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我們本來在迪廳玩的好好的,師兄們不會跳舞,於是就在下面喝酒,雲雪一個人在舞池裏跳舞,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就不見了..我們找遍了整個舞廳也沒發現她.”

Post by zhuangyuan

“怎麼會這樣……”楊浩心裏嘟囔了一句,忽然門外的走廊裏傳出了腳步聲…

“好..回頭再說…”楊浩立刻關掉了手機,掏出了判官筆,在身上又畫了一次隱身咒後,躲到了一個角落.女鬼驚奇的看了自己一眼,似乎明白了什麼,靜靜的站在那裏.等待着即將走進來的人.

“快…快把她放到着….”如同鳥叫一般的語言越來越清晰,大門被打開了,一共進來三個人,一個身穿白色大褂,帶着金絲眼睛,有些禿頂的中年男子走在前面不斷的催促這身後的兩個年輕人,這兩個人把手術檯上的那具屍體一腳踹到了地上,隨後把合力擡着的麻袋放了上去.看到麻袋的大小和裏面不斷掙扎的動向,能夠判定,這裏面裝的一定是個人..

“雲雪~~~~?????”麻袋被脫下的一瞬間,楊浩只覺得腦子裏轟的一下,彷彿有個核彈在腦子裏炸開了.雲雪怎麼會被抓到這裏??楊浩儘量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緒,不發出任何聲響的盯着眼前人的一舉一動.只見這個中年男人見到雲雪被捆綁結實的放在了手術臺上之後,快速的催促這兩個搬運工離開.大門被關上之後,這個人的眼睛瞪的血紅,盯着雲雪的身體上下的打量着,似乎在欣賞一件藝術品,看這看這,這人變態般的手舞足蹈起來,雲雪此時被綁的結實,口中也被塞了個布團,發不出聲音,但是能清楚的看到她眼中的恐懼.楊浩心裏由不得一陣心疼.

女鬼回頭又看了看楊浩,隨後衝着這個男人衝了過去..

“阿~~~”隨後奇怪的現象發生了,這聲慘叫不是來自那個男人,而是女鬼,她痛苦的漂浮在空中,不斷的掙扎着.扭曲的身體讓楊浩心裏不段的抽搐.這個時候楊浩看到,男人的一隻手指向了女鬼.這裏面有什麼玄機???女鬼爲什麼會被制服???

敬請關注陽人陰差下面章節,**即將來臨…” 中年男人轉過身來,一臉邪笑的看着空中不斷掙扎的女鬼,慢慢的靠近它,手中的祕密方纔展露出來.原來在這個男人的食指上,帶着一個綠色的大扳指.女鬼懼怕的也許就是這個東西.等等,扳指????這個東西只有在中國纔有,那麼這個中年男人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呢??按理說,能夠降住鬼怪的應該算是法器,輕易不外傳的.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國內有人暗中支持他,如果是這樣,事情就複雜了.

隨後,楊浩也不理他那齷齪的表情,躡手躡腳的走到了雲雪的身邊,用手解開了她的腰帶,順着她的小腹摸了下去,雲雪此時一臉的驚嚇,她被捆綁的結實,嘴裏也被堵的嚴實.眼看着自己的裙子莫名其妙的被解開,肚臍上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正在像下摸去,卻無法言語也無法動彈. “嗞啦…..”一聲響,雲雪只覺得跨間一涼,那隻手就離開了她的身體,並沒有冒犯自己,這才稍微的鬆了口氣.不過奇怪的念想卻在腦中形成了,摸她的人是誰??爲什麼她什麼都看不到????

“喂….”楊浩的輕輕的衝這這個男人吼了一聲,身形立刻顯現出來,中年男子聽到忽然有男人的聲音傳到耳朵裏,渾身一顫,剛轉過頭,就見一件不明物體飛了過來,他下意識的伸出了手,抓住了這個 “不明飛行物”.

女鬼在他手握住“不明飛行物”.的一霎那,彷彿得到了解脫一般,捲縮在地上,瑟瑟的發抖着,但眼睛卻盯着正在對視的兩個男人.

“你是誰?韓語”

“別跟我說鳥語,我知道你會漢語,就不要裝蒜了…”楊浩一臉笑嘻嘻的變笑變走到了雲雪身邊,給她鬆了綁.

“你是中國人??你來這裏幹什麼??你到底是誰??”男人一臉陰沉的看着楊浩,但內心十分恐慌的用生疏的漢語一連問了三個問題.

