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我們一起互幫互助,在這附近互相生活着……”柳英羽又說道。

Post by zhuangyuan

“等一下,英羽,爲什麼羽族的人們只剩下這麼幾人…”瀟雨插話。

“…那是因爲人類害怕我們…害怕我們的翅膀,殺了我們不少族人……”柳英羽有些激動。

“所以,我們幾家人就四處逃避,最後無處可逃,逃回了這裏,在這附近過着互幫互助的生活,之後——”柳英羽接着說道。

“——之後,就是除了我,其他的羽族人們,被莫名闖進來的旅者給殺了,因爲我們一時疏忽,一不小心張開了翅膀…

“…就因爲我們有翅膀…就應該死嗎?…”柳英羽說的比較大聲。

柳英羽緩了緩,試着讓自己不那麼激動,不那麼大聲。

“……而我因爲陵賓師父他的偶然到來,被他所救了,他也是唯一一個不害怕翅膀的人……但是其他的人就沒這麼幸運……”柳英羽稍微頓了頓,又說道。

“…可是,明明我們……羽族,沒做錯什麼,只是長了這麼的一雙翅膀,爲什麼就是這樣的下場?爲什麼就不能跟我們和平共處了?”柳英羽說得有些憤慨。

“……英羽………”瀟雨苦澀的凝望着柳英羽,他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你知道嗎?瀟雨,這個翅膀是羽族這一族的人在十八歲的時候,就會從後背冒現出來,表示着成熟,換言之,今天是我的十八歲生日…”接着近乎一會兒的寂靜之後,柳英羽撫摸着他的翅膀,又說道。


“…瀟雨啊,如果是你,你會不會想把長着這麼一雙翅膀的不同於常人的我給殺了…”在一剎那的寂靜之後,柳英羽突然又發話。

瀟雨他聽到了這麼一番話的同時,他才發現自己原來是一點都不瞭解柳英羽他這一個人,就算是他與自己都經歷過那種慘痛的經歷,但是,瀟雨他記得不是很清楚,柳英羽他則可以把當時的事情說出來,做到了瀟雨做不到的這麼一點,不時,讓瀟雨感到離他更遠。

“……不會,絕對不會,因爲我們是朋友,更是同爲陵玉殿的夥伴。”瀟雨緩了緩,斬釘截鐵的說道。

“但是,如果我們從未認識了?”柳英羽說,“你是不是就會害怕我,害怕我的翅膀就把我殺了?”

“我……”瀟雨有些語塞,但是他還是發話,“……可能會害怕,畢竟是一雙我從未見過的翅膀,但是我是…不會殺的。”

瀟雨突然間想回夜蓮最後消逝的那個樣子,就算夜蓮他那樣子對烏魅城,那麼,自己對夜蓮那樣的做法是對的嗎?還是錯的?他並不知道,所以如果自己遇到羽族,長着翅膀的人類,自己應該要怎麼做,會不會像對待夜蓮那樣對待他們,而到底要怎麼對待他們,瀟雨也不是很清楚。

這樣一想,瀟雨的呼吸加快,站也站不穩,但是他還是在堅持。

“是嗎?”柳英羽隨口一說,“…其實,瀟雨,今天叫你來這裏,不僅僅是想說羽族的事情,還有我……”

“我找到了殺害陵賓師父的兇手…”柳英羽說道。

“…那你是……殺了他嗎?”瀟雨呼呼地喘着氣,緩緩地問了一聲。

“不,沒有,因爲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柳英羽有些啜泣,但還是繼續說道,“…因爲陵賓師父他說過,不能找兇手,更不能殺了他…”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明明一直在找那個兇手,一直想殺了他,爲師父報仇的,但是在我找到了他之後,我卻想回了他最後的囑咐…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柳英羽說道。

“……但是,瀟雨,你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了,我探測到你跟小瑤的萬境之力,而且你正好離開了,到了天凌那裏,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開口說這些,而且也想讓你看看這裏,不過,不確定你是否會來…所以就用小瑤的生命來要挾你,希望你到這裏來…”柳英羽說道。

“…英羽,如果你的那封信被小孩子撕了的話…你……”瀟雨繼續喘着氣,扶着牆壁,依靠其使得身子站立,緩緩說道。

“…不可能,那封信是隻有陵玉殿的人才能撕的,才能看的,是與殿主所用的招數一樣的……”柳英羽說,“這是……陵賓師父教給我的最後的…”

“……所以,瀟雨,告訴我吧,如果是你的話,你會怎麼做?”柳英羽頓了頓,繼續說着之前所說的,“…遇到了那些毀了雪茫村的罪魁禍首……”

“…我……”瀟雨支支吾吾的,他不由地回想起與有可能是罪魁禍首的‘蝶’的一員——暗裂的接觸,“……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應該把他們給殺了……雖然我知道,我遇到他們是會很生氣的…”

