的冷汗不斷的從腦門兒上流淌下來,儘管車子裏面現在打的空調。

見他沒反應,我接着說:“我說師傅,等會兒我要接個朋友,麻煩您把後備箱打開,我有一些行李要放進去!” 司機聽到這話,臉色都變綠了。

立刻拒絕道:“不行,我後備箱裏面有東西了,不能再裝其他的!”

這時候回頭拉開了窗戶,故意開了眼後備箱果然沒錯,後背箱子上面居然還流淌着血跡。

看來我的猜錯是沒錯了,這個傀儡師可真是夠倒黴的,居然在這裏命上黃泉。

本來傀儡師練到這個份上已經算是不錯了,但哪知道跑着一輛黑車,還被黑車司機給殺了,丟了後備箱裏。

傀儡師本來和別人正面衝突就是一件不利的事情,再加上這司機人高馬大的,在這狹小的空間之內,很快就把之前的優勢丟得一乾二淨。

我暗自的一笑,這也太tmd諷刺了吧。

偷走了寶物的傀儡師,居然被一個司機給殺了。

司機的車子越開越快,很明顯,對方內心已經起了波動。

我當時靈機一動,立刻趴在了玻璃的旁邊,指着前面的道路說:“師傅,你慢點開呀,前面好像有警察正在查酒駕!”

說到這兒,那司機全身上下已奪走,我心中暗笑,這要是心中沒有鬼的話,爲什麼還怕查酒駕?

天底下可沒有哪個警察會吃飽了撐着去查出租車司機。

趁着司機慌了神的功夫,我一腳上去,直接踩住了剎車,車子猛的往前衝了一下,那司機的腦袋直接撞在了玻璃上。

我本來是想把對方給制服,但沒想到這一個衝擊還挺猛烈,再伺機的方向盤,前面有這麼一個裝飾品。

那裝飾品是縮小型的埃菲爾鐵塔。


埃菲爾鐵塔的模型,整個架子全都是鋼鐵做成的,而且在最上面有這麼一個鋼針。

就在車站往前衝的時候,那名司機一不小心直接腦門插進了鋼針當中,當場死亡。

鳳凰看到這塊就毛了,立刻說:“怎麼辦呀?我們是不是殺人了?”

我安慰的回答:“放心吧,這司機本來就是一個開黑車的殺人犯,咱倆做個好事兒,爲人民除害了,趕緊跟我下車,”

我也沒管四級的屍體,就把它丟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然後走下了車,打開後備箱就看見,果然後備箱裏面裝着的就是那女人的屍體。

而女人的懷抱當中還有一個綠色的箱子。

那箱子封得嚴嚴實實的,上面還貼着紅色的封印。

看到這,我不敢打開了,這箱子我沒見過,但是這封信我可是聽說過。

這東西叫九曲黃河陣。

專門鎮壓十分邪惡的東西用的這東西原本並不是用來對付鬼的,而傳說是用來對付神仙的!

天底下的陣法多了去了,除了對付鬼之外,還有對付人的,不過這對神的可是極爲罕見,只有傳說中威力極其強大的陣法才能夠有這個作用。

就算沒神仙的話,也證明這個箱子裏面裝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我記得電影當中一般作死的人都會打開這個箱子,然後後果自負,但可惜這並不是給了,我也不會傻到槍幹這種奇葩的事情。

我直接把後備箱蓋上去。

那傀儡是一直都沒打開箱子,就說明這個箱子裏的東西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

我把後備箱鎖死之後,準備棄車而逃。

既然是我無法控制的東西,那麼就相當於一個定時**,就算我搶走了,放在家裏面也是一個問題。

既然要爆炸,不如在街上去炸別人好了。

我剛下車的時候,結果我這張烏鴉嘴說的事情真的靈了。

本來想嚇唬一下司機,可誰知道真的有警車從我的旁邊走過?

其中有個警察把車子停在我的後面,從車子上走下來對我說:“這地方不讓停車,你在這幹嘛呢?是不是車子出了什麼問題!”

我搖了搖頭。

後面另外一個警察對我說:“把駕駛證拿出來,我看一下?”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