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我就讓你看一看什麼才叫做實力,什麼事可以將你狠狠的踩在腳下的實力。”花銀光落,一股比陳凡強大了無數的強橫氣息不斷地從葉軒的身軀中暴涌出來,而那氣息彷彿是一套永遠到流不乾淨的海水,隨着時間的流逝,竟然是沒有半點要枯竭的形勢。

Post by zhuangyuan

陳凡眼瞳猛然的一縮,武王強者,竟然是恐怖如斯。

“你竟然是已經突破到了武王的級別?”陳凡驚愕的看着正在那裏滿眼傲然之色的葉軒,出聲說道。

“沒有想到你還是有點眼光,那麼我就告訴你,什麼纔是等級和等級之間的差距。”聲音剛剛透過空氣傳播到陳婦女的耳朵中,陳凡就驚訝的看到一抹好若是地獄試着一樣的身影正不斷的在空中掠過。

蠻龍拳!

情急之下,陳凡知道現在只能夠硬碰硬了,但願可以覺醒出那天和他決戰時候的力量。

若果一味的躲避的話,那麼他的處境絕對是九死一生,凶多吉少。

“嘭”

拳頭和拳頭相互撞擊形成的巨大沖擊力是的陳凡的手臂竟然是出現了一抹玉清,緊皺着眉頭,陳凡快速的運轉着身上的鬥氣,體內的鬥氣似乎是因爲這受到這強大的撞擊力而被轟散了一樣,任憑陳凡怎麼召喚,竟然是隻出現了一絲絲微弱的鬥氣。

草,這個傢伙沒有想到幾天不見竟然是已經擁有了這麼恐怖的力量,這次真的要拼命了。

陳凡正在和葉軒比拼鬥氣的時候,葉軒眼中寒光一閃,嘴角掛起一抹嘲諷,身形猛然的轉動。

陳凡腦海中突然閃過一道身影,他仍然記得剛纔和端木邪刀戰鬥時候的場景。

那時候端木邪刀就是用這突如其來詭異刁鑽的攻擊使得他受了不小的傷害。

腦海中的靈光飛速的閃過,陳凡將猛地一咬牙關,大喝一聲。

“哈”

一道淡紫色的鬥氣屏障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只是這淡紫色的屏障好像是玻璃一般,雖然有着華麗的外表,但是隻不過是有些脆弱,彷彿只要輕輕的一碰,就會摔碎。

葉軒看到陳凡的舉動,嘴角掛起了一抹微笑,身子快速的會裝回來,腳步仿若是獵人手中的斧頭一樣,閃電般的甩出,在空中形成一道道的波動,孔教也是颯颯作響,不過這威力可是比端木邪刀大了不少,因爲就連他的腳步上都是佈滿了強橫的鬥氣。

“嘭”狠狠甩出的一記擡腿,無情的轟砸在了那仿若是玻璃一般脆弱的鬥氣屏障上,鬥氣屏障就連一瞬間都是沒有阻擋住葉軒前進的腳步,就好像是一塊豆腐塊一樣,被人輕易地打破。

“咻”身形猛地向着後方倒退了幾米,陳凡不住的喘着粗氣,看着那已經被轟砸的破裂開來,慢慢淡化的鬥氣屏障,心中閃過一抹自嘲,果然,這樣還是不行嗎? “咻”身形猛地向着後方倒退了幾米,陳凡不住的喘着粗氣,看着那已經被轟砸的破裂開來,慢慢淡化的鬥氣屏障,心中閃過一抹自嘲,果然,這樣還是不行嗎?

陳軒仿若是一個即將要行刑的劊子手一樣,一步一步的緩緩地走着,只是每一步都是給陳凡帶來一股無形的震撼。

威壓。

看來他是真的變強了。

陳凡有些哭笑的回想起了自己修煉的過程,竟然發覺從大武師之前竟然是突破的那麼容易,彷彿是沒有一點阻礙。

現在他才發現是自己太天真了,根本就不是沒有阻礙,而是說明自己實在是沒有將基礎打好,那點實力給本就不是一點點積累過來的,在真正有實力的人面前根本就是不夠看。

“你不覺得你現在就像一個被我肆意玩弄的小丑嗎?說實話看到你現在的樣子我真的很悲哀。”葉軒看懂陳凡有些不濟的實力,突然是嘲諷的他了一口氣,臉上閃過一絲猙獰,對着陳凡吼道:“我真的是不明白蘇紫涵他怎麼會喜歡上你這樣的一個廢物,一個活生生的廢物。”

