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我忙問:“師父,寫了什麼?”

Post by zhuangyuan

江離將信遞給我,讓我自己看。

看完這信,我心狂跳不已,一股無力感席捲上來,伴隨着的還有不甘。

這封信是杜海放在門口的,是一封邀請函,他邀請我們參加他和我孃的婚禮,杜海還在信上特別註明,我一定要去,因爲我是他和孃的親生兒子,這是沒有半點錯誤的,就是血脈相連的父子關係。

“我不去。”我看完了信,把信撕扯了個稀爛,“他搶走了我家所有東西,現在還要搶走我娘,打死我也不去。”

我纔剛剛發表意見,二爺爺火急火燎衝到了我家門口,手裏拿着的也是一疊紅色的邀請函。

喘了幾口氣對江離說:“江師傅,杜海這狗日的要跟蕭娃子他娘結婚,還邀請了整個村子裏的人去參加,這是要打我們陳家的臉吶。”

江離面色嚴肅,皺着眉頭說:“他這不止是在打陳家的臉,更是在打我的臉。”

“那我們咋辦?現在村裏人都曉得了這事兒,要是陳家的那些事兒被村裏人曉得,以後就真的直不起腰桿了。”二爺爺對這事兒十分焦灼上心。

江離說:“去,全部都去,就算不去杜海也有一萬種方法讓村裏人知道陳家當年發生的事情,既然他要打我的臉,那就讓他試試。”

二爺爺取出一張邀請帖,打開指着其中一行對江離說:“要是在陽間還好,你看看他要我們去的地方,是陰間,那地方是他的地盤,我們要是去了凶多吉少。再說了,村裏這麼多人要咋帶下去?”

二爺爺話音剛落,另外一道聲音從門口傳來:“老二,我帶他們下去。”

說話的人是我失蹤已久的幺爺爺,他本來就是陰間的人,要帶一些人下去,應該不難。

老道士見了幺爺爺,咧嘴笑了笑:“龍虎宗爲天、陰間地獄爲地、陰山派爲人,天地人三才少了個龍虎宗,不過又多了個江世祖,這三才,又齊了。”

我沒懂老道士的話,但是幺爺爺二爺爺還有江離都沒接着這話說,顯然他們聽懂了老道士的話。

村裏人醒來後都知道了這件事情,一直沒有寧靜下來的村子頓時炸開了鍋,經久不停,紛紛上門來詢問怎麼回事兒。

又說杜海跟我娘已經結了陰親,咋又結一次婚,還是在陰間結婚,這種事兒,他們聞所未聞,都不知道要怎麼辦。

他們討論時,江離站起身說:“好勞煩各位跟我走一趟,我以性命擔保,只要我一息尚存,就絕對不會讓各位出事的。”

有村民問:“江師傅,這事兒完全沒必要啊,我們不去也不礙事,去了求啥呀?”