“我是誰??這個你一會就知道了.我先問你,喪屍病毒是不是你弄出來的??”

“哼..你以爲你是誰???喂,死女人,去給我殺了他…你??你怎麼不動? 重生之巨變 快給我起來”男人和方纔一樣擡起了手,想控制女鬼.但是女鬼卻沒有任何反應,中年男人一臉不相信的衝這她吼叫着.

“行了行了~~別叫了,你的聲音比殺豬時的豬叫都難聽,你看看你手中的是什麼??”男人這才發覺自己的手中握着一樣東西,他緩緩的打開了手掌,定睛一看…一條印有流氓兔的白色內褲正在中手,那流氓兔坐在地上抽菸的表情似乎在嘲笑自己,是天下第一大倭瓜.

“卑..卑鄙…”

“我卑鄙????我是挺卑鄙,我承認,但跟您比起來我可要差上十萬八千里了..”楊浩冷嘲熱諷的埋汰了他一句之後,繼續說道.

“怎麼??你還沒想通??那好吧~~我想有人,哦不,有鬼已經按耐不住了..”楊浩這句話剛說完,眼中的意識電波傳向了女鬼. “他已經傷害不了你了…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女鬼理解了這個以奇怪的交流方式傳遞到自己腦中的語言之後,忽然站起了身子,仰面向天.一聲驚天動地又淒厲無比的慘叫聲震的人耳根發麻.如同血海深仇得以伸冤一般,或許比這還有過之而無不及.女鬼緩緩的飄到了手術檯上,拿起了一把注射器,還有手術刀之類的東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這個男人,徑直的走了過去..

“別…別過來…別過來~你…你要幹什麼…幹 幹什麼你???”男人被嚇的語無倫次的後退着.

“等等…”女鬼的腦中又響起了楊浩的聲音,她的身體頓時停了下來,回頭看了楊浩一眼,楊浩衝着女鬼打了一個稍微等待一下的手勢之後,朝着男人說到.

“你現在回答我的每一個問題,如果都屬實,那麼我可以保你一條命,不過一旦我發現有一句是假話,那麼有人會迫不及待的招待你..”

“我…我說 我說~~你問吧..你…你要說話算話…”這個男人的臉都已經白了,渾身不住的顫抖着.楊浩看着眼前的這個變態男,真的想上去親手解決了他,不過還有些東西沒弄清楚,於是無奈的再次開口說到.

“你叫什麼??喪屍病毒是怎麼回事??母體喪屍在哪??你們到底有什麼陰謀??說..”

中年男人擡眼看了看女鬼,嚥了口唾沫,把事情的始末說了出來.原來,這個韓國男人名叫李太明,是個醫學專家.在韓國比較有名氣的外科手術名家,他從小就迷戀開刀,解剖,18歲那年開始以人體標本進行實際操作,23歲成爲醫院的主刀醫師,4年後成爲醫學界家喻戶曉的名醫.可是這個人的真正愛好已經開始轉變,由解剖變成了基因,病毒研製.並且也取得了不菲的成就.就這樣,又過了幾年後,美國的一個類似黑幫的祕密組織找到了已經30多歲他,以金錢和病毒試驗爲誘惑,而且擔保會有政府做後臺的條件下,成功的收買了他.於是長達8年之久的病毒試驗祕密的展開了,病毒雖然研製成功,但是沒有一個載體,也就是能夠保存的溫牀.附合條件的人,必須天生的對這種病毒有免疫能力,才能使得病毒存放在體內而不會發揮作用,起到冰箱的功能.

這8年來,試驗致死的人不計其數,受害者都是普通百姓.可想而知這個組織有多麼的邪惡,可是一直都以失敗告終,直到一個女人的出現,也就是眼前的這個女鬼,她名字叫做金智玲.天生的一副好模樣,好身材..而且身體很好,從來不得病.說來也巧,這個金智玲也是學醫的,並且和李太明在同一家醫院.時間久了,這個女人對李太明的才華傾倒,生出愛慕之心.但是李太明滿心都是病毒的研究和尋找母體的事情上.就這樣,李太明成功的利用了這個可憐女人的愛情,設了一個騙局.讓大家都以爲金智玲失蹤了,實質上是被自己軟禁在了這個讓人想破腦袋也不會猜到的景福宮內.於是,慘絕人寰毫無人性的試驗就全都在這個女人的身上展開了,基因測試,病毒培養,體內改造,血液置換,器官移植…所有能想到的**試驗全都招呼在這個可憐的女人身上,直到病毒研究成功後,金智玲才被剝奪了生命,而死後,靈魂卻被李太明禁錮了起來.做爲最後的王牌,想要在訛一比錢,因爲母體喪屍需要本能魂魄才能湊效,李太明用了一些手段,在國內找到了一個高人,幫他抽離了金智玲的靈魂,所以纔有如今的場景.