陳凡呵呵一笑,舔了舔有些發白的嘴脣,笑道:“怎麼,你不是一向對自己挺有信心的嗎,怎麼會出現這種表情呢,是不是子涵他根本就是沒有理睬你呀。”

“哼,就是你這樣的分無也可以得到他的青菜,我實在是有些不甘心,所以。”說到這裏,葉軒停頓了一下,緩緩的探起頭來,一臉森然的說道:“所以我今天就要將你這個廢物殺死,然後去找人殺死那個老不死的,到時候我局可以得到那個假裝純潔的臭丫頭了。”

“哈哈哈,真是太可笑了,你覺得你真的殺的是我嗎,不妨告訴你,現在纔是真正的戰鬥。”陳凡大笑了一聲,旋即猛的擡起手臂,在空中發出一道巨大的鬥氣拳頭印,帶着雷霆之力不斷地衝着正在那裏幻想着美好生活的葉軒狠狠砸去。

“想跑,我告訴你從我出生到現在還沒有人呢狗狗從我的手掌裏逃脫呢,你也是一樣。”防腐蝕看穿了陳凡的冬季,葉軒非一般的爆射出去,拳頭閃電般的身軀,只一擊就將陳凡化氣凝聚成的拳頭印攻擊得粉碎,旋即身子會走然加速,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的殘影。

無情的掠過陳凡的頭頂,葉軒的嘴角閃過一絲殘忍的微笑,大聲喝道:“去死吧。”

身子在空中驟然加速,然後猛地轉過身子,一道夾雜着絲絲風聲的猛烈攻擊在強很鬥氣的圍繞下對河在那裏不斷行進的陳凡發出了的攻擊。

感覺到身子前方出現一道帶着幾位強橫力量的黑影,陳凡先是一陣疑惑,旋即一陣大驚,在地上腳尖一點,身子快速的衝着後方飛射了出去。

仿若是一個被人把廢了的皮球一樣,沒有任何阻礙的飛速退後者,但是他顯然低估了葉軒的實力。

見一擊不中,葉軒的眼中快速的閃過一絲額度,身子仿若是在天空中暢快翱翔的碧眼金絲雕一般,他的身子用着閃電般的速度飛快的重現陳凡,一聲大喝“去死吧。”

陳凡的嘴角有些不自覺的抽了一下,身子化作一道殘影快速的躲避着葉軒的攻擊。

但是隨着葉軒的大吼喊出來之後,他竟然是沒有攻擊陳凡,反而是想和陳凡在玩多毛默哀一樣。


兩人一前一後的在陸地上半空中追逐着。

“蠻龍拳”

陳凡間的後來的葉軒追趕腳步越來越近,心急火燎的咬了一下嘴脣,快速的運行着蠻空拳的行功路線。

隨着陳凡的驟然轉身,一道霸道無比的拳頭夾雜着磅礴的紫色鬥氣就衝着正在不斷飛掠過來逇葉軒衝了過去。

感受着陳凡拳頭上的報道氣息,葉軒的眉頭皺了皺,旋即便是有些不懈的撇了撇嘴,蠻龍拳?我看不過是蠻牛拳吧。

嘴角掛起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葉軒也是一聲大喝,“陳凡,我就讓你看看什麼纔是蠻龍拳!”

文眉並沒有理會葉軒的騷擾,依舊是快速的打出拳頭,極力的將體內剛剛恢復正常雲狀的鬥氣壓縮了起來,一道地哦啊仿若是河流一樣不斷流淌的鬥氣,就在車翻的極力壓制之下。

一條條的小溪的中心慢慢的形成了一道道紫色的旋渦,將小溪種流淌的週四色鬥氣慢慢的吸收了進去,眨眼間的功夫,便是流逝了不少。

慢慢的變成一條條小溪竟然是合到了一起,寄到小漩渦緩緩的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旋渦,在陳凡的身軀裏面不斷地吸收着鬥氣。

手勢吃,那時快。

就在陳凡極力壓制鬥氣,將拳頭打出的時候,葉軒的拳頭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撞擊上了陳發的拳頭。