“尊嚴。”江離看了看我。

一夜鎖情,總裁先生請溫柔 (本章完) 夏凌雪並沒有告訴墨九狸她懷孕了,而是笑了笑說:「還好沒什麼事情,你這臉色不好,休息再走吧!要不跟婆婆回家也行!」

「婆婆,不用了,我休息一會兒就可以了!」墨九狸勉強一笑的說道。

「好,那我先走了!」老婆婆說完,起身離開,墨九狸也沒有懷疑什麼。

休息了一會兒,感覺好多了,才起身繼續走……

墨九狸剛走了沒多久,面前忽然出現一個白衣女子,開始墨九狸看到女子時,只覺得有些眼熟,卻一時想不起在什麼地方見過……

「你就是墨九狸?」對方看著墨九狸打量了一翻,諷刺的問道。

「你是誰?」墨九狸不悅的問道,她現在的心情很不好,如果對方不長眼,那就別怪她不客氣了。

「我是來殺你的人!」白衣女子冷笑的說道。

「殺我?就憑你?」墨九狸怒道。

「憑我就足夠了,畢竟寒哥哥不希望自己攻打神界的時候,再看到你這個暖床的神女出現礙眼!」白衣女子盯著墨九狸的臉嫉妒的說道。

而她一聲寒哥哥,也讓墨九狸瞬間變了臉色,她就說自己不認識這個女人,卻偏偏有種熟悉的感覺,原來是她!三天前墨紫陽拿來的傳影石裡面,跟帝溟寒翻雲覆雨的女人就是她……

瞬間,墨九狸感覺一股屈辱感襲上心頭,帝溟寒竟然讓這個女人來殺自己,還真是……

「雖然我們都是寒哥哥的女人,寒哥哥也確實喜歡神界的女人,可惜啊,你是神女,寒哥哥是魔界的人,你們註定不能在一起的!而且,我跟寒哥哥相愛數年,如果不是魔界寒哥哥才懶得理會你呢!原本你只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好好的嫁給寒哥哥,讓寒哥哥以此帶著魔界大軍進入神界,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可是你那個礙眼的哥哥,偏偏知道了些不該知道的事情,所以很抱歉,都是女人我也不想,但是寒哥哥的話我卻不能不聽!」白衣女子看著墨九狸字字帶刺的說道。

「他讓你來殺我?你以為我會信你的話?」墨九狸冷冷一笑的問道,她不信帝溟寒會這麼絕情。

「當然,因為我已經有了寒哥哥的身孕,所以寒哥哥不想再有別的女人存在,讓我不開心,讓我來親手除掉你!至於你們的婚約,你放心好了,你死之後,我會易容成為你的模樣進入神主府,跟寒哥哥舉辦婚事,然後魔界大軍就能藉助迎親隊伍進入神界,到時候神界就難逃一劫了……」白衣女子摸著自己的小腹說道。

墨九狸聞言身子微微一晃,她覺得自己真的很可笑,她拼儘力氣愛了一場,到最後不過是個笑話,可是她怎麼能讓爹娘因為自己被人陷害,她已經沒了心,不能再沒了爹娘……

「不得不說你想的很好,但是抱歉了,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我的親人,你和他都不行!」墨九狸看著對方冷聲說道。 「哼,自以為是,那我今天就看看,你要如何守住你的親人……」白衣女子怒喝一聲,沖向墨九狸。

墨九狸本來就因為白衣女子想用傷害自己的爹娘,心裡憤怒無比,她和帝溟寒之間的事情,她不怪他,感情本來就是兩個人的事情,既然不愛她不想去責怪誰對誰錯!可是,想要利用她來傷害自己的家人,那絕對是她不能原諒的……

哪怕這個女人是帝溟寒派來羞辱自己的,也不能因為他們相愛過,利用自己傷害自己的爹娘,如果她連自己的家人都不能保護,她還算是個人嗎?所以,此刻墨九狸也十分的不爽……

跟白衣女子瞬間戰在一處,兩位女神決鬥,勢力都是非同小可,好在這個地方足夠僻靜,不然還真會傷及無辜的!

墨九狸跟夏凌雪易容成的白衣女子,在這裡打鬥,而神主府墨紫陽煉製好丹藥后,剛準備去找墨九狸,在經過神主府大廳的時候,忽然聽到了墨湮和墨綵衣的談話……

「相公,你說九狸的親事,紫陽他一直這樣該怎麼辦?他從小被你帶回來,九狸當他是親人,是哥哥,可是他對九狸……真是……」墨綵衣看著墨湮輕嘆的說道。

「是我大意了,如果我早看出來紫陽對九狸的心思,就應該早點跟他談談,現在這樣我也沒想到!」墨湮無奈的說道。

「現在可怎麼辦?九狸認準了魔界的小子,我看著也很滿意,可是想到紫陽我心裡還是有些不安!畢竟,紫陽對九狸的感情太過偏執了,我真的擔心他會……」墨綵衣說道。

「綵衣,你放心好了!我絕對不會讓人傷害九狸的,她是我們唯一的女兒,哪怕是紫陽我也絕對不允許他傷害九狸半分的,如果他真的放不下,那我只能讓他永遠別踏入神主府了!」墨湮直接說道。