楊浩聽了這一切之後,看這女鬼那滿身的 “蜈蚣”,慘不忍睹的模樣,心裏的怒火燃燒了極點.李太明剛講到這,就覺得眼睛一黑,飛了出去.楊浩擦了擦拳頭惡狠狠的說到. “國內的那個人和你怎麼聯繫???金智玲的屍體呢???”

“國內的那個人,我們是用QQ聯繫地,她..她的屍體,已經被美國人給擡走了”

“QQ號碼,美國人的聯繫方式…..”李太明膽怯的看了看楊浩問到.

“你…你說過會放我一條生路的…..”楊浩沒有說話,滿眼的怒火告訴李太明,再有幾秒鐘的停頓,那麼自己就會先被楊浩撕成碎片.

“QQ號碼是,120437,美國人的聯繫方式,是用電子郵件.一般都是他們聯繫我的.我能說的已經全說了,你…你要留我一條性命…”李太明顫動的聲音告訴楊浩,他已經恐懼到了極點,就在楊浩考慮如何收拾李太明的時候,耳機裏傳出了聲音.

“楊浩,數據已經成功的傳輸完畢…可以離開了….”

“師父.還有幫我調查一下QQ號碼爲120437的這個人,如果發現他上線,一定要快速確定他的位置,最好能在第一時間逮捕他.還有,讓廣義他們儘快的熟悉一下病毒的製作全過程,母體喪屍的靈魂我已經找到,但是屍體已經被美國人擡走了..您安排一下,讓人24小時盯着所有的電子郵件,一定會有線索.”

“恩….阿浩 你自己小心…..”

絝少愛妻上癮 “我知道了師父,我會小心的,我現在要出去了,稍後聯繫….”楊浩關掉了麥克風之後,看了看眼前的女鬼,又看了看李太明.心中不斷的感慨這,爲什麼爲愛付出的人會遭受到這樣的折磨???上天待人太不公平了,金智玲有什麼錯?? 爆寵八零:重生嬌嬌女 一個有血有肉,內心純淨,嚮往愛情的漂亮女孩,卻遇到了比魔鬼還邪惡的李太明,真實造物弄人阿..既然天有疏漏,那麼我來扶正.

“金智玲,雖然我無法用語言來與你溝通,但是我很同情你的遭遇,如果我爲了事情的進展,讓他繼續苟且偷生,實在說不過去.他交給你處理了,我會在景福宮的外面等着你.”眼睛的交流完畢之後,楊浩抱起了瑟瑟發抖的雲雪,邊安慰着,邊朝門口走去. “喂…你…你上哪去??帶我走..帶我離開這…..”楊浩聽了李太明的話之後,揹着身扭過了半個頭,說道: “不好意思,我只能帶一個人離開~~你應該爲你做的事情付出代價了”說完,楊浩抱着雲雪使出了八卦游龍步,在走廊裏留下了一到勁風.

金智玲看這癱倒在地上的李太明,眼睛裏流出了淚水.恨與愛交錯着,自己心愛的人,爲什麼如此的折磨自己?他爲了試驗在給自己開刀,割器官的時候,聽着自己痛苦的哀求聲不但沒有一絲憐憫,反而是一臉興奮的表情深深的烙在金智玲的心裏.她恨…無邊的恨….絕望的李太明看着眼前的這個女鬼,手裏握着一大把的手術刀和注射器緩緩的朝自己飄了過來…直到這個時候,他應該有所覺悟了吧~~~誰知道呢… 楊浩抱着雲雪來到了景福宮街對過的車上,等待着金智玲的鬼魂.雲雪被救以後情緒似乎緩解了很多,纔剛被李太明那個變態抓住,又要動刀又要動剪子的着實讓她受驚不小,再加上金智玲那恐怖的鬼魂模樣.更是給她心裏造成了很大的恐懼,不過後來聽說了整件事情的原由之後,心裏又生出了一鍾對金智玲的同情之心.雲雪靠在楊浩的懷裏,緩緩的問道.

“這就是當弱勢的善良碰上強大的邪惡的結果.”