“…但是,現在我,只是想查清楚雪茫村的真相還有…”瀟雨緩緩地頓了頓,“……之後如果我真的找到了真相,找到了那些罪魁禍首的話,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把他們給殺了……”瀟雨說着他內心所想的想法。

“……是嗎?瀟雨…你也不知道嗎?”柳英羽感到很失望地低下了頭。

“……那…這樣吧…”柳英羽緩緩地擡起了頭,說道。

“我們來玩個遊戲吧…”柳英羽說。

“遊戲?”瀟雨不由地一愣。

“一個真正的決定這個……人們生與死的遊戲…”柳英羽又說道,“…真正的死亡遊戲。”

“…英羽,你想幹什麼?”瀟雨的身子不由地顫抖着。

“……我想用這個遊戲來決定是不是應該殺了他…那個殺死陵賓師父的兇手……”柳英羽回答着瀟雨的話,“…七天之內,找到我……然後與我一決高下……”

“你贏了他就活,你輸了他就死……”柳英羽瞪大眼睛,說道。

“…不然的話,我就把我所看到的每一個人都殺了……包括小瑤…”說罷,柳英羽拍打着他那白色的翅膀,往着那一可看到蔚藍色的天空的頂端所飛去。

“英羽……”柳英羽他一離開,瀟雨連忙喘着氣,不再勉強自己站立,順着牆壁,自然而然的倒了下來,倒在這一散落的只有柳英羽他那寥寥羽毛的地面上。 之後,近乎一天,瀟雨在那個遺蹟中渡過了一天,他才從與柳英羽對峙的那種感覺掙脫。

“英羽,我真的越來越搞不懂你…爲什麼你會……”瀟雨把地上的一片白色羽毛撿起來,凝視着,說道,“可能……我從來都沒搞懂你吧……”

“……七天內找到你嗎?”瀟雨若有所思地說着,隨之,他把雙眼閉了起來,仔細感受着柳英羽他的萬境之力。

“…感覺不到……”經過了好一會兒的萬境之力的探測之後,瀟雨不由地說道,“…等一下,之前探測到英羽的萬境之力的地方好像不是在這裏吧……”

“是那個地方嗎?”瀟雨閉起眼睛,自言自語着,“…不過,那裏好像沒有……”

“…英羽他會飛,不可能經常在一個地方待着……”瀟雨苦思道,“而且我的探測範圍也沒有那麼大,雖然比之前大了不少……”

“……這樣的話,很難在七天內找到他…”瀟雨揉了揉腦袋,說。

“…當時探測到的,好像除了小瑤還有一個人…”瀟雨回憶着當時在暗銷鎮探測到柳英羽的萬境之力的經過。

“…莫非那個人,是殺死陵賓長老的兇手?”瀟雨不由地側頭。

“……還是先到那裏看看…說不定,找到那個兇手就能夠找到英羽……”瀟雨說着的同時,動起腳步離開。

但是,他並沒有立刻叫出子速馬往前奔去,而是想好好地看一下這裏,還有柳英羽他曾經居住過的地方。

“…在去那裏之前,我想好好地看一下這裏,想好好地瞭解一下英羽……”瀟雨緩緩自語道。

瀟雨他走在羽族的遺蹟裏,望着這個屬於羽族的雕像,也看了一些遺蹟裏的文物,同時,也到了柳英羽他曾經住過的房子裏看了一下,他的內心蕩起了陣陣漣漪,他覺得自己稍微地瞭解柳英羽這一個人,但是,他還是不知道柳英羽所用的遊戲決定生死的做法是不是對的,他也更加地不明白何爲對?何爲錯?