「這樣會不會把紫陽逼急了?畢竟他一直以來對九狸對我們都很好的!」墨綵衣有些不忍的說道。

「要怪也只能怪他愛錯了人,我已經跟他說了,九狸並不愛他,感情的事情根本不能強求,可是他根本聽不進去,我也沒有辦法……」墨湮想到墨紫陽,也是有些頭疼的說道。

「相公,你看這樣好不好,我們找個合適的人家,為紫陽尋一門親事,畢竟紫陽也該成親了,一直以來提過幾次他都不願意,我們還以為他不急,卻沒有想到他的心在九狸身上,現在九狸也要成親了!不如我們為紫陽也尋一門合適的親事,這樣或許能讓他忘記九狸呢……」墨綵衣想了想說道。

「這辦法也行,那你去找找看,一定要這個人品合適的姑娘給紫陽,畢竟他也是我們半個兒子!」墨湮聞言眼神一亮的說道。

「好,我馬上去籌辦這件事,但願這樣能成全紫陽和九狸吧!」墨綵衣說道。

墨紫陽聽完墨湮和墨綵衣的話后,眼神微微一冷,直接轉身離去…… 村民自然是聽不懂江離說“尊嚴”二字的原因,而我當時卻心裏明白,這世上只怕也只有江離能爲我如此赴湯蹈火,爲我付出一切了吧。

我點點頭,如果不是因爲我的原因,江離也不會捲進來,現在他又是我在這世上唯一可依靠的人,他說什麼我都會聽從。

對於我娘和杜海在陰間辦婚禮的事情,村子裏的人大多還是不願意,畢竟參加死人的婚禮,比參加葬禮還晦氣,更別說普通的老百姓哪裏經受的了這種事情。

村民們自然是不願意去的,怕惹麻煩。就求着江離,找個理由搪塞了去,別讓他們參加。我知道,他們是不想跟死人打交道,其次,他們是不信任江離,在他們眼裏,雖然江離是一介威風道士,可畢竟年輕,懷疑他的能力。

村民們按耐不住,哪裏能冷靜下來,就告訴江離,“江師傅吶,我們和這杜海並不認識,蕭娃子他娘又是其他地方買來的,按理來說,我們跟他們沒任何關係,我們也沒必要去參加不相干的婚禮。”

見村民們心中不踏實,二爺爺站出來支持江離,二爺爺在村子裏威望一直有分量,除開村長的身份,他說的話,基本上無人會反駁,二爺爺說,“杜海雖是死人,也想着辦婚事熱鬧,蕭娃子她娘沒有親人,就只在我們村兒生活,所以想讓我們見證,大家不必擔心,有江道長在,都不是問題。”

有了二爺爺的勸說,雖有疑惑大家還是慢慢散開回了各自家。

我跟着江離回到房間,江離累了一天,靠在椅上上,閉上眼睛小憩,看着他皺着眉,我又從房間裏拿來爺爺的毯子給江離蓋上。

江離睜開眼,問我,“你不想見你娘嗎?”

我愣了好久,心裏憋着一股氣,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討厭杜海,他搶走了我家的一切,讓我的親人全部離開我,可是我娘卻偏偏嫁給他。

霸道千金尋真愛 也許是恨,恨自己不夠強大,不能讓娘脫離苦海,不能手刃杜海。如今我的親人都離我而去,如果參加婚禮,還可以看見我娘,心中糾結萬分,可還是期待見到娘。

“想見。”我憋了半天,才說出這句話。

江離只是微微一笑,又合上眼歇,他開口告訴息,隔了一會告訴我,“一會我們先走,我還有些事情需要去確認。”

半個小時後,江離休息夠了,起身去找二爺爺。

江離提前給二爺爺打了招呼,讓二爺爺和幺爺爺負責晚上帶村民去陰司匯合,我們先走一步,二爺爺張開嘴停留了半秒,又趕緊閉了回去,說了聲,“好嘞。”