“哎….塵歸塵土歸土….還是讓她投胎吧…找一戶好人家..”雲雪聽後,神情楞了一下,她本以爲楊浩會把金智玲的靈魂帶回去讓母體喪屍真正復活,然後再做研究.如果是這樣,那麼這個可憐的女人到底還有受多久的折磨??可是楊浩的話讓雲雪的擔憂徹底的拋到了天外,她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緊緊的抱着楊浩.心裏有一種幸福的感覺,一個面容冷峻絕美,但心地善良,身材高大,並且擁有一身強大修爲和不平凡命運的男人保護着自己,惦念着自己.且問什麼樣的女人能夠拒絕?

空中視乎響起了李太明的慘叫聲,一段悲劇應該到此結束了.楊浩擡眼望着天空,心裏一直在想一個問題,身爲道家之人,應該除魔衛道.如今這麼做,到底是對了還是錯了??如果說對了,那麼縱鬼行兇如何解釋?如果說錯了,難道要讓這個可憐的女鬼繼續飽受折磨??或許天地間根本就沒有對錯,是對是錯只是自己的片面想法而已吧….沉思了一會之後,金智玲的鬼魂來到了楊浩的車前.

“你跟我們回去吧~~你們地府的人我會想辦法幫你聯繫,儘早投胎吧….”楊浩用眼睛對着金智玲再一次使用了潛意識溝通之後,這個女鬼緩緩的坐在了後排的位置,她看着雲雪和楊浩親密的樣子,自己的眼淚順着眼角淌了下來,一發不可收拾.眼前的人因爲愛情而甜蜜,自己卻因爲愛情受到了如此的殘忍,自己有什麼過錯?老天爲什麼要這麼對待自己???

一路無話,車子走了一會之後,回到了凱瑞安排好的住處.楊浩和雲雪剛下車,就看見整棟房子裏的燈都亮着,隱約還能看到一些人影走來走去.楊浩知道,肯定是大夥都在焦急的等待着,於是他按響了大門上的門鈴.

“雲雪…你回來了???太好了…”開門的是紫淚,她見雲雪好端端的站在門口時,二話沒說上去就抱住了她,一臉的激動,根本沒把其它人放在眼裏.

“來我看看…我看看~~”虎頭一把把雲雪從紫淚的懷裏拽了出來,仔細的打量着,一臉的擔憂.宇燈和宇卓還有凱瑞這一大幫人圍着雲雪轉來轉去,端茶的端茶,倒水的倒水.讓雲雪忽然有了一種失而復得的感覺,是一種被呵護的感覺.以前父親母親也是這樣的待她,自從父母遭到不幸之後,她就覺得世界都變的冷冰冰的.但在此刻,有這麼多人關心她,不由得讓她心裏熱了起來.

所有人把楊浩當空氣了,楊浩自己疲倦的坐在沙發上,喝了一口熱茶.頓時一股疲倦涌了出來,不是身累,而是心累….

雲雪也不知道和紫淚小聲的說了一句什麼話之後,紫淚一臉驚訝的看了看楊浩,隨後兩個女人嬉笑着跑開了,虎頭和凱瑞兩個人一臉壞笑的看着自己走了過來,宇燈和宇卓也是一臉笑眯眯的,讓人感覺好像有什麼陰謀在他們之間達成共識了一樣…

“你小子行阿~~~”虎頭首先打開了話匣子.一臉壞笑的看着自己…

“我怎麼了???”楊浩一臉奇怪的看了虎頭一眼,繼續喝着茶….

“大難之時不拘小節,不虧是大丈夫…”凱瑞說完眼神似乎有些閃動,但笑容依然.

“我看大丈夫算不上,扒人家內褲的本事倒是一流….”虎頭邊說着,邊彎下腰對着楊浩豎起了大拇指.

楊浩剛一口熱茶喝進嘴裏,聽到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這一下子,茶水差點從七竅裏噴出來,楊浩的臉一紅,吼到..: “虎頭,我看你是皮癢了是不是???”楊浩起身就是一腳踹了過去,虎頭大叫着跑開了.這兩個人風馳電掣的在房間裏跑來跑去,逗的大夥哈哈直笑.瘋了一會之後,楊浩的電話響了起來,這才停止了對虎頭的 “追殺”,按下了通話鍵.

“阿浩嗎???”

“師父…”楊浩一聽是師父來的電話,立刻把食指放到了嘴上,示意安靜之後,繼續問到.. “師父有什麼情況了嗎???”

“恩….美國人和李太明聯繫了,他們發現了母體喪屍出現了問題,正要找李太明算帳呢,估計明天一早他們就會抵達韓國機場….”

