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我們走。”

Post by zhuangyuan

凱特站起來,冷問,“判死刑也要給我們個說法吧,這麼無緣無故的中斷合作關係,就是對方的誠信?”

林蕙媛轉回頭,脣角揚起毛骨悚然的笑,“想要說法?”

她一揮手,剛纔那個進來的人拿出手機,當着大家的面播放了一個視頻,是MH公司的發佈會,裏面的設計產品就是剛纔白小然在會議上介紹的那些設計產品。

白小然錯愕,“怎麼可能?”

林蕙媛冷笑,“這就要問你們自己了。把賣給別人的產品在賣給我們迦葉,是當我們家是垃圾收回站嗎?走。”

一羣人離開,小會議室裏冷冷清清。

凱特咬牙,拿出手機搜剛纔的視頻,發現還真是。

白小然解釋,“凱特,我沒有。”

凱特嘆息,“我相信你,但現在要做的是挽回和迦葉集團的合作,不然總裁那邊……不好交代。”

KJ總裁與董事長有多麼重視與迦葉集團的合作,光看KJ大手筆在金融街買下一幢樓就知道了。商人是不會做虧本買賣的,既然花這麼大的價錢在帝都開分公司駐點,自然是回報率大於成本。

“現在怎麼辦?”白小然茫然的問。 凱特搖搖頭,“先和迦葉集團溝通,然後看對方能不能鬆口。另外打電話報警,MH盜用我們KJ設計稿一事不能就這麼算了。”

白小然沮喪,“溝通?凱特,我覺得可能會很難。”

這個林家大小姐對她又很深的成見。

“說不定會有轉機。”

“什麼轉機。”

“你找迦葉集團總裁,他才擁有真正的話語權。”凱特道。

白小然擰眉,“可他……”

“沒有可是。這件事我先兜着,看能不能再總裁知道前把事情處理好。至於剛纔那個所有的林家大小姐,你先委屈一兩天周旋一下。”凱特道。

白小然點點頭,“好,我知道了。”

“當然,咱們也不是軟柿子,她要是做的太過分你過來找我,我們一起想辦法。”凱特叮囑道。

白小然苦笑。

到了下午,果然不出白小然所料。她們去找了李總監,李總監含糊其辭,說這種情況他也很難辦,況且林大小姐的旨意他也不敢違抗。

最後實在沒有辦法,白小然親自去找了林蕙媛。

“能否給我們KJ一次機會?”

“給你機會?”林蕙媛笑笑,“我怎麼知道這次事情是不是你們自導自演,想從中牟利?”

白小然沉下眸,“您這是什麼意思?”

“字面意思。你們KJ一邊打着和我們合作的旗幟,把設計稿賣給MH,真以爲簽了合作協議就高枕無憂了?協議不是你們的保證符,你們既然敢這麼做就應該想得到後果。”

“KJ沒有把設計稿賣給MH,MH怎麼有我們設計稿一事我們會查。KJ與迦葉的合作是兩方公司總裁簽約的,如果必須要終止合作必須雙方總裁同意。”

“怎麼,你是說我沒有這個權利?” 武林神話系統

白小然抿脣,“我不是這個意思。協議說只有雙方違反當初條約的規定才能解除協議,但現在設計稿泄露並不能證明是我們KJ違約,不排查他人爲了破壞KJ與迦葉集團的關係故意設計的圈套。”

林蕙媛環抱雙臂冷笑,“真是好一張利索的嘴皮子,難不成你就是靠這種小嘴勾走了我男人的魂?”

白小然冷眸刺向林蕙媛,忍不住想諷刺,可話到了喉嚨口又咽了下去。她平緩氣息道,“這件事確實是我們KJ不對,我們會爲此負責,但是解除合作關係是不是嚴重了點?”

林蕙媛怒笑,“你覺得這種損失公司名譽的行爲還不夠嚴重?還是在你們KJ看來這種事只是見小事?你知不知道因爲設計稿泄露對迦葉集團造成了多大損失!”

白小然張口,“我……”

“夠了,我不想再聽你們KJ的狡辯,事已至此沒有迴旋的餘地,與KJ停止協議一事我已經向總裁稟報過了,你不用在想什麼花招,出去吧。”林蕙媛冷聲逐客。

白小然怔愣,霧氣漸漸浮上眼角。她深呼吸口氣,“抱歉,打擾了。”

推開門,人靠在牆壁上,腦海裏迴盪林蕙媛剛纔的那句話。

他……已經知道了嗎?

白小然看着手機上那幾通未接通的電話,自嘲一笑。

“然,她欺負你了?”凱特疾步過來。

白小然搖搖頭,“沒事,我們走吧。她不肯鬆口,我們看看還有沒有其他辦法。”

凱特抿脣,“好。我剛纔給警察打電話了,他們已經到公司了。”

“嗯,那我們趕緊回去。”

回到公司,警察站在前臺處,前臺小姑娘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無措的站着,看見他們回來像是看見主心骨一樣趕緊走過來。

“凱特總監,白設計師,有警察。”

“不用擔心,你先去忙你的吧。”凱特吩咐道。


“哦好。”


凱特和警察溝通設計稿被盜一案,白小然則是去把公司新招來的幾個人叫過來。

“然姐,是不是公司出事了?”