我伸手牽着江離的手,生怕走丟,這一路上我丟了家人,不想丟了師父。江離揚嘴笑了起來,摸了摸我的腦袋,告訴我,“傻孩子,不要擔心,師父會一直陪着你的。”

我點頭恩了聲,其實當時年齡太小,我不知道什麼一輩子代表什麼,也不知道有多長久,但是江離說是一輩子,那就一定是了。

因爲去過一次鬼門關了,這次顯得尤爲嫺熟。我和江離一起盤腿坐下,江離繞動雙手開始掐印,而後並指念:“道門江離,焚香拜斗,太陰幽冥,速現光明,尊吾號令,速開鬼門,令!”

江離牽起我就朝前方走去,我扭過頭看着自己的身體還盤腿坐在那,這次並沒有第一次那麼害怕。

隔了會漸漸出現了些許光亮,我和江離又來到這高約數十米刻着數只惡狗的青銅大門。

站在鬼門關的陰差見了我們,臉色難堪,拱手行禮完,就讓我們進去,估摸上次大鬧城隍,這些陰差都對江離聞風喪膽不敢招惹。

江離與我,大手拉着小手,再次走到三途河,與上次來時一樣,九曲十折,根本不知道橋的另一頭在哪兒,一片死寂安靜得出奇。

我問江離,我們到底是去哪裏。

江離告訴我,我們去的是鬼王府。

我大概猜到杜海就住在這鬼王府裏,看來他來頭不小,不過有江離在,就沒人敢稱第一。

去鬼王府的路上,先要經過叫金雞嶺的地方。江離告訴我,金雞嶺是通過鬼王府唯一的道路,所以一般有背景的亡魂爲了避免受到欺負,可以讓陰差安排到這裏休息,也就是所謂的關係戶。

江離同時也告訴我,不是有錢就能來這裏,都是有名望有背景的得道高人。因此這裏在陰司也顯得格外寧靜,沒有之前經過的戾氣重。

走了接近十分鐘的路程,江離突然停下腳步,神色凝重。前面的槐樹下正站着一個人影正朝我們走來。

我以爲是杜海了,我再仔細看,這個人比杜海的年紀大多了,臉頰飽滿圓潤,眉眼垂釣,倒有點像彌勒佛,不過我不認識他,他肯定不是我們村的人。

那個人朝我們走來,向江離禮貌的鞠了一躬,“見過道長,我是個做端公的,想請你們幫我個忙。”

江離微微一笑,問他怎麼回事。

他告訴我們,他獨自下陰,事出有因,也是迫不得已,只是自己不自量力,根本就沒有能力解決此事,正巧遇到骨骼奇清的道士,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我是金嶺鎮的端公,姓王,名建平。前幾天我們鎮上,出了事,鎮長直接找到我來幫忙,後來得知,出事的不是別人,就是鎮長的兒子,他兒子叫林永夜,出了名的天才少年。年紀輕輕,也就才八歲,突然被勾了魂。”

江離眉頭一皺,“八歲的孩子被勾了魂?只怕事情不簡單。”

王端公點點頭,繼續高速江離,“沒錯,這孩子分明陽壽未盡,卻被人故意勾了魂,這孩子與我處得來,逢年過節都惦記着我,我肯定不會坐視不理,再加上鎮上只有我懂點道術皮毛,所以我纔來陰司一趟,想把他的魂帶回來。”

江離點點頭,告訴王端公,“你道行太淺,受不住這裏的陰氣,與身體相互排斥,如果不馬上離開這裏,很有可能魂飛魄散。”

雖然說王端公道行太淺受不住陰氣,相比之下,我不如他呢,爲什麼還能受得住?聽到這裏我不免覺得有些奇怪。

王端公告訴我們,那個叫林永夜的孩子,長得十分清秀,個頭比同齡人個頭稍微高點。八年前有個高人路過鎮子,那個時候林永夜還在孃胎裏,那個高人就說這個孩子是憐憫衆生玄奘在世,會降福整個鎮子,保佑大家平安。求江離師父可以幫幫忙,救救那個孩子。

江離讓王端公趕緊離開,這件事交給我們,請他放心。等王端公走後,江離一臉嚴肅的看着我,“你去救林永夜。”

我當時幾乎以爲自己聽錯了,我傻傻的笑了笑,問師父,“我去救林永夜……師父你在跟我開玩笑吧!”