“真是太好了,想什麼來什麼…師父您的意思是…..”

“臭小子,還用我說的那麼直白嗎??消息我告訴你了,怎麼辦你自己出主意吧..”

“好…明天我就和師兄弟們安排一下,給這幫混蛋來個蒙面搶劫….”

“咳~咳~祖師阿祖師~~原諒我吧,我可沒讓這幾個年輕人去搶劫阿…好了,沒事我掛了..”師父似乎很滿意楊浩的安排,但嘴上確是在佯裝懺悔.楊浩頓時覺得好笑,沒想到平時如同泰山一般沉穩的師父,偶爾也會有幽默的一面.

“好了…師兄,虎頭…你們過來..有行動了…”虎頭和兩位師兄一聽,臉色立刻變的正經起來,於是這4個人商量了好一陣子之後,定下了一個對恐怖分子實施搶劫的計劃後,幾個人一臉笑意的回到各自的房間休息去了.

楊浩回到房間裏,洗了個熱水澡之後,光着身子走到了臥室前面的一個大鏡子前,看着自己這幅千年人蔘打造的肉身,光滑的皮膚泛着淡淡的黃色光芒,一條金色的龍,包裹着楊浩的全身上下,健碩的如同豹子一般的肌肉,和自己那冷眉俊臉的外貌,忽然做了一個鬼臉,身體也跟着擺着奇怪的姿勢,自己被自己逗的哈哈直笑,喪屍的事件終於有了解決之法,這也就說明,他想辭職遁世的願望就快實現了,這怎能讓他不高興??

“咔嚓….”楊浩正在鏡子面前臭美的時候,房門被打開了,楊浩也沒在意,以爲是師兄或者是虎頭來找自己商量事情於是也沒有顧及什麼.

“虎頭是你嗎???你不睡覺跑我這來幹什麼??”楊浩說完話之後,並沒有任何動靜,楊浩覺得奇怪,轉身剛要開噴,卻見一個女人站在自己面前.

“雲….雲雪..你…你…”楊浩有些磕巴,但是他還沒意識到自己正赤身**的站在一個美女面前,直到雲雪的目光上下打量他一翻之後,這才覺得不妥…

“你..你先..坐..我…去..”楊浩雙手捂着下身,光着屁股滿屋子亂轉,想找到衣褲.

“你在找這個嗎???”楊浩聽到雲雪的聲音之後,擡眼望去,發現放在牀頭新換的睡衣正在雲雪的手裏.楊浩剛想上來拿,就見雲雪一下子把睡衣抱在了懷裏.

“你把我全身看了個遍,現在讓我看看你也沒什麼損失吧????”

“你…”楊浩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只能傻傻的站在原地,過了許久之後,雲雪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的解開了自己身上的衣釦,幾秒鐘後竟然也一絲不掛的站在自己面前.楊浩只覺得一股氣血直衝頭頂,雙手死死的攥着拳頭.

“楊浩,你喜歡我麼???”

“我…我….”雲雪徑直走到了楊浩的面前,這時候他發現,自己的心跳如同放鞭炮,而云雪的胸前也是劇烈的起伏這,真不知道是什麼讓一個美麗純真的女孩如此有勇氣的走出這一步的.

“人家看也被你看遍了,摸也被你摸了…你還想狡辯麼?”雲雪說完這句話之後,臉上的紅暈一直蔓延到脖子上.她劇烈起伏的胸口,代表着她此時無比的緊張,她生怕楊浩會拒絕,如今走到了這步田地,連退路都被堵死了,如果楊浩拒絕了自己,那麼她也不知道會怎麼樣,也許會因爲羞憤而尋短劍也說不定.楊浩一直確定不了自己是不是喜歡她,只是知道當她有委屈或者有危險的時候,心裏會很酸,很疼.她高興的時候,自己的情緒也會高漲,也會變的愉快.或許她早就霸佔了自己的心,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管不了那麼多了,我楊浩也是個人.”想到着,楊浩的窘迫感頓時消散無疑.

“你個小壞蛋,原來你是想報復我阿…你看我怎麼收拾你…”楊浩說着一下子把雲雪抱了起來,兩個人同時摔倒再了牀上.雲雪此時的心裏應該是無比激動同時也帶這無邊的幸福吧.就在楊浩要攻破她最後一道防線準備長驅直入的時候,雲雪雙手捧住了楊浩的臉.

“你還沒回答我…你喜歡我嗎???”