之後,瀟雨他往着當時探測到柳英羽、劍小瑤還有一個他不知道的人的萬境之力的地方前進,他希望可以找到那個殺死陵賓長老的兇手,以此來找到柳英羽。

瀟雨他騎着子速馬飛奔着跨過綠色的森林,更踐踏着油綠的小草,全力地往着那個地方奔去。

“快回去準備,獵神儀式就快要開始了…”在森林之中,一箇中年婦人用掃把拍打着催促她那偷懶的丈夫,瀟雨見到這,不由地會心一笑。

“獵神儀式?”瀟雨同時也感到疑惑。

“…可能是某個村子的某種風俗吧……”瀟雨沒有多理會這個,全力地往那個地方奔去,因爲現在的他只想快點阻止柳英羽。

“聽說,這次的貢品是老樑家的小女兒…”中年婦人再說道。


“…真可憐,那麼小的孩子……”中年婦人她的丈夫道。

“是啊,多虧我們生的是男孩……”中年婦女鬆了一口氣。

“能告訴我嗎?關於這些貢品的事情……”瀟雨被他們有一句沒一句的弄得他騎着子速馬走到這對夫婦身邊。

“是過路的旅者嗎?是這樣的,我們村子裏準備舉行獵神儀式,需要把十八歲左右的女孩子當作貢品獻給神,以此吸引神過來,然後在把神給捕獵…”這個中年的男子說道。

“那…爲什麼說那個女孩可憐?”瀟雨感到有些疑惑。

“……因爲當作貢品的女孩子都會被殺死…”中年婦女回答着瀟雨的話。

“……不好意思啊,我們還有要回去準備…”說着的同時,那個中年婦女就拉着她的丈夫跑着離開了。

瀟雨他低着頭,思考着是不是應該阻止這一獵神儀式,還有先找到柳英羽。

最後他在一番的思考之後,決定先阻止這一個獵殺神明的儀式,把那個女孩子給救出來。

“英羽,抱歉了…”瀟雨騎着子速馬往着剛剛那對夫婦所走的方向奔去。

一陣子之後,一個寫着“廢神村”的牌子以及在那牌子後方衆多頗有年份感覺的磚房映入到瀟雨和子速馬的眼中。

“廢神村……”瀟雨望着那個高高的坐落在他面前的牌子,說道,“……就是要把神給廢了的村子嗎?”


“不過這裏的街道上一個人都沒有…”瀟雨眺望了一下里邊,“…現在是早上,不應該是這樣,而且,剛剛的兩夫婦也不知道到哪裏去了……”

“…等一下,是不是在某個地方準備儀式……”瀟雨不由地這麼想道。


“總之,先用萬境之力來探測這個村子的人到哪裏…”瀟雨心急如焚,他非常害怕來不及救那個女孩。

“………在那個地方…那裏有一大羣人聚集在一塊兒…”在他經過了一陣子的萬境之力的探測之後,瀟雨他發現了村子裏的所在的地方,“要快一點,不然就救不出那個女孩了……”

隨之,瀟雨騎着子速馬往着廢神村裏面的,他剛剛探測到的地方全力奔去。

子速馬的速度讓他不用耗費太多時間就到了那個地方,那沿着一個圓弧般的小牆聚集了相當多的一羣人。

因爲這羣人,瀟雨根本就看不到裏邊,所以,無可奈何之下,瀟雨把子速馬召喚護獸符裏邊,然後往人羣中擠進去。

但是,瀟雨雖然一時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是周圍的異常的環境包括人的熱鬧的聲音乃至談論聲還是讓他略知一二。

……

“…真可憐,那麼小的孩子……”

“這樣的公開處刑太殘忍了…”

“這麼多年處刑了那麼多女孩,神也沒來過…”

“就這樣把她燒死也不知道這一次神明會不會來,不過獵神小隊倒是來了不少…”

……

諸如此類的談話,讓瀟雨稍微地瞭解了人羣中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有一些獵神儀式,獵神小隊的大概。

瀟雨他拼了老命的想要往人羣裏擠進去,想要快點把那個女孩給救出來,但是人數衆多,而且又沒什麼空隙,擠進去可謂是相當的吃力。

當他費了好一番功夫擠進去的時候,他看到了一個楚楚可憐的妙齡少女,被綁在木樁上,不停歇的哭泣着,下方燃着無情的熊熊大火,似乎想把這個女孩給吞噬。

瀟雨望着那個即將被大火吞噬的少女,又望了下週圍人羣因爲無能爲力而表現出來的沮喪的神情,他心急如焚,一時想不出什麼好辦法把那個女孩救出。

“……有什麼好辦法,辦法……”瀟雨心急如焚,“我的招數貌似都沒用,而且這個儀式有那麼一羣的好像是獵神小隊給鎮守着,貿貿然衝進去,一定會衆矢之的……”

“對方是火,火火火……”瀟雨內心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般的焦急,“對了,我就用水,那樣應該會有水的……”

“好…”之後,瀟雨往人羣外再次地擠了出去。


他雙手合十,吸收着周圍的萬境之力,待他吸收完之後,對着被大煙給薰暈的天空,透過雲層,做出了一隻與雲朵一樣的冰鳥在上方盤旋。

然後瀟雨讓該只冰鳥在那長煙的在上方盤旋停留,接着,他用一隻手握着另外一隻手發射出鳳凰之火,讓這隻冰鳥消融。

瞬間之際,消融的冰鳥所化成的水聚成了一場雨把那熊熊大火給澆滅了,也澆滅了那少女的眼淚,也把人羣那些人們給淋得溼溼的。

……

“下雨?”

“那是不是不用死了?”

“好像還是第一次在這個時候下雨的吧…”

“是不是神來了?”

……

這一場讓瀟雨所製造的雨讓人們發出了諸如此類的討論聲音。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