“我從來不跟你開玩笑。”江離嚴肅的跟我說話,讓我立即意識到他不是在跟我說笑,而是真的讓我去做。我自知自己沒有江離在陰間尋人魂魄的本事,也不能上刀山下火海,讓我去救人,恐怕連自己都救不了,何談救人?

江離看出了我的顧慮,拍了拍我的肩膀,輕聲說了句,“那個孩子只能你去救。”

我要是沒有救出人來,王端公肯定會怪我,我又用哀求的語氣跟江離說,“師父,我確實沒本事,這救人的事情還是你來吧!”

江離諱莫如深的看着我,“如今天地人三才會更換,時機已到,你非去不可。”

“那我該怎麼救他?”

江離既然讓我去救,那就是肯定有他的法子,只是我自己不自信而已。要說江離的本事那麼多,我連一招半式都沒學會,本就覺得慚愧。

江離從懷裏掏出一疊黃色符紙,放到我手心裏,告訴讓我小心保管,這個東西可以在危機時刻救命,如果有陰差阻擾,這個可以困住他們。

我看着符紙上扭扭曲曲的字,心裏疑惑,江離又告訴我,這是專門驅陰困魂的符紙,陰司裏的陰差都是半人半鬼,魂魄早就屬陰,不再是陽人,這些東西剛好可以對付他們,不過也只能是對付一般的陰差。

要是遇到比陰差職位高的,就未必有用,不過師父讓我放心,一切有他在旁邊看着,不會讓我出事。

師父又給了一個小瓶子,裏面裝半截藍色液體,這叫回魂水,在道教一般迫不得已纔會用這個,因爲林永夜是孩子,意識不夠強烈,及時帶回陽間,也可能變成植物人,沒有自己的意識,只能靠道教法寶才能讓他在短時間內回魂。

只要找到林永夜,就把這個回魂水給他喝下去,我就成功了。

聽師父這麼說,比我剛纔認爲的簡單多了,我還以爲要像江離那樣,上刀山下火海,那肯定死在這裏。

我正準備開路,江離叫住我,“陳蕭,千萬不要讓杜海看見林永夜,更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林永夜的身份。”

我點點頭,雖然我也不知道林永夜有什麼身份,但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的道理我是銘記於心。

(本章完) 他沒有想到墨湮和墨綵衣,自己的義父竟然為了分開他和九狸,想要塞一個女人給他,真是可笑啊!枉他這麼多年來,將兩人當作父母般的對待,原來在他們眼裡,自己不過是外人罷了……

墨紫陽知道墨九狸一定去了魔界,於是他沒有回聖子府,也沒有去找墨九狸,而是在神主府對面的酒樓坐著,等待墨九狸回來……

雖然他很想親眼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翻臉的樣子,但是他清楚帝溟寒的實力和為人,如果自己去了,帝溟寒絕對會為了面子,留住墨九狸的,到時候他就得不償失了……

而墨紫陽眼神冷冷的盯著對面的神主府:「墨湮,墨綵衣,這是你們逼我的,別怪我忘恩負義……」

——————————

墨九狸和夏凌雪兩個人的實力本來就奇虎相當,但是讓墨九狸鬱悶的是,夏凌雪易容的白衣女子,不知道抽什麼風,神技一個個的丟向她的小腹,似乎想要廢了她的修為似的,即便墨九狸儘力護著,還是被夏凌雪打中了幾次,墨九狸奇怪的是,小腹被夏凌雪打中后,竟然隱隱墜疼著,她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