“我只知道你受傷時,我會很疼,你高興時,我會很欣慰..我不想讓你受到一定點的傷害,更不想讓你離開我…你會一直陪着我對嗎??”雲雪聽了楊浩的話之後,眼睛裏閃爍這淚光,溫柔的點了點頭.望着雲雪情真意切的表情,看這她爲了愛情勇敢的走出的這一步,楊浩心裏不再有任何的猶豫,深情的俯下了身子吻上了她的脣.與此同時,在屋子裏的另一個角落裏,藏着一個羨慕他們,又祝福他們的靈魂……. 次日醒來,已是清晨5點多鐘,剛矇矇亮的天空裏透着柔和的光線,萬物又迎來的新的一天,楊浩看了一眼,窗外花朵上的露水,晶瑩剔透,反射出閃亮的光芒猶如一顆顆鑽石一般.他扭過頭,看了看正在身邊熟睡的雲雪.紅潤的臉上帶着笑意,洋溢這滿足與幸福.說句實話,在這種環境下,沒有人願意離開,更沒有人願意破壞着安寧的氣氛,但是楊浩身上還揹負這任務,無奈之下,只好悄悄的離開了雲雪的身邊,穿好了衣服來到了客廳.

“這裏是一家水泥場,離公路有大約800-1000米的距離,因爲這是一個十字路口,並且是所有建築物中,最適合狙擊的地方,所以宇卓師兄,你就埋伏這.”

“阿浩,你的意思是,我們在這個十字路口動手????”宇燈邊說邊看這地圖,熟悉這環境. “恩…這個十字路口是最佳的動手地點…”楊浩再次詳細的看了一遍地圖之後,確定了自己原來的想法.

“各位都起來了……”一個熟悉的女聲從大家身後響了起來,原來是凱瑞從外面走了進來.跟在他身後的是10名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個個精神抖擻,身形矯健.一看就是受過訓練,身手了得的人.

“凱瑞,你來的正好,我正要找你呢…你能幫我弄一輛大卡車嗎????”

“卡車??問題到是不大,但是你要用來幹什麼???”

“你來看,我們把卡車提前放在這兒,等他們的車隊接近時,就把它弄出來,好劫道阿…”楊浩把凱瑞拉到身邊,衝着十字路口的一個拐角處指了一下,一臉壞笑的說着. “用的着這麼麻煩嗎??”

“哎呀…這麼做當然有我的想法,他們不是恨李太明嗎??那就讓他們徹底的恨個痛快,如果我們直接暴露身份,這些恐怖分子的矛頭肯定指向中國,我們何不給他來個栽贓嫁禍,推到李太明身上?反正他人已經死了,查也查不到什麼的…”凱瑞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楊浩見她同意自己的想法於是繼續說到.

“外地人,肯定是沒有這些條件,如果我們隻身去搶劫.肯定會讓對方有所猜疑,如果動用韓國地方的一些勢力,那就會讓這些美國佬毫不懷疑前來搶劫的就是李太明的主意,因爲這個喪屍的祕密,在他們的眼裏,只有李太明知道…所以我們就來個暗搶,之後就讓美國佬和韓國的那些人去狗咬狗吧~~~~”

“呵呵..這個主意確實不錯…來..你們過來….”凱瑞再次讚賞的點了點頭之後,招呼着身後的這幾個男人走上前來.

“這10個人是我們在韓國當地的血族裏,挑選的最爲尖銳的精英.他們會配合你們此次的行動,祝你們馬到功成….”

“等等…凱瑞 這次恐怕要麻煩你跟我們一起走一趟了.我英語水平你也知道,爛的掉渣,我總不能用漢語和他們交談吧,所以你就給我當一回全程翻譯吧.”楊浩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到,畢竟人家凱瑞是血族裏的公主,讓一個公主來給自己當翻譯,確實有點不妥當.不過凱瑞還是爽快的答應了.

接下來,楊浩做了一下具體分工.宇燈負責領着這10個精英埋伏在十字路口的4個角落,除了宇燈一如既讓的拿着憾天之外,其餘的10個人全部,也能震懾到對方.而遠處的水泥廠,有宇燈的狙擊做爲協助,可以防止對方的小動作.虎頭因爲是虎王化身,力大無窮,自然是被安排到了卡車的身後,等待命令,一旦車隊靠近,虎頭將會吧卡車推到公路中間,阻擋車隊.而楊浩和凱瑞自然是負責實施栽贓嫁禍的重頭戲.

就這樣所有人的行動都安排妥當了之後,這一羣人小心的開着車前往實施地點開始了埋伏.