說話的這人叫李然,一個剛畢業兩年的大學生,畢業於名校,上一家就職的單位也是極其知名的設計企業。

李然此時臉上掛着擔憂,似乎非常緊張和害怕。

白小然看了她一眼,“不用擔心。”

“可是有警察。”李然低聲道。

“你沒犯事自然不用害怕。”

李然乾笑,“然姐怎麼這說。”

白小然沒理她,而是看向大家問道,“人都到齊了嗎?”

“到齊了。”

“我叫你們來是說件事,公司設計稿被偷了。”

“什麼?然姐,咱們的設計稿被偷了,那可怎麼辦。”李然慌里慌張道。

白小然擰眉,深眸看着李然,“你在擔心?”

“當然擔心,這可是和迦葉集團合作,我聽小道消息說凡是與迦葉集團合作的公司,如果提前泄露設計稿,以後都會被列入拒絕來往的黑名單。”李然道。

“這個不用你擔心。先說說設計稿的問題,我不知道是不是公司處理內鬼,這件事警察會查,我希望如果真的是你們其中一個,請站出來,我會跟警察溝通減輕處罰。”

“然姐,你是不是搞錯了,我們怎麼可能會偷自己公司的設計稿。”其他人吩咐站出來說話。

“是啊,李姐,這可是我們的心血。更何況適合迦葉集團合作,哪有人會做出這麼蠢的事。”

白小然站着不說話,“不是你們其中的一個,那自然再好不過。今天所有人的工作暫時休整,配合警察調查。”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點頭說是。

白小然走了幾步,發現李然跟在自己身後,轉回頭問,“怎麼了?”

“然姐,我想幫你出一份力。”李然義憤填膺道,“我們一定要找出那個泄露設計稿的人。”

白小然眸底閃過一抹思量,然後道,“好,你跟我來吧。”

走到總監辦,凱特正在和警察溝通。白小然推開門進去,朝警察點下頭便對凱特道,“事情有眉目了嗎?”


“公司監控被人爲破壞了。”凱特道。

白小然瞭然,對方既然敢明目張膽的偷盜設計感,也自然不可能會在監控上留下把柄。


“那能調到馬路上的監控嗎?”白小然問凱特,目光卻是看向警察。

警察道,“這個自然是可以。”


一旁的李然安靜站在白小然身邊,認真側頭傾聽。白小然回頭看了她一眼,便繼續和警察說話。 MH的‘設計產品’引來巨大反響。

然後,火火紅紅的背後卻是黑到深處的媒體報道。

當天,KJ集團便在官媒上發佈,MH公司以不正當手段活得KJ的設計稿,是盜竊是偷取。此外,並將設計前後的手稿公佈在網上,網民看後一片譁然。

MH公司自然不會承認這個所有的屎盆子,他們極力否認並且認爲這是KJ想要博眼球的一種方式。但當衆人要求MH出具證據時,MH公司總是左言右顧。

一時間,網絡上出現兩種極端的紛爭。一種認爲KJ是想碰瓷想瘋了,畢竟這款設計系列十分出彩一旦獲有專利權其背後能獲得利益是巨大的,另一種聲音則認爲MH公司拿不出任何證據,很有可能是利用不正當手段奪取了別人的辛苦成果。

就在兩方觀點爭持不下的時候,帝都龍頭企業迦葉集團發發聲了。

迦葉集團雖然沒有直接發聲明,但是官媒在MH的發佈會上點了個贊。這一出聲,讓那些站在KJ一方的人啞巴了。衆所周知迦葉集團背後強大的背景,他的任何一條發言都代表着上頭人的看法。

此時,迦葉集團,

公關總監愁眉苦臉的對林家大小姐,“林小姐,這樣做是不是不太好?總裁他……”

林蕙媛優雅得體的笑着,“你不用擔心,這件事我和阿辰說過了。MH那副設計稿確實是他們自家設計師設計的,恰好我認識那個人,這系列設計稿完成時她找我看過所以我映像非常深刻,你不用擔心。”

公關總監皺着眉頭,“可……”

“聽說你想在華嘉哪裏買一套別墅?”林蕙媛淡笑道。

“您這是?”

“我剛好認識一個朋友,可以幫你搖到號。”

“那多不好意思。”公關總監諂媚的笑笑。

林蕙媛放下手中的水杯站起來,“自家人,不用客氣。”

“是是是。”公關總監點頭哈腰的把林蕙媛送出辦公室。



大西洋彼岸,H國。

顧寒辰冷眸看着眼前圍着他轉的女孩,不耐煩道,“讓開。”

“辰哥哥,你很討厭我嗎?”女孩倔強的站在他面前,眼眶委屈的發紅。

顧寒辰望着那雙眼,眉頭皺起,“樂陽兒,我有喜歡的人。”

樂陽兒吸吸鼻子,假裝不在意道,“我知道啊,我只是喜歡你,你可以不喜歡我啊。”

顧寒辰一陣頭疼,“我過來不是玩的,你不要鬧。”

樂陽兒嘟脣,“我可以幫你,我很厲害的。”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