回想自己似乎也沒有吃什麼東西,之前就是噁心的時候,吃過幾顆靈果,不可能是吃壞了東西!看著對面夏凌雪的惡毒眼神,墨九狸也怒了……

丫的你不是想打我的小腹么?你以為就你會我不會?墨九狸瞬間改變自己的招數,學著夏凌雪攻擊如數打向夏凌雪的小腹!夏凌雪見狀暗恨不已,該死的,這個墨九狸怎麼回事?難道她想殺了自己的孩子?

她之所以易容成上次跟墨紫陽做戲時的樣子,就是想殺了墨九狸肚子裡面的孩子,雖然她知道墨九狸的孩子,不是墨紫陽的!但是她更知道墨紫陽深愛著墨九狸,直到現在墨紫陽都不願意放棄墨九狸,更沒有想娶自己的打算……

萬一墨紫陽真的利用那天的兩顆傳影石,拆散了墨九狸的親事,萬一墨紫陽最後還是強行娶了墨九狸,到時候即便知道墨九狸的孩子不是他的,恐怕也會善待那個孩子的!而且,一旦墨紫陽娶了墨九狸,她和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沒有活路了……

所以,她化為老嫗查出墨九狸懷孕后,直接易容成白衣女子,為的就是除掉墨九狸和她的孩子!不管是墨九狸和她的孩子,都必須死,只有這樣自己和孩子才能活……

「賤人,你果然惡毒,你想殺了寒哥哥的孩子!你這個賤人,難怪寒哥哥不要你了,如此惡毒的心思,你根本配不上寒哥哥……」夏凌雪對著墨九狸怒罵道。

墨九狸聞言一愣,是的,對方懷孕了,懷了自己深愛的男人的孩子,自己如果攻擊她的小腹,豈不是會殺了他的孩子……

也就是墨九狸呆愣之際,夏凌雪看準時機,一道神力擊中墨九狸的小腹……

「嗯……」墨九狸悶哼一聲捂著小腹倒退了數步。 江離告訴我,人這一輩子,遇到的每個人,發生的每件事,都叫做結緣。

緣分到了,是無法被人破壞,這是冥冥之中早已安排好,我們只能順命,不可逆天而行。

而後來我才明白,我去救林永夜也是結緣,是早已命中註定。

我拿着江離給我的符紙和回魂水告訴自己一定行,無論如何,我也是龍虎宗的掌教天師,不可以讓江離失望。

偏執總裁的歡脫小嬌妻 江離告訴我沿着金雞嶺找,肯定可以找到林永夜的魂,然而我走了快大半個小時了都沒見到任何小朋友,林永夜不過也是個孩子,在這些魂魄之中,應該非常顯眼纔對。

消磨了大半的耐心,我很想找江離求救,可一想到他對我的器宇,我又只好硬着頭皮繼續往前。

金雞嶺與三途河不同,三途河給人戾氣太重,讓人不舒服,而這金雞嶺就像是陰間的世外桃源,沒有亡魂嘶吼的聲音,反倒是多了些安寧,雖然這裏也是陰暗天氣,樹木較多,空氣也較好,心裏也跟着安靜了許多。

金雞嶺整個地勢如同公雞形狀,分岔路也挺多,地面凹凸不平,和我們村裏的山路沒什麼區別,一不留神就會忘記來的路,我一直拿着石頭劃痕跡在地上,轉身一看,身後早就被我劃的密密麻麻,證明這些路,我已經走了很多遍,而江離也早就沒在我身後,不知去向。

我手心捏了把汗,這樣下去,時間可耗不起,我基本上走的都是大路,和看上去比較安全的路,這些細支小路,我都沒敢進去。

我朝其中一個岔路口走進去,一進去,天就黑的厲害,一羣屍鳥從我頭頂上飛過,嚇得我只想撒腿就跑,哆哆嗦嗦的繼續往前走。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