絲毫沒有感受到蠻龍拳引用的氣息,陳凡這纔是鬆了一口氣,但是當他看到葉軒眼中一絲嘲弄,心中有着一絲不好的預感。

突然,一道道強橫的鬥氣竟然是從葉軒打出的拳頭上慢慢的聚集了起來,越來越到,防腐蝕一個不斷脹大的氣球一樣,陳凡依稀可以聽得見週期胖空氣中的撕裂聲。

“就是現在”陳凡大喝一聲,眼中精光一閃。

一道強很無比的鬥氣從他的身軀中不斷地涌入他的手臂,傳到了拳頭上。一點也不屬於葉軒的鬥氣。

“嘭”

拳頭再次揮出,好像是上古巨龍福神一樣,陳凡不由得大吼一聲,感受着身上不斷涌動的戰意。


雙拳好像是下雨一樣不斷地盛着葉軒那正在不斷脹大的鬥氣氣球上無情的轟砸這,一道道裂縫從葉軒的鬥氣中炸裂開來。

“吼吼”

伴隨着陳凡最後一聲大吼,一道最爲霸道靈力的蠻龍拳從他的身子重伴隨着一絲壓縮到極致的紫色鬥氣揮砸了出去,就像一個強很的漢子正在揮舞着巨錘一樣,伴隨着呼呼風聲,重重的落了下去。

鬥氣大球博列,霸道強橫的蠻龍弄股權嘔吐夠鬥氣狠狠的打在了剛纔囂張無比的葉軒身子上。


陳凡的得意之色突然停頓住了,拳頭轟砸在也選的身體上,一聲悶聲響起,那句身體竟然是被陳凡擊打得粉碎了。

驚訝的瞪大了雙眼,陳凡的腦海中閃過一個神祕無比的東西,替身傀儡。 詫異的瞪大了雙眼,陳凡的腦海中閃過一個神祕無比的東西,替身傀儡。

替身傀儡,顧名思義,是一個可以用作來當替身的傀儡,據說可以的當一個人致命的一擊,從而爲使用者得到一個死裏逃生的機會。

但是這樣的替身傀儡即使是方言整個天玄大陸也是不多見的,因爲這樣的替身傀儡有的甚至可以抵擋住武帝的致命一擊。

可是就這樣因爲他來使用這樣珍貴的寶物,似乎實在是有些草率了。

除非他們的家族有絕大的財力物力,費澤絕對是不能夠找到一個替身傀儡的。

突然,陳凡瞪大了眼睛,經繃着的神經瞬間是鬆懈了下來,嘴角閃過一抹冷笑。

在他的另一處葉軒正是用一隻手捂住胸口另一隻手緊緊扼捂住不斷咳嗽的嘴巴,隱約可以看到一點點斑駁的血液不斷的從他白皙得好像女人一樣的手掌中滲透出來,這絕對不是替身傀儡。

陳凡的腦海中瞬間對他剛纔產生的想法否決了,如果是替身傀儡的話,那麼眼前的葉軒絕對是不可能受傷的,唯一可以結實的就是他有一個詭異非常的功法。

想到這裏,陳發的眼中閃過一絲熾熱。

但是眼睛中的熾熱轉瞬即逝,旋即自嘲的笑了笑,無奈的搖了搖頭,不捨的看了一眼在那裏不斷咳血的葉軒,冷冷的說道:“葉軒,你給我等着,總有一天我還會再去照你的。”

說完,便是腳尖點地,迅速的離開了這裏。

聞言,葉璇的眼中閃過一絲狠毒,旋即他的臉色變了變,捂住嘴巴離開了這個地方。

快速的行走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陳凡一閃身,鑽進了桃源祕境中去了。

甘岡進入桃源祕境,陳凡便是好像沒有骨頭一樣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陳凡不住的喘着粗氣。

不遠處正在互相打鬧的幾個小美人魚看到陳凡竟然是這樣進來了,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但是並沒有大禮陳凡,而是自顧自的接着玩了起來。

“水…..給我水”艱難地擡了擡眼皮,陳凡對着不遠處正在嬉鬧的幾個小美人魚說道:“快……快給我水。”

其中領頭的紅頭髮美人魚看到陳凡的樣子之後,皺了皺眉頭,嘟着嘴巴,對着身旁的幾個姐妹說道:“給他水。”