“阿浩,你說這幫恐怖分子到底是什麼來頭??我們能搶劫成功嗎?”耳機裏傳來了虎頭的聲音.

“你放心,只要他們還是人,肯定就會恐懼,只要會恐懼那麼事情就好辦了,虎頭,到時候就看你的了,那卡車難不到你吧???”

“這個小卡車倒不是問題,不過早晨沒吃飯,肚裏空空的,餓的心慌….”

“虎頭…你瞅瞅你那點出息…這次成功了,我請你吃大餐….”

“有美女作陪不???”

“……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色了???”

“少說我,你昨天晚上幹什麼了??我可聽到些不正常的聲響,只許你楊浩偷吃海鮮,我就不能吃點山味???”

“你…..”楊浩被虎頭的話噎了個正着,在這節骨眼上,虎頭竟然還能說出這些無聊的東西,看倆這虎王的神經確實夠大條的.周圍的人聽了這倆人的對話,都笑的合不攏嘴了,尤其是楊浩的兩個師兄還有凱瑞,先是驚訝隨後則是偷笑…

“虎頭,你好好表現…晚上我幫你介紹一羣漂亮MM,可以了吧???”凱瑞在中間插了一句嘴.

“我要美女,不漂亮的我不要…最起碼也得像雲雪或者像你這樣的….”凱瑞聽了之後頭都大了,不過既然自己答應了,也不能反悔阿. “好好好~~~保準都是漂亮MM”

“嘟~嘟~”楊浩的手機響了起來,他地頭看了一眼號碼之後,按下了通話鍵.

“阿浩,我是師父.美國人的飛機已經着陸了…你們準備的怎麼樣了??”

“放心吧,師父,絕對能搞定…..”

“恩…爲師相信你…別鬧出太大的動靜阿…好了我掛了…”師父的話,楊浩聽的很清楚,師父的意思是,不要暴露身份,如果動靜鬧大了,大使館就不得不出面,到時候一切就變的更糟.不過楊浩的計劃,似乎根本牽涉不到這一層,於是丟開了考慮衝着衆人說道.

“師父來電話了,美國鬼子已經到了機場,大家有什麼話回去在說.這一仗打的漂亮些” “好…”衆人點了點頭之後都聚精會神的等待了.

10分鐘…..20分鐘…半個小時過去了,公路上還是寂靜一片.就在大家想放鬆一下的時候,遠處隱隱的傳來了汽車的引擎聲.

“虎頭準備…..”楊浩的話音剛落,虎頭雙手貼在卡車的反斗上,雙腳蹬地,做好了隨時發力的準備.

“等等….等等….再等等….行動..”汽車的引擎聲越來越近,楊浩判斷好了距離之後,果斷的發話了.虎頭就在話音剛落的同時,使出了渾身的力氣,卡車一瞬間躥了出去,正好與車隊的頭一輛撞了個正着.楊浩凱瑞還有虎頭三個人也在這一瞬間跳了出來. 眼前的景象和他們事先的想象有些出入,這並不能算是個車隊,因爲只有3輛車而已,前兩輛是SUV,後面一輛是商務麪包車.看樣子,屍體應該放在第三輛車上. “嘩啦嘩啦….”楊浩等人一現身,對方就從車裏走出了不下20個人,全都手拿武器的對這楊浩…宇卓平了平呼吸,聚精會神的緊盯着這些人的手上的動作,不敢馬虎半點.

“你們是誰???”一口純正的英語聲剛落,從第三輛車中,走出了一個金髮碧眼的男人,年齡應該在40歲上下,身穿一套純白色的西裝,與周圍的人形成了強烈的反差.估計他應該就是這羣人裏的頭頭了.

楊浩趴在凱瑞的耳朵上嘀咕了一句之後,凱瑞與這個人翻譯起來.

“閣下,請放下槍械,交出母屍.我可以放你們安全離開,至於錢,李太明先生交待過,會如數奉還.請你們放心,不會讓你們吃虧.”這美國佬一聽是李太明派他們來的,頓時火冒三仗.我給你們出的設備,出的保護,打理着爛事,讓你去研究病毒.你這研究成功了擺了我一道不說,如今還想硬搶???分明是不把自己這一夥以恐怖襲擊爲目的的組織放在眼裏.

“你們是在和我開玩笑嗎?錢對我來講不算什麼…你們回去告訴李太明,別不識好歹,我讓他活他死不了,我要想讓他死,他也絕對活不成.”

“李先生交待了,錢對他來講也不算什麼,所以你們今天必須把母屍留下,否則一個也別想離開”凱瑞按照楊浩的話原原本本的翻譯了出來.