“可是他是…..”其中一個小女孩唯唯諾諾的說道。

“沒什麼可是的了,你們忘了媽媽說的不能夠見死不救的嗎?”說完便是走到池塘邊上,雙手變成了魚鰭,捧起了一大口水,慢慢的跑到陳凡的身旁。

“張開嘴巴。”小美人魚無奈的白了陳凡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快點,否則我就不伺候你了。”

“好……好。”陳凡有氣無力的說了句話之後,便是張開嘴巴,等待着水流的進入。

說完話之後,陳凡感覺自己彷彿是臉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是沒有了,無奈的閉上眼睛,感受着帶着絲絲靈氣的時喝水通過口腔進入到肚子裏,喉嚨不住的滾動。

一道道清泉涌入他的肚子中,使得他原本已經是枯竭了的鬥氣竟然是一點點的壯大了,慢慢的運轉起來。

“大姐,你看看他都已經喝了那麼多的水了,我們還要繼續給他爲喂水嗎?”一個小美人魚問道。

“哼,我現在還是真的有點懷疑這個傢伙的動機了。”爲首的小美人魚點了點頭,對着身邊的姐妹說道:“大家都挺好了,夏娜子先不要給他送水了,讓我去看看他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有沒有戲耍我們姐妹。”

有氣無力的睜開眼睛,舔了一下因爲溪水滋潤而稍微有些有色的嘴脣,陳凡聽着幾個小傢伙的談話,笑了笑,我現在可是真的有些不得已的苦衷啊。

“唉,你不是可以動嗎,怎麼還要我們去給你喂水啊?”一個黃頭髮的美人魚問道。

“你是誰?”陳凡有些模糊不清的看着眼前的身影,問道

“我是……”黃頭髮的美人魚不敢剛要說出自己的名字,卻被大姐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呆住了,那紅髮美人魚對着陳凡笑道:“他的名字你就不用知道了,我可以告訴你我的名字,我叫安娜。”

聞言,陳發佈的苦笑一聲,有氣無力地說道:“我叫陳凡,請問你們還可以再給我拿點水來嗎,我真的是走不動啊。”

“恩,姑且相信你一次”安娜聽了陳凡的話之後,看了他一眼,對着陳凡揚了揚粉拳,說道:“你要是敢欺負我們的話,你下次再讓我們給你納稅的時候我們絕對不幫你。”

“快去吧,我真的是快渴死了。”陳凡笑呵呵的看着叫做安娜的傢伙,說道:“求求你們快點吧。”

片刻之後,不斷地刻着它們送來的水,陳凡的臉色纔有了些許的好轉,原本是蒼白如紙一樣慘白的臉色如今平添了一絲紅潤。

“還是有人伺候的好啊。”看着眼前爲自己不斷奔波忙碌小美人魚,陳凡感動之餘,不禁感嘆了一聲。

“哼,你果然是在讓我伺候你。”安娜聽了這話之後,眉毛一挑,揚起粉拳,就要衝陳凡打過來“我曾經警告過你,不要趁機耍我們姐妹。”

“是是是,我錯了。”陳凡不斷的點頭認錯,心中卻是苦笑道,你什麼時候說過這句話,而且自己是真的有病在身啊。

幾個美人魚看到陳凡的認錯態度誠懇就不再理他,而是跑到一旁玩耍去了,臨走前告訴陳凡要給他們弄點好吃的東西來。

陳凡盤腿坐在原地,緊緊地閉上了雙眼,仿若是老僧入定一般,一縷縷深平沉穩的呼吸從他的鼻子嘴巴中來回竄動。

感受着體內的鬥氣在空間中濃郁的玄素帶動之下,竟然是比平常吸收的速度和運轉的速度快了兩倍,陳凡心中有些歡喜。

但是他還是有了一些發現,那就是這樣的修煉雖然是有些不錯,而且是有很快速。但是沒有經過真正的打鬥,得來的實力還是有些虛浮。

大約過了幾個時辰,陳凡在入定中醒了過來,長長的突出了一口氣,看了一眼仍然在那裏嬉笑的五個小女孩,心中有些羨慕,好像是自己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時光呢。

對着幾個小女走了過去,陳凡輕聲說道:“我要走了,放心下次來的時候會給你們帶來好東西的。”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