“就憑你們三個人???我看你們是找死…”凱瑞的話剛說完,對方就有一個人擡起了槍,剛要射擊,就聽見一聲清脆的狙擊槍響,這個人渾身燃氣了大火,他不斷的慘叫着,亂跑亂撞,最後被燒成了焦炭.. “這他嗎是什麼武器???”美國佬心裏暗罵了一句之後不服氣的說到.

“你以爲一把狙擊槍就能擋住我們20多個人的同時進攻嗎???”

“是阻擋不住,不過加上這些,我想應該夠了…宇燈,該你登場了”凱瑞聲音一落,從十字路口的四個角落躥出了10幾個人,手裏拿的全都是殺傷極強的M4A1還有湯姆遜衝鋒槍.這一下子,美國佬的心裏涼了半截,他環顧了四周看了一眼之後.一臉鎮定的看了看楊浩.

“看來你們是早有準備了…好吧,我認輸..屍體就在我坐的那輛車上,你們把它開走吧..”美國佬說完背過了身去,其它人也放下了手中的武器.虎頭和宇燈兩個人走的到車的後備箱,打開一看,有一個大型包裹放在裏面,拉開拉鎖一瞧,果然有一個女性的屍體在裏面.虎頭衝着楊浩點了點頭.

“那麼先生們,在會了…..” “宇卓師兄,行動完畢..撤退吧..”楊浩和凱瑞還有虎頭鑽近了那輛商務麪包車,其他人陸續蹬上了來時坐的車,一溜煙的消失在了公路上…….車子在路上木停,直接開會了凱瑞的住處.所有的人一次下了車,正當想要祝賀的時候,身後傳來了楊浩的聲音.

“我們上當了~~~這不是母屍…”

“你說什麼???”宇燈和虎頭同時驚訝的問到.

“這的確不是母屍,我們上當了..屍體肯定藏在其它的那兩輛車上,麪包車和這個假屍體完全是個騙局.”楊浩說完之後,所有人都泄了氣.連凱瑞也是一臉的鬱悶.

“看來美國佬這個時候應該在偷着笑吧….” 從凱瑞的語氣中能判斷,現在的她也是滿心的鬱悶.楊浩看了看所有人,清了清嗓子吼了一句

“大家別灰心,我們並沒有失敗,勝利還是屬於我們的…”衆人聽後不解的看着楊浩,可他沒有再說什麼..只露出了一個神祕的笑容…. 衆人回到了屋子裏,雲雪和紫淚此時已經醒了過來,見大家回來了,忙着招呼着,從廚房裏端出了準備好的早餐.但是大家好像一點胃口都沒有,看着面前香噴噴的怒奶和雞蛋,誰也沒有伸手.楊浩看了看在座的幾個人,身手就抓起了雞蛋放在嘴裏咀嚼了一會,喝了口牛奶壓了壓後說道.

“你還有心情吃,這次行動失敗了,那幫恐怖分子肯定有所準備,再找機會下手恐怕難上加難了.”說話的正是虎頭,他一腦袋的皺紋都擰到了一起,楊浩也是頭一回看到他這個樣子,看倆虎頭的人性越來越成熟了.

一覺醒來已經是中午,楊浩伸了個懶腰,從牀上爬起來.來到客廳,坐在沙發上看起了電視,這麼多年來,這是他頭一回這麼清閒,所有的人心裏都急的上火,看到他這個樣子,以及他說的話,火氣在也壓不住了.

“楊浩…我們是自己人不???”凱瑞竟然首先打破了平靜道出了心聲.

“怎麼這麼說???當然是自己人…”

“自己人個P,你心裏的主意爲什麼不說??讓我們在這乾着急??”虎頭一臉怒火的看着正在打哈欠的楊浩..

“心急什麼呀???安心的等着吧,時候一到你們自然全都明白了….”一下午的時間,就這麼被打發了,虎頭乾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跑到臥室睡覺去了,衆人也都休息的休息,吃飯的吃飯.暫時放下了這件事情.

悠閒的一個白天就這麼過去了,藍藍的天空掛上了一抹紅暈,太陽害羞的躲到了山後頭,只剩下一絲殘留的光線照射着紅色的雲.街上忙碌了一整天的人們,此時都擁擠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商場和還有各行各業的買賣都已經開始打洋,準備着夜晚的來臨.

楊浩的心裏也在等,等一個消息,一個重要的消息.這時候楊浩的電話再次響了起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